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東北季風減弱 南投、花蓮等16縣市豪大雨特報

南加州橘郡台灣教會槍案 嫌犯為台灣外省第二代

悼念一代舞台宗師——李名覺

李名覺 (許斌/攝)
李名覺 (許斌/攝)

【撰文/王孟超(臺北表演藝術中心總監)】

二○○○年趁著雲門《水月》赴紐約參加下一波藝術節,我和林老師、蔣勳老師一起去位於紐約五十八街的老公寓拜會Ming(李名覺)。當時他正為不得不去白宮接受總統文藝獎章頒獎,十分生氣。那是民間人士所頒授的最高榮譽表揚,但他卻對小布希在中東發動不名譽、不人道的戰爭十分不認同。我記得我曾翻譯過Ming的傳記一書《劇場名朝》中,他不斷地強調藝術家要有憤怒,對政府要有批評的勇氣,誠哉斯言,Ming一生至死都在致力實踐。

一九八三年,雲門舞集十周年,在城市舞台開館首演《紅樓夢》,林懷民老師請來聞名中外的美籍華裔舞台設計大師李名覺來台擔任舞台設計。由於他十九歲即赴美,努力融入社會,在美國劇場數十年已有一席之地,華語早已淡忘,當時我剛好完成雲門小劇場長大一年的訓練,對劇場小有概念,又是英文系出身,林老師找我擔任地陪,每天陪著李氏夫婦進出劇場工作,期間得空還帶李氏夫婦赴中橫天祥住一晚,有許多時間機會和宗師攀談。

因為雲門《紅樓夢》 首度與台灣結緣

《紅樓夢》的舞台設計暨中國又簡潔現代,但是難度極高,軌道染成暗紅、秋香綠、白等,橫紗在上舞台繃成一道乾淨平整的紗不難,但是還要配合劇情上下升降變化,這連美國的技術公司也無法克服,Ming對此結果難掩失望。(雲門後來重演《紅樓夢》時,我們用硬功夫在兩側搭超過廿一公尺高的鋼架,加上六道軌道控制張力,才完美解決此難題。)

之後我有幸隨著雲門又和Ming結了數次緣,一九九三年雲門廿周年的《九歌》、一九九七年的《家族合唱》、千禧年的《焚松》,其中又辦過兩次設計工作坊,與一次在歷史博物館的大師回顧展……

記得製作《九歌》時,林老師希望以荷花為主要意象,Ming年輕時曾拜師學中國水墨畫,他自忖畫墨荷還可以,帶來一個精巧模型以墨荷分解為景來台,但在八里排練場看完舞蹈排練之後,他覺得林老師的舞蹈已然力量充沛,根本無需舞台布景。記得第二天一早借他下榻的亞都飯店二樓馬蒂斯廳討論設計,林老師堅持要用他的設計,Ming則直言他的原先想像設計完全不對,兩位大師堅持不下,我們幫忙想法讓舞台設計可以有時隱去,各退一步才勉強結束會議。

Ming回美不久,又寄來一個全新模型設計,完全推翻自己的設計,用了台灣前輩畫家林玉山的日本屏風畫風格的荷花局部放大、分解,全新創造一個華麗的荷花世界,舞者宛如精靈般在荷花、荷葉間演譯九歌神話。我回想自己親身目睹兩位大師的機鋒百出的對話,Ming誠實面對作品,直言自己設計不適合,其風範令人感佩不已。

認真評析學員作品 一句“BUT”醍醐灌頂

二○○七年布拉格劇場設計四年展,特別頒獎表揚Ming的貢獻,他特別撥空到台灣館上上下下仔細看台灣的作品,不斷讚揚台灣年輕人的多元創意。也記得他在台舉辦兩次設計工作坊時,會花上一整天仔細一一評鑑學員的作品,他必然先讚揚作品的優點鼓舞年輕學員,但我們受惠最多往往是他的Big“BUT”——他接著會加上But,一針見血地點出作品的局限或可改善之處,對當時的學員和作為翻譯的我,都彷彿如雷貫耳,頓時有脫胎換骨的感受。

二○○○年趁著雲門《水月》,赴紐約參加下一波藝術節(New Wave Festival),和林老師、蔣勳老師一起去位於紐約五十八街的老公寓拜會Ming。當時他剛從耶魯大學退休,但仍固定每週不辭勞苦奔赴校授課。那時的他穿著沾著顏料的藍色工作圍裙應門,很羞赧地解釋他退休後才有時間重拾年輕所學的水彩(雖然他的精美舞台水彩圖向來為大家所珍藏)。林老師問他退休後的打算,他毅然堅定地答說,他覺得自己到現在才開始真正了解設計。

