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71歲蔡頭驚傳癌逝 1個月前病逝雙和醫院

高雄+12「大量確診足跡曝光」 曾去特力屋、義享天地、渡輪站

搭建通道 讓觀眾前往他自己想要去的地方 郭文泰X蘇匯宇

郭文泰、蘇匯宇 (河床劇團/提供)
郭文泰、蘇匯宇 (河床劇團/提供)

【撰文/齊義維】

郭文泰與蘇匯宇,兩個穿梭在劇院、美術館與各色展演場的名字,從影像、實體演出到展示,各有創作媒材與風格,有時並肩攜手,有時各自打拼,無論是工作或生活上,都是相互陪伴靈感演進的夥伴。

2021年兩廳院秋天藝術節《被遺忘的》為郭文泰創立的河床劇團首次登入國家戲劇院大舞台,同樣由蘇匯宇擔綱影像設計,合力經營起與展場、中小型劇場或電影院不同的觀演關係。這回,我們邀請兩位分別從美國、台灣進行遠端共話,在總忍不住想開彼此玩笑的話語中,嗅得到多年來合作無間、韌性充滿的同道情誼。

Q:第一次見到彼此作品的感受與印象?又是如何牽起合作的機緣?

蘇匯宇(以下簡稱蘇):2000年河床劇團在牯嶺街小劇場「放風藝術節」演出《彩虹工廠》,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的作品,我們在他後面幾週表演。那時,文泰還不認識我,他很紅,都不理我們(笑),記得是鴻鴻讓我們認識的。2002年文泰是我北藝大美術創作碩士(MFA)畢業口考委員,校外老師大概只有他比較知道我在幹嘛,從那時開始慢慢變熟。回想起來,除了姚瑞中的天打那劇團,那時台灣的劇場跟當代藝術的關係並沒有那麼密切,我或許是那幾屆少數美術圈會跟劇場圈混的,郭文泰本來就跟美術館、劇場、美術圈的人有在交流,所以就蠻合理的。

郭文泰(以下簡稱郭):第一次印象比較深刻是在新樂園,「泰順街唱團」阿信(邱信豪)、湯淑芬跟匯宇在那邊做裝置。記得裡面有一組沙發,白色的蠟放滿整個沙發、地板,蔓延到整個空間,他們把空間處理得很完整、完美,走進去整個氣氛、每個感官都會受到刺激。看了之後,我就找匯宇跟湯淑芬幫我們在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美麗的莎士比亞》做一些小的影像作品,匯宇同時也幫我們做一些聲音、音效。

Q:合作至今將近20年,過程中是否有經歷過磨合期?或是兩位一拍即合,彼此工作步調相似?

蘇:其實他給我蠻多空間……在我還不是一個成熟的藝術家的時候,就已經跟郭文泰工作了,他跟河床給我蠻多影響。郭文泰通常會給我一些keyword(關鍵字),他要的感覺很難捕捉,但我做出來的影像他也都沒有意見,或只是簡單地修正,可能兩個人的喜好本來就接近。他創作時,像是畫家在作畫,在一片空白畫布上慢慢建構出畫面,比較conceptural(概念性),沒有一定要得到怎樣的效果,不是透過寫定的script(劇本)在溝通,所以我也不太是服務性質,我把影像給他,他會決定什麼時候、怎麼使用,有點像不同的音樂家在JAM,很有創作的快感。對,還有一個方法是你很晚才給他,他就來不及改,只好說很棒,因為明天就要演出了。(兩人笑)

郭:我們的合作是看誰先丟出 idea,另外一個人再丟回來、試試看,再給點小建議,本來概念可能只有30分,就會變成50分、70分、80分,我們不會先拒絕或是否定,先試試看,然後稍微修改,所以我覺得合作那麼多次,從來沒有一次覺得有衝突,很自然、互相尊重。有時候,匯宇丟出來的影片會改變本來的戲;有時候,戲也會影響他的影像——這會讓整個作品層次豐富、提高。我自己在做戲時也會問匯宇有什麼idea,或是他在做什麼展覽,會互相討論,那是一種互相support彼此,不一定是為了特定的演出。

