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美軍公布神盾艦長翹腳近距監控遼寧艦 照片疑陸續遭删

iPhone 13 預計9月推出!頂配版售價逾6萬成史上最貴

白建宇的貝多芬鋼琴奏鳴曲全集展演

鋼琴家白建宇 (臺中國家歌劇院/提供)
鋼琴家白建宇 (臺中國家歌劇院/提供)

【撰文/楊千瑩(國立嘉義大學音樂系副教授)】

演奏貝多芬卅二首鋼琴奏鳴曲,對所有的鋼琴家來說,是一個終極的里程碑。除了音樂本身的分量超重,長達七、八場的系列獨奏會,不但考驗行政團隊的規劃執行力,更考驗音樂家本身的體力和腦力極限。近十年來,有不少鋼琴家在台灣演出這個大規模製作,有些鋼琴家選擇用傳統的方式排列音樂會的曲序,也就是以作品號碼(或寫作年代)來排列;有些鋼琴家可能會考慮票房的平均度,在每一場安排一首主打的名曲,然後再思考搭配的曲序。今年底,台灣旅歐鋼琴家林姿茵,也將彈奏貝多芬卅二首鋼琴奏鳴曲,她以主題性的思考,分別以「英雄」、「永遠的愛人」、「田園自然」、「永恆」等標題,為其各場音樂會命名。

變動重組奏鳴曲順序,事出有因?

二○二○年是貝多芬誕辰兩百五十周年,鋼琴家白建宇選擇用一個最經典的方式來紀念——完整演奏貝多芬的卅二首鋼琴奏鳴曲。然而,這八場音樂會中曲序的安排十分特別,既不以作品號碼來排列、也不完全依照先後順序來排列。透過仔細比較白建宇近年來的貝多芬選集或全集,筆者開始思考白建宇安排曲序的態度。最後得出的結論有二:一是他將卅二首鋼琴奏鳴曲,以兩到三首為一組,作為一個半場的編排;每個半場的曲目似有一定的連貫性,比如調性相同,或是有相似的樂章編排。

二是他看似不規則地,將每個半場的樂曲,以截然不同的方式安插在系列音樂會的排列中——二○一七年白建宇系列的第一場,除了三首最早寫的鋼琴奏鳴曲外(不含生前未正式出版的那三首),下半場安排了作品28「田園」、和作品13的「悲愴」。而二○二○年的白建宇系列,「田園」和「悲愴」這兩首名曲,被安排在第二場的後半段,與另外兩首早期的作品搭配。對於鋼琴家而言,這樣的改動其實頗耐人尋味,因為改動曲序對於演奏上的體力負擔、以及整體思想的變化,影響頗大;對於白建宇來說,他似乎是把曲子的組合視為文章的「章節」,而在每一次重組曲序的思考過程中,「章節」內容不變,但排列「順序」卻有很大的變動,似乎表示了他認為內容的重要性,高於排列順序的意義。

然而看似「隨機」的順序變動,是否有隱含更深的意義呢?趁著白建宇即將訪台演出,筆者得以電話訪談到大師,親自對他提出了一連串的問題。

與觀眾一起,創造出一整個完整的音樂作品

當筆者問到演奏家排列順序的意義時,白建宇說的話簡單又具有深意:「我很排斥單純照年代來排列曲序。事實上,我想不只是貝多芬,任何一位作曲家,在創作的當下,都不是完全按照時間的先後,來考量作品的呈現,以及它們被流傳的方式」。事實上,據筆者觀察,白建宇的貝多芬系列,有好幾場音樂會、CD出版的曲序,從多年前一直到今天,變化很大;有些順序的脈絡明顯可循,有些卻引人費解。「威廉.肯普夫(Wilhelm Kempff,1895-1991,德國鋼琴家)也是這樣,」白建宇說,「他對待舒伯特奏鳴曲的演出和出版,也是如此。我想,在貝多芬兩百五十周年的今天來呈現這些曲目有特殊的意義——這些曲子已經存在兩百多年的時間,身為演奏家,我們理當賦予它一種新的面貌。在我的觀點,我想呈現的不只是一首一首的奏鳴曲,而是與觀眾一起,在這系列演出進行的同時,創造出一整個完整的音樂作品;對於演奏者和觀眾來說,他們會感受、體會到一個完整且實在的體驗——一個長達八天、讓音樂縈繞在腦中、存在於生活每時每刻的特別經驗」。

