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中玉筵」第三次專拍「春秋戰國篇」 戰國玉印 驚艷佳士得香港

佳士得香港在2019、2020年連續推出「新石器時代篇」、「夏商西周篇」大受好評,掀起一陣古玉炫風,本季「雲中玉筵──春秋戰國篇」帶來77組(件)精彩拍,呈現「群龍爭勝」、「秦式玉器」、「戰國璽印」及「戰國帶鈎」等兼具藝術審美、學術文獻、實物考證多重價值的單元。

本季將於12月初登場的「雲中玉筵」第三次專拍「春秋戰國篇」三個單元:「群龍爭戰」、「秦式玉器」與「戰國璽印」。本次《罐 新聞》聚焦於「戰國璽印」所推出四件極為難得的稀有玉印,為讀者做介紹。

中國歷史長河中,使用印章的記載,最早出現於《左傳·襄公二十九年》,可見在春秋戰國時期,璽印已成為社會各階層交往與商業行為的信物,官璽便是各級官吏行使權力的憑證,到戰國時期則被廣泛使用;目前,可確證的先秦古璽印多屬戰國時期,依據功能,可分為「官璽」、「私璽」兩大類,根據考古發掘、公私典藏的遺存實物與前人所集印譜經確認為戰國璽印者約有 6000 餘方,其中官璽僅約 300餘方,十分難得;在材質上,則以銅質最多,玉質因數量極少而更顯珍貴。

「官璽」,可分為官名璽與官署璽。官名璽為諸侯國各級文武官吏依其封號、官銜所佩,製作比較規範,多為銅質,玉質則為較高層級官員所用;官署璽是指僅鐫官署名稱的公章,為具體的職能部門所用。戰國時期統治者很重視官璽的管理,已普遍施行任官授印、免官收印的制度,為後世官印制度提供了寶貴的基礎。

「私璽」,可分為姓名璽、成語璽、肖形璽三類。姓名璽多數姓名俱全,也有單鐫姓或名的;比較特殊的是姓名璽中的「姓」,不少應為「氏」,古人習慣以官名、爵名、祖先諡號、封地、居址為「氏」,姓、氏並用亦為古代習俗,所以在私璽中會出現是「氏」而非「姓」的官名、爵名、封地等名稱。成語璽分為箴言、吉語兩種,箴言類多數以儒家思想為內容,吉語則不脫追求財富、仕途、長壽、辟邪的詞句。肖形璽多鐫刻生動的動物圖象,也有圖象文字並用的。

根據東漢衛宏所撰《漢舊儀》卷上所載:「秦以前民皆佩綬,以金、銀、銅、犀、象為方寸璽,各服所好。」再從傳世出土遺物考察,可以確知戰國璽印無論官、私,其質地、鈕式及文字鐫刻均活潑多樣,多無定制。一般來說,銅官璽的鈕式有鼻、壇、橛、圓筒幾種,玉官璽較稀有,皆為覆斗鈕;私璽的印體與鈕式,較之於官璽就更加多元而追求美感。

戰國時期文字尚未統一,因而促成了璽印文字的多采多姿,其裝飾性比同時期的簡書、帛書、盟書、金文都豐富。字體或端莊,或欹斜,不拘一格;字形或增筆,或減省,或合文,或偏旁移動、倒置,都以美感為首要考量。由此,戰國璽印鐫刻風貌的千姿百態,印文書寫設計的峻異多變,章法布局的靈動巧妙,形成了豐沛奇絕的時代特徵。

Lot 2759 戰國〈玉覆斗鈕方印〉 1.8 x 1.8 cm  德馨書屋舊藏 預估價 12-18萬港元
Lot 2759 戰國〈玉覆斗鈕方印〉 1.8 x 1.8 cm 德馨書屋舊藏 預估價 12-18萬港元

Lot 2759 戰國〈玉覆斗鈕方印〉 左:銘文/右:印文
Lot 2759 戰國〈玉覆斗鈕方印〉 左:銘文/右:印文

此方黃玉覆斗鈕印,玉質溫潤,印面陰刻方框白文「都角」二字,其中「都」字的寫法明顯屬於戰國「晉系」文字,而結體章法疏密有致,極具審美高度,為不可多得的戰國玉印。

Lot 2760 戰國〈玉「文信君」覆斗鈕方印〉 2.4 x 2.4 cm  藍田山房舊藏 預估價 40-60萬港
Lot 2760 戰國〈玉「文信君」覆斗鈕方印〉 2.4 x 2.4 cm 藍田山房舊藏 預估價 40-60萬港

