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2019台北國際書展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閱讀風向球
故事連載
閱讀專題
讀書人專欄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韓國瑜取消今北上站台 陳炳甫:下周不會再麻煩他

需要精準定義「社會企業」嗎?別設限了範圍

2016-07-12 14:13聯合新聞網 udn讀.書.人

定義社會企業

就像另一個相近的詞彙「永續發展」一樣,「社會企業」一詞正因為不精確而紅了起來。每個人都用,但沒有人確實瞭解其中的含義。

連專家也無法就何謂社會企業達成協議。或者該說,特別是專家的意見最多!這些人一直過於關心界限範圍的問題,舉例以下:

.社會企業必得是營利事業,還是非營利組織也算?

.社會企業必得運用賺錢的策略,還是也可以仰賴獎助和捐贈?

.社會企業是否隸屬於更大型的傳統組織之下?換句話說,企業能否為內部創業(intrapreneurial)?

.社會性的承諾是否一定要納入組織的正式文件內?

.社會型創業是否一定要兼具創新和創業精神?若是,又要達到何種程度以及用哪些方法?

定義上的辯證已經持續多年,可能永遠也不得其解。在這當中有很多合理的看法,但也戳到不少人的自尊。就這點來說,值得去問一問為什麼我們必得有個共識性的定義不可。定義會改變行為嗎?人們會把定義護貝裱裝,放到皮夾裡隨身攜帶,以便隨時拿出來參考嗎?可能不會。有沒有定義,情況大致都和目前差不多,只有一件事除外:有一小群學術界人士需要找到新的耕耘領域。

圖/取自leadership
圖/取自leadership
分享

我們不需要花很多時間來煩惱這件事。且讓我們實際一點:不管討論有多熱烈,絕對無法針對社會企業達成公認的共識定義。理由之一是,這裡並無需要挖掘的事實,只有意見,而,只要有人,就會不斷出現新的意見。另一個原因是,社會企業是一種活生生有機文化新興現象,絕對是一股不受嚴謹定義限制的蔓生性、草根性能量。長期耕耘社會企業的權威傑德‧愛默生(Jed Emerson),2011 年在加州聯邦俱樂部(Commonwealth Club of California)演說時,就暗示了這一點:

我認為社會企業並無單一定義。這純粹是一股流量,跨越各種不同的形式、主題與表現......它涵蓋的範圍從社會企業到公民創新,從非營利、營利到混合,也貫穿各種資本與股權架構......我認為,太精準地劃出範圍,花太多時間辯證一顆大頭針頂上能容納多少社會型創業家跳舞這種無聊的問題,是在畫地自限。

這並不代表定義無用,而是指最好的定義無須顧慮像小字印刷排除條款那一類的陷阱。好的定義大致成立,能支持這項運動的整體成長,不用擔心誰在哪裡寫下了哪些戒律。以此為背景,且讓我們轉向我們(指布隆伯格和弗蘭克爾這兩位作者)如何定義社會企業。基於上述理由,我們特意訂出簡單又能廣納百川的定義,並著重在能量上,而不關心如何編寫符碼。我們的定義並非普世公認;事實上,可以說差了十萬八千里。

書名:《如何打造社會企業:以人為本的新商機,幸福經濟帶來大收益》作者:卡爾....
書名:《如何打造社會企業:以人為本的新商機,幸福經濟帶來大收益》
作者:卡爾.弗蘭克爾, 艾倫.布隆伯格
譯者:吳書榆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4年8月11日
分享
我們的定義聚焦在身為領頭羊的創業家抱持的動機上。如果他們主要的目的,是要透過某種商業性事業體來創造正面社會變革,如果這是每天早上能把他們從床上挖起來的理由,那他們就是社會型創業家。若否,就不是。這是社會型創業的「內在」定義。檢視你的心!如果驅動你的力量是想要改變世界的熱情,你的方式是透過創業,你使用的方法是利用某種商業事業來引發對社會的影響力,那你就是社會型創業家,報告完畢。

這個世界上有許多企業都在做好事,可能是直接透過他們的核心活動,或者透過企業承諾承擔社會責任的間接方式。諸如埃克森美孚(Exxon)與威訊(Verizon)等企業,提供了許多這個世界需要的重要服務。然而,這些企業存在的理由,並非為了要打造一個更美好的世界,而是為了要賺錢。他們之所以關心環境、人權或其他任何志業,主要的驅動力量都是出於想要遵循法律、保護品牌與追求最高利潤的企圖。也因此,他們並非社會企業;社會企業的存在理由,是為了做好事。這裡要加一條註記。社會企業並不只是個人的熱情行動,也是一種社會現象,在特定的時間點浮出檯面。

越來越多社會型創業家自認是一場現代社會運動的成員,這場運動的組成分子是會動手去做而不是坐著抱怨的人;這一群身為變革媒介的人獻身於改變企業與世界,這場運動則像是他們組成的工會。任何合理的社會企業定義,都應該要體認到其集體性(且要納入特有背景脈絡)以及個別性(且恆久不變)的認同。如果你從沒聽過這個詞,或者你不認同更大格局的運動,你還能成為一位社會型創業家嗎?絕沒問題。很多信念導向的創業家投入的圈子,並不熟悉社會企業一詞。雖然他們本身也並未察覺到這一點,但不熟悉並無礙於他們成為社會型創業家。這讓我們得出社會企業的兩部分定義:

社會企業是由一人或多人構成的組織,帶動其商業活動的主要驅動力量,是一股想在可維持經濟的前提下創造出正面社會改革的渴望,而這些人越來越有可能(但不必然)認同自己是一項發展中社會運動裡的一分子。

●本文摘自時報出版《如何打造社會企業:以人為本的新商機,幸福經濟帶來大收益》電子書

作者簡介

卡爾.弗蘭克爾Carl Frankel:畢業自哥倫比亞法學院研究所,通過紐約州律師考試。身兼作家、記者、顧問,同時也是不斷創業的社會企業創業家,在企業的社會責任領域已有超過二十年的經驗。著有兩本備受讚譽的著作:《地球的公司》(In Earth's Company)及《走出迷宮》(Out of the Labyrinth)。

艾倫.布隆伯格Allen Bromberger:紐約市波爾曼律師事務所(Perlman & Perlman)合夥人。擁有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學士學位與加州大學哈斯丁法學院法律博士(JD)學位。布隆伯格為各種不同營利或非營利事業規劃架構已有三十餘年的經驗,他的客戶包括營利性公司、非營利組織、社會企業投資人與慈善家。布隆伯格在此領域著述甚豐,著有多篇論文及兩本廣受應用的手冊《井然有序》(Getting Organized)和《敬告非營利組織》(Advising Nonprofits)。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