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世界能「封鎖」多久?從公衛災難到金融危機

翁仁賢燒死6親人今伏法 胞兄:不想領回遺體

2019表演藝術回顧:林懷民退休 雲門舞集的下一步?

林懷民與鄭宗龍 (劉振祥/攝;雲門舞集/提供)
林懷民與鄭宗龍 (劉振祥/攝;雲門舞集/提供)

【撰文/張慧慧】

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將於二○一九年底正式交棒給新任藝術總監鄭宗龍,也意謂著雲門這張「台灣名片」將面對下一個嶄新的時代。當巨人走下舞台,昔日的典範,是來者必須面對的高牆,而時代的光速轉變,更是團隊未來必須直面的挑戰。調整人員編制後的雲門舞集與雲門劇場,「打開」已成為其重要的功課,大規模與靈活的合作,是在當前混亂的藝術圈創造雙贏賽局的有用方法,新世代的雲門已在路上。

打開雲門舞集官網,舞作介紹頁面是林懷民的系列作品,一路推著鄭宗龍《十三聲》置頂——作為「台灣名片」的林懷民,四十六年來帶著雲門舞作走訪卅七個國家兩百卅三座城市,演出3,932場,將於年底退休,二○二○年由鄭宗龍接棒。

作為新任藝術總監,鄭宗龍明後兩年的行程表已近乎抵定。明年初,他率團赴歐巡演,演出的正是《十三聲》,九週、十一城、廿九場,將創下雲門國際巡演最密集的紀錄,而在英國沙德勒之井的場次,除了《十三聲》,林懷民的《微塵》也受邀演出,這將是兩任藝術總監長版舞作首次同台,舞評人盧健英指出:「從林老師退休,到新任藝術總監,全世界都在看。」

林懷民說出退休宣言是兩年前的事,除了世界舞壇緊盯著這個老牌舞團的變化,台灣文化圈則花了不只兩年去思考,誰是下一張「台灣名片」的問題:在我們所處的當代,還能有下一個林懷民嗎?催動當前表演藝術圈發展的引擎是什麼?

挑戰過往高牆 挑戰迅變時代

沒有人是相同的,期待有「下一個林懷民」對誰都不公平,也不切實際。盧健英避免將這兩位由全然相異的家庭背景、時代所餵養而成的創作者,放在同個天秤上,她說:「雲門充滿代表性,跟台灣過去半世紀,小至對表演藝術,大至與國際對話的處境——林老師的退休是跟一個時代發生關係,影響了我們整個世代的記憶。這是一個沉重的包袱,雲門因此不只是舞團,它是文化財,有極高的公共性。」

「我們只有一個林懷民,他可以把舞蹈變成一張國家名片,這個巨人走下他的舞台,將舞者縮編,讓雲門有了一個乾淨的重新開始,這是很智慧的決定,創造了新的典範。」這位資深舞評人同時直指新任藝術總監無法迴避的高牆:「宗龍要如何走出所有賦予雲門、賦予他即將所處的位置的榮耀——他必須走出榮耀,走出壓力,去創造他自己——這是最大的挑戰。」

另一方面,時代變化的速度已非昔日可比擬。過去,社會和制度能歷經幾世紀而不衰,時勢造英雄的領導強人光環已難複製,當前幾乎每個世代都要打破舊世界,改寫新的遊戲規則。

不只創作世代交接,藝術市場也因著國際情勢如英國脫歐、中美貿易戰等變化,正歷經劇烈轉型。團隊要順利運轉,藝術總監不只要當個好的藝術家創作出好作品,也同時得是個好的經營者,懂得與優秀的執行團隊工作。從雲門藝術總監的交棒,執行團隊工作模組的轉變,亦可窺見典範轉移的過程。

從大咖領導 到攜手進行團體戰

「我們期勉自己打破慣性跟不同藝術家工作。」自一九九一年雲門復出後,便開始與林懷民工作的執行總監葉芠芠直言不諱,「宗龍對自己的藝術方向清楚,但行政面比較需要團隊的意見。過去林老師一眼就看穿的事情,現在我們需要給更多資訊,幫宗龍看穿——難處是,我們可能也沒看穿,這就是陷阱。」她樂觀其成執行團隊與藝術總監將要「一起成長」的新時代,「我們必須一起走過陷阱,不再是誰領誰,而是一起。」

