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疫情時代,「我們」還需要劇場嗎?

《像戀人一樣》 (Krafft Angerer/攝)
《像戀人一樣》 (Krafft Angerer/攝)

【撰文/王顥燁】

柏林戲劇盛會(以下簡稱盛會)在受疫情影響發展全數位線上版本,經過兩年以後,2022這一年,終於回歸實體活動。現場活動氣氛熱絡,即使主要場地柏林戲劇節之屋(Haus der Berliner Festspiele)仍在進行外觀整修,整棟建築物還包裹著鷹架與白色塑膠布,卻仍澆熄不了柏林人參與盛會的熱情。演出前後許多觀眾聚集在花園廣場交流意見,人潮久久未散去。

彷彿是卸任前的最後一搏,盛會總監伊馮娜.巴登霍爾和其團隊在引領議題討論上下足功夫,不僅10大「最受矚目」(bemerkenswert)作品扣合時事,劇本市集(Stückemarkt)也以策展主題「(我們)何去何從?」(What is the future worth (to us)?)選出多個(反)烏托邦主題的作品,巧合地呼應烏俄戰事。同時再次與拯救世界協會(Save the World)共同策劃「焦點議題」(Burning Issues)活動,討論平權問題。而「盛會論壇」(TT Kontext)則分享德語區重要劇院為永續發展付出的努力,也檢討現行制度下的問題。

如何說服觀眾走進劇場成了課題

後疫情時代,德語區劇場的指標——戲劇盛會,也必須適應新的日常,不僅得承擔演職人員染疫臨時取消演出的風險,還要和各種家用串流娛樂平台競爭。文化評論人托比.穆勒(Tobi Müller)於《南德日報》(Süddeutsche Zeitung)發表〈泡泡裡的衰敗〉(Schwundstufen in der Bubble)文章中指出,觀眾的消費行為受到疫情影響改變,不再對用議題包裝的劇場作品買單。的確,無論專業觀眾或路人遊客,德國觀眾們開始重新思考進劇場的意義。這同時也考驗創作者和藝術節團隊,該如何說服觀眾,作品值得他們付出一個晚上的專注。

在此氛圍之下,7位評審從大約400個德語作品中,挑選出10部展現時代精神的重要作品。當中不少作品兼具娛樂和思辨,運用音樂、舞蹈來轉譯文本的作品也較以往多,最明顯的是喜劇且充滿歌舞的作品,占今年入選作品中的3部:《偽君子,或是資本主義和意識形態》(Der Tartuffe oder Kapital und Ideologie)大幅改編法國劇作家莫里哀的經典名著、《滑稽斜坡》(Slippery Slope)用流行音樂產業的虛構明星故事討論取消文化、《人文主義者啊!廢除分裂》(humanistää!– an abolition of divisions)以音樂劇場來解構詩歌、富含多層隱喻,反思文字、文化和體制的僵化。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偽君子,或是資本主義和意識型態》,將時空背景搬到1980年代經歷柏林圍牆倒塌的德國。原著中騙子主角答爾丟夫搖身一變成為打著資本主義旗幟的騙子,以高額借貸欺騙毫無資產的民眾買下幻想,最後失去所有。除了保留原著中的角色形象之外,文本做了大幅度地更動,使其呈現資本主義當年如何衝擊以社會主義為基底的德國社會發展,也利用投影紀實新聞影像喚起大眾對歷史的記憶。

演出的最後,則藉由當代法國經濟學者湯瑪斯.皮凱提(Thomas Piketty)提出全球性貧富不均的問題,——督促政府和國際重要組織採取行動,鼓勵坐在觀眾席的每個人去思考,該如何選擇才能一起邁向貧富均等的未來。

劇本市集選出象徵多元世界和環境的作品

劇本市集則從全世界61個國家、357件作品中,選出最後5件作品。總監安娜-凱特琳娜.穆勒(Anna-Katharina Müller)分享,劇本市集特別強調平權和找到創新劇場語言,從30位評審初選階段,考慮的就不是作品的語言、風格、構作等,而是作品是否代表了多元文化、以及我們身處的世界和環境。

於是,評審們選出了來自克羅埃西亞的全女演員團隊Igralke搬演作品《奶奶們》(Granies),以記錄和編創劇場的形式將真實故事搬上舞台,藉由5位撿拾寶特瓶回收以換取現金的退休婦女,探討克羅埃西亞婦女退休金制度中的不公平,導致65歲以上的婦女無法在退休後獲得生活保障。作品首演不久便獲得女權記者博雅那.古伯拉(Bojana Guberac)的報導和左翼國會議員達拉.波里其(Rada Borić)的關注,與團隊討論未來也可能將作品帶到議會展演。

從5件作品中脫穎而出,獲得萊比錫劇院委託製作的非裔英國女性劇作家阿曼達.威爾金(Amanda Wilkin)則以《而我夢見自己被淹沒》(And I dreamt I was drowning)講述難民逃離強權控制的社會,反諷英國政府對難民的不歡迎,也透露政策對人民造成的劇烈影響。其精神呼應萊比錫劇院發展於前東德的歷史脈絡,因此獲得青睞。

劇場仍舊是提供人民思考和討論的場域

從白天的論壇講座到晚上的作品展演,盛會所有議程及演出順序的安排都彷彿在宣告:慶祝後疫情時代的劫後餘生,並且一同思考未來我們要往哪去。入選作品中在在發人深省,不僅有如《男人與他的階級》(Ein Mann seiner Klasse)提醒觀眾不要忽略社會底層的貧窮,重新檢視現有的體制結構。《聖女貞德》(Die Jungfrau von Orlenas)希望將多數人從父權結構中解放,《像戀人一樣》(Like Lovers Do)提醒大眾不要再隱忍那些以愛為名的性暴力。現實生活中,多元平權、永續發展和貧富階級都還需要我們去行動,做出選擇與改變。

