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新冠肺炎確診數激增+紓困案停擺 道指重挫650點

取消「圍幕甄選」 能讓樂團多元化?

如何讓樂團成員多元化,合乎族群現實,是各大樂團的未來功課。圖為紐約愛樂。 (Chris Lee/攝;New York Philharmonic/提供)
如何讓樂團成員多元化,合乎族群現實,是各大樂團的未來功課。圖為紐約愛樂。 (Chris Lee/攝;New York Philharmonic/提供)

【撰文/謝朝宗】

「圍幕甄選」曾是六○年代黑人民權運動推動下所誕生的樂團甄選樂手措施,意在不見人只聽聲的狀況下,單憑演奏表現取決人選,也成為樂團中女性與非白人族裔得以增加的關鍵。但在目前「黑人的命也是命」的運動下,知名樂評家托馬西尼反而倡議取消圍幕甄選,因拉非裔樂手比例偏低,他認為樂團需採更積極的做法,如考慮演奏技巧外的標準,來解決嚴重的族裔不平衡現況。

讓美國交響樂團成員在過去四十年來愈來愈多元化的重要元素之一,是在徵選新團員時採行不見人只聽聲的「圍幕甄選」(blind audition),這個措施在一九七○年代以後逐漸普及,是與六○年代黑人民權運動有直接關聯。但輪到二○二○年新一波的民權運動「黑人的命也是命」時,卻有人提議要取消。難道說這個前代人流血流淚爭取來的平權措施,真的已經完成其階段性任務可以退場了嗎?

樂評家公開倡議取消圍幕甄選

《紐約時報》首席樂評托馬西尼(Anthony Tommasini)日前發表一篇文章,提倡「要讓樂團多元化,取消圍幕甄選」,在因疫情而普遍停擺的美國古典樂界,引起不小的爭議。托馬西尼指出,當前的民權運動再度讓人面臨古典樂界長期以來缺少多元族裔代表性的問題,根據二○一四年的一項調查,非裔和拉丁裔的樂手比例只有1.8%和2.5%,不能反映其在美國人口的比例(12%和18%),顯示「維持現狀是不可行的,要想改變,樂團必須要採更積極的做法來解決這個嚴重的族裔不平衡。圍幕甄選不再適用了。」

把參與甄試的樂手與評審隔開不能互相見面,早在五○年代波士頓交響樂團就實驗過。但廣泛採行,是因為六○年代末,包括低音大提琴手Arthur Davis等人投訴紐約愛樂的聘用程序有種族歧視而開始的,至今已成為美國樂壇常態,尤其是在頭幾關。

四十年來成效如何,因為取樣、對比、引證種種困難,難以用具體的數字來證明,但共識是圍幕甄選確實打破了樂團是白種男人俱樂部的傳統,減少師徒私相授受的機會,(女性在徵試時也常被提醒不要穿高跟鞋,以免不打自招。)觀眾舉目可見台上演出者女性(接近半數)和亞裔成員(9%)比例大幅提高,不能不歸功於此(樂界最常引用的一篇哈佛大學經濟學者Claudia Goldin和Cecilia Rouse在二○○○年提出的研究,女性比例從七○年代開始一路爬升,就與受惠此措施)。另一方面,非裔樂手比例遲遲不能成長,也是難堪的事實。

托馬西尼的主張有兩個論點,一是當今的學院訓練愈來愈紮實,出來的學生技巧愈來愈好,所以「頂尖樂手之間的演出差別是很小的。」二是樂團如果要反映其所在社區的人口組成,那就應該考慮演奏技巧之外的標準,如性別族裔背景、經驗、外展能力等。

這兩個論點都馬上受到質疑。說大家技巧都很好,表面上是褒了所有人,但雀屏中選的人聽來當然有點不是滋味,而且藝術評鑑有些見人見智,不能只看技巧。至於第二個論點,他援美國大學入學徵試為例,正好也是觸到種族問題的一個痛腳。

增加拉非裔成員是樂團未來壓力

大學(尤其是頂尖大學)選新生應不應該保障少數族裔,是美國高等教育界的一大問題,因為少數族裔中拉非裔雖少,亞太裔卻是相對人口比例地多,增加多元比例往往會治一經損一經,加上保守派近年藉此為製造亞非拉裔矛盾的政治手段,把這個問題捲入黨派意識形態對立的爭戰中,更引起許多人反感。托馬西尼的主張暫時還沒有太多人響應,連他文章裡採訪的紐約愛樂的非裔豎笛手Anthony McGill都持保留態度。他以一介白人提此主張,可以說是立意良好,可以說是勇氣可嘉,但也可以說是不該淌這渾水。

