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直播/無本土病例第50天? 指揮中心記者會1400舉行

華府緊急宵禁! 千人包圍, 川普與DC市長的「白宮解圍」衝突

瘟疫關上劇場之門 繼續生存的大哉問 表演藝術產業 疫情下如何度難關?(下)

遵循中央疫情指揮中心指導原則,兩廳院的觀眾席採取間隔座。 (周嘉慧/攝;國家兩廳院/提供)
遵循中央疫情指揮中心指導原則,兩廳院的觀眾席採取間隔座。 (周嘉慧/攝;國家兩廳院/提供)

【撰文/魏君穎】

十七年前的SARS,重創過台灣的表演藝術產業,但表演團隊挺了過來,而當下正熱燒蔓延的武漢肺炎,在時空條件變換之下,為表演藝術帶來的是更嚴峻的寒冬,我們又將如何應對?在演出延期、停演的現實中,雖有文化部與各場館的紓困方案與協助,與除了有與其他行業面臨的相似困境外,表演藝術產業更有其本質性的脆弱體質,如何活下來,繼續讓人們可以享有藝術的動人力量,是所有從業者必須面對與思考的嚴肅課題。

網路直播取代現場 數位之路可行嗎?

隨著時代技術演進,網路直播演出的替代方案,很快地就被國外演出所採用。如原本就長期經營數位音樂廳的柏林愛樂,和紐約的大都會歌劇院,皆釋出免費收看的節目。對民眾來說,即使隔離在家,精神還可無限遨遊。

在疫情產生的宅經濟下,若能在訂閱平台上播放,讓觀眾付費收看,既讓藝術家的創作心血有了呈現機會,也提供另一種收入來源,看似不失為災情下可能的替代方案。謝念祖也認為,直播在台灣的狀況下很難執行,其一是直播演出需要一個攝影班,器材費用高昂,對觀眾的收費難以打平支出。其二是若創作的起心動念就不是為了轉播,而是在劇場,動機相當不同,螢幕也造成了舞台與觀眾間的第四面牆。同時,原本不是訓練對著鏡頭說話的劇場演員,不是設計來直播的腳本,臨時要更換演出方式,確有困難。況且,若都是看著電視,觀眾為何不去看韓劇?張寶慧也說,劇場表演在形式上比較緩慢,不像電視電影上比較快速的效果。

李孟融提出網路直播的功能之一,是避免讓現在無法進劇場的觀眾,未來再也不進劇場。同時,也看劇團的對網路媒介的定位是什麼?如果演出的目的是推廣或擴散,那直播可行,但螢幕取代劇場這件事情不會存在。儘管線上資源在這波疫情中紛紛湧現,也不能忽略觀眾從「線上」走到「現場」的距離很遠。而在數位化的嘗試中,表演藝術聯盟會採取陪伴策略,整合工具跟平台,相關法令跟問答,法律問題等。

振興方案和未來因應 如何增加產業「抵抗力」?

文化部喊出「防疫為重,紓困並行,振興在後」的原則,現下看來,防疫尚未完成,國民仍須努力。很快地在三月中下旬,文化部便已召開說明會,並開始受理紓困補助的申請,在說明會上,文化部藝術發展司張書豹司長說明,紓困補助並非競爭型補助,不比企劃優秀與否,盡量提供。期待在超高效率之下,紓困補助能成為表演藝術界的及時雨。

為了減少藝文工作者在填表時的困難,張寶慧呼籲劇場相關的各中介組織,可開放辦公室時段、提供公版文件、相關諮詢及填表協助,會比各自面對表格來得有效率。同時,也可協助劇團及個人工作者,視個人適用狀況選擇最有利的申請方式,藉此也了解各劇團所面對的困難,和解決方式,是了解劇場生態的好方式。

而在振興層面,仿照實施過的「夜市券」而提出的「振興券」,是否能夠幫助疑問產業?李孟融認為,藝文消費已有既定的通路如售票系統等行銷方式,印券成本很高,有點難想像真能對藝文有所幫助。

就張寶慧的觀察,表演藝術票券票價較高,也許對於本來就喜歡劇場的觀眾可以少付錢,不見得能因此開發新的觀眾。比較有可能開發新觀眾的,倒是在兒童藝術節等票價較低的親子節目。但整體藝文產業的振興,仍需要等到大眾心理上準備好了,不再需要為了疫情擔憂,才會有看戲的心情。

劇場也向來有「先百業而衰,後百業而興」的特性,在可預見的未來,全球將再度面臨經濟衰退,藝文產業得花多久的時間復甦,也尚難推論。表演藝術界面對突如其來的巨變,考驗的是整體產業的體質,也許此時尚未有時間沉澱思考,但不可不記取教訓的是:未來的面對同樣的突發事件,有沒有能力去因應,增加「抵抗力」?

