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場就是音箱 解構六十分鐘的共鳴 動見体X王仲堃X自由擊《共鳴体》

《共鳴体》排練現場。 (動見体劇團/提供)
《共鳴体》排練現場。 (動見体劇團/提供)

【撰文/李秋玫】

繼《凱吉一歲》之後,作曲家林桂如歷經多年醞釀,與聲音裝置藝術家王仲堃、打擊樂團體「自由擊」,共同創作了新作品《共鳴体》。藉著「震動式喇叭」的運用,將表演空間轉化為可以共鳴的大音箱,結合肢體、裝置、互動,要讓到場的觀眾,在沒有片段、沒有中場的六十分鐘裡,感受另一種共鳴。

二○一三年,當動見体劇團的作品《凱吉一歲》引發大量討論,並且入圍第十二屆台新藝術獎年度五大入選作品之後,主持策動這場製作的作曲家林桂如,便心生以「共鳴」為主題發想下一部創作。經過多年的醞釀,核心成員再度聚首,結合音樂、聲音裝置、肢體、互動等創造全新製作《共鳴体》。在沒有片段、沒有中場的時間裡,為這觀眾自由遊走的表演場域,解構六十分鐘。

以共鳴為題 連接各種感官

「我想要探討聲音在空間裡共鳴的表現。」林桂如解釋:「共鳴,需要在一個『箱體』裡。」就我們熟悉的樂器來說,不同箱體是造就樂器獨特音色的元素之一,但將這概念擴大,箱體就可以變成是表演的空間。「傳統上,我們都希望觀眾忘記表演場地,但這次,我希望進入這個空間後,從聽覺、視覺上都一再被提醒『你是在這個大共鳴箱內。』」不過縮小共鳴的概念,她也找到一個震動的物件,不是既有的樂器,而是一個名為「震動式喇叭」(Surface Transducer)的工具。這個工具本身會震動,接觸任何物件都可以產生共鳴,因此林桂如試圖透過它,去探索各種現場樂器或裝置的所產生的意外聲響。

聲音裝置藝術家王仲堃向來著重於各種體驗的結合,他說:「我做的聲音裝置不單純想要發出聲音而已,會考慮到更多感官。『視覺』就是聲音之外最大的衝擊,表演者的姿態、裝置的展現,都會影響到聲音的結果。」為此他用了打擊樂常用的雷板,做了幾個大小不一的「海鷗」讓樂手可以發揮,並且利用震動式喇叭一起發聲。「海鷗懸吊在半空中,傳達一種救贖、候鳥遷襲,甚至回應病毒傳播的意象。」王仲堃說:「如果沒有接觸、共鳴,也不會把想法『感染』給別人。」

關注在接觸、互動、信任、觀察

演奏上,邀請了打擊樂團隊自由擊的加入。作為共同創作的一員,他們發揮擅長的即興、開發及劇場元素經驗,從林桂如的聲響素材,加上肢體編創設計董怡芬的身體提煉,共同發展出具有彈性與想像力的表演。最後,再由藝術家陳彥斌擔任「構作」的角色,將抽象的聲音、視覺及所有抽象的指涉完美連結。至於到場的觀眾,也並非像以往那樣坐在單面或三面的觀眾席裡,而是可以在箱體中接觸與互動,感受另一種共鳴。

林桂如的感慨:「很多當代音樂在演出的過程中讓觀眾覺得很冰冷、很有距離感的,那個距離感除了演出內容之外,表演形式是造成距離感最大的原因之一。」為此,她希望觀眾不是被關在一個角落,而是可以建立一個和善的氛圍提供主動觀察。在表演期間也提昇了另一個層次的思考,那就是「信任」。她提問:「在表演中如果若有機會被要求主動參與一些動作,而這參與如果有可能改變內容,你選擇做或不做?」如何在表演裡建立一個機制,讓機制能夠自然發生,或帶出另一個形式,這是她關注的地方。

最大的精髓,就是共同創作中對話、衝突、磨合所產生出效果。期間考驗藝術家們的拋接與對應,即使耗時間、耗精神,甚至不能有絕對的堅持,然而在這之間,往往能對彼此原本的領域或關注的事物有更多理解。從一點一滴相加、凝結眾人的共識之後,我們看見的,將是藝術家的共鳴、感官之間的共鳴、物件之間的共鳴還有演奏與觀眾的共鳴。

