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星雲大師圓寂 荼毘後將永久安葬於佛光山萬壽園

土耳其與敘利亞7.8強震:已641人死、災區仍在搶救中

台中LaLaport人潮爆量 Google評價卻獲低分三井回應了

蘇顯達:只要站在台上 就一首首好好地拉

小提琴演奏家蘇顯達 (蔡詩凡/攝)
小提琴演奏家蘇顯達 (蔡詩凡/攝)

【撰文/李秋玫】

愛好音樂的朋友,很難不注意蘇顯達的名字頻繁地出現在節目訊息中。明明才辦完獨奏會,又有協奏曲演出;一會兒出現在小巨蛋舞台上,忽然又飛往金門坑道音樂節。錄製的專輯《拾光。電影故事》入圍今年第33屆傳藝金曲獎最佳演奏、最佳跨界獎(編按:截稿前尚未頒獎,因此未能得知是否獲獎)。滿滿的行程不說,還有北藝大音樂學院院長的行政職、每週主持的廣播節目,為漸凍人協會與安寧病房的公益演出,10餘年來從不停歇。說他真是位名符其實的鐵人,只見他一派輕鬆地笑道:「我這個年紀了,還在做30、40年前做的事情。」

滾動累積能量 保持最佳狀態

不斷地累積能量,是蘇顯達給自己的功課。他排曲目有個習慣,在整場曲目中,總是保留三分之一新曲子的空間,強迫自己在舊有的曲目中加上新的元素。到下一次演出時,新的已經變舊,又可以再往上增添。如此滾動累加,是他至今仍屹立不搖的秘訣。就像他從法國留學歸國後,決定每5年辦一次大型的巡迴演奏會。 他設定目標是:一定要有法國曲目、要有國人作品、要有新有舊,並且就觀眾的角度與自我的理想相結合。至今,巡迴演奏會已執行了8次。

為什麼要自討苦吃?他卻甘之若飴:「我很感恩,老天爺給我這麼多機會磨練,我就更要珍惜、表現應有的水準。」他說:「我常和學生分享,全世界少了你一個人來拉小提琴,也不會有什麼影響。所以人的存在價值要自己去定位、要連自己都看得起自己。」

只不過,那馬不停蹄的行事曆,不論是誰看到都會感到莫大壓力。他不否認,卻也不以為意,因為他會將所有的事情安排得妥貼,一面演出當下,一面也在準備即將到來的曲目;提前跟學生上完課,就挪出空檔陪家人。當事情照計畫執行,即使忙,也不亂。

「我是一位演奏者,不能用忙亂來當作拉不好琴的藉口。」那是他身體力行的價值觀。面對觀眾,他一方面激勵自己,一方面也告訴學生:「當你坐在台下的時候,你就是我的裁判!」

但若真的做不來,可以選擇不要嗎?蘇顯達斬釘截鐵地說:「可以 !你要有拒絕的勇氣!」他舉三大男高音之一的帕華洛帝為例,晚年在紐約曾唱到倒嗓,觀眾照樣不客氣地往台上噓。即使唱了千萬次的好歌,只要有一次出錯,就永遠難以抹煞。只有在乎自己的藝術是否能游刃有餘地呈現,才能維持該有的品質。

儲值正能量 用嚴謹的態度面對舞台

當然,沒有強健的體魄,也無法承受龐大的工作量。幸虧蘇顯達就住學校旁,校園就是他的運動場。從家裡出來,進到校園直到最後面的荒山劇場,再到運動場走幾圈就是一個多小時。爬坡增進心肺功能,只要有時間就運動。對於體力,他滿意地說:「第一,我的體質不壞,雖然很多事情操心,但我的睡眠品質還不錯。第二,我的生活還蠻規律,很少應酬。」此外,他還有個維持了30、40年的生活習慣,就是晚上即使洗完澡睡覺,早上起來還會再清洗一次。好比電腦重新啟動,沖個澡,一天的活力與能量就來了。

但再忙碌,不能被剝奪的,就是留時間給自己。而且音樂會愈重,給自己的時間就要愈多。他會在繁重的工作後,預排一個假期來犒賞自己,像是一個甜點在遠方等待,工作起來也就更加起勁。

隨著年齡增長,反應力或許下降。但是豐富的閱歷,是年輕人做不到的。音樂上的詮釋,有時就差在這微妙時刻,多一點、少一點,都是智慧的結晶。蘇顯達坦然接受自己每一個時期的樣子。

