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填充禁食氮氣!黑心寶寶米餅被轟 展裕致歉:6口味可退款

理科太太1天募資千萬 醫學院教授曝維他命「暴利」故事

悼念一代舞台宗師——李名覺

李名覺 (許斌/攝)
李名覺 (許斌/攝)

【撰文/王孟超(臺北表演藝術中心總監)】

二○○○年趁著雲門《水月》赴紐約參加下一波藝術節,我和林老師、蔣勳老師一起去位於紐約五十八街的老公寓拜會Ming(李名覺)。當時他正為不得不去白宮接受總統文藝獎章頒獎,十分生氣。那是民間人士所頒授的最高榮譽表揚,但他卻對小布希在中東發動不名譽、不人道的戰爭十分不認同。我記得我曾翻譯過Ming的傳記一書《劇場名朝》中,他不斷地強調藝術家要有憤怒,對政府要有批評的勇氣,誠哉斯言,Ming一生至死都在致力實踐。

一九八三年,雲門舞集十周年,在城市舞台開館首演《紅樓夢》,林懷民老師請來聞名中外的美籍華裔舞台設計大師李名覺來台擔任舞台設計。由於他十九歲即赴美,努力融入社會,在美國劇場數十年已有一席之地,華語早已淡忘,當時我剛好完成雲門小劇場長大一年的訓練,對劇場小有概念,又是英文系出身,林老師找我擔任地陪,每天陪著李氏夫婦進出劇場工作,期間得空還帶李氏夫婦赴中橫天祥住一晚,有許多時間機會和宗師攀談。

因為雲門《紅樓夢》 首度與台灣結緣

《紅樓夢》的舞台設計暨中國又簡潔現代,但是難度極高,軌道染成暗紅、秋香綠、白等,橫紗在上舞台繃成一道乾淨平整的紗不難,但是還要配合劇情上下升降變化,這連美國的技術公司也無法克服,Ming對此結果難掩失望。(雲門後來重演《紅樓夢》時,我們用硬功夫在兩側搭超過廿一公尺高的鋼架,加上六道軌道控制張力,才完美解決此難題。)

之後我有幸隨著雲門又和Ming結了數次緣,一九九三年雲門廿周年的《九歌》、一九九七年的《家族合唱》、千禧年的《焚松》,其中又辦過兩次設計工作坊,與一次在歷史博物館的大師回顧展……

記得製作《九歌》時,林老師希望以荷花為主要意象,Ming年輕時曾拜師學中國水墨畫,他自忖畫墨荷還可以,帶來一個精巧模型以墨荷分解為景來台,但在八里排練場看完舞蹈排練之後,他覺得林老師的舞蹈已然力量充沛,根本無需舞台布景。記得第二天一早借他下榻的亞都飯店二樓馬蒂斯廳討論設計,林老師堅持要用他的設計,Ming則直言他的原先想像設計完全不對,兩位大師堅持不下,我們幫忙想法讓舞台設計可以有時隱去,各退一步才勉強結束會議。

Ming回美不久,又寄來一個全新模型設計,完全推翻自己的設計,用了台灣前輩畫家林玉山的日本屏風畫風格的荷花局部放大、分解,全新創造一個華麗的荷花世界,舞者宛如精靈般在荷花、荷葉間演譯九歌神話。我回想自己親身目睹兩位大師的機鋒百出的對話,Ming誠實面對作品,直言自己設計不適合,其風範令人感佩不已。

認真評析學員作品 一句“BUT”醍醐灌頂

二○○七年布拉格劇場設計四年展,特別頒獎表揚Ming的貢獻,他特別撥空到台灣館上上下下仔細看台灣的作品,不斷讚揚台灣年輕人的多元創意。也記得他在台舉辦兩次設計工作坊時,會花上一整天仔細一一評鑑學員的作品,他必然先讚揚作品的優點鼓舞年輕學員,但我們受惠最多往往是他的Big“BUT”——他接著會加上But,一針見血地點出作品的局限或可改善之處,對當時的學員和作為翻譯的我,都彷彿如雷貫耳,頓時有脫胎換骨的感受。

二○○○年趁著雲門《水月》,赴紐約參加下一波藝術節(New Wave Festival),和林老師、蔣勳老師一起去位於紐約五十八街的老公寓拜會Ming。當時他剛從耶魯大學退休,但仍固定每週不辭勞苦奔赴校授課。那時的他穿著沾著顏料的藍色工作圍裙應門,很羞赧地解釋他退休後才有時間重拾年輕所學的水彩(雖然他的精美舞台水彩圖向來為大家所珍藏)。林老師問他退休後的打算,他毅然堅定地答說,他覺得自己到現在才開始真正了解設計。