【完整內容請見《PAR表演藝術雜誌》2020年3月號;訂閱PAR表演藝術電子版

延伸閱讀

新冠肺炎影響 劇團作品「麗晶卡拉OK的最後一夜」取消赴日

落腳幼稚園藝術村 秋野芒打造花蓮劇團新基地

羅浮宮熱展中!百歲抽象大師蘇拉熱 三月將上拍

超人改當金鋼狼?知名藝術家先畫形象概念照

相關新聞

王嘉明 鬼才的勞作時光

攤開落落長的清明上河圖,喔不是,是王嘉明的劇本,全是他手作接起來的,「我導演都像在做勞作。」他笑說不喜歡翻頁,總覺得翻頁就意味著「斷章」,打亂整體氛圍,並指著劇本上用螢光筆標記的段落:「你看,如果翻頁的話就無法這樣畫了啊。」另一勞作是為每齣戲導演前置作業所做的表格,他拉出角色、影像、聲響等出場順序,並以不同顏色註記,記載章節、秒數,角色出場等時間點都是經過精心算計。對他而言,不同的作品就是不同的表格,每次都在挑戰不同的工作流程,圖表也跟著愈做愈長。

陳界仁 我在我們的現場

對陳界仁來說,創作不是讀萬卷書,而得行過萬里路,他總是數年前就開始田野調查,讓身體、思想長期浸淫在現場。他相信行走,相信身體內存複數靈魂的原型、想像的本能、廣袤的過去與未來,與現實世界的偶然碰撞所產生的火光。不管是錄像藝術、行為藝術,以至舞台設計,他的創作從生活現場出發,「對我來說,萬物有情,你要把它變成複義。」陳界仁要畫面出現的任何微細之物都得有意義。

數位未來 改變你的表演藝術「觀」 表演藝術的記錄未來式

在無法進劇場看演出的當下,許多創作者與團隊選擇將過往錄影開放觀賞,或舉辦新作線上直播,除針對當下觀眾進行宣傳並維持疫情後的消費意願外,表演藝術影像其實一直面對著另一群存在於未來的觀眾:「研究者」,這廣義地包含了所有想要了解表演藝術脈絡的觀眾群。而現行的表演藝術記錄方式,其實難以滿足未來觀眾的需求,透過新科技如VR的介入,則能保留更清晰的「表演」細節。透過對不同技術的探索,不只是開發新的可能性,也是在反思過往表演藝術所習慣使用的記錄媒材,如何形塑人們對「真實」、「表演」的想像與認知。

當劇場變成網路現場 另類出口還是未來之門? 表演藝術的線上直播

自從臉書、YouTube開放線上直播功能,也帶起自媒體時代的新潮流,但對重視現場性的表演藝術而言,對此一直保持觀望,偶有嘗試用以行銷推廣,直至疫情關上劇場之門,表演團隊不得不直面這個新的形式,也需思考為何要運用直播?如何達到好的直播品質?直播是否能為表演藝術團隊帶來人流與金流?

怎麼保存?怎麼用?留住精采當下的更多思考 表演影像的典藏與運用

最近因為許多場館、團隊將過往演出記錄影片釋出,讓劇迷樂迷舞迷看得目不暇給,同時也讓人好奇,在台灣,這些過往的精采演出哪裡找得到?而藝術家、團隊又是怎麼思考表演藝術影像的典藏呢?記錄的當下,其實就需思考未來的保存與運用的可能,是當下的推廣?未來的教育?還是歷史的見證?

四年級 紀蔚然 走過尖酸批判 放下然後自在

「你一定聽過我很多傳聞了吧。」被視為台灣當代重要劇作家之一、也是桃李滿天下之戲劇學者的紀蔚然,走過多年的戲劇路,相關傳說自然不少,但傳聞不是定論,當年擅長的反諷諧擬尖酸風格,現下也有了另番世情看淡的溫柔。人稱「冷伯」的他走過批判歲月,因哲學家洪席耶而體悟「藝術不一定得批判」,創作更形自在,退休後的他劇本創作邀約不斷,但創作的使命感輕了,他想「試試看自己可以寫到哪一年」。

