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習近平首次表態 否定拜登「實力地位」說

阮只是一個愛挵鼓、彈吉他的戇囡仔——鼓王黃瑞豐的年少回憶

黃瑞豐17歲那年在澎湖出道時,穿著西裝在相館的留影。 (黃瑞豐/提供)
黃瑞豐17歲那年在澎湖出道時,穿著西裝在相館的留影。 (黃瑞豐/提供)

【撰文/吳垠慧】

2020年第31屆金曲獎「特別貢獻獎」頒給黃瑞豐,8位鼓手同台演出「登峰造『擊』」,向這位縱橫音樂界50餘載的前輩致敬。誠如獎項引言人、歌手姜育恆所言:「黃瑞豐是鼓手界的天才、音樂界的長青樹、唱片界的神級人物。」

黃瑞豐錄音過的曲子超過10萬首,《一樣的月光》、《愛拼才會贏》、《酒後的心聲》、《明天會更好》等金曲,都有他的鼓聲相伴,我們可以誇張說:黃瑞豐的鼓聲,幾乎每一個台灣人都聽過。

黃瑞豐,這位沒有喝過洋墨水的樂師,憑著眼觀、耳聽的能力,和對音樂堅定不移的愛,譜出半世紀的音樂人生。他在致謝詞中提到,8歲那年,父親給他一把吉他,並和母親誇讚「這孩子淡薄有天分」。黃瑞豐感念音樂的天分得自於讓他去學吉他的父母。是的,「台灣鼓王」黃瑞豐的少年往事,不是從一雙鼓棒開始,而是一把吉他。

學吉他成為接觸音樂的起點

「不是我家有這樣的環境,是序大(台語:長輩)願意讓我去學。民國30、40年一般家庭錢都賺不夠了,怎麼會讓孩子去學樂器?」黃瑞豐說。

不只如此,吉他也不像是一般家庭會出現的物品。事實上,那是黃瑞豐父親買來自娛的樂器,沒想到黃瑞豐占用的時間更長。父親是西餐廚師,曾與人合夥開設高雄第一家牛排館「新國際牛排館」,後來自己開業「西洋館」,是少數標榜「鐵板牛排」的西餐館。可惜,家中子女無人承繼「做牛排」的家業,「我的廚藝不好,小時候牛排倒是吃不少。」

黃瑞豐的父親很會拉二胡,因為做西餐和受美國文化薰陶,也喜愛西洋樂,買低音號(tuba)和吉他,黃瑞豐的吉他「入門課」就是從父親而來:怎麽按Do Re Mi、如何調音等,「聽到尼龍弦撥振的聲音,我就會很興奮。」父親買的是古典吉他,用手指撥弦,和用pick刷的鋼弦不同。

由於年幼手勁小,黃瑞豐將吉他平放,一手大拇指按住,另一手指頭一根根撥弦,興致很高,也拿爸爸的歌譜看譜彈,當他彈出〈18姑娘一蕊花〉時,父親稱讚他:「囡仔擱真巧。」12歲,黃瑞豐已養成識譜的能力,如〈桂河大橋〉這類困難的曲子、舞廳耳熟的阿根廷探戈〈La Cumparsita〉都沒難倒他,自認彈最好的是日本演歌作曲家古賀政男的〈溫泉鄉的吉他〉。回想起傍晚坐在巷口彈吉他,一群小孩圍著聽的童年記憶,他滿是懷念,「細漢真趣味、真歡喜」。

在小黃瑞豐的心裡,有一位「吉他大俠」的形象,是布袋戲角色「賣唱生」,「『賣唱生』的武功很好,出門都揹一把吉他,是很俠義的江湖人物。」待日後,他對吉他又有更浪漫的夢想:在雙十國慶那天,他能坐在遊行的花車上演奏,像「吉他王子」一樣。