「我們相信藝術可以服務社會。」林懷民所堅持的「創作、國內外巡演、教育推廣」,依然是新世代雲門的三大重點,但全職舞者減少已是既成事實,雲門2在高雄逾十年的駐市也在明年畫上休止符,未來藝術推廣將以更靈活且輕薄的編制,與退休資深舞者合作,走入偏鄉,甚至是偏偏鄉,葉芠芠說:「文化平權在我們的養成中,是最重要的價值。」

從大咖藝術家領導的典範,轉移為群策群力的團體戰——在執行團隊重要性大幅提升的新時代,團隊如何「搭橋」,在自由市場中找到藝術與觀眾溝通的方法愈趨重要。

持平來說,這個新團隊相比林懷民創團之初所面臨的挑戰,可能又更為艱鉅。目前一、二團整併後的藝術團隊有卅人(含舞者廿五人)執行團隊五十八人,這個共計八十八人的團隊,不單只是一個征戰國際的舞團,身後還有一個才搬進去五年的家「雲門劇場」要顧。

盧健英觀察,「有了自己的腹地,更密切地跟人發生關係,雲門劇場成為年輕藝術家的創作平台,擔負另外的使命。」目前,雲門劇場有「創計畫」作為表演藝術人才培育,提供創作經費與排練空間,也因著技術人才、設備皆完善的中型劇場,而有望成為嫁接創作者從實驗劇場到國家戲劇院大舞台的平台。

作為平台與創作團隊 「打開」是重要功課

「打開」成為雲門下一世代的重要功課,不只雲門劇場作為平台,還是雲門舞集在高速運轉的時代面對國際藝術市場皆是如此。

私人營運的雲門劇場並無政府相關資源挹注,與其他場館、創作團隊的合作是必然。今年國家兩廳院主辦的「2019舞蹈秋天」,適合中型劇場演出的《器》首次移師他館演出,地點便選在雲門,葉芠芠說:「台灣表演藝術圈已經有比較成熟的環境,能夠思考如何將作品結合最對的場地、最對的一群人,將專業做到最好。」

場館結盟不只影響劇場,也影響舞團。鄭宗龍明年歐巡背後有部分是兩廳院與法國鳳凰劇院結盟開展的網絡支持。從雲門歷史數據來看,「國際共製」也非新鮮事。二○○七年是雲門復出後國際巡演的最高峰,那年國際演出共四十九場,「過去,林老師排斥作品還沒完成就賣給人家;但《狂草》後,我們發現大家買的是自己相信的品牌,所以要國際共製。」自由市場的新契約提前確保了演出檔期,也催快了創作生產速度,葉芠芠說:「林老師適應了很久,但宗龍沒得適應,當前的速度感已不是過去打電報的年代,因此支持系統一定要比過去更完整,必須更知道關鍵。」

在新的結構等不到固定,便已陳舊的新時代,或許也正是合縱連橫最好的時代,大規模與靈活的合作,是在當前混亂的藝術圈創造雙贏賽局的有用方法,新世代的雲門已在路上。

【完整內容請見《PAR表演藝術雜誌》2019年12月號;訂閱PAR表演藝術電子版

延伸閱讀

台兩廳院攜手法國鳳凰劇院 「開動計畫」藝術家互訪

影/下任雲門總監鄭宗龍 跳進辦公大樓邀民眾共舞

46年前在台中首演今終場 林懷民:與台中有緣

蔣勳攜手王心心 南管唱起春江花月夜

相關新聞

六年級 布拉瑞揚 返身探問「我是誰」 認真生活長出舞來

五年前的二月廿七、廿八日,布拉瑞揚舞團於台東糖廠一幢黑色庫房「開門」,那兩天,也是布拉瑞揚作為創作者「長大成人」的通過儀式。從小備受呵護的他,舞蹈人生一路走來不斷被長輩、老師照顧,直到創立舞團「成為家長」,他才真的「長大」,與舞者一起找回「自己」,從生活中挖出創作。階段性總結舞團五周年心路歷程的新作《沒有害怕太陽和下雨》因肺炎疫情而延期,但舞者們依然持續訓練、持續跑步,創作如繞跑山路,一圈一圈地,過程不只有自己,有太陽,有下雨,有風險,有未知。

