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抄襲還是致敬?

(GGDOG/繪)
(GGDOG/繪)

【撰文/李時安】

都說模仿是最真誠的讚揚,但孰為致敬,孰為偷師抄襲?這需要很周延地討論始能判定。古典音樂中常見的「引用」手法,或以他人的音樂素材為基礎進行再創作,也在現代音樂產業的版權之爭介入後吸引來非議與官司。本期「劇場ㄟ冷知識」從5則音樂史上經典的「巧合」、「經典套路」、「再利用」、「擷取」與「取樣」案例,一窺音樂創作中「抄襲」與「致敬」,那道隱晦界線之堂奧。

你們之間可有接觸史?

英國硬式搖滾大團「深紫色」(Deep Purple)1972年作品〈水上之煙〉(Smoke on the Water)開頭那兩句識別度極高的電吉他前奏,可說是每個搖滾囝仔刻在心裡的經典,但這兩句前奏早在1966年踏著輕盈的步伐,出現在Bossa Nova女王艾斯特.吉芭托(Astrud Gilberto)的作品中。吉芭托當年與爵士樂大師吉爾.艾文斯(Gil Evans)合作發行了《遙望彩虹》(Look To The Rainbow)專輯,艾文斯為該專輯B面的第一首單曲〈沉默瑪麗亞〉(Maria Quiet)以根音、降三、四、降五音編寫了輕盈優雅的鋼琴前奏,雖說〈水上之煙〉與這曲子的前奏,在樂句結構上高度相似,但兩者的曲風與配器完全不同,再加上深紫色樂團成員們接觸爵士樂與Bossa Nova的機率都極小,在沒有接觸史的前提下,如此高度相似只能算是巧合,很難將其與抄襲劃上等號。

當流行公主遇上流行女皇

女神卡卡的〈天生完美〉(Born This Way)於2011年問世時引起了不少爭議,因為它與幾首人們耳熟能詳的流行金曲「聽來很像」:主歌旋律像極了美國R&B女子組合TLC的〈瀑布〉(Waterfalls),橋段唸白讓人想起了浩室舞曲經典〈風尚〉(Vogue),整曲則像是瑪丹娜1989年暢銷單曲〈表現自我〉(Express Yourself)的翻版,雖說〈天生完美〉與〈表現自我〉兩曲相隔20多年,在編曲配器使用上有了嶄新的聲響,但營造出的舞曲氛圍依然予人濃重的既視感,連瑪丹娜本人都在自己2012年的MDNA巡迴演唱會中直接並置演唱了兩首歌的副歌,讓樂迷們自行判斷,然而兩曲在和聲行進與曲式,皆套用了迪斯可舞曲過去幾十年來的常用程式,只能說是新舊世代的舞曲創作團隊在同一套路上相互較勁而已,難以抄襲定論。

總要給個名份吧!

另類搖滾天團「電台司令」(Radiohead)1992年單曲〈怪胎〉(Creep)既讓樂團踏上成名之路,也帶來了官司,因為它極具特色的和聲行進是從英國搖滾老團的作品而來——赫里斯樂團(The Hollies)1972年發表的〈我呼吸的空氣〉(The Air That I Breathe),橋段旋律也簡直是從赫里斯作品的主歌中拷貝出來似的,因此〈怪胎〉在1990年代走紅時即引起討論,近期更在2018年拉娜.德芮〈奔向自由〉(Get Free)抄襲事件中被再度提起。電台司令當年直接承認了自己「再利用」經典老歌的音樂素材,赫里斯樂團的搖滾老將們,也很大器地不跟後生晚輩計較,直言創作「無關乎金錢或自我名聲,而是關於愛與美好的事物」,但發行〈我呼吸的空氣〉的唱片公司可不這麼想,一狀告上法院爭得「共同創作」的名分。

怎能讓你獨自一人……領版稅

金嗓天后席琳.狄翁在美國的第一首排行冠軍曲——1996年的〈獨自一人〉(All by myself)翻唱自美國歌手艾瑞克.卡門(Eric Carmen)1975年的作品,但這作品可不是由卡門一人獨自創作出來的。卡門在1970年代初期是流行搖滾樂團Raspberries的主唱,〈獨自一人〉則是他離團單飛後發行的第一首單曲,但此曲的主歌,其實來自拉赫瑪尼諾夫第二號鋼琴協奏曲的第二樂章,只不過在卡門創作當時,拉氏作品在美國本土未受著作權法保護,因此他放心配上歌詞就發表了,更直接擷取協奏曲片段作為自己的器樂過門,難怪隨後即被拉氏後人盯上;一如卡門在歌詞中寫道「再也不願獨自一人」,爾後這曲子果真由拉氏與卡門並列創作者,版稅也不由卡門一人獨領,算是得償所願了。

