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才剛辦潛艦國造典禮 台船外包商因閃燃釀一死一傷

人類能擁有月球嗎?NASA發起「阿提米絲協議」的盤算

從《物種起源》到《物種大樂團》 劇場大叔瘋玩達爾文

《物種大樂團》排練現場。 (林韶安/攝)
《物種大樂團》排練現場。 (林韶安/攝)

【撰文/郝妮爾】

從去年《物種起源》到今年《物種大樂團》,雖都與達爾文有關,王嘉明卻是「為了要甩掉之前的連結、觀點、敘述方式,花了更多的力氣。」這次的演員從十歲到六十來歲,不限劇場表演者或素人,還加入了搖滾樂團「大象體操」,他將深入探討演員的家族史,以達爾文《物種起源》的十五個章節為骨架,設法給觀眾一條繩索按圖索驥——但若有人選擇直接拋下繩子,乘桴浮於海,也未嘗不可!

劇場導演王嘉明做戲主題的選定,毫無脈絡可循。例如在決定做《親愛的人生》之前,孟若(Alice Ann Munro)的書他甚至讀不下去;再如,達爾文的《物種起源》本來是朋友建議他做看看的,一讀發現不得了,竟和老本行(大學地理系背景)相通,從地質學、生物地理學的軌跡出發,激起他很大的興趣。

每次都是從這句話開始的:「我好奇從這裡出發,會做出什麼樣的戲?」於是新的挑戰就誕生。他造訪地獄,成為自己的魔鬼,在一次次做戲做到「好想死」的折磨中,依然能笑著說:「我不是因為本來就喜歡這個主題才做的,況且,那麼多東西沒接觸過,怎麼知道自己喜歡什麼、討厭什麼?」實在值得給予「M」字認證。

從二○一九年的《物種起源》到二○二○年的《物種大樂團》,他的風格始終如一,哪怕相同團隊、相同名稱的作品重演,模樣也會生得迥然不同。因此,我們能否將《物種大樂團》視為北藝大版本的延伸呢?他回答:「我反而為了要甩掉之前的連結、觀點、敘述方式,花了更多的力氣。」 若談到延伸,那麼只能說兩齣戲皆乃奪胎自達爾文,換骨成王嘉明的腦袋。至於《物種大樂團》還加入了搖滾樂團「大象體操」的跨界合作,不知此戲又會被他揉捏得怎麼樣?

達爾文的《物種起源》知多少?

《物種大樂團》的演員群成直線式垂直發展,從十歲到六十來歲的都有,不限劇場表演者或素人演員,有些是朋友的朋友介紹,合作多半與緣分有關,當初只憑導演拋一句:「不然你來演好不好?」對方說好,事情也就成了。

王嘉明是一個如此相信機緣的人,「就跟達爾文一樣啊。當然他沒有提到機緣啦,只是不斷重複機會、沒有方向性……等等詞彙。」他進一步補充:「《物種起源》裡最重要的概念就是,這些物種的發展根本就沒有方向性,沒有所謂的進步、沒有所謂的意識控制,不如我們想像的那樣:有一個明確的網絡等著你整理。」 這對達爾文,或者是任何研究者來說,簡直是一重大打擊吧?選定一個主題,搞到最後才發現原來無跡可尋。

然而,對欲拆解《物種起源》的王嘉明來說,又何嘗不令他傷透腦筋。「不只達爾文,大部分的人都應該會有這個想像:生而為人,應該是有某個緣起的。」然而,《物種起源》卻顛覆了這件事情,他接著舉例說明:「『進化論』是不通用的,根本沒有所謂一直線進程的發展,『演化論』才是成立的。至於『物競天擇,適者生存』,你看,這幾個字根本沒提到『強者』,強者才能活下來,是許多人對達爾文最大的誤解。」

開枝散葉的家族史,連結彼此

簡直像是洗白大會那樣,過去對於達爾文的誤會,都有機會在此戲釐清。王嘉明如替熟識的老友說情那樣,重複提及一件事:「《物種起源》的用字非常謹慎,並不將人類的緣起直接連結向何方。當然,人類與諸多事物都存在的『連結』,但是我們從不『等於』某事某物。」

這份微妙的「連結」,也是《物種大樂團》裡重要的段落——他將深入探討演員的家族史。

當我們追本溯源,考究直系旁系血親來自何方?最後所產出繁複的、開枝散葉的樹狀網絡,每每令王嘉明驚奇不已,許多看似無關的兩人,推展背後的因果,總是能夠發現不可思議的連結。