疫情肆虐下 一探劇場未來 訪國家兩廳院總監劉怡汝

肺炎疫情襲來,以現場性為本質的表演藝術更是重災區,現今中央疫情指揮中心已建議停辦「百人以上室內活動」,更多演出面臨停演抉擇。作為台灣表演藝術界重要場館的國家兩廳院,一舉一動都是其他單位的參考指標,藝術總監劉怡汝指出,除了透過疫情期間特別方案,以配套措施讓表演藝術圈獲得喘息、以協力方式讓團隊延續創作活動外,她也覺得這次疫情正是表演藝術界自我體檢的機會,可同時思考未來劇場的欣賞模式與可能性。

瘟疫關上劇場之門 繼續生存的大哉問 表演藝術產業 疫情下如何度難關?(下)

十七年前的SARS,重創過台灣的表演藝術產業,但表演團隊挺了過來,而當下正熱燒蔓延的武漢肺炎,在時空條件變換之下,為表演藝術帶來的是更嚴峻的寒冬,我們又將如何應對?在演出延期、停演的現實中,雖有文化部與各場館的紓困方案與協助,與除了有與其他行業面臨的相似困境外,表演藝術產業更有其本質性的脆弱體質,如何活下來,繼續讓人們可以享有藝術的動人力量,是所有從業者必須面對與思考的嚴肅課題。

瘟疫關上劇場之門 繼續生存的大哉問 表演藝術產業 疫情下如何度難關?(上)

十七年前的SARS,重創過台灣的表演藝術產業,但表演團隊挺了過來,而當下正熱燒蔓延的新冠肺炎,在時空條件變換之下,為表演藝術帶來的是更嚴峻的寒冬,我們又將如何應對?在演出延期、停演的現實中,雖有文化部與各場館的紓困方案與協助,與除了有與其他行業面臨的相似困境外,表演藝術產業更有其本質性的脆弱體質,如何活下來,繼續讓人們可以享有藝術的動人力量,是所有從業者必須面對與思考的嚴肅課題。

一封信打開的「對流」 文字與聲響的「共感覺」 吳明益 ╳ 王佩瑤

在讀了作家吳明益的小說《單車失竊記》之後,鋼琴家王佩瑤將迴盪腦海的聲響、氣味、觸感,融合了自身的記憶手寫了一封信。遲遲未鼓起勇氣交遞,卻依據這些感動挑選了少見卻傑出的樂曲,製作成一場音樂會。但那不只是一個晚上的演出,而是將由攝影師以不同類型的相機記錄當時的場景,再一張張手工沖洗出來。會後一個月,作家吳明益也將為音樂會撰寫一封信,連同照片送給現場共同經歷這一段時光的觀眾。在經過時間的沖刷之後,褪色的印象和鮮明的相片,對照著文字與音樂的韻律,即使衝突,倒也精采。 從一封信的起頭到一封信的結尾,中間經歷的是無限的刺激和啟發,音樂與文字藝術的「共感覺」,就聽他們兩人娓娓道來。

NSO「牧之神.森之靈」「來自臺灣」 再度踏上歐陸 以音樂展現自信與多元

NSO音樂總監呂紹嘉將在本樂季結束後卸任,在此之前將在四月中再度帶領樂團赴歐巡演,這回巡演準備了德布西《海》、拉威爾《達芙妮與克羅伊》第二號,及柴科夫斯基第六號交響曲《悲愴》,也將演出作曲家李元貞《美濃之道》表現台灣特色,並邀請鋼琴家周善祥同行。出訪前將以「牧之神.森之靈」、「來自臺灣」兩場音樂會呈現上述曲目,讓台灣樂迷搶先聆賞。

