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台灣捐贈1萬台血氧儀 日本首相菅義偉雙語發文致謝

音樂家旅行必備傢俬

(GGDOG/繪)
(GGDOG/繪)

【撰文/李秋玫】

在行囊空間有限的巡迴演出時,經驗老道的音樂家們除了樂器之外,還有哪些隨身必備的物件呢?哪些小道具又能協助他們從容地應變演出前的各種突發事件呢?本期〈劇場ㄟ冷知識〉邀請4位音樂家——謝宛臻、簡凱玉、劉凱妮、鄧皓敦分享他們旅行必備,也分享他們不為人知的「傢俬」。

走到哪裡都要帶把刀

刀,是所有簧片家族演奏家們又愛又恨的工具!簧片的好壞不僅影響演奏者的控制,也與吹奏出來的聲音息息相關。想要有好的音色無法單靠市面上銷售的現成簧片,就算有得買,也都是出自個人工作室的手工製作,而且吹奏前仍必須調整到自己合適的狀態。因此學樂器,自然脫離不了學習製作簧片的命運。使用的工具主要是特製雙面的刀,連帶著箝子、鑽子、銅線等都得用上。雙簧中間還需要放上一塊舌片,以防割到另一面。刀子一定要鋒利,這樣很薄的地方也能修得精細,刀子太鈍很容易把簧片削破。用來削簧片的刀,屬於飛航列管的違禁品,因而無法放在隨身行李,只能託運。

去水電行和中藥店買材料

由於簧片相當敏感,濕度、溫度都有可能產生變化,專業的演奏家們必定會多準備幾個待命。但畢竟它攸關演奏的成效,因此總需要依現場環境再做綑綁加強或微調。幾個必要的材料從古至今都需要,但隨著時代的轉變,也有更好用的替代品。像是用來將兩片簧片合在一起,防止漏氣的「魚皮」,近2、30年漸漸改用水電工用來纏水管防漏水的PTFE止水膠帶,不僅成本降低、取得容易,攜帶也方便。而名為「木賊」,或別名「節骨草」、「接骨木」等的中藥材,則是用來細磨簧片表面的材料,不過選號數最細的砂紙,也能達到很好的效果。

一張紙片保持乾爽

從管樂器流出的不是口水,而是吹進管內的熱氣凝結成水珠聚集而成的。不過,如果沒有順著往下流出去,而是跑到音孔,就會產生水聲或雜音。若沒有注意積水太多,在台上發出怪聲可就糗了。因此,管樂演奏家通常會帶著吸水紙,利用空檔適時使用。因為怕紙片在台上飛走,有時會撕個幾張帶身上或放譜架上,有時候乾脆帶一小包上台。若無法買到專用的吸水紙,也可以用無粉的吸油面紙應急。

順著毛刷,卡得剛剛好

對提琴家族來說,松香是絕對重要的工具。雖然都說是提琴松香,但是從小提、中提、大提到低音大提琴,使用的成分各有所差異。由於它影響弓毛的狀態甚深,選擇也不得不慎。松香大致上分為Light與Dark兩種,顏色深淺不同、成分不同,效果也不一樣。前者傾向讓弓滑順、音色清亮,後者則摩擦力大,有利於快速且節奏強的曲子,演奏者可以依據偏好挑選均勻塗抹。松香最怕過熱而融化,巡演攜帶時一般放在琴盒的隔間裡即可,只不過中國的機場安檢視松香為易燃物,只能託運。

讓樂器消音守規矩

專業的演奏家與樂器分離太久是會焦慮的!尤其樂團在出發前幾天就得完成樂器託運,經過長途搭機、抵達到領回樂器,往往隔了好幾天。因此想要在飯店暖手又不至於吵到隔壁房間,各式各樣的「弱音器」或「消音器」都是法寶。現還有新型靜音銅管效果器,整套弱音器與收音麥克風接上耳機,讓演奏者可以自然吹奏不用顧慮。此外,如果上台時需要帶一把以上樂器更換吹奏,最好帶上腳架,以免手忙腳亂導致碰撞受損。

日常小物,卻有大大幫助

巡迴演出時,許多日常小物看來不起眼,卻是演奏者們重要的必需品。例如針線包,別笑它派不上用場,禮服上的裝飾比平常的衣著還要多,掉了珠子、鈕扣或脫了線,在外地臨時找不到救援可是會打亂演出心情的。樂器斷絃是提琴演奏家們最大的惡夢,因此備絃不但要隨時帶著,還要帶上舞台。巡演到乾冷地區時,嘴唇乾裂對管樂演奏家是很痛苦的,這時隨身的護唇膏得拿出來從預防做起。一雙好穿又能上台的鞋子也絕對不容忽視,否則站在台上,咬腳的鞋子不時傳來痛感又無法脫掉,演奏又怎能專心?