貝多芬的音樂之所以能歷久彌新也是如此,他的生命和創作無時無刻不是在挑戰自我,建立了新的標竿之後,又再次對它挑戰。這種充滿批判的精神,永不放棄地創建了生命的價值,從此改寫了音樂藝術被理解的範圍、以富哲思的方式讓音樂創作取得了新的意義與地位。當筆者問到,作品10之1的C小調之後,接著彈作品2之3的C大調奏鳴曲,是不是因為它們的調性互相呼應?白建宇說,「當然,不只是調性,長短互相平衡、曲子的個性互相呼應,有很多方面的理由。每一首曲子都各有獨特性,而編排它們,我覺得是一項把它們視為一個完整篇章的工作,就像在閱讀一本書、一本很長的小說。不同的編排邏輯會影響到它們被接受到的感覺。」那此次的編排是一種很個人化(personal)的展現囉?「個人化是必然的。我看過許許多多的比賽,每個人在同一段時間內,用同樣的鋼琴、彈奏同樣的曲目。然而,你會聽到完全不同的表現,連鋼琴發出的響度和音色,都會完全不同。是什麼造成如此?個人化的經驗、歷程、每個人在每個時間點作出的選擇,都會造成完全不同的展現」。

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一部分的提取、重組和思索

在此系列的開端,白建宇選擇用貝多芬早期就寫好、但過了將近十年才出版的作品49之1開始,接著彈第一個正式出版的作品2之1,再接著彈作品49之2。除了反映出這些作品的寫作順序之外,他認為作品49之1和之2並非一套的設計,本來就不需要連在一起彈。而且基於這樣的理由,聽眾會因此而聽到這兩首被視為「小」奏鳴曲的曲子不同的感覺和嶄新的面貌。

本系列音樂會的最後一場,白建宇將演出作品109、110和111的演出,沒有中場休息。「二○○七年我在莫斯科演出完這三首曲目後,當時邀請我的Nikolai Petrov說,這是我聽過最短的一場音樂會。」即使曲子很短,但聆聽的「後勁」卻很強?筆者問。「我想他的意思是說,在音樂會進行和聆聽的過程中,時間彷彿不存在。」「時間」是音樂存在唯一的理由和目的,而「彷彿不存在」的時間意義,是生命的唯一真實。

最後三首奏鳴曲是貝多芬對鋼琴奏鳴曲這個形式的告別,也象徵著其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一部分的提取、重組和思索;個人的生命有限,而音樂的精神是無限的。奧地利鋼琴家布蘭德爾(Alfred Brendel)形容,彈完最後一首奏鳴曲之後,「只剩下純粹的、神秘的寂靜在此停留。」

【完整內容請見《PAR表演藝術雜誌》2020年11月號;訂閱PAR表演藝術電子版

延伸閱讀

打破無聲的世界 聽損兒童用音樂展現自信

維也納樂派 到底是什麼?

