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城中城大火為何釀46死? 原來樓層防火門全被拆去賣

培養「未來公民」 國家兩廳院:成為2,300萬人不可或缺的場館

國家兩廳院 (詹雨樹/圖像設計)
國家兩廳院 (詹雨樹/圖像設計)

【撰文/吳垠慧】

成立逾33年的國家兩廳院,過去是唯一國家表演藝術中心,眾人仰望、也有諸多包袱。而今,台灣正式進入多場館的時代,兩廳院在壓力稍稍舒緩的同時,競爭與危機感也悄然降臨:老店要如何刷新招牌持續保鮮?在多場館的時代,兩廳院想塑造出什麼樣個性的場館面貌?

最大的目標是為了培養「未來公民」

藝術總監劉怡汝提出兩廳院三階段目標:首先是現刻進行的「人人共融」,每個人都能自由自在進入場館,為第二階段「多元思辨」鋪陳。劇場應創造一個場域,提供多元思辨的空間和管道,人們有在此表達不同思維的權力,因為劇場存在最大的目標是為了培養「未來公民」。

三階段的發展核心,我們或可這樣分析:「人人共融」針對民眾,「多元思辨」透過節目傳遞場館觀點,「未來公民」指的是劇場的社會實踐。民眾、節目和社會實踐,除了回應劇場的古典定義「觀看之所」之外,作為當代展演場館,兩廳院目標是與大眾建立更深刻的連結,與社會脈動相呼應。於此,從新官網上線、售票系統砍掉重練、共融計畫的推動、與國內外場館串連交流等,都是兩廳院希望將觸角擴展到更寬廣的層面。

一直以來,兩廳院就像兩座大宮殿,由裡到外塑造出一種菁英姿態,在「文化平權」的主流意識下,殿堂「與人的距離」終究要改變,特別是「太陽花學運」之後,台灣進入新公民崛起的社會,年輕世代打破政治冷感的沉默,積極參與政治與社會議題的討論,也反映在藝術創作對議題的關注上。

劇場是為所有能走進來的人而存在

對國表藝場館來說,劇場「公共性」之無懸念,乃是每年經費過半來自國家挹注,也就是納稅人的荷包。兩廳院每年經費8億,其中國家撥款4.5億,自籌款4億。兩廳院票房收入9千萬至1億,其餘仰賴贊助。劉怡汝計算,每年四廳檔期座位完售胃納量約1百萬人,與每年8億經費不成比例,也意味了場館經營者無法迴避「讓每個座位發揮最大效益」的課題。

過去兩廳院「一館獨大」,毋需特別行銷,觀眾自然靠攏,30多年來培養出核心觀眾群專業又挑剔,這群觀眾理所當然被視為場館要服務的對象。不過,既然是國家挹注,服務的對象就不可能限縮於藝術家和會進劇場的觀眾,而是「全民」。「劇場是為所有能走進來的人而存在」,節目企劃部經理施馨媛認為,民眾可以選擇不進來,「但當他想進來的時候,劇場就不應該有任何阻擋他的障礙。」

近來兩廳院推動的共融環境包括:「輕鬆自在場」給被排斥入場的親子、不能久坐者,為視聽障礙者提供口述影像、情境字幕,提供托育服務,為閱讀困難者發展「易讀本」節目冊,甚至廁所洗手乳換成無香產品,開放表演藝術圖書館等,另針對青少年、樂齡和跨世代交流提出「青銀計畫」,讓「共融」成為劇場DNA。

打開劇場的方法,節目是其一,還有公共服務、社群連結等,但大家往往都只關注節目。「共融劇場」挑戰傳統劇場的想像,兩廳院摸索如何獲得藝術家、企業和其他場館認同並加入「共融」之列,所幸,「輕鬆自在場」獲得企業認同且贊助,團隊也從擔心傷害作品完整性,到去年雲門《定光》、無垢《花神祭》、唐美雲《光華之君》等節目,團隊主動表達參與口述影像、情境字幕的製作。兩廳院今年將舉辦共融的座談會,也會製作「共融劇場懶人包」供團隊參考。

然而,兩廳院最大的「公共性」卻發揮在外租與主辦節目比例上:外租節目60-65%,兩廳院主辦節目35-40%,在被要求釋放公資源、不與民爭利下形成這樣的比例充滿矛盾:國家場館若以租場地為要務,我們期待它形塑何種面貌?

藝術節要達到社會影響力

每年兩廳院TIFA節目公布,好比金馬影展片單揭曉,可謂經營有成、觀眾回饋高的品牌。兩廳院主辦節目的國內外占比為7:3,因國外節目檔數有限(約20檔)需得精求,每年內部會舉辦諮詢會議,商討兩年後邀演的節目名單。

主辦節目依其定位是: TIFA台灣國際藝術節,夏日爵士,「新點子實驗場」和「秋天藝術節」。TIFA強調啟發性,帶進國外受肯定、富分量的年輕導演作品,也是國內外節目拚台的「世界之窗」。「秋天藝術節」整併「舞蹈秋天」和「劇場藝術節」而來,主打議題策展,去年首屆探討「社會暴力」(註),西班牙節目《真,她媽的!》討論伴侶關係隱藏「以愛為名」的暴力,在社群媒體引發熱議,Google為此改變演算程式。今年議題探討「階級」,2022年也已訂出「和解」。

劉怡汝分析挑選節目的標準,品質是基本,能否達到多元思辨是其二,再者是影響力,「若投入大量資源只為說服兩個人,即便藝術價值很高,我就要思考:做這件事情有沒有達到它的公共性?」

