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寫表演藝術的重量:《PAR表演藝術》刊物史及其影響

第100期,特別企畫「尋找百分百的表演藝術雜誌」。 (本刊資料室/提供)
第100期,特別企畫「尋找百分百的表演藝術雜誌」。 (本刊資料室/提供)

【撰文/黃俊銘(英國愛丁堡大學社會學博士,現為政治大學傳播學院助理教授,曾任本刊編輯)】

《PAR表演藝術》(以下簡稱《表藝》)創刊即將滿30年,作為華人首刊綜合性表演藝術雜誌,它見證台灣藝術發展及全球的表演藝術變化。30年一瞬,《表藝》是整體台灣「文化奇蹟」的一環,它的摸索代表理想與現實感的追尋。

閱讀1992年試刊號,仍令人怦然心動。時任兩廳院主任的戲劇學者胡耀恆在〈發刊詞〉寫道:一般媒體追求新聞價值,「我們則企盼藝術內涵」。新刊採公開發售,面向公眾,避免成為「政府刊物」,「同時保持特有的品質與風格」。總編輯黃碧端並指出,《表藝》雖為兩廳院主辦,但藝術無國界,更沒有「廳院」之界,已見公共設想。在專業藝術尚起步的年代,這種「獨立媒體」般宣告,實具前瞻定位。1992年的兩廳院幼齡5歲,教育部官員曾經垂詢,貴院工作已夠繁重,為何還要自添業務,胡耀恆說得真切:「為了藝術,為了文化」。

是的,若非為了文化,基於長期發展,誰有餘裕辦理想雜誌?但是,若沒有書寫,誰來記錄瞬間的藝術。沒有記錄就沒有評論,藝術無以成長,觀眾也無從培養。

30年分期史

細數《表藝》30年史,從中山大學外文系借調來的黃碧端(創刊至11期)起始,奠定「專業主義」時期,她以專題與評論為雙核心,將表藝「文化」化;拔高規格,廣邀名家執筆,例如試刊號裡〈懷念約翰凱吉〉由譚盾、林懷民、潘皇龍執筆,爾後專欄還有姚一葦、韓國鐄、漢寶德等大家,是重要起步。「林靜芸(第12至90期)、鴻鴻(第4至11期)」主編的「專業發展」時期承續精緻、「嚴選」之選題與評論,採責任編輯制,畫分戲劇、戲曲、音樂、舞蹈等領域,「專業」程度有時像學術期刊。

《表藝》100期,曾推出「尋找百分百的表演藝術雜誌」專題,是典型的「表藝架構」:深、廣、國內與國際。它跨國專訪德國《芭蕾—舞蹈》(ballett-tanz)總編輯、英國《留聲機》(Gramophone)總編、美國《村聲》(The Village Voice)主編,穿插引介倫敦《Time Out》、東京《PIA》周刊、法國《影音視綜覽》(Telerama)及世界音樂雜誌《Folk Roots》等情報型刊物,另有德、法、美、日等國重要戲劇與音樂期刊的專文導讀,後附「台灣表演藝術類雜誌現況與未來」座談會,邀專家學者共商,這種慎重,是一個時代特徵。國際視野、專業、知識與資訊並重,重視表演文本,突顯評論人角度,是此時期關鍵字。

莊珮瑤是《表藝》「穩健」時期主編,數度主責或協同總編進行轉型。盧健英(第136至162期)總編的「生活風格」時期是《表藝》首次較革命性的改版,這與當時的兩廳院改制行政法人有關,從「黑機關」走向體制保障、具公共任務的文化機構,須承擔營運。盧健英以媒體人的嗅覺,定位「當表演藝術成為一種閱讀」,在視覺與編輯手法上,引進更多風格化甚至文藝明星化的手法,重視美感經驗,突顯「讀者賞味」。黎家齊(第164至336期)的「藝╱業整合」時期,歷時最久,以靈活、創造力的視野與方向,更「雜誌化」撐起藝術媒體的可能性,包括增張、擴充生活面向的「藝活誌」,引進藝業結盟、推廣行銷,強化資源與數位整合,這可能與法人化的兩廳院日趨成熟,部門須有更多整合有關,也與稍後改隸新成立之「國家表演藝術中心」,台灣進入「大劇院時代」,湧現更多職業化的藝術從業者有關。

《表藝》的變化是整體行業特徵變化的映照,視藝術為「工作」,呈現藝術領域「神聖—世俗」的轉型。2021年進入客座總編江家華(第337期至348期)「重新定義」時期,雜誌的英文名「Performing Arts Review」改為「Performing Arts Redefined」,採雙月刊,象徵變革性的方向,未來發展令人關注。

我們需要一個什麼樣的藝術媒體?