「未來就隨緣吧!」他不想要像指揮家那樣期待在舞台上嚥下最後一口氣,也不想等到被說該退休了還厚著臉皮拉琴。不管將如何發展,只要拉琴,他就會用最嚴謹的態度來面對。蘇顯達想起,他看過記者訪問棒球投手王建民在大聯盟的表現,王建民回答:「沒有想太多,只是一球一球好好地投。」這給了蘇顯達很大的啟發,他說:「我也不完美、也有缺點,但只要站在台上,我就會一首一首好好地拉。」

【完整內容請見《PAR表演藝術雜誌》2022年11月號;訂閱PAR表演藝術電子版

延伸閱讀

公園上廁所被看光光! 設計不佳缺隱蔽性 廠商緊急補強

中職/吳哲源自評不可思議 出身素人球隊希望進中華隊

中職/改變命運那一天 吳哲源、呂彥青放在能贏的位置

影/金門坑道音樂節中西合璧激盪新火花 民眾直呼感動

相關新聞

走出彩樓.打開鏡框──布袋戲在劇場的舞台景觀

台灣布袋戲歷經不同時期發展,形成各具特色的表現形式與風格。以舞台形式來說,早期的傳統彩樓與鏡框式繪景舞台,一直是布袋戲主要的舞台形式。然而近年來,除了一般外台民戲和公演外,進入現代劇場,也成為各團在規劃演出時的選項之一。當布袋戲進入現代劇場,傳統彩樓與鏡框式舞台已無法滿足觀眾的審美需求。劇評人紀慧玲便認為:「今天新形式的布袋戲顯然超越了過去規範,觀眾的欣賞方式向現代劇場靠攏,必須閱取『舞台』全部空間裡更多訊息,組構觀賞美感。」(註1)換言之,如何藉由現代劇場敘事轉化布袋戲傳統,連結現代觀眾的審美習慣,或許是每個布袋戲團在進入現代劇場時,必須要思考的問題。

池上秋收稻穗藝術節:源自於斯、生根於斯 望向在地的未來

14年前,池上只是台灣數百個鄉鎮之一:以池上便當著稱、人口外流的米鄉;14年後,池上成了一種生命態度、一種生活方式的範例,透過「池上秋收稻穗藝術節」(以下簡稱「池上秋收」)等四季文化活動的策辦,具體而微地展現藝術節如何源自地方、在地生根並醞釀出今日獨一無二的池上面貌,而這段地方創生的歷程,也成了吸引青年移居至此的隱形力量。

劇場與生活的忘年之遇——李秀珣與不受既定想像束縛的「石岡媽媽劇團」

由豐原車站,車行入台三線豐勢路,矮房夾著公路,聚焦著視線前方的山。公路略有起伏,隱藏著24年前九二一大地震改變地貌的線索,除此之外,居民已經在時間的河道裡完成家鄉重建,而許多相遇,也是在當時展開——李秀珣,即在災後來到石岡協助重建,並從2000年起留居至今。

定根、漂流 或一株可能遷移的樹?! 透析當代劇場生態「地方性」的位移

近年地方創生政策的推動下,鼓勵年輕人返鄉創業成為顯學趨勢,對應台灣現代劇場生態的發展歷程,亦曾有相似的標幟。然而,隨著藝文環境的日新月異,所謂的地方性劇團經營策略或立案模式出現了多樣的面貌,包括表演藝術個人工作者的自由流動度,時至今日,返鄉或出走、駐地或移動,於近30年來劇團生態中的「地方性」指標,早有各種不同的位移可能,已經不再是二元對立的單一選擇題。

青年為何出走 藝術何以介入? 從藝術文化「社區總體營造」到「青年村落文化行動」的地方觀察

近年開始出現移居與返鄉的風潮,這股風潮逐漸擴大,甚至影響許多青年。不過,當他們來到鄉村地區的時候,赫然發現,地方的文化能量、藝文資源遠遠比他們想像得還要豐厚;甚至長出與傳統認知的都會藝術有所區別,這背後有許多不同的脈絡,其中一個難以忽視的,即是台灣的社區總體營造。

PAR People of the Year 2022 周善祥、蕭東意、蘇威嘉

PAR People of the Year 2022 周善祥、蕭東意、蘇威嘉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