相逢甚好——魏海敏與台灣京劇主體性的建立

一九六九年加入劇校的魏海敏年方十一,和同齡被送入劇校的同學們相仿,有著雷同亦不足為外人道的故事。京劇是她和爸爸的連結,劇校是讓她吃飽穿暖、習得一技之長、減輕家裡負擔的出口。她在京劇極盛時學下老師字字推敲的老戲,或許想著唱主戲、有著成大角的企圖,但她大概是沒想到,未來的她,會是「舉旗造反」的旗手之一、會不顧處分地毅然赴京學藝、會創造出迥然相異於過往的新表演可能,並且,能和「台灣京劇」一起攜手走得這樣遠……

日本編舞家近藤良平 展現人類多樣性 永保好奇的陽光男孩

在十二歲之前來回居住於日本與南美,從小熱中南美音樂和足球運動的近藤良平,也因此在身體中種下了特屬於這個經驗的節奏。總是活潑又好奇的他,就像個青春期的陽光男孩,不願拘於成規,成立全男班的「東京 鷹」,為未必科班出身、各色各樣但志同道合的夥伴創作,他說:「這個世界有很多不同族群的人、不同膚色的人、不同性別的人,我透過自己的表演團體,只是想表達,我們應該容納這個世界上所有人類的多樣性。」

劇場就是音箱 解構六十分鐘的共鳴 動見体X王仲堃X自由擊《共鳴体》

繼《凱吉一歲》之後,作曲家林桂如歷經多年醞釀,與聲音裝置藝術家王仲堃、打擊樂團體「自由擊」,共同創作了新作品《共鳴体》。藉著「震動式喇叭」的運用,將表演空間轉化為可以共鳴的大音箱,結合肢體、裝置、互動,要讓到場的觀眾,在沒有片段、沒有中場的六十分鐘裡,感受另一種共鳴。

「粹金之聲」 穿越華麗的巴洛克 假聲男高音賈洛斯基與阿塔瑟斯古樂合奏團

由假聲男高音賈洛斯基、柔音提琴家Christine Plubeau、長頸魯特琴家Claire Antonini、大鍵琴家Yoko Nakamura等多位古樂演奏家組成的阿塔瑟斯古樂合奏團,可說是歐洲最紅的巴洛克樂團,演出曲目幾乎涵蓋所有巴洛克作曲家的器樂曲及聲樂與器樂的樂曲。這回與賈洛斯基聯袂訪台演出「粹金之聲」音樂會,將演出拿手的巴洛克樂曲,包括台灣罕見的韋瓦第與韓德爾歌劇中的詠歎調。

《滾啦》編導與主演野田秀樹 直面傳統存在的本質與無聊

編導演全方位的野田秀樹,將於二月底首度親訪台灣,演出自己編創的英文版製作《滾啦》。這齣原本由野田本人與歌舞伎名家中村勘三郎等三位日本演員共同演出的小品,後來發展出英文版,此次訪台重排也更換了新的西方演員組合,不變的是野田秀樹親自反串演出的媽媽一角。趁此機會,本刊特地在東京藝術劇場專訪到正在排練此劇的野田導演,一談他對此劇的創作想法與演出重點。

懵懂共渡音樂海 攜手逐夢真知己 陳建騏 ╳ 魏如萱

遠看,你認得他是陳建騏,身旁坐著魏如萱;靠近一點,會感受一個總是微笑淡定,一個則是轉著骨碌碌的大眼睛,搜尋著驚為天人的妙點子。在我們的生活中,總能巧遇他們散出的蛛絲馬跡。不是如雷貫耳或是強迫推銷的那種,而是打開電視、進入劇場、聆聽廣播,甚至身處捷運中都可以聽得見聲音。不被發現也好、伴隨著日常也好,等哪天側耳聆聽,就能感受到他們輕輕撫觸著心靈。 曾經,他們住樓上樓下,一起吃飯、一起看電影、一起做夢……失意時相互安慰,有能力時拉對方一把。那樣的單純中,才知道創作並不是刻意揉捏,而是在角落拾起日常。也因為這樣,筆下的樂曲才有了血肉。如今他們各有一片天,即使伸出觸角多方探索,音樂仍是他們最大公約數。一碰頭就互相吐槽、笑鬧,卻也不經意地替對方說出尚未脫口的下句話……兩人不管是房東或房客、不管是製作人或歌手、不管是譜曲或填詞,彷彿是有對方為伴,就有勇氣放手追逐!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