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李柏璋遭起底是綠前議員助理 陳亭妃胞妹知情:去年已離職

女學生掌摑男同學「家長不能過問」 校長震怒:沒人通報

內幕/陸最大字幕組「人人影視」被剿 業界自白「盜亦有道」行業史

人人影視曾同步翻譯《半澤直樹2》,引發中國大陸網友收看熱潮。(截圖)
人人影視曾同步翻譯《半澤直樹2》,引發中國大陸網友收看熱潮。(截圖)

2月3日,上海警方通報抓捕中國大陸最大字幕組「人人影視」的14名成員,指他們涉嫌侵犯影視作品著作權,透過收取會員費、廣告費和出售侵權作品等方式,2018年以來非法牟利逾1600萬人民幣(約新台幣7000萬元)。

事發後,不少中國大陸網友湧進人人影視的微博留言,將其微博變成「哭牆」,他們一面抱怨警方執法「欠缺人情」,一面哀歎有中文翻譯的盜版海外劇無法再唾手可得。字幕組的「敵人」真的是政府嗎?人人影視的終結又是否意味著字幕組的時代一去不返呢?

《香港01》記者就此採訪了三名「行家」——自稱「追劇達人」的「00後」小煜,擔任同志電影字幕組成員的「90後」Jacky(化名),以及「80後」的前字幕組長NoA。

NoA清楚記得他2005年在北京就讀大學時,是如何開始接觸到海外劇集——當時DVD光碟方興未艾,是盜版傳播的主力軍。北京新街口甚至發展出許多專門賣盜版光碟的店舖。無論是當時流行的美劇《越獄風雲》(Prison Break)、《威爾與格蕾絲》(Will & Grace)、《三棲大丈夫》(Big Love),光碟店裏應有盡有,而且帶有中文字幕。

不過,購買光碟需要一筆開支,還必須配備DVD播放機,更不要說這些碟片是複製海外正版DVD,通常比國外電視播出滯後一年。也是在那時,人人影視等網絡字幕組竄起,在劇集播出後最快翌日即上傳帶有中文字幕的影片。雖然受限於網絡和電腦儲存條件,畫質模糊不堪,但對於一心想要快點追劇的美劇迷來說,字幕組的降臨無疑是一大福音。

「人人影視字幕組」提供大量未經授權的影視作品。(網站截圖)
「人人影視字幕組」提供大量未經授權的影視作品。(網站截圖)

NoA:正版平台刪集數害我要找盜版重看

官方電視台也趕搭過那波「美劇熱」。2006年,央視原音播出《慾望師奶》(Desperate Housewives)第一季,但不少美劇迷們早已在透過字幕組追看第二季了。

央視或許是意識到速度比不上字幕組,也可能是如NoA所猜測那樣,考慮到第二季情節「少兒不宜」,總之播完第一季便收手。再後來便是,當正版電視台受制於當局政策,而大幅減少海外節目比例時,字幕組卻得以在灰色地帶壯大,許多國外剛剛上映沒多久的大片,也在字幕組的精心安排下,很快就與中國觀眾「見面」。

直到2010年代初,中國大陸的視頻網站(串流影音平台)開始大批量引進正版美劇,與海外同步播映。這是中國大陸正版平台最有實力與字幕組較量的一段時期。根據《第一財經》報道,截至2014年4月的「掃黃打非.淨網2014」行動前,搜狐視頻共引進了76部美劇,包括2014年2月引進,2個月後卻遭下架的Netflix政治劇《紙牌屋》(House of Cards)前兩季;優酷網以58部的數目次之,第三名的騰訊視頻有36部,並列第四的愛奇藝與樂視也分別有34部。

不過,當時在視頻網站看過美劇的NoA,後來還是選擇了字幕組的版本:「正版平台會刪減好多片段,甚至直接將敏感集數抽起,劇情變得不連貫,害得我還要找盜版重新看一次」。

雖說像NoA這樣的「資深觀眾」,會為求「一刀不剪」而選擇字幕組提供的盜版資源,但彼時正版視頻網站瘋狂引進海外劇集,並手握字幕組不能利用的合法宣傳渠道,還是搶佔了收視份額之餘,還開拓出意想不到的觀眾群。

NoA觀察到,「視頻網站讓美劇受眾從字幕組培養的『中產』和大學生群體,下沉到初高中生乃至家庭主婦」,那時上中學的他開始聽到同學討論美劇,甚至父母也開始看《紙牌屋》,「這也許是最終驚動廣電總局作出反應的原因」。

字幕組如何成為「意外大贏家」?

