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要求先出境又大吼…國安會官員機場耍官威 總統府處分「調離主管職」

PLG/找回熱情與觀眾是主因 林書豪預告12日鋼鐵人首秀

BBC記者全程目擊…我搜救隊援土耳其強震 2445萬人「看見台灣」

楊寶秀:不老搖滾魂 用鼓棒直球對決生命挑戰

爵士鼓手楊寶秀 (蔡詩凡/攝)
爵士鼓手楊寶秀 (蔡詩凡/攝)

【撰文/李時安】

近日WAKAMOTO若元錠的一幀廣告中出現了以往少見的搖滾女子身影,坐在鼓組裡的是75歲的楊寶秀,雙手握著鼓棒,黑上衣搭配墨綠色麂皮背心與金屬項鍊,燦爛的笑容讓她看來只有50來歲,實際見到本人後,雖然少了梳化及燈光加持,頭髮也斑白了些,但一開口說起話來,既聽不出被病痛蹂躪過的苦澀,也沒有社畜人生的力不從心,尤其她言談間的爽朗笑聲,總讓人抓不準眼前這人的年紀。

楊寶秀在50多歲時發現自己罹患乳癌,在友人建議下到了和信治癌中心醫院複診後,又發現腫瘤已擴散至腋下淋巴,遭受了雙重打擊的她,只坦然覺得自己「中獎了」。

上世紀90年代標靶藥物還未面世,與惡性腫瘤的戰鬥是慘烈的直球對決,傷敵一萬也得自損八千,手術、電燒、化學治療等手段花掉了楊寶秀將近一年的時間,也把她從原本為了生計奔波的日常中抽離出來,就在兩兩化療之間的復原期,有個念頭悄悄冒了出來:不然我去學打爵士鼓好了。

走過病痛 重拾年輕搖滾夢

鼓手的帥氣身影早在少女時期的楊寶秀心裡萌出芽來,她在1950、60年代的繁華台北長大,在那個美軍協防台灣的年代,常有許多傳奇樂團來台演出,與西洋流行音樂之間也只隔著一台收音機,在楊寶秀的想像中,如同職場中總是由大Boss坐鎮在辦公室最後方,樂團中最厲害的角色不是站在舞台前沿、眾所矚目的歌星,而是坐鎮在舞台最後方的鼓手。

即便是2022年的今日,打鼓依然被普遍認定為年輕人做的事,20多年前的楊寶秀雖然知道自己想學爵士鼓,但不知道上哪兒找老師,只好一個人騎著摩托車到各音樂教室詢問,甚至拜訪了當時起步沒幾年的朱宗慶打擊樂教學系統,未果,或者應該說沒人知道像她這樣的「熟齡」學生該怎麼教,就在失望之際,朱打教室櫃台向她介紹了一位擊樂科班出身的年輕老師——雙子二重奏的哥哥簡任廷。

楊寶秀從基本功學起,陸陸續續跟簡任廷上了幾個月的課,只不過化療一結束,她得回到職場,繼續原本的生活,打鼓這件事就這麼被放在一邊,直到10多年後的一個舞台夢,讓她燃起重拾鼓棒的念頭。

靠耳朵背譜 登上小巨蛋演出

2017年楊寶秀認識了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為了能夠登上小巨蛋舞台演出,她絞盡腦汁想著要靠什麼才藝在「仙角百老匯」演出中軋上一角,那個持著鼓棒盡情揮灑的自己就在這時再度浮現出來,因此她又找了老師開始學曲子,並在2018年靠著電影《七匹狼》主題曲〈永遠不回頭〉一炮而紅。

小巨蛋「出道」後,採訪及邀約相繼而來,有的來自朋友,希望她到老人公寓演出,也有來自連續劇製播單位的邀請,但楊寶秀心心念念的是舞台,比如她就曾向中國文化大學的中國音樂學系毛遂自薦,在2020年底的「華岡藝術之夜」與華岡弓弦、揚琴樂團的青年學子們同台演出,可惜對熟齡的表演素人來說,一是演出機會稀缺,二是能夠一起組團玩音樂的同齡夥伴太少,每次踏上舞台的經驗都得來不易。

採訪當天,一行人約在楊寶秀常去的練團室,她在手機中預先準備好了要分享的音樂,但在要把訊號送到音箱的過程中還是遇到技術困難,就在眾人七手八腳將播音問題解決後,楊寶秀一屁股坐上鼓椅隨著音樂打起節奏來,那是投機者樂團(The Ventures)的〈Wipe out〉,這作品因為出現在黃俊雄《雲州大儒俠》的配樂中,在台灣流行一時,也是許多老搖滾及老布袋戲迷的回憶。