《表藝》隸屬兩廳院,為「官辦雜誌」,但它始終維持一定程度的獨立編採與編輯室自主。這種特徵,讓它擁有制高定位來報導與評論藝文事物,而不至於流於機構文宣部門。在藝術待建立專業與自主之際,忠實扮演品味引導與守門,與改制行政法人機構後,強調文化公共性不謀而合。30年的《表藝》,還有以下成就,應該被記得:

1、知識啟蒙與藝術識讀:《表藝》是藝術愛好者的雜誌,持續扮演台灣通向國際表演藝術「經典知識」與「趨勢潮流」的重要窗口,常以跨洋專訪、譯稿、專家導覽與引介等方式,提供藝術理解或行內知識。它的特企、專題也肩負媒體「動員」(mobilisation)任務,帶動重要生態、政策討論。它對製作、作品與生態的長期評論,時邀不同立場交流激盪,或做藝術解碼,長久下來,甚為可觀。

2、建構藝術家、評論人、媒體的交流網絡:媒體即社會網絡,《表藝》有公共資源支持,較少市場壓力,反而使它擁有「準獨立媒體」的性格。它採邀稿制,基本上以外稿為主,避免了壟斷性的藝術意見。行內從業者都知道,《表藝》長年吸引並匯集各門派、文化的政治光譜從左到右、從專家到業餘愛好者、甚至特異獨行者,言論多元是該刊最重要的資產,稱台灣藝術界「現代時期」與「當代時期」培育評論人力最重要的場域,應不為過。難忘王墨林、金慶雲、葉綠娜、王安祈、陳正熙、林亞婷、紀慧玲及無數精采的筆,台灣許多表演團隊與藝評家最重要的論述,可能都給了《表藝》。

個人觀察,《表藝》還有一項隱藏版貢獻。從實務來看,世界版圖上以綜合型專業藝術雜誌(資料型通路雜誌除外)為定位,其實屈指可數,更是華文世界異數。《表藝》的跨領域精神,讓表演各領域關係更靠近一些,其背後隱藏的交流意義,應該被提及。它與新加坡、香港、中國及其他華語世界也有緊密的交流網絡。

3、締造公共領域:正因《表藝》的媒體屬性,讓它成為諸多議題、論辯可以合法聚集評論、「吵架」的重要場域。長期擔負公共討論,自身就是一部厚重的台灣表演藝術演變檔案。例如正反藝(異)見併陳的「演出評論」、「回想與回響」或「演後座談會」。諸多邊緣、實驗或尚起步的展演,也因其報導,奠定正當性。紙媒全盛時期,《表藝》與《中國時報》、《中時晚報》、《民生報》、《聯合報》、《自由時報》共享一座文化公共領域。

《表藝》的未來,攸關藝術的未來。當今社交媒體崛起,人人都是媒體,過去學院與民間學者、獨立評論人所形成的媒體場域,已難收聚集效應。當媒體無所不在,《表藝》不再是唯一選項。我們的公共領域更擴大、無形,趨於「聲量」、「流量」效應,卻也更短暫、碎片化與自我宣傳。過去作者心無旁鶩、閉關寫作;寫作即「發聲」的時代似乎消逝,現在媒體多趨於「寫手化」,不再崇尚觀點寫作。寫作變成風格展演,只是題材剛好是表演藝術。邱坤良在2006年《民生報》停刊曾寫下〈藝文版的美麗時光〉,建議政府視藝術媒體為公益事業。當前許多媒體都有「文青」面向,引進質量不均的藝文內容,我們其實比任何時代都迫切需要一本嚴肅、專業辦理的表演藝術雜誌。

我曾短暫任職《表藝》,對於當年一位音樂系畢業生而言,《表藝》是通往繽紛「藝術世界」(art worlds)最重要的窗口,至今珍惜那段時光還有友誼。舞台表演稍縱即逝,但能刻畫藝術肌理與做工,述說藝術重量,不擔憂流量,我們仍需要一座堅挺的藝術媒體。我私心還認為,若沒有它,表演藝術與「娛樂事業」何異?祝福這些愛藝術、愛雜誌的表藝朋友生日快樂,期盼繼續維持獨立、堅定而鋭利的品味,並在媒體時代保持「靈活應變」的DNA。