值此之時,風險管理便更加重要。例如面對每年夏天的颱風季,劇場界亦曾討論過「節目中斷險」是否能給予更多保障。全民大劇團和人力飛行劇團都曾經評估過,但最終沒有投保。除了財務上的評估之外,劇場的運作方式和思維跟保險業者的想像也有很大差異,必須仔細對焦才能理解保險是否適用。

而政府在提供急難補助及紓困方案外,或許還可思考:比照農委會推動的農作物保險,以政策方式鼓勵藝文團體投保相關保險,若以勞保為勞方和資方分攤的概念看來,團隊跟政府各自負擔部分風險,團隊固定提撥保費等,提供團體未來在急難時可以申請理賠的管道。

參考國際案例 激盪不同做法

同樣面對劇場關閉的取消潮,以英國為例,一些具有受捐助資格的團體,面對大量需要處理退票的訂單,也請觀眾考慮將票款轉為捐款,協助劇場度過難關。亦有團體如英格蘭國家芭蕾,則提供觀眾將票款轉為儲值券,日後再用來訂購別的節目。除此之外,國外案例亦有轉為會員年費、轉為線上收看節目的付費點數等做法,儘量減少因退票產生的損失。

災變來襲,對個別團體來說,考驗的是運作核心的行政能力,能否立即反應各種狀態;對個別國家來說,則足以顯現各國藝術與文化政策生態、法令規定的不同做法。從香港、台灣、新加坡到英國,各國從中央到地方紛紛提出不同的紓困和補助方案。國際性組織如國際藝術協會與文化機構網絡(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Arts Councils and Culture Agencies,IFACCA)或是歐盟的 On the Move,皆不斷地協助彙整藝術家在這段期間所需要的資訊和資源,研究者、自由工作者、工會組織等,藉此得以跨越國界整合起來,互通訊息,而拜遠端通訊工具之便,已有研究組織發起線上國際研討會,為未來檢視相關政策做準備。

集眾人之力成就的藝術 集眾人之力挺過難關

「我們都生活在陰溝裡,但仍有人仰望星空。」不得不待在家的日子裡,劇場、歌劇院、音樂家紛紛用不同的方式,提供各式各樣的解憂之道。如果要問文化有什麼了不起,為什麼值得用這麼多預算紓困,或許重點不在產值,也不在它所帶動的經濟活動,而是藝術提醒人們,天空中仍有星星存在。劇場是集眾人之力成就的藝術,而集眾人之力,最後也能挺過難關。

【完整內容請見《PAR表演藝術雜誌》2020年4月號;訂閱PAR表演藝術電子版

延伸閱讀

藝文紓困15億不夠 4月中提2.0版

歌劇院「藝情不打烊」!主動延長會員有效期6個月

立委期許加碼30億 鄭麗君:4月中提2.0版藝文紓困方案

疫情衝擊屏東藝文產業 縣府啟動藝文紓困方案 共度難關

相關新聞

王嘉明 鬼才的勞作時光

攤開落落長的清明上河圖,喔不是,是王嘉明的劇本,全是他手作接起來的,「我導演都像在做勞作。」他笑說不喜歡翻頁,總覺得翻頁就意味著「斷章」,打亂整體氛圍,並指著劇本上用螢光筆標記的段落:「你看,如果翻頁的話就無法這樣畫了啊。」另一勞作是為每齣戲導演前置作業所做的表格,他拉出角色、影像、聲響等出場順序,並以不同顏色註記,記載章節、秒數,角色出場等時間點都是經過精心算計。對他而言,不同的作品就是不同的表格,每次都在挑戰不同的工作流程,圖表也跟著愈做愈長。

陳界仁 我在我們的現場

對陳界仁來說,創作不是讀萬卷書,而得行過萬里路,他總是數年前就開始田野調查,讓身體、思想長期浸淫在現場。他相信行走,相信身體內存複數靈魂的原型、想像的本能、廣袤的過去與未來,與現實世界的偶然碰撞所產生的火光。不管是錄像藝術、行為藝術,以至舞台設計,他的創作從生活現場出發,「對我來說,萬物有情,你要把它變成複義。」陳界仁要畫面出現的任何微細之物都得有意義。

數位未來 改變你的表演藝術「觀」 表演藝術的記錄未來式

在無法進劇場看演出的當下,許多創作者與團隊選擇將過往錄影開放觀賞,或舉辦新作線上直播,除針對當下觀眾進行宣傳並維持疫情後的消費意願外,表演藝術影像其實一直面對著另一群存在於未來的觀眾:「研究者」,這廣義地包含了所有想要了解表演藝術脈絡的觀眾群。而現行的表演藝術記錄方式,其實難以滿足未來觀眾的需求,透過新科技如VR的介入,則能保留更清晰的「表演」細節。透過對不同技術的探索,不只是開發新的可能性,也是在反思過往表演藝術所習慣使用的記錄媒材,如何形塑人們對「真實」、「表演」的想像與認知。