如何鼓勵網羅更多拉非裔樂手(以及管理人員董事等),在美國古典樂壇只會成為愈來愈大的壓力。亞裔樂團成員不少,其中很多是留學生,多有受惠於圍幕甄選者,對這個措施的存亡,不能不關心。

【完整內容請見《PAR表演藝術雜誌》2020年9月號;訂閱PAR表演藝術電子版

延伸閱讀

龐培歐稱陸竊取人民資料 陸外交部批:每天都在撒謊

美豬美牛換來什麼?解密電報、經濟對話、更多軍購…

德必碁新冠肺炎抗體快篩試劑 獲美國EUA核准

美解密對台六項保證 中:完全錯誤且非法無效

相關新聞

法國導演戴米恩.夏多內 跨越隔閡省思現世的共同疑惑

在疫情封鎖國界的狀況下,法國導演戴米恩.夏多內是少數來到台灣、並能與台灣演員一同排練創作的藝術家。他因國家兩廳院與法國鳳凰劇院合作的「開動計畫」來台,並選擇英國文本發展為《人性交易所》,期待透過劇本豐富的政治意涵,帶領觀眾省思眼前的社會與人性價值。而主創團隊的跨國性質更是創作的關鍵,他希望能跨越語言和文化的隔閡,帶領觀眾擺脫窺探異國風景的獵奇角度,實質見證文化相互激盪迸發的火花。

朱宗慶打擊樂團 卅五年的時代軌跡擊出未來聲響藍圖

明年將邁入卅五年的朱宗慶打擊樂團,一直在台灣的音樂發展上扮演先鋒角色,十月將推出的音樂會「一起,一起」,埋入「時間」的共通性,不管是演奏者,或是多位創作者,出生年分皆相近,同世代激盪出的火花,為整體演出凝聚一股強烈的氣場。演出以多樣編制、形式的曲目展現,記錄下時代軌跡,更持續撞擊出嶄新的未來聲響藍圖。

從《物種起源》到《物種大樂團》 劇場大叔瘋玩達爾文

從去年《物種起源》到今年《物種大樂團》,雖都與達爾文有關,王嘉明卻是「為了要甩掉之前的連結、觀點、敘述方式,花了更多的力氣。」這次的演員從十歲到六十來歲,不限劇場表演者或素人,還加入了搖滾樂團「大象體操」,他將深入探討演員的家族史,以達爾文《物種起源》的十五個章節為骨架,設法給觀眾一條繩索按圖索驥——但若有人選擇直接拋下繩子,乘桴浮於海,也未嘗不可!

創作是從身體裡生根發芽的種子 編舞家林麗珍:生命如種子等待冒出

「妳看!美嗎?」林麗珍的種子收藏來自世界各地逾三百種,她隨性地捏了其中一顆,那是白色細條貼著深核色紋理的狐尾櫚,她將之擺放在胸前、袖口展示,改口道:「不,不能說美麗,是真實,是活生生的。它的生命力在裡面,你以為死了,不是,它們只是藏著,等待機會。我看著它們,不曾感到厭倦。」這位剛過七十歲生日的編舞家圓框眼鏡後的眼睛大大,身材小小,面容素潔,只抹上了豔色的唇彩,玩起心愛的物事,像個孩子。她笑得很開心:「創作從大自然來啊,無限寬廣。每個種子都有它的家。」

多元創作探索劇場的「跨」度 周東彥 ╳ Baboo

與兩位導演相約在青田藝集,周東彥和Baboo,一白、一黑穿得素樸,對坐在長桌的末端,靠著夜落的窗口。 周東彥可以說是從臺北藝術大學戲劇學系畢業後,最早前往英國攻讀劇場與多媒體設計的戲劇工作者;歸國後,持續透過影像、光影向世界提問。作品亦總帶著濃濃文學氣味的Baboo,除持續發表創作,曾在《PAR表演藝術》擔任編輯的磨礪,也鋒亮他對文字的掌握能力與發掘題材的可能。 這幾年,兩人累積了豐富的跨國共製經驗,剛好都發表了與同志相關的創作,也運用了新穎的VR科技創作,這些共同點,讓人好奇他們的相關經驗與體會……