2015年1月,廣電總局下達通知,要求境外電視劇「先審後播」,必須整季配上字幕一併送審,方可在平台上播出。這宣告了視頻網站無法再「同步跟播」海外劇,也意味著被官方「放之任之」的字幕組,再度掌握了海外劇集在國內收視群體中的唯一渠道。不難想象,由視頻網站培養出的一部分美劇愛好者,後來亦成為字幕組的擁躉。

電視台自縛手腳,視頻網站也被當局施加限制,此消彼長下,過去20年來,字幕組因而成為「意外地」成為最大贏家,得以扮演海外影視劇在中國的「傳播使者」。雖然陸續有一些盜版影音網站被當局查封,也多半是出現了牟利行為。即便是剛剛被拘捕了14人的人人影視,《香港01》循線向其旗下的「人人字幕組」某名總監查詢,亦證實該字幕組仍然維持運作,持續發布「外掛字幕」。

人人影視會在上傳的影視資源上加入片頭廣告。(影片截圖)
人人影視會在上傳的影視資源上加入片頭廣告。(影片截圖)

用NoA的說法,無論出於「寬容」抑或「不在意」,官方過去十多年以來的確沒有對字幕組極盡打壓,甚至不經意間幫它們剷除了競爭對手,給了這些「體制外」的雜草長成參天大樹的「政策紅利」。

但官方看似通融做法,說到底也只是依法辦事而已,根據中國大陸《著作權法》,個人製作,並且不以營利為目的,僅供學習交流研究使用的作品是合法的,但網絡上公開傳播則有侵犯原作品著作權的嫌疑。

因此,若不是抓到了「營利」和「公開傳播」的事證,或受到來自版權巨頭的投訴壓力,執法機關不主動查辦字幕組,只是官僚體系一貫的運作模式。但當一間字幕組名聲過大,就要另當別論了,人人影視是最好不過的反例。

字幕組「無償推廣」作品獲片商默許?

人人影視不久前才與正版平台「對撞」。「追劇達人」小煜憶起2020年7月,備受關注的日劇《半澤直樹2》播出,人人影視同步翻譯並在網站上傳了該劇,引發中港台網友的追看和熱議,「但當劇集播到一半時,中國大陸影音網站bilibili突然表示購買了版權,要求人人影視停止更新該劇資源」。然而,由於bilibili沒有辦法每周跟播,需要等到全劇放出後一併交廣電審核,於是直到11月才一次過在網站釋出。而這時,「人人影視早已經偷偷摸摸更新完了」。

但小煜認為人人影視在此事上沒有過錯:「站在觀眾的角度,看了一半的劇,卻要再等上幾個月才能看,不合理」。他兼且認為,字幕組的「無償推廣」,某種程度是得到片商默許的:「若不是因為字幕組,《半澤直樹》如何在中國大陸爆紅?字幕組的奉獻,令這些優秀作品得以輸入中國,片商才有機會為著作爭取國內利益鋪平道路,把第二季以更好價錢賣給正版影音平台」。對於「半路橫插一腳」的影音平台,小煜則認為字幕組替他們省去了前期市場調查和宣傳的成本。

對於字幕組的「無償推廣」獲片商默許這一說法,知名同志電影字幕組核心成員Jacky持保留意見。他認為,雖然以工業電影來說,資本是接受短期的虧損換取長期的收益的,但難以驗證字幕組的「引入」給版權方造成了足夠的「收益鋪墊」,以至於讓他們「在哲學意義上為盜版行為擔保」。他認為,片商不常追究字幕組行為,更多時候是因為難以跨國維權,而維權的損益權衡也不理想。當片商考慮進入正式或者長期收益的階段時,這種「默許」就會被打破,此時雙方的權力完全不對等,法理情也不在字幕組一方,所以「版權方如果體量夠大且動真格,結果是不會有懸念的」。

同志電影字幕組為何放棄情趣用品廣告?

Jacky顯然並不太想為字幕組的侵權行為做道德辯護。畢竟他所在的同志電影字幕組,過去十多年來累計製作了過千部同志電影字幕,也曾做過商業化的探索,在社交平台刊登過情趣用品的廣告。

Jacky所在的同志字幕組,曾經嘗試在社交平台刊登情趣用品廣告。(微博截圖)
Jacky所在的同志字幕組,曾經嘗試在社交平台刊登情趣用品廣告。(微博截圖)

然而他們很快意識到,商業化不僅不必要,還有可能帶來麻煩,於是很快結束了這樣的嘗試。「有幾名義工定期無償捐助我們,來負擔高昂的伺服器和片源的成本」,Jacky透露,這些「金主」本著促進同志權益的理念,提供長期贊助,是他們在不需要廣告和會員費的情況下,仍能持續穩健運作的關鍵之一。

另一個關鍵則是,他們從未受到來自官方或版權方的壓力。影視劇中的同性戀題材一直是中國官方嚴格審查的對象,然而同志電影字幕組竟然過去十幾年如一日,連被「請喝茶」的經歷都沒有。Jacky一句話便道出箇中因由:「同志電影現時沒有機會在中國大陸被正式引進,也就不太容易有版權巨頭向政府部門進行有壓力的投訴」。