【完整內容請見《PAR表演藝術雜誌》2022年9月號;訂閱PAR表演藝術電子版

延伸閱讀

新北3局處整合資源 讓高齡、失智照服機構走入博物館

影/墾丁「鷹揚」地景裝置 感受融入藝術的半島生態美

桃園/即日起中壢圖書館開展 3種畫風一次滿足

曾遭索馬利亞海盜囚禁3個月藉畫抒解 老船長邁向藝術家之路

相關新聞

劉怡汝X李若綺 嚮往香醇「熟齡釀」 就從消除成見開始

熟齡,是什麼?是在某個年齡之後?還是身心進入某個狀態?那麼,它會有個固定的答案與定義嗎?我們會聽到一個說法是,台灣在2025年從高齡社會正式進入超高齡社會,第一個提問往往是「我們做好準備了嗎?」但又該做什麼準備呢?這些提問,往往讓「熟齡」成為一個「問題」,但又該讓它就是個問題嗎? 其實,老人、長者、熟齡、樂齡、高齡、銀齡等名詞的出現與替換,不代表它們完全是彼此的同義詞,更呈現的是:舊有印象的翻轉企圖,嘗試替這個所有人都可能踏入的階段,賦予更多意義,並找尋這個社會與自我生命更完善的交會點——從面對現象、解決問題到共存共好。於是,本次對談邀請到國家兩廳院藝術總監劉怡汝、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執行長李若綺,就兩種不同型態與功能的機構,從過去脈絡與現有策略來思考未來的所有可能。

楊寶秀:不老搖滾魂 用鼓棒直球對決生命挑戰

近日WAKAMOTO若元錠的一幀廣告中出現了以往少見的搖滾女子身影,坐在鼓組裡的是75歲的楊寶秀,雙手握著鼓棒,黑上衣搭配墨綠色麂皮背心與金屬項鍊,燦爛的笑容讓她看來只有50來歲,實際見到本人後,雖然少了梳化及燈光加持,頭髮也斑白了些,但一開口說起話來,既聽不出被病痛蹂躪過的苦澀,也沒有社畜人生的力不從心,尤其她言談間的爽朗笑聲,總讓人抓不準眼前這人的年紀。

陳何家:欣欣向榮、一氣貫通的藝術人生

跟著欣欣天然氣的陳何家董事長走上公司8樓的排練場,今年已達古稀之年的「陳董」一邊爬著樓梯,一邊不忘交代身邊秘書關於排練場的整理與時程安排,接著「欣欣向榮」4個金色大字出現在眼前。

蘇顯達:只要站在台上 就一首首好好地拉

愛好音樂的朋友,很難不注意蘇顯達的名字頻繁地出現在節目訊息中。明明才辦完獨奏會,又有協奏曲演出;一會兒出現在小巨蛋舞台上,忽然又飛往金門坑道音樂節。錄製的專輯《拾光。電影故事》入圍今年第33屆傳藝金曲獎最佳演奏、最佳跨界獎(編按:截稿前尚未頒獎,因此未能得知是否獲獎)。滿滿的行程不說,還有北藝大音樂學院院長的行政職、每週主持的廣播節目,為漸凍人協會與安寧病房的公益演出,10餘年來從不停歇。說他真是位名符其實的鐵人,只見他一派輕鬆地笑道:「我這個年紀了,還在做30、40年前做的事情。」

古名伸:有地方就可以做夢 擁抱斜槓的無限可能

才從臺北藝術大學舞蹈學院退休、領了國家文藝獎,舞蹈家古名伸一點也沒閒著。去年才和戲劇導演李小平聯手演出了《星圖》,北中南跳了一輪,今年4月才結束最後一場公演;一回頭,她年初又頂下經營7年、位於大稻埕尾端的老屋咖啡「走馬啡」,找了一群舞者進來兼職,煮咖啡、做甜點,也籌辦活動;二樓裝修成排練室,窗戶正對著大馬路,平日午後仍是一室靜謐,她取名為「跳舞蘭」。

十年有成,還是十年現形?——台灣評論世代與生態的養成之後

從《民生報》「民生劇評」(1997-2006)、《PAR表演藝術》雜誌(1992年創刊,最初名為《表演藝術》,並於2002年成立網站),到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表演藝術評論台」(2011-)、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ARTalks」(2013-),台灣的表演藝術評論擁有專屬欄位或平台,歷經平面到網路媒體的轉變,也呈現評論的另一世代、生態與風氣。(註1)《PAR表演藝術》曾三度以專題形式討論台灣的表演藝術評論,前兩次分別於1998年6月的「評論藝術的藝術」、2002年10月的「十週年專題╱2002演評面面觀」,最近則是第257期(2014年5月),時間點便落在「表演藝術評論人專案」的啟動,面對到評論人才的培育、世代與風氣的養成。以將近10年後的今日回看,到底是後繼有成,還是讓更多問題逐一現形?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