蘇:沒有那麼強烈的目的性,有時候就是聊天而已。像這次《被遺忘的》,是他去杜克大學駐村前、大概兩年前就提過這件事。如果我有想法就告訴他,沒有什麼壓力,一切都蠻自然的。我覺得創作可能需要生活上有一些默契,一起工作會更好,何采柔也是,河床劇團的創作跟何采柔都有關係,不管是我們自己在做作品、或者是跟他們合作,都是互相影響。

Q:為什麼會選擇礦坑礦災這樣的議題?

郭:最開始是參加2013年誠品畫廊由龔卓軍策劃的《我們是否工作過量》,那時高俊宏是做廢墟相關的作品。他帶我們去海山煤礦的廢墟,告訴我們那個空間很奇妙的故事:他曾用碳在海山煤礦的牆壁畫作品,第二天回來,整個東西被洗掉,但裡面沒有人,像鬼故事一樣。印象很深刻的是,我們到礦工宿舍,那裡在礦災後沒有人進去過,(應該)1984年發生礦災,我們進去已經是2013年,發生礦災那天,他們可能正要洗衣服,東西還掛著,他們的筆記本、鞋子,都在那裡,好像時間停頓了,就像美國911之後,附近的一些咖啡廳布滿灰塵,有喝到一半的咖啡,或是早上的報紙在那裡。

歷史上有很多人為了coal industry (礦業)死掉,於是當2018年時任美國總統的川普說要再繼續做fossil fuel(化石燃料)時,我就覺得我們應該、必須要去面對歷史上的那些犧牲者,所以開始做田野調查。我之前想像的礦坑很大,可是去瑞芳博物館看,實際的礦坑只有30公分高,他們會橫的一排人爬進去放木條,讓礦坑不會塌下去,可是木條如果壓力太大,就會發出聲音,好像木頭開始哭的聲音,警告人要跑,否則會垮下去。挖礦愈下去、愈靠近地球核心,就會愈熱,所以人在裡面是裸體的。在這個30公分的空間,每天8個小時,很不可思議的生活。那時候覺得一定要去面對這些已經被遺忘的故事,找匯宇是因為他可以去掌握或是表達那種壓迫感。

蘇:文泰最早告訴我,他有個概念是:個體在礦坑產業的結構之下,上頭其實有著更大的力量。他把層級拉到傳統的勞動力與資本主義、全球擴張等概念,但他不會講得這麼理論,他告訴我一些在他的腦海出現的畫面,像是「現代的消費社會」漂亮的圖像,對比礦場爆炸、掩埋,或是幽閉恐懼。看完試演之後,我對兩廳院舞台下方的地板被打開,有一個人懸吊在空中漂浮、塵土飄揚的樣子,感到強烈的恐懼感、壓迫感;另外有一幕,很多柱子倒下來,演員們要去拯救柱子,把它接住再扶起來,顯然連結到礦坑裡的那些結構,但又有一種奇怪的舞蹈或遊戲性在裡面……河床有一種力量,在小劇場裡觀眾跟演員很靠近,常常會被演員「壓迫」到,比如《稀飯》中,演員吳昆達第一個出場,他坐在離觀眾很近的地方,沒講話,你就會覺得非常的難受;或是《彩虹工廠》裡,有一個演員親另外一個演員的時候,顏料從她的眼睛流下來,所以河床那種很「dark」的事情,對我來說影響最大,也是很強烈的觀賞經驗。我覺得這齣戲還是貫穿那些精神,人被打擊、沉重的靈魂無法講出話,在還沒講出來之前的那個凝聚力會很強。