當時他正為不得不去白宮接受總統文藝獎章頒獎,十分生氣。那是民間人士所頒授的最高榮譽表揚,但他卻對小布希在中東發動不名譽、不人道的戰爭十分不認同。

我記得我曾翻譯過Ming的傳記一書《劇場名朝》中,他不斷地強調藝術家要有憤怒,對政府要有批評的勇氣,誠哉斯言,Ming一生至死都在致力實踐。

【完整內容請見《PAR表演藝術雜誌》2020年12月號;訂閱PAR表演藝術電子版

延伸閱讀

用藝術啟發世人 2021台灣國際藝術節如期舉辦

優人神鼓山上劇場燒毀 北市府通過緊急搶修計畫

跟台灣唯一樂高認證大師共組風太郎 金門親子笑開懷

恐怖大師約翰卡本特大讚《刺客教條:維京紀元》 引網友提各種驚悚遊戲求翻拍

相關新聞

黎煥雄:去談場夠重大的戀愛吧!這是最後關卡了

看完了一般人對40歲的期待,跟40歲的人會面臨的處境,你對40歲還有什麼其他想像? 接下來,本期的封面故事將帶你看到表演藝術領域的40世代——從35歲到45歲,從台前到幕後,從演員到舞台技術人員等,在面對體力急速下滑、時間被家庭工作瓜分兩頭燒,他們如何弭平不安與焦慮破繭而出? 我們採訪了13位受訪者,這些人可能是被眾所期盼、被前輩賦予重任的中流砥柱,也可能是正著手替下一世代鋪路、讓後輩引頸而望的人生目標。但更重要的是,他們也曾懷疑自己、迷惘困惑,最終仍選擇好好面對那些中年待修的學分。 最後,我們嘗試透過世代對談及分析報導,去釐清當下的表藝生態環境,及不同世代掌握的資源,讓更人清楚這些來到中年的表演藝術工作者面對的環境,及理解他們的困境,希望能從中找到一絲絲可能,並探詢更多轉變的契機。

宋光清:狗改不了吃屎 但你可以少吃一點

看完了一般人對40歲的期待,跟40歲的人會面臨的處境,你對40歲還有什麼其他想像? 接下來,本期的封面故事將帶你看到表演藝術領域的40世代——從35歲到45歲,從台前到幕後,從演員到舞台技術人員等,在面對體力急速下滑、時間被家庭工作瓜分兩頭燒,他們如何弭平不安與焦慮破繭而出? 我們採訪了13位受訪者,這些人可能是被眾所期盼、被前輩賦予重任的中流砥柱,也可能是正著手替下一世代鋪路、讓後輩引頸而望的人生目標。但更重要的是,他們也曾懷疑自己、迷惘困惑,最終仍選擇好好面對那些中年待修的學分。 最後,我們嘗試透過世代對談及分析報導,去釐清當下的表藝生態環境,及不同世代掌握的資源,讓更人清楚這些來到中年的表演藝術工作者面對的環境,及理解他們的困境,希望能從中找到一絲絲可能,並探詢更多轉變的契機。

黃翊:造一間咖啡館 讓夢與現實在旋轉門間流轉

在全職的環境下,黃翊和夥伴們成功研發出更多富有原創實驗性的舞作。2014年,黃翊獲紐約Sozo Artists藝術經紀公司邀請,成為該公司的合作藝術家,他們開始帶著《黃翊與庫卡》、《地平面以下》等舞作到世界各地巡演,舞團已然鑽得更深,也拋得更遠。

製偶最迷人的是當它動起來的時刻 專訪製偶師

一個表演藝術作品,要經由多少人的手,才能揉捏成形?在舞台上,創作者、演出者經常都是自由的,但幕前的開闊,得由隱身幕後各種繁複的手藝所拓展。習慣隱身在操偶演員與偶之後的鄭嘉音、葉曼玲、阮義、余孟儒是製偶師,各有美術設計、結構設計、製作專長,「職人的門道」掀開大幕,要去看見那些精密創造的製偶工序,如何立體建構出非人類觀點的新世界。

「我是誰?我在哪裡?我在做什麼?」 找尋劇院的公共面貌

他山之石,可以給我們什麼樣的對應與思考刺激?曾造訪歐洲考察劇院經營與劇場生態的導演許哲彬,透過本文介紹歐洲德語區與英國劇院的公共性面貌,在創作、活動企畫上,如何與社會緊密互動……

台灣當代舞蹈緊箍咒 ——雲門舞集《定光》的招魂動力學

鄭宗龍在《定光》之前的創作脈絡,多少都具有不斷回返私密領域而折射他的文化身體招魂術意涵,好比《在路上》關於行旅情誼與地方想像的相互映射,《十三聲》關於兒時與母親回憶與艋舺街頭的相互返照。相較之下,《定光》的略顯蒼白或空泛,或許是身體與聲音技術尚未成熟以包容更多的感覺碎片,投射出我相信還存在於鄭宗龍創作脈絡中的私密領域。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