借用前請先打個招呼

1990年,美國佛羅里達州一個名不見經傳的饒舌歌手Vanilla Ice發表了勇奪「告示牌百大單曲榜」冠軍的單曲〈Ice Ice Baby〉,曲中重複出現的電貝斯短旋律來自1981年大衛.鮑伊與皇后樂團合作發行的單曲〈壓力之下〉(Under Pressure),姑且不論原創者是否知情,如此創作手法名為「取樣」(Sampling)。嘻哈音樂的發展更可以說是奠基在取樣技術上,但它最早出現於1940年代的具象音樂(Musique concrète)作品中,將既有錄音以剪貼磁帶的方式進行再創作,1970年代出現的音樂合成器(Synthesizer)與取樣器(Sampler)革新了這項技術,創作出的音樂聚斂了可觀的商業利益,也連帶引發著作權歸屬的討論,今日以此技術進行的創作多根據《伯恩公約》及美國的《1998年數位化千禧年著作權法案》(The Digital Millennium Copyright Act of 1998)進行授權協調。

【完整內容請見《PAR表演藝術雜誌》2021年11月號;訂閱PAR表演藝術電子版

延伸閱讀

中職/雙洋投離台 高野圭佑和恰恰廣告合影後再走

中職/遭兄弟割愛 高野圭佑:期待再相見的一天

中職/至少可以吃局數 羅傑斯搶到兄弟洋投最後1席

中職/真的是洋投最終期末考了 助總畫重點考題

相關新聞

明日和合製作所X進港浪製作:在內容串流時代 建構劇場新體感

2020年開始,無論是外在大環境的疫情,或是科技的發展,都使得人們對於「體驗」的定義開始有著更加數位與科技的想像。表演藝術也在這波浪潮下,開始快速的找尋生存之道,明日和合製作所與進港浪製作皆為台灣非典型劇場重要且具開創性的團隊。

謝杰樺:肉身經驗是人類最珍貴的資產

作為一個非典型編舞家,謝杰樺有著建築與舞蹈創作的雙重背景養成,而貫徹這兩項興趣的,則是他對人類肉身與空間的互動關係。

陳武康X孫瑞鴻:共同創作如一起看雲 看久了就會出現順眼的形狀

冬日陽光午後,孫瑞鴻與太太帶著剛出生不到8個月的孩子出現在板橋驫舞劇場的排練場,陳武康與舞蹈家葉名樺的5歲女兒也剛放學,排練場瞬間充滿家常的生活對話。陳武康與孫瑞鴻的相識,從2014年的紐約駐村開始,友誼在相約打籃球中不斷滋長,默契在後來遠距合作中培養出來。在彼此不干涉、不受局限的合作默契下,兩人在疫情前後共同合作了4齣作品,且聽兩人分享在疫情下創作的感悟及其所帶來不可逆的轉變。

在舞蹈中學會應對進退的小女孩 ──藝術行政先行者平珩的年少回憶

5月初、適巧疫情三級警戒宣布前,「舞蹈空間舞團」在「勥之2」發表兩支形式、議題截然不同的舞作;與此同時,創辦人暨藝術總監平珩出版首部著作《藝想天開:平珩的創意工作學》,凝鍊40年從事藝術行政的「舞功」精髓,扭轉外界對行政的刻板認知:和藝術家一樣,行政人也亟需「創意」才能因應藝術創作的各種突發狀況。 平珩在1984年設立「皇冠舞蹈工作室」、「皇冠小劇場」,1989年創辦舞團,她在國立臺北藝術大學任教至退休,身負「表演藝術聯盟」理事(長)和國家兩廳院藝術總監等職務多年,常任評審、諮詢委員並長期耕耘校園舞蹈教育,多元角色的歷練,讓她得將「藝術行政」闡釋得相當現實與透徹,從沒人知道「何謂藝術行政」的1980年代,她就和舞蹈界的夥伴「邊摸石子邊過河」一起捲起袖子幹活兒。 若非平珩在書中提起,我們都忘了,在林懷民還沒將「舞者」定名之前,台灣過去是稱作「跳舞的」。在還沒有「舞者」這個名稱和職業觀念的洪荒年代,這位投身舞蹈藝術的前輩,究竟是受到什麼樣的啟發,熱愛舞蹈至以身相許?

搭建通道 讓觀眾前往他自己想要去的地方 郭文泰X蘇匯宇

郭文泰與蘇匯宇,兩個穿梭在劇院、美術館與各色展演場的名字,從影像、實體演出到展示,各有創作媒材與風格,有時並肩攜手,有時各自打拼,無論是工作或生活上,都是相互陪伴靈感演進的夥伴。

立方計劃空間創辦人鄭慧華:以「策展」作為經營空間的方法

2020年,由獨立策展人鄭慧華、聲響文化研究者羅悅全成立的「立方計劃空間」(TheCube Project Space,以下簡稱「立方」)屆滿10周年,這10年間,「立方」以不同形式,和超過200位創作者、策展人和文化行動者合作過,策劃執行50多檔規模不一的展覽、上百場公眾性的表演和講座論壇活動,這個以研究、計畫為導向的非營利藝文空間,試圖透過創作、實踐和累積的過程,「測繪」出時代的樣貌。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