當劇場變成網路現場 另類出口還是未來之門? 表演藝術的線上直播

自從臉書、YouTube開放線上直播功能,也帶起自媒體時代的新潮流,但對重視現場性的表演藝術而言,對此一直保持觀望,偶有嘗試用以行銷推廣,直至疫情關上劇場之門,表演團隊不得不直面這個新的形式,也需思考為何要運用直播?如何達到好的直播品質?直播是否能為表演藝術團隊帶來人流與金流?

怎麼保存?怎麼用?留住精采當下的更多思考 表演影像的典藏與運用

最近因為許多場館、團隊將過往演出記錄影片釋出,讓劇迷樂迷舞迷看得目不暇給,同時也讓人好奇,在台灣,這些過往的精采演出哪裡找得到?而藝術家、團隊又是怎麼思考表演藝術影像的典藏呢?記錄的當下,其實就需思考未來的保存與運用的可能,是當下的推廣?未來的教育?還是歷史的見證?

四年級 紀蔚然 走過尖酸批判 放下然後自在

「你一定聽過我很多傳聞了吧。」被視為台灣當代重要劇作家之一、也是桃李滿天下之戲劇學者的紀蔚然,走過多年的戲劇路,相關傳說自然不少,但傳聞不是定論,當年擅長的反諷諧擬尖酸風格,現下也有了另番世情看淡的溫柔。人稱「冷伯」的他走過批判歲月,因哲學家洪席耶而體悟「藝術不一定得批判」,創作更形自在,退休後的他劇本創作邀約不斷,但創作的使命感輕了,他想「試試看自己可以寫到哪一年」。

六年級 布拉瑞揚 返身探問「我是誰」 認真生活長出舞來

五年前的二月廿七、廿八日,布拉瑞揚舞團於台東糖廠一幢黑色庫房「開門」,那兩天,也是布拉瑞揚作為創作者「長大成人」的通過儀式。從小備受呵護的他,舞蹈人生一路走來不斷被長輩、老師照顧,直到創立舞團「成為家長」,他才真的「長大」,與舞者一起找回「自己」,從生活中挖出創作。階段性總結舞團五周年心路歷程的新作《沒有害怕太陽和下雨》因肺炎疫情而延期,但舞者們依然持續訓練、持續跑步,創作如繞跑山路,一圈一圈地,過程不只有自己,有太陽,有下雨,有風險,有未知。

疫情肆虐下 一探劇場未來 訪國家兩廳院總監劉怡汝

肺炎疫情襲來,以現場性為本質的表演藝術更是重災區,現今中央疫情指揮中心已建議停辦「百人以上室內活動」,更多演出面臨停演抉擇。作為台灣表演藝術界重要場館的國家兩廳院,一舉一動都是其他單位的參考指標,藝術總監劉怡汝指出,除了透過疫情期間特別方案,以配套措施讓表演藝術圈獲得喘息、以協力方式讓團隊延續創作活動外,她也覺得這次疫情正是表演藝術界自我體檢的機會,可同時思考未來劇場的欣賞模式與可能性。

瘟疫關上劇場之門 繼續生存的大哉問 表演藝術產業 疫情下如何度難關?(下)

十七年前的SARS,重創過台灣的表演藝術產業,但表演團隊挺了過來,而當下正熱燒蔓延的武漢肺炎,在時空條件變換之下,為表演藝術帶來的是更嚴峻的寒冬,我們又將如何應對?在演出延期、停演的現實中,雖有文化部與各場館的紓困方案與協助,與除了有與其他行業面臨的相似困境外,表演藝術產業更有其本質性的脆弱體質,如何活下來,繼續讓人們可以享有藝術的動人力量,是所有從業者必須面對與思考的嚴肅課題。

瘟疫關上劇場之門 繼續生存的大哉問 表演藝術產業 疫情下如何度難關?(上)

十七年前的SARS,重創過台灣的表演藝術產業,但表演團隊挺了過來,而當下正熱燒蔓延的新冠肺炎,在時空條件變換之下,為表演藝術帶來的是更嚴峻的寒冬,我們又將如何應對?在演出延期、停演的現實中,雖有文化部與各場館的紓困方案與協助,與除了有與其他行業面臨的相似困境外,表演藝術產業更有其本質性的脆弱體質,如何活下來,繼續讓人們可以享有藝術的動人力量,是所有從業者必須面對與思考的嚴肅課題。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