面對作品的選擇,部分文化評論人似乎不太買單,如克里斯汀.朵爾賽(Christine Dössel)於瑞士新興媒體《共和國》(Republik)〈戰爭時刻的劇場——對柏林戲劇盛會的印象〉(Theater in Zeiten des Krieges)一文寫道,這些作品「品味精緻小眾(Niche),是一群被過度保護的書呆子菁英在劇場泡泡裡做出的選擇」,或者托比.穆勒認為今年10件入選作品的政治意涵似乎遠大於美學意義。此屆評審也在最終公開論壇中回應這些評論,認為他們在選擇作品時烏俄尚未開戰,也許是因為創作者回應當代社會提出的質疑,並在作品中尋找答案,才使得入選作品反映時代精神。

劇場之所以獨特,正是因為它能夠創造一群人在一個特定時空裡的交會,在看完作品帶來的思辨,理解社會如何運作,提醒大眾作為社會中的一分子,又該如何做出選擇。面對外界爭議,盛會也始終未放棄劇場扮演的社會性功能:作為提供人民思考和討論的場域。對於觀眾而言,重要的是,我們還需要劇場嗎?

是的,永遠需要。

【完整內容請見《PAR表演藝術雜誌》2022年7月號;訂閱PAR表演藝術電子版

延伸閱讀

影/海科館人魚減塑藝術劇場登場 水底演繹美人魚傳說

「2022屏東兒童青春藝術節」回歸!串連劇場表演、名人講堂、戲劇夏令營等,屏東各大藝文場館登場

導演廖俊逞手伸進網眼毛衣捏人乳頭 性騷擾判刑3月

奔4單身輕熟女必看 「愛在年老色衰前2.0」暖心登場

相關新聞

書寫表演藝術的重量:《PAR表演藝術》刊物史及其影響

《PAR表演藝術》(以下簡稱《表藝》)創刊即將滿30年,作為華人首刊綜合性表演藝術雜誌,它見證台灣藝術發展及全球的表演藝術變化。30年一瞬,《表藝》是整體台灣「文化奇蹟」的一環,它的摸索代表理想與現實感的追尋。

書寫的力量

《PAR表演藝術》不僅是台灣第一本表演藝術雜誌,更為表演藝術領域帶來深遠影響。有藝術行政工作者形容《PAR》是治療中文閱讀思鄉病的珍貴藥方,也有文字工作者認為它是觀察演出生態的光源,更有劇場創作者提出雜誌讓他有機會走進另一個創作者的腦袋,及面向世界的窺孔。

許斌 X 姚立群:台前幕後,留下忠實的記錄

許斌與姚立群的相識,其實不是從「劇場」開始。最初,許斌以為兩人的相遇是在2003年末,到中國北兵馬司劇場演出《黑洞之外》。他說:「姚立群臨時去當音控,表現傑出!」但姚立群說的更早些,是在1991年左右,那時的許斌還在誠品書店工作,專門負責攝影相關區域,笑說:「他是那個區的區長。」姚立群初接觸攝影,與當時的同好向許斌交流。後來,許斌從公關公司、《首都早報》攝影記者、誠品書店、《表演藝術》特約攝影、《亞洲週刊》等媒體之攝影記者,用「攝影」兜起生命與身分。自2011年的《黑洞3》,也順其自然與身體氣象館、牯嶺街小劇場締結關係,留下諸多照片。

舞譜教師曾瑞媛的讀譜術 以「舞譜」記錄、體驗、探索、創造身體動作

如果說現當代舞蹈在表演藝術中相較小眾,那麼,在現代舞蹈發展上具有重要歷史意義的「舞譜」,可能是小眾中的小眾了。不若樂譜的隨手可得,網路下載、圖書館借閱、或是鄰居家正在學鋼琴的孩子可能就有一份貝多芬的《給愛麗絲》琴譜。上哪找舞譜?首先已經是個問題了。如何讀舞譜?更不是國民義務教育中的一環——還記得國小音樂課學吹長笛,至少就得先學會識別簡單的樂譜吧?單從這兩點,舞譜的低普及度顯而易見。

作曲家趙菁文的讀譜術 樂譜的創作、呈現與再創作

若說音樂是一種語言,那麼最初,音樂只能以口傳心授的方式流傳。但為了幫助傳遞,書寫必然是唯一的途徑。事實上,在公元前2000年前,就已經發現了一些符號,證明了現代樂譜的前身。經過歷史的洪流,人類集體的貢獻使得今日的我們,能夠透過特定的符號,跨越時空與前人交流,閱讀他們當時縈繞內心的旋律音符。

在夢中——編舞家林麗珍的年少回憶

林麗珍「成名」得很早。早於她被歐洲文化藝術電台ARTE選為世界最具代表性的8位編舞家(2002)之前;也早於她站在台灣電影新浪潮前緣,跟導演虞戡平、柯一正等合作拍電影,掀起MV歌舞風潮之前;更早於1970年代,在長安國中執教的5年間被封為「五冠王」,年年獲「全省國中現代舞」比賽首獎,並挾此聲勢在1978年的國父紀念館舉辦首次舞展「不要忘記你的雨傘」,兩場演出共5,200人滿座,為她贏得「台灣舞蹈界編舞奇才」美譽之前。 那是基隆的巷口傳說。林家有個古靈精怪的小女孩,年年號召街頭巷尾孩子向她學舞,組「巷子劇團」導戲,讓同伴披著臭棉被,畫票售票、搭台演戲,「我有這個魅力,很誠懇,」她笑著加重語氣,「能讓大家相信:這件事情是真的。」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