當時他正為不得不去白宮接受總統文藝獎章頒獎,十分生氣。那是民間人士所頒授的最高榮譽表揚,但他卻對小布希在中東發動不名譽、不人道的戰爭十分不認同。

我記得我曾翻譯過Ming的傳記一書《劇場名朝》中,他不斷地強調藝術家要有憤怒,對政府要有批評的勇氣,誠哉斯言,Ming一生至死都在致力實踐。

【完整內容請見《PAR表演藝術雜誌》2020年12月號;訂閱PAR表演藝術電子版

延伸閱讀

用藝術啟發世人 2021台灣國際藝術節如期舉辦

優人神鼓山上劇場燒毀 北市府通過緊急搶修計畫

跟台灣唯一樂高認證大師共組風太郎 金門親子笑開懷

恐怖大師約翰卡本特大讚《刺客教條:維京紀元》 引網友提各種驚悚遊戲求翻拍

相關新聞

2022 台灣音樂劇市場報告

度過了今年農曆春節假期後的風險,台灣疫情回穩,表演團隊紛紛回歸劇場,場館也列出琳瑯滿目的清單節目。歡喜之際卻也發現了一個現象——以「音樂劇」為名的演出幾乎無處不在,從3月到4月短短的時間,就有近乎20場的表演在大小場地上檔。

口述舞蹈給問嗎? 邀請視障者成為舞蹈的觀眾

「口述影像」作為輔具,能協助視障者自立選擇文化藝術的內容,在近年成為劇場體驗的選項之一。在舞蹈領域,視障藝評人許家峰呼籲應把這個實驗工作稱為「口述舞蹈」。最主要的原因是,舞蹈作品所帶給觀眾的,總是溢於言表、多說無益的感同身受,舞蹈擅長在表象、言說和意義之間搖晃出裂隙,能夠被化約成文字的動作過程,會不斷質變。本期「劇場ㄟ冷知識」邀請口述舞蹈工作者,以5大問題,梳整其作為舞蹈書寫者「個人的反思與習作」的工作眉角,看不斷流變中的言語,如何邀請視障者成為舞蹈的觀眾。

三個人:以當代思維 重塑傳統音樂感官體驗

既能合體演出,團員也可各自發揮個人特質,為國內多數音樂團體的發展模式。若說能持續保持創新、翻轉傳統思維及挑戰現代音樂,則非當代音樂團體「三個人」莫屬。6月,他們即將推出的《催化效應—融.共感》以音樂與影像、舞蹈共感對話,將長期發展的3條軸線創作理念匯聚呈現,跨域激盪出精采火花。

黑面將軍的赤子心──合唱指揮家杜黑的年少回憶

1980年代,杜黑學成返國,接掌台北愛樂合唱團指揮,創立基金會,一路從兒童團、少年團青年團、室內團、到樂活團推廣合唱藝術,更成立管絃樂團以歌劇、音樂劇等形式做全方位的表演。一次次完成艱難且經典曲目,巡演、藝術節、比賽……讓樂團足跡跨越國際、打響名號,也使得台灣成為全球合唱領域中的不可或缺之地。對他而言,世界之大盡由他遨翔,而不斷挑戰的人生,卻是從幼年開始。

楊輝X汪兆謙 大鬧殿堂的行前宣告

《十日談》(Decameron)是義大利文藝復興時期作家喬萬尼.薄伽丘(Giovanni Boccaccio)的寫實主義短篇小說集。說的是,1348年的一場瘟疫讓一群年輕男女躲避到佛羅倫斯郊外山上的園林別墅,每人每天講一個冒險故事、或是色情笑話等來放鬆心情,而這10天裡100則葷素不忌的故事,就是《十日談》的內容。 數百年後的今天,有群人躲進台灣南部的「釣蝦場」,於是《釣蝦場的十日談》就在這個新的(後)疫情時代裡誕生了! COVID-19與黑死病,義大利佛羅倫斯與台灣嘉義,薄伽丘與阮劇團,是跨時空與跨文化的對照;人戲與偶戲╱布袋戲,傳統戲曲與現代劇場,則在不同領域、世代的創作者手中,找尋著交會的位置。傳統布袋戲出身、卻在歐陸與當代劇場合作的國際偶戲大師楊輝,以及回到嘉義創團、決定用「鄉村包圍城市」的阮劇團創辦人汪兆謙,要用不登大雅之堂的故事、接地氣的通俗語言,闖進戲劇的殿堂——這是他們即將行動的預告宣言!

日殖時期舞蹈「新女性」的誕生

1921年,台灣雕塑家黃土水以《甘露水》入選殖民宗主國日本最重要的官方展覽會「帝國美術展覽會」。這年,也是臺灣文化協會(簡稱文協)成立之際。 文協透過讀報社、演講會、電影放映會、文學、新劇等現代形式的活動來啟迪民智,提升人民的文化素養與理性認知。其目的是使台灣人能自覺殖民政府對自己的剝奪與壓迫,啟蒙大眾爭取台灣人民的自治權。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