議題策展是否會不利票房?劉怡汝不否認內部有此擔憂:「議題搞這麼重,不甜很難賣。不甜我們也要試著賣。」「未來公民不能對議題麻痺無感,不能只求一個晚上的美好回家就忘記,藝術節要達到社會影響力。」

讓場館和創作者關係更緊密

過去,兩廳院與團隊大多是買賣關係或委託製作,現在Bravo Taiwan平台延續委製,針對創作和經營能量成熟的團隊;此外,兩廳院嘗試發展:提供創作團隊前期研發費並參與討論,階段性呈現後評估,是否再投下資金完成製作。

以去年首次執行的「新點子實驗場」R&D為例,從42組公開徵件選出六組,提供各30萬研發費,期間兩廳院提供工作坊、導師協助等,半年後團隊做階段性呈現,再選出3組提供製作費,於2022年「新點子」登台演出。

這樣的作法看似能讓場館和創作者關係更緊密,但也挑戰過去認知上,兩廳院是提供資源、支持創作的行政者角色,「只要兩廳院開口,就一定能上舞台」的默契,現在充滿變數。這樣的轉變,創作者能否接受?

有鑒於一檔節目製作動輒幾百萬、千萬,劉怡汝認為:「不能到了舞台才知成敗,那是幾千名觀眾一起埋單。與其一筆錢投下去就是上百萬,最後在舞台見真章,我們希望研發階段就能調校彼此的目標,擴大容錯率。」

「兩廳院不只是承辦節目的角色,我們不會要藝術家改作品,但場館同樣是受眾,責任是對外溝通,當受眾有疑惑,創作者能否回應?」這也須先克服會計項目並沒有可供「研發」核銷的技術問題,「得說服財務我們需要研發,這代表我們會投入一筆錢,但最後可能沒結果。」

【完整內容請見《PAR表演藝術雜誌》2021年1月號;訂閱PAR表演藝術電子版

延伸閱讀

CNN評選2021精彩可期建築 台北表演藝術中心在列

PAR表演藝術雜誌轉型雙月刊 網站全站閱讀上線

兩廳院修改規定惹議 藝文場館只能「純藝文展演」?

商業化?藝文場館求生拚轉型

相關新聞

重新觀看當代亞洲樣貌

「製作人」,是個謎樣的角色,外界看起來具有相當的決策權,但只有他們才知道工作內容有多麼紛亂龐雜。尤其對流動於各團隊中的獨立製作人來說,究竟這份工作的實際輪廓為何?有不少人仍如此回答:「持續探索中」。幸虧近年來,國際交流愈來愈頻繁,「亞洲串連」帶給製作人開拓新視野的機會。藉著此次專題,本刊邀請幾位獨立製作人分享、剖析各自「在亞洲」的獨特經驗,提出對此工作的未來展望。

讓我們在一起:談劇團組成的世代轉變

過往的劇團組成,多半以「創辦人╱主創者」為核心,再去組織團隊、發展作品;但,近年的新生代團隊在組成契機與方式、創作策略與模式中,也開始出現「所有人共同發想」的亮眼案例。那麼,他們「在一起」的原因、方式與後續可能是什麼?藉此現象,讓我們一窺「一起做事」劇場生態變化。

驚喜製造:謹慎評估市場 行銷、製作專業分工

從《明日俱樂部》到《微醺大飯店》系列,「驚喜製造」這一個「不是劇團的團隊」進入劇場觀眾的購票選擇,更獲得不只有劇場人的熱烈討論。他們乘著「體驗設計」在劇場、展場與商場掀起的熱潮,提供劇場創作與生態的外部觀點——跳脫補助為主的思維,極力開發不同領域的觀眾,規劃更長期的演出週期,達到商業娛樂加上藝術創作的營運、製作、行銷等思維與實踐。

山峸製作設計:整合設計、製作工作環節 健全幕後生態

山峸製作設計很熱血,數小時的訪談,成員們憂慮產業結構,憂慮同業生計,言談不離「改善工作環境」、「留住產業人才」,衝勁十足。恍惚間,我想起今年4月1日,這個由袁浩程號召劇場設計系畢業的同窗顏尚亭、吳重毅共同創立的劇場空間設計、製作團隊,在官方FB發了一則貼文,宣布成立「山峸藝術集團」。

僻室House Peace:持續實驗是信念 也是創作動力

採訪當天,風和日麗,也正好是警戒降級的第一日。抵達時,常與僻室合作的編劇陳弘洋幫我開了門,他正在僻室公寓樓下的客廳看奧運轉播,那裡也同時是成員吳子敬、吳靜依、蔡傳仁與羅宥倫的居所。劇團辦公室在樓上,團員們則在陽台上依著副團長吳峽寧的鏡頭,拍著這期專訪需要的照片。生活與創作在此交集著,僻室據有4、5樓老公寓中的兩層空間,部分團員共同居住在此,非同居者也會於每週一在此聚集,即使沒有特別的排練,也建構著共同的默契。

阮只是一個愛挵鼓、彈吉他的戇囡仔——鼓王黃瑞豐的年少回憶

2020年第31屆金曲獎「特別貢獻獎」頒給黃瑞豐,8位鼓手同台演出「登峰造『擊』」,向這位縱橫音樂界50餘載的前輩致敬。誠如獎項引言人、歌手姜育恆所言:「黃瑞豐是鼓手界的天才、音樂界的長青樹、唱片界的神級人物。」 黃瑞豐錄音過的曲子超過10萬首,《一樣的月光》、《愛拼才會贏》、《酒後的心聲》、《明天會更好》等金曲,都有他的鼓聲相伴,我們可以誇張說:黃瑞豐的鼓聲,幾乎每一個台灣人都聽過。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