另一方面,隨著「我是台灣人」這句話,近日成為網路標籤;「你從哪裡來?」這問句,在近幾年也成為敏感的議題,當今之時,欲討論家族史,會不會擔心觀眾另做解讀?對此,他回應:「講到這個,有很多分析、討論都是一種很政治性的,甚至有點——網紅的感覺吧。」王嘉明笑著說:「若激起某種意識形態,感覺就會離我原先想探索的東西了愈來愈遠了。我認為真正有趣的是:這些東西是如何形成的?因為工作、婚姻……各種原因,而遍布的生活網絡是如何誕生的?」

劇場大叔遇上數字搖滾

都說人生如戲,只是不知道原來達爾文的研究理論,也真的能夠躍然舞台成戲。

誠如當年做《理查三世》一樣,王嘉明的核心想法是這樣的:做戲不是說教,你不必搞懂劇情裡繁複的家族、人物關係,也依然能夠獲得娛樂性才對。同樣地,《物種大樂團》放棄線性敘事,看似抽象難解,卻以達爾文《物種起源》的十五個章節為骨架,設法給予觀眾一條繩索按圖索驥,搞懂戲劇邏輯。雖然如此,若有人選擇直接拋下繩子,乘桴浮於海,也未嘗不可!

除此之外,這次與「大象體操」合作,為戲打造原創音樂,同時也賦予舊歌新意,融合為舞台上視覺、聽覺的雙重刺激,料想屆時燒腦的程度應不亞於克里斯多福.諾蘭(Christopher Edward Nolan)的電影。 當然啦,本次王嘉明將整支樂團搬上舞台,卻也不會甘於讓他們僅為樂手之職,他挑眉深思,意味深長地說:「只要站在舞台上,每個人是表演者。」至於屆時會如何「玩弄」樂隊、演員,如何刺激觀眾的感官?就留待進劇場、見真章啦!

【完整內容請見《PAR表演藝術雜誌》2020年10月號;訂閱PAR表演藝術電子版

延伸閱讀

毛骨悚然!泳池驚見20隻毒蜘蛛 沉入水中仍可活一天

870席專業多功能劇場 新竹國際展演中心今開工

淡水環境藝術節缺經費 踩街、劇場分年辦

逾70頭鯨魚擱淺澳洲海灣沙洲 海洋專家設法救援

相關新聞

戲曲編劇陳健星:創作真可怕 但我感謝創作

打開他的作品清單,洋洋灑灑,從歌仔戲到京劇,從劇場到影視,編劇「陳建星」的名字出現頻率之高,讓人懷疑他是否有超高效率的特異功能,「不不不!我永遠在面對拖延症。」從年輕開啟創作之門,一路陪伴人生,他用創作療癒自己,也藉此認識自己,明白自己的局限,明白自己對什麼有感。陳健星感嘆:「唉,創作真的好可怕啊!但我真的很感謝創作。」

白建宇的貝多芬鋼琴奏鳴曲全集展演

貝多芬兩百五十周年誕辰,鋼琴家白建宇選擇用一個最經典的方式來紀念——完整演奏貝多芬的卅二首鋼琴奏鳴曲。然這八場音樂會中曲序的安排十分特別,既不以作品號碼來排列、也不完全依照先後順序來排列。本刊特邀鋼琴家楊千瑩專訪大師,專訪中白建宇說明緣由:「這些曲子已存在兩百多年時間,身為演奏家,我們理當賦予它一種新的面貌。我想呈現的不只是一首首的奏鳴曲,而是與觀眾一起,在這系列演出進行同時,創造出一整個完整的音樂作品。」

《真,她媽的!》探討性別暴力 劇場裡、劇場外 等待業力引爆的那一天

每次的女性受暴事件都不會隨著破案或判決而完結,只是再次牽動盤根錯節的社會體制;其中的權力關係,有意無意地揭露,卻始終無法根絕。這也促使了西班牙演員雅妮絲.馬特斯與跨域藝術家奎姆.塔利達投入議題研究,這次他們親身經歷十四天隔離與十多小時飛行航程來台,帶來針對此議題的獨角戲《真,她媽的!》,傳遞訊息給台北觀眾,盼望能將議題討論延伸至劇場之外。

