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MUZIK閱聽古典樂
聯合文學
亞洲藝術新聞
CANS藝術新聞
PAR表演藝術
寶瓶文化

袁惟仁狀況危急 前妻陸元琪不恨「我心疼他比較多」

克里米亞大學爆炸事件 調查人員證實為恐攻

編舞家瓦旦.督喜 在「跳舞那個地方」翻傳統的土

2018-06-01 14:41PAR表演藝術雜誌

【撰文/周伶芝】

分享
頭幾次到花蓮拜訪TAI身體劇場的工寮排練場,跳上計程車報了地址,老遇到司機繞來繞去,硬是繞不到工寮,彷彿那是個神隱的角落。後來瓦旦給了我一個車行的電話,上車後不用報地址,直接說「我要去跳舞那個地方」,這一句就像老人家的指引,無關地址、方位或建築,而是裡面的人如何生活、勞動,將「那個地方」的精神創作出來。

從部落到城市 再從城市回部落

和瓦旦聊天,常常是一個個動聽且真實的生活故事,串起他的創作歷程,從中再透露他如何思索傳統與現代之間的斷裂與銜接,且一絲一縷織就他對身體與環境的省思,讓他往返於部落與都市之間,尋找身體與土地共鳴的可能。這條路,或許可從這個故事說起:瓦旦小時候和payi(阿嬤)一起在部落生活,那段童年光陰都是在山裡走路的記憶,和玩伴發明無聊的遊戲,看誰走路走很慢、想像山頭另一邊的世界,一路走一路編了各種稀奇古怪的故事。小二那年,有一天爸爸突然說「走,上台北去」,騎著野狼機車,帶他和媽媽、妹妹,一家四口沿著蘇花公路、懸崖峭壁,一路北上定居。

他回憶,剛到台北唸小學,有次要用「立」造詞,他不假思索就寫下自己的出生地「立山部落」,卻被老師說,「這什麼,從沒聽過」,打上了個大叉叉。他很受傷,把詞改成「立正」,也一併隱藏自己的原住民身分。城市景觀不如大自然有給予想像的遊戲空間,瓦旦漸漸「漢化」,學習毽子、扯鈴等民俗技藝,卻也讓他與詩歌朗誦相遇。瓦旦迷上朗誦時的音韻,對古體詩寫作有極大興趣,當詩人是他青春期的夢想。高中老師看他是原住民又寫詩,便指派他去參加母語比賽,瓦旦只好寫完後,請父親和長者幫忙翻成母語,自己跟著學舌背誦。然而在面對族語時,他沒辦法用中文朗誦的方式套用,音調始終奇怪,這個咬舌上的衝突,才讓他重新意識到身分的問題。

走向都市的路,在他高二第一次看到原舞者的表演時,似乎戛然而止;看完表演後不明所以地一直流淚,彷彿深藏在體內的什麼被喚醒,卻一時無以名狀。儘管當時台上的表演他都聽不懂,他還是深深感到震撼,「這些人到底是哪裡來的!?」後來他才知道那些是卑南、阿美的歌舞,聯考一放榜、確定考上大學後,瓦旦就打電話給原舞者表明自願加入舞團,就此踏上回部落田調創作的路。不過,在原舞者時期,瓦旦雖然認識了其他部落,看到他們美麗的風景,卻還沒面對自己的部落。要到成立了TAI身體劇場,他和團員認真思考「要去哪裡」,從田調出發的創作需要投入大量的時間和情感,「做久了,會覺得做太多部落是一種負擔,因為你不可能演出完就不再理他們。」所以TAI目前只集中在三個團員的部落:屏東來義、台東新香蘭,以及瓦旦自己的部落。

編舞家瓦旦.督喜 (王勛達/攝)
編舞家瓦旦.督喜 (王勛達/攝)
分享
浸泡在生活中 創作適時擴大轉化

「和老人家長時間相處是重要的,而非帶有目的。」田調只是一種說法,更重要的是存在的狀態。「由於每個部落的情感表現方式非常不同,也面對各自的生存問題。因此更要小心處理,不能去消費刻板印象,所以我不在作品裡表述議題,因為那實在是太危險。」瓦旦的謹慎與尊重,是基於對人和環境的深刻觀察,他明白創作並非悲情的訴諸,需要一定高度的視野,必須在其中生活、浸泡得夠久,等待適合時機,才得以轉化。好比《Tjakudayi我愛你怎麼說》,雖是延續幾年前的作品,但要說是一個精神繼續擴大的新作也不為過。