【完整內容請見《PAR表演藝術雜誌》2021年7月號;訂閱PAR表演藝術電子版

延伸閱讀

評亞裔生演奏「應加醬油」 小提琴家查克曼道歉

阿公阿嬤跨國打擊戀曲 嘉縣樂齡學習示範中心線上交流

徐若瑄曝國小嫩照「從小就是女神」 憶小三就自己煮飯、洗制服

MLB/整顆球黏手上 道奇包爾問聯盟:這樣合法嗎?

相關新聞

驚喜製造:謹慎評估市場 行銷、製作專業分工

從《明日俱樂部》到《微醺大飯店》系列,「驚喜製造」這一個「不是劇團的團隊」進入劇場觀眾的購票選擇,更獲得不只有劇場人的熱烈討論。他們乘著「體驗設計」在劇場、展場與商場掀起的熱潮,提供劇場創作與生態的外部觀點——跳脫補助為主的思維,極力開發不同領域的觀眾,規劃更長期的演出週期,達到商業娛樂加上藝術創作的營運、製作、行銷等思維與實踐。

山峸製作設計:整合設計、製作工作環節 健全幕後生態

山峸製作設計很熱血,數小時的訪談,成員們憂慮產業結構,憂慮同業生計,言談不離「改善工作環境」、「留住產業人才」,衝勁十足。恍惚間,我想起今年4月1日,這個由袁浩程號召劇場設計系畢業的同窗顏尚亭、吳重毅共同創立的劇場空間設計、製作團隊,在官方FB發了一則貼文,宣布成立「山峸藝術集團」。

僻室House Peace:持續實驗是信念 也是創作動力

採訪當天,風和日麗,也正好是警戒降級的第一日。抵達時,常與僻室合作的編劇陳弘洋幫我開了門,他正在僻室公寓樓下的客廳看奧運轉播,那裡也同時是成員吳子敬、吳靜依、蔡傳仁與羅宥倫的居所。劇團辦公室在樓上,團員們則在陽台上依著副團長吳峽寧的鏡頭,拍著這期專訪需要的照片。生活與創作在此交集著,僻室據有4、5樓老公寓中的兩層空間,部分團員共同居住在此,非同居者也會於每週一在此聚集,即使沒有特別的排練,也建構著共同的默契。

阮只是一個愛挵鼓、彈吉他的戇囡仔——鼓王黃瑞豐的年少回憶

2020年第31屆金曲獎「特別貢獻獎」頒給黃瑞豐,8位鼓手同台演出「登峰造『擊』」,向這位縱橫音樂界50餘載的前輩致敬。誠如獎項引言人、歌手姜育恆所言:「黃瑞豐是鼓手界的天才、音樂界的長青樹、唱片界的神級人物。」 黃瑞豐錄音過的曲子超過10萬首,《一樣的月光》、《愛拼才會贏》、《酒後的心聲》、《明天會更好》等金曲,都有他的鼓聲相伴,我們可以誇張說:黃瑞豐的鼓聲,幾乎每一個台灣人都聽過。

林絲緞X李立劭:從邊緣眺望 看見獨舞者的軀殼與靈魂

很多人認識「林絲緞」這個名字,是從「台灣首位人體模特兒」這個標籤開始。七等生在《削廋的靈魂》(1976)中寫了她,張義雄、廖繼春、陳景容、楊英風、席德進、鄧南光、柯錫杰、郎靜山等人的作品中都有她年輕健美的身影。時移事往,卻少有林絲緞在舞蹈圈發展的歷史紀錄,她的兒子李立劭是位紀錄片導演,透過《獨舞者的樂章》完整梳理了她的舞蹈之路。

如何「共製」:台灣共製演出的兩種基本型態

共製,字面語義是共同製作,通過資源(其中包含資金、人力、排練與演出場地等)的投資進行合作,常見於表演藝術、電影等領域。目前台灣常見的形式,有「跨國╱國際共製」以及「國內場館間的共製」,而「跨國╱國際共製」是相對早進行的,不管是從商業價值、文化流動等角度都帶給台灣不少衝擊。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