Lot 2760 戰國〈玉「文信君」覆斗鈕方印〉 左:銘文/右:印文
Lot 2760 戰國〈玉「文信君」覆斗鈕方印〉 左:銘文/右:印文

此方白文玉「文信君」覆斗鈕方印,是極為少見的戰國官璽,不論尺寸、形制、鐫刻、字體,都與上海博物館所藏之戰國「春安君」白玉覆斗鈕官印極為相似,皆屬「三晉官璽」。

戰國時期由於長期割據,各國形成了鮮明的地域性文化特色,尤其是文字,分別形成了各自的體系,大致可分為燕、齊、三晉、秦、楚五個大系。公元前403年,韓、趙、魏三家分晉,雖然成為各自獨立的諸侯國,但其文化思想及文字使用仍存在著密切的聯繫,因此,包括韓、趙、魏與中山、鄭等小國,文字風格都十分相近,所以統稱為「晉系文字」,運用在官璽上,就稱為「三晉官璽」或「晉系官璽」。

「晉系官璽」大多數為銅質,朱文較多,白文極少,僅有少量玉質的璽印為白文。相較於燕、齊、楚系官璽,晉系官璽尺寸較小,多方形,約1.5至2釐米見方,只有少量較大者超過2釐米,且多為玉質,使用玉質官璽者一般權位較高,如上海博物館所藏之戰國「春安君」白玉覆斗鈕官璽為2.5釐米見方,及此件戰國玉「文信君」覆斗鈕方印為2.4釐米見方。

此件戰國玉「文信君」覆斗鈕官方印,主人為孔子七世孫孔謙。孔謙,生卒年不詳,為孔穿之子,一名斌,又作胤,字子順,一字子慎,曾被魏安釐王(?—前243年)聘為魏相,獲封「文信君」,相魏九月後稱病辭官,五十七歲時去世。魏國文字屬晉系,此方「文信君」玉印確證為「晉系官璽」。

此印可參閱上海書畫出版社授權錦繡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於1996年12月在台灣發行的《中國璽印篆刻全集1 璽印(上)》第9頁,圖69。1981年文物出版社出版,北京故宮編纂的《古璽匯編》「官璽一」第一頁,圖0005。

Lot 2761 戰國〈玉鹿鈕「玉」方印〉 1.3 x 1.3 cm  藍田山房舊藏 預估價 35-50萬港元
Lot 2761 戰國〈玉鹿鈕「玉」方印〉 1.3 x 1.3 cm 藍田山房舊藏 預估價 35-50萬港元

Lot 2761 戰國〈玉鹿鈕「玉」方印〉 左:銘文/右:印文
Lot 2761 戰國〈玉鹿鈕「玉」方印〉 左:銘文/右:印文

此方玉鹿鈕印,玉質溫潤如脂,印身為方形,印鈕為長方梯形,體積較印身碩大許多,整體造型極為特出。印鈕隨形雕琢成一頭回首臥鹿,形態生動,雕工簡潔,鹿背中間鑽一圓孔作為繫繩之用,十分討喜。

印面陰刻白文如甲骨文中的「玉」字,三橫一豎皆衝出印面,刀工豪放犀利,推斷可能為姓名璽中單鐫姓、名或氏的印信,以其所用玉質之美及印鈕雕工之精,主人應具有頗高的身分地位。

Lot 2762 戰國〈玉蟠龍鈕「魯晷」方印〉 2.4 x 2.4 cm  藍田山房舊藏 預估價 60-80萬港元
Lot 2762 戰國〈玉蟠龍鈕「魯晷」方印〉 2.4 x 2.4 cm 藍田山房舊藏 預估價 60-80萬港元

Lot 2762 戰國〈玉蟠龍鈕「魯晷」方印〉 左:銘文/右:印文
Lot 2762 戰國〈玉蟠龍鈕「魯晷」方印〉 左:銘文/右:印文

此方玉蟠龍鈕印,方形,尺寸較大,龍首挺立成鈕,龍口後下方鑽一孔為繫,瞠目張口,龍身盤曲,兩爪前伸,形態威猛;印面鐫方框白文「魯晷」二字,印文靈動活潑,刀工勁健爽利,符合戰國時期文字書寫追求美感為尚的特質。

戰國時期,唯秦國立國於崤山以西,以東各國則稱「山東」諸國,今之山東境內當時有齊、魯二國,魯國雖已式微,但因屬周王室一脈,素尊禮制,地位仍在。此印印文「魯晷」,一則尺寸較大,且為玉質;二則上刻盤龍印鈕;可知主人身分必非尋常,或與魯國宗室有關。