打鼓時的楊寶秀非常專注,她不靠識譜學曲子,而是靠耳朵聽,一首一首背起來,哪個樂段搭配哪種節奏型、哪裡有個特殊節奏要打出來、哪個樂句走完後要過門等細節,都牢牢記在腦海裡,再與音箱送出的樂音合奏打出來,因為沒有一個自己的樂團,這應該就是她平日享受打鼓樂趣的方式了。

訪談間,楊寶秀大方邀請攝影師摸摸自己淋巴結被切除後的右臂腋下,也坦承當年拒絕了醫生重建乳房的好意,直面惡疾依然雲淡風輕,鎮日為了生計奔波也沒有失去靈魂,想學英文就去美語補習班應徵當櫃台,想演出就自己到處找機會,無論生命給了什麼挑戰,永遠不放棄人生,楊寶秀或許不曾變老。

【完整內容請見《PAR表演藝術雜誌》2022年11月號;訂閱PAR表演藝術電子版

延伸閱讀

聚焦馬公重光BOT案 藍綠縣長參選人捉對廝殺

當眾裸身激吻超正嬌妻季芹 王仁甫首曝「愛的印記」

楊皓如狠酸「婚姻比她幸福」 劉雨柔噴淚開戰

與柯文哲合體被指黑道 鍾東錦直球對決:聽來很不舒服

相關新聞

走出彩樓.打開鏡框──布袋戲在劇場的舞台景觀

台灣布袋戲歷經不同時期發展,形成各具特色的表現形式與風格。以舞台形式來說,早期的傳統彩樓與鏡框式繪景舞台,一直是布袋戲主要的舞台形式。然而近年來,除了一般外台民戲和公演外,進入現代劇場,也成為各團在規劃演出時的選項之一。當布袋戲進入現代劇場,傳統彩樓與鏡框式舞台已無法滿足觀眾的審美需求。劇評人紀慧玲便認為:「今天新形式的布袋戲顯然超越了過去規範,觀眾的欣賞方式向現代劇場靠攏,必須閱取『舞台』全部空間裡更多訊息,組構觀賞美感。」(註1)換言之,如何藉由現代劇場敘事轉化布袋戲傳統,連結現代觀眾的審美習慣,或許是每個布袋戲團在進入現代劇場時,必須要思考的問題。

池上秋收稻穗藝術節:源自於斯、生根於斯 望向在地的未來

14年前,池上只是台灣數百個鄉鎮之一:以池上便當著稱、人口外流的米鄉;14年後,池上成了一種生命態度、一種生活方式的範例,透過「池上秋收稻穗藝術節」(以下簡稱「池上秋收」)等四季文化活動的策辦,具體而微地展現藝術節如何源自地方、在地生根並醞釀出今日獨一無二的池上面貌,而這段地方創生的歷程,也成了吸引青年移居至此的隱形力量。

劇場與生活的忘年之遇——李秀珣與不受既定想像束縛的「石岡媽媽劇團」

由豐原車站,車行入台三線豐勢路,矮房夾著公路,聚焦著視線前方的山。公路略有起伏,隱藏著24年前九二一大地震改變地貌的線索,除此之外,居民已經在時間的河道裡完成家鄉重建,而許多相遇,也是在當時展開——李秀珣,即在災後來到石岡協助重建,並從2000年起留居至今。

定根、漂流 或一株可能遷移的樹?! 透析當代劇場生態「地方性」的位移

近年地方創生政策的推動下,鼓勵年輕人返鄉創業成為顯學趨勢,對應台灣現代劇場生態的發展歷程,亦曾有相似的標幟。然而,隨著藝文環境的日新月異,所謂的地方性劇團經營策略或立案模式出現了多樣的面貌,包括表演藝術個人工作者的自由流動度,時至今日,返鄉或出走、駐地或移動,於近30年來劇團生態中的「地方性」指標,早有各種不同的位移可能,已經不再是二元對立的單一選擇題。

青年為何出走 藝術何以介入? 從藝術文化「社區總體營造」到「青年村落文化行動」的地方觀察

近年開始出現移居與返鄉的風潮,這股風潮逐漸擴大,甚至影響許多青年。不過,當他們來到鄉村地區的時候,赫然發現,地方的文化能量、藝文資源遠遠比他們想像得還要豐厚;甚至長出與傳統認知的都會藝術有所區別,這背後有許多不同的脈絡,其中一個難以忽視的,即是台灣的社區總體營造。

PAR People of the Year 2022 周善祥、蕭東意、蘇威嘉

PAR People of the Year 2022 周善祥、蕭東意、蘇威嘉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商品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