舞作最初是改編自以新(朱克遠)的同名小說,他想透過排灣族的情歌去寫愛情,也因為部落遇到八八風災,而難免在書寫中有許多對自己部落遷村的投射。「這些情歌的趣味來自雙重的隱晦與直白」,以新解釋,「直白說出對喜歡的人的各種想像,卻又隱晦地不讓人知道那個明確的對象是誰。」猜來猜去的趣味,造就歌謠的開放性和創造力。

「但是經常返回部落,會發現同一首歌總是有不同詮釋,歌詞表面是這樣說,箇中含意又有所不同,每個人唱都可以有延伸的自由。」日常的歌謠與即興改編的歌詞就像生活寫照,反映出關係、環境、語言的文化與對話的包容,而這都需要透過和老人家聊天,才能一點一點重新發現。於是,今年的版本幾乎脫離小說,而是摸索歌謠作為情感的表達載體時,並且第一次對應腳譜,所發生的變化和創造。尤其是團員經歷過回部落修石板屋,在曲調中勞動,在童謠裡體會老人家想傳達的生活智慧和神話象徵,「再說那些歌又那麼好聽,一定要多唱幾遍。」瓦旦在一旁感性地說。

身體的事 很嚴肅也很生活

「傳統對我們來說就是片段片段,很多時候都是在想像一個傳統。但是,老人家活在那裡面,他們想到的是傳統的精神和根源,而非形式。」瓦旦認為要做的是對傳統的重新論述,「很像在翻土,把找到的一層層翻上來,看能否從部落的傳統長出身體的可能。我們的排練就是在勞動、在翻土。」

工寮門前一棵長得茂盛漂亮的血桐(排灣族語lamud),住了一家綠繡眼,那是太魯閣族的靈鳥Sisil。我們站在樹下聽以新說血桐葉可以拿來包好吃的傳統料理,瓦旦抱起我那三歲的小孩看樹上的鳥巢,開心地發現鳥媽媽正回巢餵雛鳥。太陽很烈但風很涼,團員會在黃昏時沿著河岸跑向出海口。身體的事,很嚴肅,也很生活。像從過去的時間汲水而來,灌溉新翻的土,踏足凝望眼前,用身體的勞動,連接起斷裂的橋。

TAI身體劇場《Tjakudayi我愛你怎麼說》

6/22~23 19:30 6/24 14: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INFO 03-8331157

【完整內容請見《PAR表演藝術雜誌》2018年6月號;訂閱PAR表演藝術電子版

PAR表演藝術雜誌

融人文思潮於生活 表演藝術唯一品牌
兩廳院出版 品質與影響力的表徵
數度榮獲雜誌金鼎獎及優良讀物推薦

《PAR表演藝術雜誌》是華人世界唯一一本表演藝術類型雜誌,獲八次金鼎獎。涵蓋音樂、戲劇、舞蹈、戲曲、文學、藝術等內容,透過名家專欄、特別企畫、藝術家生命旅程、跨界名人對談、全球表演推薦與評論等,帶您走入台前幕後,看見藝術家的生活與故事。

熱門文章

阿里巴巴變天 馬雲為何「落跑」?

2018-10-15 09:07

鄭如晴:同框張鈞甯像姊妹 最美星媽無齡養生術

2018-10-15 08:59

三個月甩16公斤!跟著韓團女星「這樣吃」

2018-10-15 16:29

洪蘭:做對2件事 讓記憶力更好

2018-10-15 08:59

美國國會曝光中共海外統戰手法

2018-10-15 09:04

台灣哪些縣市最適合養老?台北市滿意度竟墊底

2018-10-15 08:59

研究:每天只在「這時間內」吃東西 能預防肥胖與三高

2018-10-15 08:59

威爾第男人教我的5件事

2018-10-16 15:01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