快訊

林姿妙列高鐵站址說明會主持人 交通部卻未給資料

西伯利亞大鐵路全長九千兩百公里 從北京直抵俄羅斯之心莫斯科

貝加爾湖 ©劉白湉/CTPphoto
貝加爾湖 ©劉白湉/CTPphoto

【撰文/蘇昭旭、Eliza、吳歆宜、黃彥綾、林宜慧、黃雪瀅、黃嘉儀/ 旅讀】

九千兩百公里是什麼概念?相當於四分之一地球圓周,也是西伯利亞鐵路全長。乘著這條穿越歐亞的橫貫線,沿北極圈外環,從北京( 或海參崴) 直抵俄羅斯之心──莫斯科( 或聖彼得堡),全程耗時約八天、途經八個時區,穿越了寒冷凍土,也穿過了蘇武牧羊的歷史現場。

沙皇政治野心產物

相對於因工業化而帶來的西方國家,十九世紀末的俄國仍是個絕對君主制國家,經濟上以農業為主,幾乎沒有工業。一八三七年,沙皇尼古拉一世引進俄國第一條鐵路,但保守的政治體系,讓俄國遲遲沒有進入全面鐵路化的時代。直到一八九一年,其孫亞歷山大三世統治末期,下令建造西伯利亞鐵路,才間接帶領了俄羅斯進入工業時代。

這條因著個人政治野心所建造的鐵路,很快地肩負起其被賦予的軍事功能,卻也成了一把雙面刃,間接加速了戰爭的發生。

金戈鐵馬蕭蕭歲月

金戈鐵馬、角聲陣陣的廿世紀初期,西伯利亞鐵路的軍用價值極大程度被彰顯,也因此屢獲當權者重金營建與翻修,使得主幹線與大量支線的建設飛速的完善。

一九〇四年,在鐵路鋪設即將完成之際,俄國與日本因遼東半島而起衝突,東端的環貝加爾鐵路與東清鐵路尚未開通,俄國軍事補給運能不及,日本趁機發動攻擊,獲得壓倒性的勝利。戰事方歇僅僅十餘年,俄羅斯政局暗潮湧動,最終釀成了一九一七年至一九二二年的內戰,期間西伯利亞鐵路沿途的城鎮都成內戰激戰的發生地,最終內戰以沙皇被推翻、蘇維埃政府成立告終。後續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西伯利亞鐵路對俄羅斯總體國防的重要性依然被突顯:期間第一仗和最後一仗都是在鐵路沿線展開,鐵路的載運物資、調遣兵士、運送戰俘等諸多功能更與戰爭情勢變化緊密相關。

海參崴 ©123RF
海參崴 ©123RF

二戰退役觀光轉型

戰後, 美蘇冷戰開啟,西伯利亞鐵路的地位再度轉換。急於通過旅遊業換取硬通貨的蘇聯,大幅改造了火車車廂,希望以特殊風情的鐵道之旅吸納西方遊客。

六〇年代的旅遊作者描述其豪華包廂:「有鮮明的維多利亞時代的雅緻風格;閃閃發光的紅木鑲板、閃亮的黃銅門鎖及擺設、半透明的白色窗簾和藍色絨毛的側窗簾,配著有流蘇的絲質燈罩檯燈,窗邊配有軟墊的椅子,以及五彩繽紛的東方地毯。」同時,為了防止太空與核武器設備外露,到處都有禁止拍照的警告標語,當地導遊也隨時在旁,永遠都有人在監視。

獨特的前蘇聯時期冷戰氛圍,吸引大量的遊客到此親炙。撇開歷史因素,僅就地理條件來看,西伯利亞鐵路也是完全足以憑風光列名傳奇鐵道之林。

凝視車窗外的風景

世界最長的鐵路所能提供的旅遊體驗,是一種獨特的觀看經驗,僅僅是從窗框截取沿途的文化風景與地理景觀這件事,即非常有趣。

©123RF
©123RF

貝加爾湖環湖列車全長八十四公里,繞湖一圈需時八到九小時。

從西邊的波羅的海開始,眼看歐洲哥德式建築,接著逐漸轉變成混和式巴洛克皇宮,再轉變成標誌性的東正教圓頂教堂,再往東一點,穿越一望無際的針葉林與山坡,眼前盡是西伯利亞木造小屋。到了亞洲交界的戈壁沙漠,窗外僅是荒涼黃土,再隔一天,黃土已經變成蔥蔥草原,點綴著潔白的蒙古遊牧帳篷。

續往南行,草原逐漸轉成闊葉林,接著看見了城鎮,看見了人類現代文明造物,成排的高樓大廈、堆疊的高架橋梁、魚貫的汽機車輛──原來已經抵達北京。

這條風景線帶著時間的向度,濃縮了宏觀歷史的摺線,從中世紀的歐洲、近現代的東歐、新舊混和的俄羅斯、再退回到古老的西伯利亞部落、接著是解域時間概念的遊牧帳篷,旅程的最後則回到了當代資本文明發展的城市景觀,這樣的旅程,彷彿就是一趟穿越時空的列車,串聯起古往今來的歷史片段,也點亮東西方文明交會的光亮。

世界傳奇鐵路10+:老軌道,慢時光/《旅讀》第 111 期
世界傳奇鐵路10+:老軌道,慢時光/《旅讀》第 111 期

【完整內容請見《or旅讀》2021.No.111;訂閱or旅讀電子版

相關新聞

鐵道之最:全球五大熱門經典路線 最美、最快、最陡、最高、最早

全球範圍內尚有許多條精彩紛呈的鐵路遊路線,其中素以觀光鐵道盛名在外的瑞士,以及與臺灣有著地緣關係的中國大陸及日本,擁有多款「世界之最」列車,屬於經典當中的經典。

全臺最長:白沙屯媽進香四百里 演出遶境「大傳奇」

白沙屯媽從苗栗通霄拱天宮到雲林北港朝天宮進香,近年來聲望日隆!它演出了當代媽祖「小陣頭」進香、遶境的「大傳奇」。

烏蘭哈達火山群:沉默的大地之眼

受《中國國家地理》一張彷若大地之眼的照片啟發,攝影師射虎在二〇二〇年八月,背上相機和行囊,親眼得見那遼闊北方大地上的古老火山群⋯⋯

浪漫色彩!鐵道旅行的魔力 不只在交通工具本身

如果要選一首詩來描述鐵道旅行,木心的〈從前慢〉再合適不過,車馬郵件都慢的年代,綿長的鐵道延伸到他方,緩慢的行進間彷彿連歲月都被拉長。鐵道旅行自帶的浪漫色彩,吸引無數旅人旅人前仆後繼,也讓看客萌生諸多想像。但要是回到十九世紀初火車與鐵路剛剛誕生的年代,搭乘火車這件事,其實一點也不浪漫,甚至跟舒適兩字也沾不上邊。

西伯利亞大鐵路全長九千兩百公里 從北京直抵俄羅斯之心莫斯科

九千兩百公里是什麼概念?相當於四分之一地球圓周,也是西伯利亞鐵路全長。乘著這條穿越歐亞的橫貫線,沿北極圈外環,從北京( 或海參崴) 直抵俄羅斯之心──莫斯科( 或聖彼得堡),全程耗時約八天、途經八個時區,穿越了寒冷凍土,也穿過了蘇武牧羊的歷史現場。

羅布泊邊當東方遇見西方:一夕風流 千古豐美

漢朝到唐朝,是陸上絲路的黃金時代—無數西域小國在漫天風沙中成長、消失,如當時的羅布泊般繁華、豐美、曇花一現,卻為周遭文明注入一縷縷萬古長青的活力。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