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女兒遭北韓綁架逾40年 日翁奮鬥救女今老衰去世

鐵路警父親抑鬱而終 柯文哲:台灣司法制度有漏洞

「粹金之聲」 穿越華麗的巴洛克 假聲男高音賈洛斯基與阿塔瑟斯古樂合奏團

阿塔瑟斯古樂團 (©DR/VG  國家兩廳院/提供)
阿塔瑟斯古樂團 (©DR/VG 國家兩廳院/提供)

【撰文/賴家鑫】

由假聲男高音賈洛斯基、柔音提琴家Christine Plubeau、長頸魯特琴家Claire Antonini、大鍵琴家Yoko Nakamura等多位古樂演奏家組成的阿塔瑟斯古樂合奏團,可說是歐洲最紅的巴洛克樂團,演出曲目幾乎涵蓋所有巴洛克作曲家的器樂曲及聲樂與器樂的樂曲。這回與賈洛斯基聯袂訪台演出「粹金之聲」音樂會,將演出拿手的巴洛克樂曲,包括台灣罕見的韋瓦第與韓德爾歌劇中的詠歎調。

一九九四年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提名的比利時電影《絕代豔姬》Farinelli,描述十八世紀與作曲家韓德爾同時期的義大利閹伶男高音法里內利(Farinelli)輝煌燦爛的傳奇故事。當年這部電影在台灣造成不小的轟動,對當時才逐漸開放的台灣社會,造成不小性別上的衝擊。許多人看了電影才知道西方從文藝復興以來一直有閹伶的存在,而且在十七、八世紀所有歌劇的男主角,幾乎是閹伶。

當時閹伶利用與生俱來的聲音,加上頭腔共鳴的美聲唱法,製造出清亮、純淨如拋物線般投射的聲音,真的只能用天籟形容,在那個年代,許多愛樂者對他們宛如巨星般的著迷,尤其是法里內利更是當時歐洲的超級巨星,所到之處,無不瘋狂,尤其是唱到高音時的持續力與力道,讓韓德爾也對他刮目相看,一直期盼有朝一日能邀法里內利來演唱他的歌劇。

今日最受矚目的假聲男高音

這種為保留小男生美好、純淨聲音所做的殘忍手術,雖然造就不少優秀的歌唱家,也是那時代歌劇作曲家的繆思,但是這種不人道的行為,隨著時代品味的改變,到十八世紀之後逐漸沒落,到十九世紀末期幾乎已不存在。反而在廿世紀的七○年代古樂逐漸興起之時,這種中性的獨特聲音再次引人注意,但是絕對沒有經過不人道的手術,是渾然天成的。剛開始用於十七、八世紀巴洛克聲樂曲的演唱,一九九○年代因這部電影,這樣獨特嗓子的男性聲樂家再次成為話題,今日最受矚目的假聲男高音,非俄裔法籍歌唱家賈洛斯基莫屬。

曾獲得二○○四年與二○○七年法國音樂獎「年度最佳藝術家」大獎的賈洛斯基,是當今樂壇最重要的假聲男高音,獨特嗓子難得,加上外形俊秀,以及純淨的聲音與絕佳的樂感,使他的天賦更顯得彌足珍貴,而且演唱時臉上富有戲劇性的表情,卓越的演唱技巧,使他成為今日演唱巴洛克音樂的當紅人物,因此也獲得數個德國古典音樂大獎,包括「古典回聲獎」(2008)與「年度歌手獎」(2009德勒斯登與2016柏林)等, 他在二○一四年首次來台時,台北國家音樂廳當晚的音樂會門票全部售罄,二○二○年三月再次來台,樂迷瘋狂的程度絕對不會小於六年前。

歐洲最紅的巴洛克樂團

這次隨賈洛斯基來台演出的阿塔瑟斯古樂團(Ensemble Artaserse),成立於二○○二年,是由多位長期在歐洲、法國各地巴洛克音樂會上合作的好友所組成,最初成員只有柔音提琴家Christine Plubeau、長頸魯特琴家Claire Antonini、大鍵琴家Yoko Nakamura與假聲男高音賈洛斯基,爾後擴充至十六人,成為完整的巴洛克樂團。成立同年十月在巴黎皇家宮殿劇院首次登台一鳴驚人之後,迄今仍是歐洲最紅的巴洛克樂團,唱片錄音由法國唱片公司Ambroisie發行。

