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奸」、還是「黑化」?——傳統經典通往當代的心理路徑

《陳世美.反奸》 (薪傳歌仔戲團/提供)
《陳世美.反奸》 (薪傳歌仔戲團/提供)

【撰文/游富凱(國立臺北藝術大學戲劇學系兼任助理教授)】

今年由臺灣戲曲中心主辦的「2023看家戲再現」,有兩齣作品不約而同地以人物性格的丕變,作為全劇重要的情節轉捩點——薪傳歌仔戲劇團《陳世美.反奸》、一心戲劇團《孫臏鬥龐涓》。這兩齣戲分別以陳世美和龐涓為主角,當主角反奸、魔化的那一刻,也為戲劇情節帶來重大的轉折與衝突。

值得思考的是,「看家戲」是鼓勵民間劇團重塑傳統經典,透過當代編導的劇場手法,讓經典作品開展出當代面貌。若從這一角度來看,這兩齣戲同樣都在建構╱挖掘主角深層的心理變化,試圖讓以往的反派人物,擁有不同層次的表現。然而,這背後所代表的是當代編導對話經典作品的過程?或是為了要符合觀眾的審美喜好?抑或是傳統經典通往當代的創作路徑與發展樣貌?

「反奸」背後的當代思維:《陳世美.反奸》

當戲曲發展尚處在小戲階段,「朝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社會現象,造就古代「負心漢」的主題大量出現;其中,又以蔡伯喈和王魁作為早期負心漢的濫觴。(註1)隨著包公的故事在民間流傳,受到民間文學、小說,甚至近世影視作品的影響,陳世美與秦香蓮的故事深植人心,而「陳世美」這個名字,更是成為負心漢一詞的代表。

1996年,黃香蓮歌仔戲團推出《青天難斷》,嘗試為殺妻滅子的陳世美反轉形象。對於重婚之事除了迫於無奈之外,又加入奸小在其間作祟,致使陳世美背上薄情之名。秦香蓮狀告陳世美,卻因人證、物證俱失,深陷在國法與義理之間的陳世美,百口莫辯、進退兩難。最終,皇上出場親審此案,卻又將此難題拋向觀眾,利用「開放式結局」,讓台下觀眾自行判斷,以順應當時逐漸開放的社會風氣。(註2)

此次,薪傳歌仔戲劇團推出的《陳世美.反奸》,呼應「看家戲」的主題,從劇名上便已展現強烈且明確的當代改編意圖——以陳世美的「反奸」為全劇之核心。換言之,編導試圖藉由陳世美反奸的心理變化與過程,揭示角色複雜的心理層面,嘗試探索傳統文本下當代思維的運作空間,並以此創造另一種詮釋經典老戲的方式。

綜觀《陳世美.反奸》全劇共分6場,上半場包括「相府重逢」、「太后施壓」、「香蓮自怨」及「反奸」等4場;下半場則是「韓琪殺廟」和「狀告青天」兩場。(註3)此次改編特色有二,其一是開場直接以左、右表演區並呈的形式,右舞台是家鄉飢荒,雙親過世,妻小受苦,準備上京尋夫;另一邊則是陳世美(江亭瑩飾)與公主(王台玲飾)的完婚場景。如此兩相對照形成強烈的對比,將觀眾迅速帶入往後情節的發展。第2個特色在於,上半場之情節發展與人物行動,顯然是為第4場的陳世美反奸做鋪陳;這也導致在觀看上半場時,會感受到編導強烈的意圖與手法;而下半場則是回到傳統的情節敘事之中。也因為如此,上、下半場所表現之人物情感與情節敘事大不相同,各有各的精采。

若從整齣戲的敘事架構來看,劇名叫《陳世美.反奸》,乍看之下以為是從陳世美的立場出發,但事實上,情節發展仍是以秦香蓮(張孟逸飾)的情節線為主,如第1場在相府遇夫,第2場被太后(廖玉琪飾)施壓,第3場的恨冤家,第5場的韓琪(古翊汎飾)殺廟及第6場的告官。然而,編導在此情節線中,又要強調陳世美反奸的心路歷程。於是乎,在劇中出現的角色人物——尤其是上半場,往往會有立場態度猶疑不定的情事發生,而會有這種現象,完全出於編導試圖在秦香蓮的敘事線中,合理化陳世美反奸的原因。以下,將以相爺王延齡(劉冠良飾)和太后為例作說明。

為「反奸」所設的角色人物

從第一場來看,當秦、陳2人在相府重逢時,觀眾對舞台上所發生之事,便會開始產生一連串疑問;例如,秦香蓮是如何來到相府?相爺對於2人之事的態度如何?陳世美是否知曉秦香蓮在相府?當陳世美請託相爺暫時照顧母子3人時,相爺卻提醒陳世美,此事千萬不可讓包拯知曉,因包拯鐵面無私,恐會判其欺君之罪。此處設計令人難以理解相爺動機究竟為何,只能合理推想,是編導欲從「法」的角度向陳施壓,增加日後有利反奸的外在條件。