台灣妖怪的跨界交響 本土奇幻在當代發聲

二○一四年是「台灣妖怪元年」,從這一年開始,學術界、創作界開始出現諸多相關作品。而這波潮流也是「台灣妖怪文藝復興」。因為事實上,百年以前,本土的妖、鬼、靈、怪等故事,就顯現於民俗文化,甚至在文學、藝術層面上有所開拓。而今「妖」風盛行,更激盪台灣各領域的創作,雖然「台灣意識」的崛起是重要原因,但妖怪具多種面向,呈現人們潛意識,無所不在,同時又千變萬化,刺激人們的想像力,更是刺激創作的主要因素。

呂紹嘉與荷穆齊再度合作 共構《波希米亞人》

曾於二○一五年在指揮家呂紹嘉邀請下,為台灣樂迷帶來歌劇《費黛里奧》的德國導演荷穆齊,將與呂紹嘉再度合作,於十二月在台中搬演浦契尼的歌劇經典《波希米亞人》,擅長用現代眼光詮釋傳統藝術的他,將以極簡的舞台設計承載情感的能量,並捨棄中場休息,讓歌劇的來龍去脈一氣呵成,讓這一百多年前的經典作品,寫下更多元、更新穎、更深刻的註腳。

法國導演戴米恩.夏多內 跨越隔閡省思現世的共同疑惑

在疫情封鎖國界的狀況下,法國導演戴米恩.夏多內是少數來到台灣、並能與台灣演員一同排練創作的藝術家。他因國家兩廳院與法國鳳凰劇院合作的「開動計畫」來台,並選擇英國文本發展為《人性交易所》,期待透過劇本豐富的政治意涵,帶領觀眾省思眼前的社會與人性價值。而主創團隊的跨國性質更是創作的關鍵,他希望能跨越語言和文化的隔閡,帶領觀眾擺脫窺探異國風景的獵奇角度,實質見證文化相互激盪迸發的火花。

朱宗慶打擊樂團 卅五年的時代軌跡擊出未來聲響藍圖

明年將邁入卅五年的朱宗慶打擊樂團,一直在台灣的音樂發展上扮演先鋒角色,十月將推出的音樂會「一起,一起」,埋入「時間」的共通性,不管是演奏者,或是多位創作者,出生年分皆相近,同世代激盪出的火花,為整體演出凝聚一股強烈的氣場。演出以多樣編制、形式的曲目展現,記錄下時代軌跡,更持續撞擊出嶄新的未來聲響藍圖。

從《物種起源》到《物種大樂團》 劇場大叔瘋玩達爾文

從去年《物種起源》到今年《物種大樂團》,雖都與達爾文有關,王嘉明卻是「為了要甩掉之前的連結、觀點、敘述方式,花了更多的力氣。」這次的演員從十歲到六十來歲,不限劇場表演者或素人,還加入了搖滾樂團「大象體操」,他將深入探討演員的家族史,以達爾文《物種起源》的十五個章節為骨架,設法給觀眾一條繩索按圖索驥——但若有人選擇直接拋下繩子,乘桴浮於海,也未嘗不可!

創作是從身體裡生根發芽的種子 編舞家林麗珍:生命如種子等待冒出

「妳看!美嗎?」林麗珍的種子收藏來自世界各地逾三百種,她隨性地捏了其中一顆,那是白色細條貼著深核色紋理的狐尾櫚,她將之擺放在胸前、袖口展示,改口道:「不,不能說美麗,是真實,是活生生的。它的生命力在裡面,你以為死了,不是,它們只是藏著,等待機會。我看著它們,不曾感到厭倦。」這位剛過七十歲生日的編舞家圓框眼鏡後的眼睛大大,身材小小,面容素潔,只抹上了豔色的唇彩,玩起心愛的物事,像個孩子。她笑得很開心:「創作從大自然來啊,無限寬廣。每個種子都有它的家。」

多元創作探索劇場的「跨」度 周東彥 ╳ Baboo

與兩位導演相約在青田藝集,周東彥和Baboo,一白、一黑穿得素樸,對坐在長桌的末端,靠著夜落的窗口。 周東彥可以說是從臺北藝術大學戲劇學系畢業後,最早前往英國攻讀劇場與多媒體設計的戲劇工作者;歸國後,持續透過影像、光影向世界提問。作品亦總帶著濃濃文學氣味的Baboo,除持續發表創作,曾在《PAR表演藝術》擔任編輯的磨礪,也鋒亮他對文字的掌握能力與發掘題材的可能。 這幾年,兩人累積了豐富的跨國共製經驗,剛好都發表了與同志相關的創作,也運用了新穎的VR科技創作,這些共同點,讓人好奇他們的相關經驗與體會……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