阿塔瑟斯古樂團的演出曲目幾乎涵蓋所有巴洛克作曲家的器樂曲及聲樂與器樂的樂曲,如韓德爾、韋瓦第、卡瓦利等,這次該團與賈洛斯基也將演出拿手的巴洛克樂曲,包括台灣罕見的韋瓦第與韓德爾歌劇中的詠歎調。而樂團當然也不甘於躲在賈洛斯基身後,將演奏巴洛克時期重要的器樂曲,包括韓德爾大協奏曲與韋瓦第g小調絃樂協奏曲及選自歌劇《奧林匹克》當中的交響曲(單樂章),精采可期,是二○二○上半年絕對不能錯過的音樂會。

【完整內容請見《PAR表演藝術雜誌》2020年2月號;訂閱PAR表演藝術電子版

延伸閱讀

烏克蘭總理批總統澤倫斯基不懂經濟 音檔外洩尷尬請辭

NFL╱布朗找到新主帥 史戴芬斯基接下兵符

伊朗人高喊「獨裁者去死」 要最高領袖哈米尼下台

烏克蘭:誤擊客機事件 伊朗總統同意司法還公道

相關新聞

一場瘟疫揭露原本脆弱的產業體質 疫情前後台灣表演藝術產業之數據觀點

台灣表演藝術產業的困境,並非因為疫情才出現,而是早已出現;其風險結構已存在多時,今天只是透過疫情一次體現。對於台灣表演藝術產業長期以來資產累積的缺乏,財務風險的承受能力,乃至於前述平均每場票房的遞減趨勢,能否透過這次疫情進行一次大體檢,並提出系統性的解決方式,提升各團隊在相關財務方面的操作能力,或許是比當前疫情紓困更為關鍵的事情。

劇場創作者蕭東意 東意與他的Perfect Timing

誇張到有點欠揍的各種語言腔調模仿、政治不正確到忍不住大笑卻又替他捏把冷汗的笑點、渾然天成的喜劇節奏,讓人很難將這樣的表演形象與自稱「來自傳統家庭,保守害羞」的蕭東意聯想到一起。但也是這樣的「多面」,讓他在一再嘗試、修正中,「沒有方法論」「不專業」地,找到自己表演的perfect timing……

愛最大 能起死回生?雖然彼此隔離卻似乎朝夕共處

一六二三年,莎士比亞寫的《冬天的故事》出版,從一六一一年首演起就被認為是個喜劇。但卅年後在瘟疫蔓行裡重讀,深深感到當年其實被騙了,人生哪裡這麼輕巧,每一步都扎心,凡走過覆水難收。但凜冬裡,我們更需要見證奇蹟的故事,讓日子不那麼艱難,還懷著希望繼續相信咬牙活著很值得。

種花與養魚都是馴化的自我修煉 黃致凱新作《與惡》啟發生命省思

蒔花餵魚是黃致凱每日工作前的必修功課,但他可不是扮扮家家酒搞搞小確幸,而是以專業態度面對,不管是養魚或種花,皆能說出種種道理、各樣講究,家裡簡直就是個「生態劇場」,在兒女相伴下,日日都有「戲」。總說自己個性急躁的黃致凱,也是試著在這些繁瑣的過程中放慢腳步、洞察世事。疫情下演出停歇,但他心念一轉:雖然劇場不是老百姓生活必須,雖然自己如此渺小,但期待可以透過作品,帶給大家安定的力量。

FOCA福爾摩沙馬戲團 在停滯的時光夾縫裡 待續/蓄而動

落腳在城市邊緣的社子島,FOCA福爾摩沙馬戲團一邊面臨地區改建需要搬遷的未來,一邊面臨因疫情取消演出的困境,但走進該團所租下的挑高鐵皮屋,卻「一切如常」——在演出停擺的日子裡,反而讓這群近三年忙碌於演出的團員們,擁有三個月左右的密集練習、自己練功的機會,探索個人能力與技巧。還有其他多元課程、移地訓練、讀書會……練習如常,運作如常,為後疫情時代蓄勢待發。