黃瑞豐1950年出生高雄左營,母親生3個兒子,他排行老大。直到初中,經常往返高雄和屏東外婆家,和母親娘家人的感情濃厚。那個年代,布袋戲還是主流娛樂,無論是在廟埕演出的外台布袋戲,還是在戲院演出的內台布袋戲,孩子看到布袋戲都難掩興奮。曾因沒錢買票,黃瑞豐和同伴在垃圾桶找到破鏡片,從窗戶縫隙伸手進去想藉以偷看內台戲,「裡頭的人都看到我們的手了,只有我們以為沒人發現,被人用棍子打手,真痛。」後來布袋戲改用唱盤放西方流行音樂,像是「投機者」(The Ventures)的名曲〈Pipeline〉、〈Wipe Out〉等都是盛行的配樂,「我覺得這些歌真好聽,較現代,我說的『現代』是指50年前。」

屏東光華戲院對面有一家樂器行,裡頭擺吉他,黃瑞豐父子路過時都會多瞧幾眼,爸爸問他:「想不想學?」黃瑞豐滿心歡喜地正式上吉他課,從怎麼拿吉他開始——不是搖滾式的拿法,而是佛朗明哥式的吉他靠在單膝上,短短2、3個月「就學到ㄅㄧㄤ丶ㄅㄧㄤ丶叫,別人都以為是天才,小孩子本來就學很快,我又愛彈,人家有時間是去讀冊,我是有時間就彈吉他,彈到爸爸翻臉:我是要讓你學趣味,不是要讓你彈吉他過日子。」

黃瑞豐就這樣抱著吉他讀完小學,在學業、興趣難兩全之下,黃瑞豐吊車尾考進高雄私校復華中學,也只讀了一學期,就因成績不及格被退學,唯有音樂、英語兩科超過60分。

「爸爸認為,書讀不好沒關係,國文、英文一定要及格,寫文章、寫信都會用到。但是,我的頭殼哪能記住國文、歷史、地理那些?我去中國的演唱會,還問他們『中原在哪裡?』,一首歌的旋律對我還比較重要,其他的,我真的沒能力理解。」

「我沒想到成績不及格會這麼嚴重,坦白說,我很喜歡被退學,只是爸爸感覺很見笑。」初中唯一有趣的,是校內有位學長常在司令台上自彈自唱,「我會站在附近聽,覺得他蠻前衛的。學長是用pick、跟我的彈法不同。這是我第一次接觸到鄉村音樂。」

雖說沒期待子女能繼承家業,但父親也沒想到,這個彈吉他有天分的兒子,會被音樂帶著愈走愈遠,「大概是我10多歲的時候吧,他拿吉他摃我的頭殼,說後悔讓我彈吉他。吉他壞了。還好我沒再彈吉他,改成挵鼓。」

踏出職業鼓手生涯的第一哩路

至今,黃瑞豐仍維持「夜貓子」作息:人家清晨誦經的時間,他才準備睡覺。除了當兵3年「正常」,從14歲當學徒開始,黃瑞豐的工作都是「夜生活」:舞廳、秀場、電視台、錄音室、表演活動,每一經歷都讓他提升「挵鼓」的戰力。

退學後,在父親餐廳經理的推薦下,黃瑞豐去吳添籌(也經營美聲樂器行)當領班的夜總會當學徒(band boy),幫樂團整理樂器、收譜等,也趁機見習。樂隊老師的電吉他、薩克斯風、小喇叭、低音提琴、鋼琴、鼓等樂器,黃瑞豐都偷試過,也幾乎都會一點,「那是我第一次體會到,所有樂器在室內合奏出來的harmony是怎樣的感覺。」

黃瑞豐專注觀察樂隊老師的彈奏方式與技巧,眼觀、耳聽的能力被打磨得很銳利。鼓手胡傳興是南部出名的好手,因年紀稍長、又挺著一顆肚子,人稱「胡老爺」,黃瑞豐雖未正式拜師,但從他身上所學甚多。某日「胡老爺」遲到,薩克斯風老師建議「小黃」(黃瑞豐綽號)代打,「很害怕胡老爺突然出現,果然,才打一半他就來了,很生氣,問我什麼時候開始偷打鼓?還偷練到竟然會打了。」氣歸氣,往後,只要樂團年輕老師想挑戰華爾滋、探戈、倫巴之外,拍子較奇巧的音樂,胡老爺就會放給黃瑞豐,讓他對鼓是愈來愈喜愛。

