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文學創作
文學評論
文學獎大賞
圖文創作
其他

【聯副不打烊畫廊】許悔之/花眸慈悲,怪胎眾生

2016-12-01 09:48聯合報 許悔之

筆記林麗玲「花眸似慾」個展

在這個世界,美,本來就存在了,而且是不需要意識的,不需要說明、判別的;洪荒之中,一棵樹或一株花的生命慾望或是說生命意志,本來就是美的,美是一瞬之光而照亮了永恆的感覺,成住壞空生住異滅的變異之接續無不是一體之美;我們因為種種「識」的分別,判別了什麼是美的、什麼不美。

林麗玲筆下的花卉,從畫布中橫空而出,彷彿被新割下來,在瓶中忘了自己已經被割截,像一個個美麗的面目,愛鏡中頭之眉目可見,炯炯的看著林麗玲被時間追趕也追趕著時間,在枯萎以前,要把它畫下來,要讓它們活得比原來的物理生命時間更久……我彷彿可以聽見畫筆在畫布之上刷刷刷刷刷的聲音,時間的石礫被放在臼中碾磨,要磨成玉屑金粉。畫是一種心的煉丹術,必須在時間之弱水三千中取一瓢飲,卻也帶著叩問並擷取永恆的果敢,是一種被追趕中追趕原來的追趕者,而成為主客不再分別的互為主體,然後在一種時刻,渾然忘了是被追趕還是追趕者,那種渾然不辨的時刻,謂之天成──以藝術追趕自然的本來面目而又另創新局,因此花神賦形,在一尺幅之間。

鳶尾、大理花、黃百合……看林麗玲的畫中之花,其實更像是被花所看,諸花散香、姿勢各異,令人無比愉悅,然後看著看著我們忽又心生一覺,畫中原來的花早已經不在了,創作讓這些花用另一種方式永活了下來。花名為何,已經顯得不重要了,花而有神,炯炯有神的看著站在畫之前的人,人只有兩隻眼睛,花,卻有千眼……

一花有千眼而人眼竟只有兩隻,何其令人頹喪啊!幸而有林麗玲這樣的畫家,以一種奮力、酒神式的顛狂奔跑追趕時間為我們載記花的美不只是我們肉眼看到那樣的簡單──花不只是顏色、姿勢之美,在時間之中,花也有回眸、嗔視、一乜……花,如此情意流盪、情慾飽滿。

林麗玲油畫作品〈白鳶尾〉,2016。 許悔之
林麗玲油畫作品〈白鳶尾〉,2016。 許悔之
分享

她畫的花,大都留在最美最飽滿的時刻,花的輪廓大多不張揚張狂,畫布的底色,都帶有林麗玲獨特的情緒創造和感覺方式。如果說,常玉畫中的白,有瓷白、紙白、象牙白、百合白……種種白中之白,那麼,林麗玲畫布上映襯花的「底色」,其實創造了一種超乎「識」(分別)的本能愉悅,那是一種對色彩的天賦才具,如同降靈,彷彿神諭;以「色」(顏色)追趕紛飛變幻之心緒,凡種種色,無非心之萬有。這些「底色」使得在枯萎前被林麗玲追趕時間而摹寫的花,有了無比豐富的情感,另見其神,花而有神,神而明之,超乎「識」——人為的分別,而使得時空振盪如絃,在色彩中充滿了音樂性,看畫的人在一種純然的愉悅中喪失了主體,這時候,花,開始看著我們;花,彷彿要對我們說話而欲言又止……

林麗玲讓我想起美國的攝影家R. Mapplethorpe(1946-1989)。1990年代初期,我在倫敦看他的大型回顧展覽,黑男人、白男人的酷兒(queer)情慾令人不止咋舌,而且驚心動魄!搭配他所拍攝的多位名人人像,以及許多性暗示強烈的花卉;慾望如何變成美麗?那是一次我心靈被猛烈撞擊的攝影展。

林麗玲這幾年所繪的人像——那些眾多還未變成「女人」的少女的身體,撩裙、露胸……甚或如殉道者高舉雙手交叉好像「要被」釘在十字架上,非常震撼觀看者。

林麗玲油畫作品〈雙手放胸前的女孩〉,2016。 許悔之
林麗玲油畫作品〈雙手放胸前的女孩〉,2016。 許悔之
分享

好像有一種慾望,從人生下來就本來具有,但是我們選擇避開它,不看它,以為這樣就可以把它塗銷。但是林麗玲「逼迫」我們觀看它,而畫中這些少女(偶爾也有小男孩)正以一種質疑的眼神凝視我們。

這一種情慾狀態,當然不為世俗所喜,每次看到林麗玲這些畫作,我都想到《世說新語》,那些魏晉人士的悖俗背世——在反面的世界……看見人的另一個部分,而且可能更真實。

林麗玲並未選擇用潛意識的造境來描摹這種狀態,她直來直往,直下呈現,讓住在每個人心中的少女撩起裙子、露出胸部,一派怪胎情慾。但說是情慾,卻意不在引觀看者之情慾,這些少女的眼神,有一些些挑釁而且勾魂,有一些些嫵媚復又攝魄,竟爾又帶著凝視時的無比深邃而慎重,看得你以為她就是你了。站在這些畫的前面,根本無處可逃,畫中人的眼睛從不同的地方觀看你,你以為已經走遠了,而她(他)還在看你……

這些畫,又瀰漫一種難以言喻的了然與慈悲,那麼東方,那麼宗教氣息……

看這些畫,慾而未慾、似慾不慾,非善非惡,悲欣交集。

花眸不語卻能予樂,本來慈悲;如此情慾見鏡中人,怪胎眾生。在林麗玲「花又非花,慾而不慾」的繪畫造境裡,存有感的邊界被標記又流動了,慾望毫不窘赧的成為美的本體。我們遂很難得的看見:以花示演諸相的種種色,以及在大部分時間中,我們無法直面的自己。

林麗玲的畫告訴了我們:美,是讓事物顯露它自己;創作,是一種不凡的揭露,揭露被屏蔽或未被看見的那些部分,而使得事物不只是單一的可能、單一的秩序。

那時,就有了一瞬之光,花開了,鏡中人也看見了自己。

●林麗玲「花眸似慾」個展,12月3日起在台北「敦煌藝術中心」(台北市富錦街91號)展至106年1月2日。

相關新聞

【聯副不打烊畫廊】林瑩真油彩作品〈花舞〉

2017-01-10 10:09

幾米/空氣朋友

2017-01-09 10:01

【剪影】徐正雄/禪者

2017-01-05 09:50

幾米/空氣朋友

2017-01-02 08:47

【剪影】張玉芸/人生的行囊

2017-01-01 07:17

here+there=朱德庸

2016-12-31 08:50

【聯副不打烊畫廊】金昌烈作品〈再現〉

2016-12-29 09:53

【剪影】王岫/玫瑰多嬌

2016-12-27 09:58

熱門文章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


加入討論相關新聞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