王嘉明 鬼才的勞作時光

攤開落落長的清明上河圖,喔不是,是王嘉明的劇本,全是他手作接起來的,「我導演都像在做勞作。」他笑說不喜歡翻頁,總覺得翻頁就意味著「斷章」,打亂整體氛圍,並指著劇本上用螢光筆標記的段落:「你看,如果翻頁的話就無法這樣畫了啊。」另一勞作是為每齣戲導演前置作業所做的表格,他拉出角色、影像、聲響等出場順序,並以不同顏色註記,記載章節、秒數,角色出場等時間點都是經過精心算計。對他而言,不同的作品就是不同的表格,每次都在挑戰不同的工作流程,圖表也跟著愈做愈長。

陳界仁 我在我們的現場

對陳界仁來說,創作不是讀萬卷書,而得行過萬里路,他總是數年前就開始田野調查,讓身體、思想長期浸淫在現場。他相信行走,相信身體內存複數靈魂的原型、想像的本能、廣袤的過去與未來,與現實世界的偶然碰撞所產生的火光。不管是錄像藝術、行為藝術,以至舞台設計,他的創作從生活現場出發,「對我來說,萬物有情,你要把它變成複義。」陳界仁要畫面出現的任何微細之物都得有意義。

數位未來 改變你的表演藝術「觀」 表演藝術的記錄未來式

在無法進劇場看演出的當下,許多創作者與團隊選擇將過往錄影開放觀賞,或舉辦新作線上直播,除針對當下觀眾進行宣傳並維持疫情後的消費意願外,表演藝術影像其實一直面對著另一群存在於未來的觀眾:「研究者」,這廣義地包含了所有想要了解表演藝術脈絡的觀眾群。而現行的表演藝術記錄方式,其實難以滿足未來觀眾的需求,透過新科技如VR的介入,則能保留更清晰的「表演」細節。透過對不同技術的探索,不只是開發新的可能性,也是在反思過往表演藝術所習慣使用的記錄媒材,如何形塑人們對「真實」、「表演」的想像與認知。

當劇場變成網路現場 另類出口還是未來之門? 表演藝術的線上直播

自從臉書、YouTube開放線上直播功能,也帶起自媒體時代的新潮流,但對重視現場性的表演藝術而言,對此一直保持觀望,偶有嘗試用以行銷推廣,直至疫情關上劇場之門,表演團隊不得不直面這個新的形式,也需思考為何要運用直播?如何達到好的直播品質?直播是否能為表演藝術團隊帶來人流與金流?

怎麼保存?怎麼用?留住精采當下的更多思考 表演影像的典藏與運用

最近因為許多場館、團隊將過往演出記錄影片釋出,讓劇迷樂迷舞迷看得目不暇給,同時也讓人好奇,在台灣,這些過往的精采演出哪裡找得到?而藝術家、團隊又是怎麼思考表演藝術影像的典藏呢?記錄的當下,其實就需思考未來的保存與運用的可能,是當下的推廣?未來的教育?還是歷史的見證?

四年級 紀蔚然 走過尖酸批判 放下然後自在

「你一定聽過我很多傳聞了吧。」被視為台灣當代重要劇作家之一、也是桃李滿天下之戲劇學者的紀蔚然,走過多年的戲劇路,相關傳說自然不少,但傳聞不是定論,當年擅長的反諷諧擬尖酸風格,現下也有了另番世情看淡的溫柔。人稱「冷伯」的他走過批判歲月,因哲學家洪席耶而體悟「藝術不一定得批判」,創作更形自在,退休後的他劇本創作邀約不斷,但創作的使命感輕了,他想「試試看自己可以寫到哪一年」。

六年級 布拉瑞揚 返身探問「我是誰」 認真生活長出舞來

五年前的二月廿七、廿八日,布拉瑞揚舞團於台東糖廠一幢黑色庫房「開門」,那兩天,也是布拉瑞揚作為創作者「長大成人」的通過儀式。從小備受呵護的他,舞蹈人生一路走來不斷被長輩、老師照顧,直到創立舞團「成為家長」,他才真的「長大」,與舞者一起找回「自己」,從生活中挖出創作。階段性總結舞團五周年心路歷程的新作《沒有害怕太陽和下雨》因肺炎疫情而延期,但舞者們依然持續訓練、持續跑步,創作如繞跑山路,一圈一圈地,過程不只有自己,有太陽,有下雨,有風險,有未知。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