黃瑞豐15歲就穿西裝,很熟悉穿西裝打鼓的感覺。夜總會吳領班幫他訂做生平第一套西裝:白西裝、白鞋子,和樂團老師的穿著一模一樣,目的是讓他上台「表演」。黃瑞豐很喜歡小喇叭獨奏曲〈慕情〉,一次他模仿老師吹奏,指法、速度竟絲毫不差,這項「才華」讓領班覺得有趣,要他拿著小喇叭上台貌似吹奏〈慕情〉,但真正的聲音卻是從儲藏間裡的樂手發出來。由於動作表情很到位,黃瑞豐的「表演」很受客人歡迎,「我也假裝吹得兩頰鼓鼓,愈吹臉愈紅,因為聲音不是我吹出來的。」

【完整內容請見《PAR表演藝術雜誌》2021年7月號;訂閱PAR表演藝術電子版

延伸閱讀

唱1場只領150元 F.I.R.阿沁吐辛酸

豆志攜中港佳音 助偏鄉少年一圓樂團夢

貓咪冒險《Stray》公開實機影片 闖民宅偷喝水還能抓沙發!

新北推線上環保營 帶領學員以廢棄物打造吉他及卡丁車

相關新聞

驚喜製造:謹慎評估市場 行銷、製作專業分工

從《明日俱樂部》到《微醺大飯店》系列,「驚喜製造」這一個「不是劇團的團隊」進入劇場觀眾的購票選擇,更獲得不只有劇場人的熱烈討論。他們乘著「體驗設計」在劇場、展場與商場掀起的熱潮,提供劇場創作與生態的外部觀點——跳脫補助為主的思維,極力開發不同領域的觀眾,規劃更長期的演出週期,達到商業娛樂加上藝術創作的營運、製作、行銷等思維與實踐。

山峸製作設計:整合設計、製作工作環節 健全幕後生態

山峸製作設計很熱血,數小時的訪談,成員們憂慮產業結構,憂慮同業生計,言談不離「改善工作環境」、「留住產業人才」,衝勁十足。恍惚間,我想起今年4月1日,這個由袁浩程號召劇場設計系畢業的同窗顏尚亭、吳重毅共同創立的劇場空間設計、製作團隊,在官方FB發了一則貼文,宣布成立「山峸藝術集團」。

僻室House Peace:持續實驗是信念 也是創作動力

採訪當天,風和日麗,也正好是警戒降級的第一日。抵達時,常與僻室合作的編劇陳弘洋幫我開了門,他正在僻室公寓樓下的客廳看奧運轉播,那裡也同時是成員吳子敬、吳靜依、蔡傳仁與羅宥倫的居所。劇團辦公室在樓上,團員們則在陽台上依著副團長吳峽寧的鏡頭,拍著這期專訪需要的照片。生活與創作在此交集著,僻室據有4、5樓老公寓中的兩層空間,部分團員共同居住在此,非同居者也會於每週一在此聚集,即使沒有特別的排練,也建構著共同的默契。

阮只是一個愛挵鼓、彈吉他的戇囡仔——鼓王黃瑞豐的年少回憶

2020年第31屆金曲獎「特別貢獻獎」頒給黃瑞豐,8位鼓手同台演出「登峰造『擊』」,向這位縱橫音樂界50餘載的前輩致敬。誠如獎項引言人、歌手姜育恆所言:「黃瑞豐是鼓手界的天才、音樂界的長青樹、唱片界的神級人物。」 黃瑞豐錄音過的曲子超過10萬首,《一樣的月光》、《愛拼才會贏》、《酒後的心聲》、《明天會更好》等金曲,都有他的鼓聲相伴,我們可以誇張說:黃瑞豐的鼓聲,幾乎每一個台灣人都聽過。

林絲緞X李立劭:從邊緣眺望 看見獨舞者的軀殼與靈魂

很多人認識「林絲緞」這個名字,是從「台灣首位人體模特兒」這個標籤開始。七等生在《削廋的靈魂》(1976)中寫了她,張義雄、廖繼春、陳景容、楊英風、席德進、鄧南光、柯錫杰、郎靜山等人的作品中都有她年輕健美的身影。時移事往,卻少有林絲緞在舞蹈圈發展的歷史紀錄,她的兒子李立劭是位紀錄片導演,透過《獨舞者的樂章》完整梳理了她的舞蹈之路。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