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打第三劑到底有沒有效? 期刊揭7款不同廠牌新冠疫苗效果

指揮中心病例圖只放大境外移入 鄉民改圖列本土縣市被讚爆

立方計劃空間創辦人鄭慧華:以「策展」作為經營空間的方法

立方計劃空間公館展場2021年舉辦之吳其育個展「封閉世界的設定集」。 (立方計劃空間/提供)
立方計劃空間公館展場2021年舉辦之吳其育個展「封閉世界的設定集」。 (立方計劃空間/提供)

【撰文/吳垠慧】

2020年,由獨立策展人鄭慧華、聲響文化研究者羅悅全成立的「立方計劃空間」(TheCube Project Space,以下簡稱「立方」)屆滿10周年,這10年間,「立方」以不同形式,和超過200位創作者、策展人和文化行動者合作過,策劃執行50多檔規模不一的展覽、上百場公眾性的表演和講座論壇活動,這個以研究、計畫為導向的非營利藝文空間,試圖透過創作、實踐和累積的過程,「測繪」出時代的樣貌。

在「立方」發生的展覽,以影像、聲音、行為和計畫型藝術創作居多,參展藝術家含括國內外,除此,「立方」也與國內外機構、畫廊合作,曾策動表演藝術相關主題展覽,如:2012年曾和身體氣象館—牯嶺街小劇場合作,由王墨林和姚立群策劃「重見╱建社會」主題展之《表演》系列,黃大旺、瓦旦.塢瑪等人帶來5場表演;也三度和盧森堡Casino當代藝術中心互惠展出。展演之外,明年邁入第7年的「學實學校」持續打造學院外的知識系統攪動藝文生態,「立方」帶著思想行動,開啟對差異的包容、開放與對話機制,對當代生存環境進行檢視與再思考。

「『立方』所做的一切可以說就是一個概念上的『策展』:一個個獨立的研究、展覽、體制外的學習場所「學實學校」和各種論壇,每個東西緊扣在一起走了10年。」鄭慧華解釋:「我們能否透過這樣的方式,測繪出台灣藝術環境的某種樣貌,體現在『立方』曾做過的事情上?這是個提問,也是這10年我們嘗試提出的想像與實踐。」

「我們一開始就設定是以『策展』的方法來經營『立方』,它的生產方式是利用不同的媒介去創造和體現出不同於機構、學院裡的語境,這是何以稱它為『Project Space』、而非『Art Space』的原因。」

將策展作為工具

鄭慧華在研究所主修西洋藝術史,2003年當她在溫哥華亞洲當代藝術國際中心策劃「看不見的城市」開啟策展工作之前,主要在專業藝術媒體擔任特約記者與藝評,2004年陸續策劃「穿越:廢墟與文明」(台北誠品藝文空間)、台北雙年展「在乎現實嗎?」雙策展人之一(臺北市立美術館)、2006年獲國藝會專案補助策劃「疆界」(臺北市立美術館)等展覽,成了台灣具指標性的獨立策展人,2015年,在呂佩怡主編的《台灣當代藝術策展二十年》,鄭慧華為執筆者之一。

「立方」成立後,她從獨立策展人成為空間經營者,藉此延續對策展意識的關注,「我們定義的『策展』,是將策展視為可供運用的方法學和媒介,它不只是最後的現實結果與目的,比如我們啟動『造音翻土』這個研究台灣當代聲響文化的計畫,目的並不是為了做出這個展覽而已,相反的,『展覽』是這個研究的呈現媒介。又如『學實學校』的目的也不是講座活動本身,而是將我們自身在思考和關注的議題,以講座方式變成可視、可參與的語境和經驗平台。」

鄭慧華提及她的策展意識啟蒙,是受到1990年代中期之後幾檔能量強大的策劃展所啟發,「儘管當時對『策展』懵懵懂懂,更不曉得『策展人』要做哪些工作。」

鄭慧華所指的展覽,即是:1994年吳中煒等在永和福和橋下舉辦的第一屆「台北破爛生活節」、1997年底張元茜在新莊文化藝術中心和台北市漢雅軒畫廊策劃的「盆邊主人.自在自為:女性藝術家裝置藝術展」以及同年的「土地倫理:富邦地景藝術」,1999年黃海鳴策劃的「歷史之心:鹿港裝置藝術大展」等。

當年這些展覽都具有:走出循規展演場館、與在地碰撞、非台北市中心觀點等特徵,雖然與今日「策展專業」已臻成熟的展演質量相較下顯得「樸素」,然其爆發的能量和極富感染力的語境魅力,已樹立起鮮明「策展意識」的典範,同時也和1998年「臺北雙年展:欲望場域」首次邀請國際策展人、由日籍策展人南條史生擔綱一事,相互交織出台灣日後對「策展」的討論與想像。1998年的「北雙」,為台灣的「策展作為一門專業」做出最具體的示範之外,如南條史生這樣的「超級策展人」,於千禧年前後遊走於國際各大雙╱三年展及重要場館之間,占據時尚光譜一角,也讓外界對「策展人」角色萌生想像。此時,「策展」也在台灣一躍成顯學,進入學院課程正式成為培訓科別。今日,「策展人」早已跨足藝術各門類,也深入大眾展演項目,儼然成為活動「標配」,「策展」的核心精神也產生世代性的變化。

將獨立機構作為知識生產平台

「我這一代的策展人都不是學『策展』出身,當時也沒有『策展』這門學科,一開始,它就只是『如何把自己或群體共同在思考的,通過藝術展覽構成的語境表達出來』如此而已,因此『策展』對我們來說,是種工具、媒介和方法。20多年的發展,現在展覽技術和形式都很成熟,策展也走向產業化、體制化,我們發現許多策展人也以選擇進入機構作為其職志的依歸,畢竟,有充沛的資源才能延續策展的生命,這是必然的結果。倘若如此,我們就更當思考獨立機構存在的必要性是什麼?這是我們一直在反覆自問的問題。」