【完整內容請見《PAR表演藝術雜誌》2021年11月號;訂閱PAR表演藝術電子版

延伸閱讀

飲食男女 音樂劇巡演

高屏溪河床今發現兩具屍體 距離僅百公尺身分待查

影/北藝中心搶先看 曲面玻璃、球劇場、1500席大劇院

臺韓合創音樂劇22首原創音樂饗宴 廣藝劇場No.5《徽因》四人套票85折起

相關新聞

明日和合製作所X進港浪製作:在內容串流時代 建構劇場新體感

2020年開始,無論是外在大環境的疫情,或是科技的發展,都使得人們對於「體驗」的定義開始有著更加數位與科技的想像。表演藝術也在這波浪潮下,開始快速的找尋生存之道,明日和合製作所與進港浪製作皆為台灣非典型劇場重要且具開創性的團隊。

謝杰樺:肉身經驗是人類最珍貴的資產

作為一個非典型編舞家,謝杰樺有著建築與舞蹈創作的雙重背景養成,而貫徹這兩項興趣的,則是他對人類肉身與空間的互動關係。

陳武康X孫瑞鴻:共同創作如一起看雲 看久了就會出現順眼的形狀

冬日陽光午後,孫瑞鴻與太太帶著剛出生不到8個月的孩子出現在板橋驫舞劇場的排練場,陳武康與舞蹈家葉名樺的5歲女兒也剛放學,排練場瞬間充滿家常的生活對話。陳武康與孫瑞鴻的相識,從2014年的紐約駐村開始,友誼在相約打籃球中不斷滋長,默契在後來遠距合作中培養出來。在彼此不干涉、不受局限的合作默契下,兩人在疫情前後共同合作了4齣作品,且聽兩人分享在疫情下創作的感悟及其所帶來不可逆的轉變。

在舞蹈中學會應對進退的小女孩 ──藝術行政先行者平珩的年少回憶

5月初、適巧疫情三級警戒宣布前,「舞蹈空間舞團」在「勥之2」發表兩支形式、議題截然不同的舞作;與此同時,創辦人暨藝術總監平珩出版首部著作《藝想天開:平珩的創意工作學》,凝鍊40年從事藝術行政的「舞功」精髓,扭轉外界對行政的刻板認知:和藝術家一樣,行政人也亟需「創意」才能因應藝術創作的各種突發狀況。 平珩在1984年設立「皇冠舞蹈工作室」、「皇冠小劇場」,1989年創辦舞團,她在國立臺北藝術大學任教至退休,身負「表演藝術聯盟」理事(長)和國家兩廳院藝術總監等職務多年,常任評審、諮詢委員並長期耕耘校園舞蹈教育,多元角色的歷練,讓她得將「藝術行政」闡釋得相當現實與透徹,從沒人知道「何謂藝術行政」的1980年代,她就和舞蹈界的夥伴「邊摸石子邊過河」一起捲起袖子幹活兒。 若非平珩在書中提起,我們都忘了,在林懷民還沒將「舞者」定名之前,台灣過去是稱作「跳舞的」。在還沒有「舞者」這個名稱和職業觀念的洪荒年代,這位投身舞蹈藝術的前輩,究竟是受到什麼樣的啟發,熱愛舞蹈至以身相許?

搭建通道 讓觀眾前往他自己想要去的地方 郭文泰X蘇匯宇

郭文泰與蘇匯宇,兩個穿梭在劇院、美術館與各色展演場的名字,從影像、實體演出到展示,各有創作媒材與風格,有時並肩攜手,有時各自打拼,無論是工作或生活上,都是相互陪伴靈感演進的夥伴。

立方計劃空間創辦人鄭慧華:以「策展」作為經營空間的方法

2020年,由獨立策展人鄭慧華、聲響文化研究者羅悅全成立的「立方計劃空間」(TheCube Project Space,以下簡稱「立方」)屆滿10周年,這10年間,「立方」以不同形式,和超過200位創作者、策展人和文化行動者合作過,策劃執行50多檔規模不一的展覽、上百場公眾性的表演和講座論壇活動,這個以研究、計畫為導向的非營利藝文空間,試圖透過創作、實踐和累積的過程,「測繪」出時代的樣貌。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