從食安事件聆聽「死亡」的聲音 《蝕物鏈》以聽覺打造的「電影」

繼結合虛擬實境技術的《Oli 邊境》後,導演陳彥斌再次與臺灣聲響實驗室合作,推出無人演出《蝕物鏈》探討食安議題。「聲音有更強大的召喚場景的能力。」陳彥斌說:「在聲音的想像力中,還有好多事情值得去探索,我想用聲音去召喚情感,這是《蝕物鏈》的開始。」從現實、魔幻寫實到超現實,陳彥斌從中討論聽覺,要讓聽者主觀介入事件的現場,如同一場「用聽覺打造的電影」。

發聲著色量身譜曲 林強 ╳ 鄭宗龍 ╳ 張玹

下坡的腳步、抓地力、山巒、溪流、發聲的身體、台語、三弦、月琴、磬、神聖、安定與光——這幾個看似不著邊際的關鍵字,恰到好處地生成了《定光》。 在鄭宗龍、林強與張玹的身體與聲音、舞蹈與音樂之間,有著心領神會的默契,也有天差地遠的誤解。如柳川旁老屋餐廳「味無味(bī-bô- bī)」浮現的「定光」兩字,借用了佛祖名稱,但以同音避諱,是要三人的創作能夠「定在某個地方,不要天馬行空」。而光,不見得是眼見的光,物理的光,反如編舞家鄭宗龍所言:「藉由這個作品,抽象地把光給我們的感覺,不管是溫暖、希望或是能量,傳達給觀眾所謂『正向』(但非定於二元)的向度」。 編舞家鄭宗龍、當代作曲家張玹與多元音樂人林強的言語交鋒,自《定光》起卻不定於《定光》,談著如何在創作中面對自我與他人,談著隔離與念佛,談著登山與越野,談著成不成詞的台語與成不成調的音樂,談著聽不見的節奏化為無形的身體語彙,談著舞者肌肉記憶從外而內開始練習發聲共鳴,談著現今社會偶爾感到厭煩的「正能量」與「本土文化」價值,也談著《變形金剛》為何不能用三弦來配樂。且看,這三位男子聊起天來的「天馬行空」,如何漸趨向光。

明華園戲劇總團《鯤鯓平卷》 穿越古今聚焦本土 戲說百年信仰傳奇

將於九月下旬推出的明華園戲劇總團新作《鯤鯓平卷》,由編導陳勝國採集南鯤鯓地方傳說,有如卷軸般穿越古今兩百年,連環鋪陳故事,結合明華園擅長的神仙戲和台灣鄉土歷史,重現外台戲班常演的《囝仔公鬥五府千歲》。這回明華園精銳盡出,除了鐵三角——孫翠鳳、陳勝在與鄭雅升,團長陳勝福苦心栽培的青年軍也擔當重任,陳昭婷、陳子豪、李郁真皆上台展現功力。

回來、在此與封箱的這個時候 訪吳興國談《李爾在此》封箱演出

《李爾在此》這齣戲,對吳興國來說別具意義,廿年前,他以此劇帶著休團三年的當代傳奇劇場重返舞台,當年滿懷憤怒的他,也藉著劇中十個角色的進出搬演,不斷詰問:「我是誰?」,如同一場心理治療。廿年後,已演遍全球廿國、五十城的《李爾在此》又回來了,吳興國宣布這次是「封箱」,之後將不再親自上陣演出此劇。「時候到了」,他將啟動「浪漫封箱」,「把當代傳奇的經典好好演一遍,對熱愛的舞台深深一鞠躬,以最浪漫的方式完成一個演員的舞台生命。」

取消「圍幕甄選」 能讓樂團多元化?

「圍幕甄選」曾是六○年代黑人民權運動推動下所誕生的樂團甄選樂手措施,意在不見人只聽聲的狀況下,單憑演奏表現取決人選,也成為樂團中女性與非白人族裔得以增加的關鍵。但在目前「黑人的命也是命」的運動下,知名樂評家托馬西尼反而倡議取消圍幕甄選,因拉非裔樂手比例偏低,他認為樂團需採更積極的做法,如考慮演奏技巧外的標準,來解決嚴重的族裔不平衡現況。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