「霸主」人人影視「從良」失敗證轉型不易

即便一直運作得當,近些年,Jacky和團隊還是探索轉型之路,包括顯著降低盜版電影資源的發布數量,以及增加與民間同志電影節和外國使領館活動的合作,為它們放映的影片製作字幕,而絕大多數合作也都是無償的。

但這種仰仗有人資助,而不追求營利的所謂「轉型」,是其他字幕組難以複製的。Jacky也坦言,其轉型目的是「希望能與網下的組織有更多的聯結,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幫助」。顯然,Jacky的「轉型」亦不是將其字幕組的本業「消滅」,更多是在強化其性小眾「社會運動組織」的功能,也為「金主」的繼續支持充實了理由。

「人人影視」分家後然無法擺脫盜版桎梏

對於一般的字幕組來說,似乎還不具備讓「金主」送錢的「共同價值」。「用合法的手段賺錢」是它們轉型的唯一目標,但要實現這條路恐怕並不簡單。曾作為最大字幕組的人人影視,便在轉型過程中吃盡苦頭。2014年11月,人人影視被中國大陸執法部門查封5部伺服器後,翌年宣布引入第三方機構合作,開發了「人人美劇」平台,但這個平台最終失敗收場。2016年12月,人人影視分家為「人人影視」和「人人視頻」,前者做回了老本行,繼續遊走法律邊緣;後者又嘗試轉型做「短視頻」業務,但最後還是將重心挪回海外影視劇網上播放,由於涉嫌提供未經授權的影視資源,屢次被優酷、愛奇藝等影音平台告上法庭。

從人人的例子便可看出,字幕組與盜版侵權是相依為命的。字幕組的「轉型」說到底是個偽命題,意味著字幕組要終結其自誕生以來的角色——彌補大眾觀影需求與政策規限之間的溝壑。過往所有的字幕組「轉型」先例,亦都不在於開創全新的商業模式,而是回到被法律認可的遊戲規則裏,與其他雄厚資本競爭,此時的字幕組還剩下甚麼「過人之處」呢?

當大眾的觀影需求仍未被滿足,字幕組便不會徹底消亡,只是在官方逐步重視打擊盜版行為的今天,已無甚機會養出「人人影視」那樣的「江湖老大」。對於一些小型字幕組,Jacky的「生存之道」或許可以作為借鏡,那就是「別讓資本不高興」,以及在商業價值以外探索「讓金主高興起來」的理念。

延伸閱讀:

人人影視是「行業毒瘤」? 前競爭對手揭秘「字幕組的江湖」

人人影視涉侵權被查:始於「用愛發電」 終於「非法牟利」

文章授權轉載自《香港01》

美劇 影音網站 Netflix 串流影音

延伸閱讀

「人人影視」遭取締沒戲啦 中國網友喊:給我Netflix

中國最大字幕組「人人影視」真的玩完了?上海警方逮捕14名成員

網紅發文「反對山東人集體叩頭」遭圍攻 陸媒:「地域黑」操作是暴力

唐吉軻德開幕一個月後火速退燒! 他貼冷清現況:還有人要排嗎?

相關新聞

貼文讓人越怒演算法越推!臉書內部文件揭「引戰商法」

社群媒體龍頭臉書5年前推出「大心」、「哈」、「哇」、「嗚」與「怒」等5種新表情符號,連同原來的標誌性豎起大拇指比「讚」,...

上班上學設Google鬧鐘小心悲劇 網哭:用自家手機也沒用

Google App時鐘被抗議,出現罷工不計時,或者鬧鐘罷工的情形。有網友在該APP下方留言,已有幾次計時器出現錯誤,或是鬧鐘會提前響或不響的bug狀況。有持Google手機的網友甚至氣炸反映,即便用的就是Google的手機,仍會有bug情形。

LINE電腦版7.1雙系統上線 4大更新讓視訊通話更方便

疫情期間不管工作、親友聯繫都經常使用的LINE電腦版又有更新,LINE電腦版7.1目前Windows、Mac雙系統皆已上...

日媒:TikTok下載量超越Facebook 排名全球第一

日媒8月6日稱,經調查2020年的全球下載量,中國短片分享應用程式(App)TikTok(抖音國際版)自2018年開始調查以來,首次成為全球下載量最多的App。

Google小遊戲「塗鴉冠軍島」上線啦 一路和天狗、河童PK奧運關卡

Google最新奧運小遊戲你玩了嗎?為了迎接奧運,Google在搜尋首頁放上了「塗鴉冠軍島(Doodle Champion Island)」小遊戲,玩家可以化身成三花貓,一路挑戰桌球、滑板、射箭等各種奧運比賽項目。上線後廣受好評,被譽為「史上最精緻小遊戲」。

IG將測試重大變革 會更像TikTok

臉書的Instagram負責人Adam Mosseri周三宣布,該社群平台計劃在動態消息中,全螢幕顯示推薦給用戶的影片。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