聚在KID家看「玩很大」 吳宗憲曝這一秒大家瞬間沉默

鄧紫棋自剖風光後的「孤獨」 歎:優秀沒為我帶來自由

相關新聞

家鄉美濃的自然養成 林生祥的年少回憶

孩子對音樂的喜愛是自然不拘的,愛唱歌就大聲唱、有琴彈就搶著彈,只是隨著年紀漸長,那股傻勁兒也就逐漸冷卻。然而林生祥,卻從不曾忘卻熱情,將母親的農家日常入樂、從演唱會領會和弦對位、陪孩子看卡通得到靈感,最後更體悟「音樂的本質是數學」這個西洋音樂學者百年來討論的議題。 他的過程,令人聯想到You are what you eat這句諺語,一個人的選擇與學習終將成為他的一切。一路走來,抱著初心吸收最質樸的養分的林生祥,也將在TIFA台灣國際藝術節「我庄三部曲」演唱會,與樂迷分享他的變與不變……

音樂職傷「不」迷思

音樂家練習樂器累積的痠痛最好透過按摩舒緩?演奏家演奏時身體隨意搖擺容易拉傷肌肉?這些你我經常聽到的討論,是否為造成職傷真正成因?亦或者只是迷思?

黎煥雄:去談場夠重大的戀愛吧!這是最後關卡了

看完了一般人對40歲的期待,跟40歲的人會面臨的處境,你對40歲還有什麼其他想像? 接下來,本期的封面故事將帶你看到表演藝術領域的40世代——從35歲到45歲,從台前到幕後,從演員到舞台技術人員等,在面對體力急速下滑、時間被家庭工作瓜分兩頭燒,他們如何弭平不安與焦慮破繭而出? 我們採訪了13位受訪者,這些人可能是被眾所期盼、被前輩賦予重任的中流砥柱,也可能是正著手替下一世代鋪路、讓後輩引頸而望的人生目標。但更重要的是,他們也曾懷疑自己、迷惘困惑,最終仍選擇好好面對那些中年待修的學分。 最後,我們嘗試透過世代對談及分析報導,去釐清當下的表藝生態環境,及不同世代掌握的資源,讓更人清楚這些來到中年的表演藝術工作者面對的環境,及理解他們的困境,希望能從中找到一絲絲可能,並探詢更多轉變的契機。

宋光清:狗改不了吃屎 但你可以少吃一點

看完了一般人對40歲的期待,跟40歲的人會面臨的處境,你對40歲還有什麼其他想像? 接下來,本期的封面故事將帶你看到表演藝術領域的40世代——從35歲到45歲,從台前到幕後,從演員到舞台技術人員等,在面對體力急速下滑、時間被家庭工作瓜分兩頭燒,他們如何弭平不安與焦慮破繭而出? 我們採訪了13位受訪者,這些人可能是被眾所期盼、被前輩賦予重任的中流砥柱,也可能是正著手替下一世代鋪路、讓後輩引頸而望的人生目標。但更重要的是,他們也曾懷疑自己、迷惘困惑,最終仍選擇好好面對那些中年待修的學分。 最後,我們嘗試透過世代對談及分析報導,去釐清當下的表藝生態環境,及不同世代掌握的資源,讓更人清楚這些來到中年的表演藝術工作者面對的環境,及理解他們的困境,希望能從中找到一絲絲可能,並探詢更多轉變的契機。

黃翊:造一間咖啡館 讓夢與現實在旋轉門間流轉

在全職的環境下,黃翊和夥伴們成功研發出更多富有原創實驗性的舞作。2014年,黃翊獲紐約Sozo Artists藝術經紀公司邀請,成為該公司的合作藝術家,他們開始帶著《黃翊與庫卡》、《地平面以下》等舞作到世界各地巡演,舞團已然鑽得更深,也拋得更遠。

製偶最迷人的是當它動起來的時刻 專訪製偶師

一個表演藝術作品,要經由多少人的手,才能揉捏成形?在舞台上,創作者、演出者經常都是自由的,但幕前的開闊,得由隱身幕後各種繁複的手藝所拓展。習慣隱身在操偶演員與偶之後的鄭嘉音、葉曼玲、阮義、余孟儒是製偶師,各有美術設計、結構設計、製作專長,「職人的門道」掀開大幕,要去看見那些精密創造的製偶工序,如何立體建構出非人類觀點的新世界。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