六年級 布拉瑞揚 返身探問「我是誰」 認真生活長出舞來

五年前的二月廿七、廿八日,布拉瑞揚舞團於台東糖廠一幢黑色庫房「開門」,那兩天,也是布拉瑞揚作為創作者「長大成人」的通過儀式。從小備受呵護的他,舞蹈人生一路走來不斷被長輩、老師照顧,直到創立舞團「成為家長」,他才真的「長大」,與舞者一起找回「自己」,從生活中挖出創作。階段性總結舞團五周年心路歷程的新作《沒有害怕太陽和下雨》因肺炎疫情而延期,但舞者們依然持續訓練、持續跑步,創作如繞跑山路,一圈一圈地,過程不只有自己,有太陽,有下雨,有風險,有未知。

疫情肆虐下 一探劇場未來 訪國家兩廳院總監劉怡汝

肺炎疫情襲來,以現場性為本質的表演藝術更是重災區,現今中央疫情指揮中心已建議停辦「百人以上室內活動」,更多演出面臨停演抉擇。作為台灣表演藝術界重要場館的國家兩廳院,一舉一動都是其他單位的參考指標,藝術總監劉怡汝指出,除了透過疫情期間特別方案,以配套措施讓表演藝術圈獲得喘息、以協力方式讓團隊延續創作活動外,她也覺得這次疫情正是表演藝術界自我體檢的機會,可同時思考未來劇場的欣賞模式與可能性。

瘟疫關上劇場之門 繼續生存的大哉問 表演藝術產業 疫情下如何度難關?(下)

十七年前的SARS,重創過台灣的表演藝術產業,但表演團隊挺了過來,而當下正熱燒蔓延的武漢肺炎,在時空條件變換之下,為表演藝術帶來的是更嚴峻的寒冬,我們又將如何應對?在演出延期、停演的現實中,雖有文化部與各場館的紓困方案與協助,與除了有與其他行業面臨的相似困境外,表演藝術產業更有其本質性的脆弱體質,如何活下來,繼續讓人們可以享有藝術的動人力量,是所有從業者必須面對與思考的嚴肅課題。

瘟疫關上劇場之門 繼續生存的大哉問 表演藝術產業 疫情下如何度難關?(上)

十七年前的SARS,重創過台灣的表演藝術產業,但表演團隊挺了過來,而當下正熱燒蔓延的新冠肺炎,在時空條件變換之下,為表演藝術帶來的是更嚴峻的寒冬,我們又將如何應對?在演出延期、停演的現實中,雖有文化部與各場館的紓困方案與協助,與除了有與其他行業面臨的相似困境外,表演藝術產業更有其本質性的脆弱體質,如何活下來,繼續讓人們可以享有藝術的動人力量,是所有從業者必須面對與思考的嚴肅課題。

一封信打開的「對流」 文字與聲響的「共感覺」 吳明益 ╳ 王佩瑤

在讀了作家吳明益的小說《單車失竊記》之後,鋼琴家王佩瑤將迴盪腦海的聲響、氣味、觸感,融合了自身的記憶手寫了一封信。遲遲未鼓起勇氣交遞,卻依據這些感動挑選了少見卻傑出的樂曲,製作成一場音樂會。但那不只是一個晚上的演出,而是將由攝影師以不同類型的相機記錄當時的場景,再一張張手工沖洗出來。會後一個月,作家吳明益也將為音樂會撰寫一封信,連同照片送給現場共同經歷這一段時光的觀眾。在經過時間的沖刷之後,褪色的印象和鮮明的相片,對照著文字與音樂的韻律,即使衝突,倒也精采。 從一封信的起頭到一封信的結尾,中間經歷的是無限的刺激和啟發,音樂與文字藝術的「共感覺」,就聽他們兩人娓娓道來。

NSO「牧之神.森之靈」「來自臺灣」 再度踏上歐陸 以音樂展現自信與多元

NSO音樂總監呂紹嘉將在本樂季結束後卸任,在此之前將在四月中再度帶領樂團赴歐巡演,這回巡演準備了德布西《海》、拉威爾《達芙妮與克羅伊》第二號,及柴科夫斯基第六號交響曲《悲愴》,也將演出作曲家李元貞《美濃之道》表現台灣特色,並邀請鋼琴家周善祥同行。出訪前將以「牧之神.森之靈」、「來自臺灣」兩場音樂會呈現上述曲目,讓台灣樂迷搶先聆賞。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