此外,當秦香蓮受到太后的施壓與欺哄,回到相府後,以【都馬調】唱出「女子一生終為誰?……」的感嘆,自比野花上不了玉瓶,最後決定離開時,相爺卻僅以銀兩相贈,而未有其他行動。此作為並不符合該角色在朝中之身分地位與影響力,不禁令人懷疑相爺之角色設定究竟為何?反而突顯編導僅將其作為服務情節的功能性角色。

相同的情形也發生在太后這個角色的身上。在第2場中,因丞相府家僕的通風報信,太后知曉秦香蓮之事,便召其進宮。太后先是以娥皇與女英為例,試圖說服公主與秦共侍一夫,公主不肯,太后便怪秦為何要如此糾纏,甚至捏造陳世美欲休妻一事。秦香蓮受太后要脅,又未向陳求證的情況下,便決定攜子返鄉。此段情節中存在諸多斷裂與不合理之處,如秦香蓮進宮,何以相爺不知?事後為何又不向陳世美求證?而到了第4場,陳世美猶疑不定、進退兩難之時,太后僅丟下一句:「有公主,就無秦香蓮;有秦香蓮,就無汝陳世美!」作為驅使陳世美反奸的最後一根稻草。

藉此可以明顯看到,在此版本中,太后作為皇權的象徵,脅迫陳世美與秦香蓮,最後甚至成為陳世美決定反奸的關鍵。陳世美反奸之後的第1個行動,便是找來韓琪殺人滅口,才能接續下半場的殺廟一場。換言之,太后推動著陳世美反奸的過程,並將情節發展接回到傳統的情節敘事中。也正因為如此,太后在上半場的人物性格呈現情緒不定、態度模糊的狀態,似乎一切的思想及行為,只為在情節上,讓秦香蓮決意離開,逼迫陳世美做出殺妻滅子的行動。

【完整內容請見《PAR表演藝術雜誌》2023年9月號;訂閱PAR表演藝術電子版

延伸閱讀

賴佩霞辭演劇團恐賠償…議員籲市府協助 蔣萬安:我們來做

新任議長爭霸戰揭開 可能候選人及幕後影響人物有誰?

金牌人物/林信寬從藍領苦工變選秀狀元 曾想入棒球隊卻錯過

24春夏時裝周/黑化JISOO、白色仙女迪麗熱巴同賞Dior

相關新聞

年度現象03:遲來的#MeToo時刻 改變表演藝術產製樣貌

搜尋《PAR表演藝術》雜誌資料庫,撇除劇情介紹、歷史事件或修辭隱喻不談,「性騷」關鍵字最早的紀錄,是1995年一篇關於民族音樂發展的文章(恰好也是年度回顧專題)。時值國立藝術學院(現為國立臺北藝術大學)成立傳統音樂學系之際,文中連帶提及他校民族音樂教授被指控性騷擾案件成立(註1)。再次出現,已是2017年城市藝波的紐約報導。這次它有了個響亮的名字「#MeToo」——關鍵字標籤(Hashtag)代表的是社群媒體的推波助瀾,「MeToo」一詞則讓個人經驗不再只是個案,而匯聚為集體經驗並形成社會運動。

年度現象02:國家語言發展法推行 補助母語創作

2023年1月3日,文化部依據《國家語言發展法》第14條:「政府得補助、獎勵法人及民間團體推廣國家語言」,訂定《文化部語言友善環境及創作應用與推廣補助作業要點》,為面臨傳承危機的國家語言,增加學習管道與使用機會。

年度人物PAR PEOPLE OF THE YEAR 2023:曾慧誠 深刻連結戲劇與音樂 立下本土音樂劇里程碑

長年厚積台灣本土語言、歌謠與身體,曾慧誠在執導《勸世三姊妹》一劇中爆發了渾厚的力道,精準地在俚俗中展現作品深層的內涵與結構,同時也為載歌載舞的音樂劇注入趣味的元素。

年度人物PAR PEOPLE OF THE YEAR 2023:崔台鎬 勇於挑戰類型 成為最具存在感的劇場角色

曾被譽為「極具存在感的綠葉」的崔台鎬,原因是每回演出未必是主角,但在舞台上恰如其分的存在感,卻令人印象深刻。

年度人物PAR PEOPLE OF THE YEAR 2023:米雪 持續深造技藝 打造更精采的一人千面

米雪,是台灣頗具知名度的歌仔戲演員、導演與編劇。出身於歌仔戲世家(新協興歌劇團),後加入秀琴歌劇團,成為劇團的黃金三角之一。

國家兩廳院:成為連結歐亞的藝術樞紐

2017年,國家兩廳院在30周年之際進行組織調整,在節目企劃部下單獨設立了國際發展組,此舉對應著兩廳院對自身成為「亞洲場館」的定位期待與發展策略:作為台灣最老牌藝文場館,兩廳院長久以來與歐美表演藝術界的關係深厚,並引進了不同的演出與創新概念,卻對亞洲的創作發展與交流十分陌生,也因此開始思考其中發展失衡的成因。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