原初,鄭慧華只是想找個工作室,這個在公館夜市巷弄內的汰舊老旅館,似乎能解決策展人到處申請空間的困難,於此疊加策展與展覽功能的「立方計劃空間」出現了,然有了一個平台,卻也必須為了空間營運開始申請經費、找贊助,在其機制逐漸完整之際,也必然逐步邁向一種微型的機構化過程。

去年,在贊助者支持下,「立方」增闢「立方7F」這個新空間,以支應日益龐大的工作,鄭慧華苦笑自己陷入可怕的行政地獄,儘管如此,仍不斷省思在創作、實踐與生產關係都日益複雜的當代藝術世界,「策展」還有哪些可能性?而今,當我們談論和評估「策展」,不外乎是以:形式、作品、預算、場所、規模、藝術家名單、參觀人次等體制要件所牽制,「策展不應該陷入這樣的輪迴,但很無奈,如今它卻成了我們每天面對的現實。」鄭慧華說,「因此,立方仍企圖要突破這種思維,除了實踐和搭建出創意的知識生產平台,也要在體制和『獨立』的夾縫中,再確立自我存在的必要性和定位。」

【完整內容請見《PAR表演藝術雜誌》2021年11月號;訂閱PAR表演藝術電子版

延伸閱讀

植栽一座文化森林 洪建全基金會董事長簡靜惠交棒

新北光仁中學新創藝術工場 開放新北學生報名

麗寶國際雕塑雙年獎揭曉 西班牙藝術家Nando Alvarez奪魁

台中清水眷村文化園區藝術家期末聯展 港藝聯合展出

相關新聞

明日和合製作所X進港浪製作:在內容串流時代 建構劇場新體感

2020年開始,無論是外在大環境的疫情,或是科技的發展,都使得人們對於「體驗」的定義開始有著更加數位與科技的想像。表演藝術也在這波浪潮下,開始快速的找尋生存之道,明日和合製作所與進港浪製作皆為台灣非典型劇場重要且具開創性的團隊。

謝杰樺:肉身經驗是人類最珍貴的資產

作為一個非典型編舞家,謝杰樺有著建築與舞蹈創作的雙重背景養成,而貫徹這兩項興趣的,則是他對人類肉身與空間的互動關係。

陳武康X孫瑞鴻:共同創作如一起看雲 看久了就會出現順眼的形狀

冬日陽光午後,孫瑞鴻與太太帶著剛出生不到8個月的孩子出現在板橋驫舞劇場的排練場,陳武康與舞蹈家葉名樺的5歲女兒也剛放學,排練場瞬間充滿家常的生活對話。陳武康與孫瑞鴻的相識,從2014年的紐約駐村開始,友誼在相約打籃球中不斷滋長,默契在後來遠距合作中培養出來。在彼此不干涉、不受局限的合作默契下,兩人在疫情前後共同合作了4齣作品,且聽兩人分享在疫情下創作的感悟及其所帶來不可逆的轉變。

在舞蹈中學會應對進退的小女孩 ──藝術行政先行者平珩的年少回憶

5月初、適巧疫情三級警戒宣布前,「舞蹈空間舞團」在「勥之2」發表兩支形式、議題截然不同的舞作;與此同時,創辦人暨藝術總監平珩出版首部著作《藝想天開:平珩的創意工作學》,凝鍊40年從事藝術行政的「舞功」精髓,扭轉外界對行政的刻板認知:和藝術家一樣,行政人也亟需「創意」才能因應藝術創作的各種突發狀況。 平珩在1984年設立「皇冠舞蹈工作室」、「皇冠小劇場」,1989年創辦舞團,她在國立臺北藝術大學任教至退休,身負「表演藝術聯盟」理事(長)和國家兩廳院藝術總監等職務多年,常任評審、諮詢委員並長期耕耘校園舞蹈教育,多元角色的歷練,讓她得將「藝術行政」闡釋得相當現實與透徹,從沒人知道「何謂藝術行政」的1980年代,她就和舞蹈界的夥伴「邊摸石子邊過河」一起捲起袖子幹活兒。 若非平珩在書中提起,我們都忘了,在林懷民還沒將「舞者」定名之前,台灣過去是稱作「跳舞的」。在還沒有「舞者」這個名稱和職業觀念的洪荒年代,這位投身舞蹈藝術的前輩,究竟是受到什麼樣的啟發,熱愛舞蹈至以身相許?

搭建通道 讓觀眾前往他自己想要去的地方 郭文泰X蘇匯宇

郭文泰與蘇匯宇,兩個穿梭在劇院、美術館與各色展演場的名字,從影像、實體演出到展示,各有創作媒材與風格,有時並肩攜手,有時各自打拼,無論是工作或生活上,都是相互陪伴靈感演進的夥伴。

立方計劃空間創辦人鄭慧華:以「策展」作為經營空間的方法

2020年,由獨立策展人鄭慧華、聲響文化研究者羅悅全成立的「立方計劃空間」(TheCube Project Space,以下簡稱「立方」)屆滿10周年,這10年間,「立方」以不同形式,和超過200位創作者、策展人和文化行動者合作過,策劃執行50多檔規模不一的展覽、上百場公眾性的表演和講座論壇活動,這個以研究、計畫為導向的非營利藝文空間,試圖透過創作、實踐和累積的過程,「測繪」出時代的樣貌。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