「群龍爭勝」單元

春秋戰國時期玉器的造型與紋飾豐富多樣,其中以龍鳳題材最為常見,最具特色。如安徽長豐縣楊公鄉出土戰國晚期的「玉雙龍首璜」、「玉鏤空龍形佩」、「玉鏤空龍鳳形佩」以及「玉龍形觿」;曾侯乙墓出土的一件「玉雙龍首璜」、「玉四節佩」及河南光山縣寶相寺黃君孟墓出土的一對春秋早期的「玉衝牙」、中山國國王墓中出土的一件「玉透雕三龍環形飾」,皆屬造型獨特,紋飾精美的珍品。這個單元所推出的拍品,即是解析春秋戰國玉器中最重要的「龍形」與「龍紋」以及同樣重要的「鳳形」與「鳳紋」,以體現此時期諸侯攻伐征戰的國力展現,其中數件稀有重器,還輔以精確清晰的拓印對照,使春秋渾厚、戰國活潑的玉器特徵能夠一目了然。

Lot 2713 戰國晚期〈龍形玉珮〉 9.1 cm  金華堂舊藏 預估價 280-400萬港元
Lot 2713 戰國晚期〈龍形玉珮〉 9.1 cm 金華堂舊藏 預估價 280-400萬港元

龍體作雙S相連形,粗細變化明顯,扭轉彎度相當大,藝術性極高。龍腹上鑽一圓孔,用以繫掛。龍體上以細陰線雕刻如意首雲紋、圓弧紋、斜三角紋,並局部加飾網格紋,腮邊與背上凸出的捲勾處,雕毛束紋,雕工極為精細,紋飾風格較接近於洛陽金村玉器。此件重器為「金華堂」舊藏,1999年參與國立故宮博物院【群玉別藏續集】展覽,見出版圖錄圖版177號。

Lot 2723 戰國晚期至西漢早期〈玉透雕龍鳳紋珮〉 10 cm 金華堂舊藏 預估價 380-500萬港元
Lot 2723 戰國晚期至西漢早期〈玉透雕龍鳳紋珮〉 10 cm 金華堂舊藏 預估價 380-500萬港元

此玉珮精緻華美,採對稱佈局,左右各琢飾一合體龍鳳。龍作翹鼻,有眉尖,葉形角,張口,彎勾形頦,造型與於長豐、臨淄、南越王墓等地出土的戰國晚期至西漢早期玉器上的龍紋相似。龍體上捲,琢飾圓弧紋、網格紋、扭絲紋等;龍尾轉化為彎勾形鳳首,鳳眼旁纘有小孔,好以懸繫其他玉飾。由穿孔的佈局可知,此為成組玉珮最上一件,亦稱為「衍形珮」。

此珮玉質白皙,瑩透少沁,構圖新穎,極富巧思。上端花蕾式的設計,迴轉圓柔的鳳喙、龍爪、鳳爪、勾雲,與臨淄商王村出土的齊國玉器較為相似,雕工如此精緻的同期玉飾於市場上極其罕見,雕刻風格近似的一件〈龍螭紋環〉為「養德堂」舊藏,為2018年11月28日香港佳士得拍賣的2756號拍品。而此件拍品為「金華堂」舊藏,1999年參與國立故宮博物院【群玉別藏續集】展覽,見出版圖錄圖版209號。

還有一件極為特殊精美的Lot2754春秋晚期至戰國早期〈玉援鳳首銅內戈〉,此器玉援為青白玉,玉質溫潤,直援,援起脊,與銅內銜接處陰刻四隻交纏小虺龍,與銅內鏤空之四隻小虺龍相互呼應。龠的上半部為鳳首,羽紋精細,鳳首上為臥獸造型的柲冒,小龍由鳥嘴穿過至獸口,龍首再由獸身衝出,極具巧思;龠的下半部為獸面紋,龠內殘留有柲的木屑。 玉戈一般較薄,玉質脆硬不宜碰撞,玉援嵌入銅內不到半厘米,較容易脫落,而且雕琢精緻,顯然不是實用的兵器,應是作為權杖之用的禮儀器。

銅內玉戈,常見於商代,春秋戰國已不多見,在震旦藝術博物館所藏幾件均為玉戈。此件精美的〈玉援鳳首銅內戈〉,銅內及龠上的紋飾與侯馬鑄銅遺址的出土資料與工藝技法幾乎相同,水平極高,由獸銜龍紋或龍銜小虺龍紋等風格,可大膽的判斷此件銅內玉戈為春秋晚期晉國的上乘之作。

Lot 2754 春秋晚期至戰國早期〈玉援鳳首銅內戈〉 13.5 cm 德馨書屋舊藏 預估價 180-250萬港元
Lot 2754 春秋晚期至戰國早期〈玉援鳳首銅內戈〉 13.5 cm 德馨書屋舊藏 預估價 180-250萬港元

Lot 2711 戰國〈紐絲紋龍形玉珮〉 16.8 cm  藍田山房舊藏 預估價 6-8萬港元
Lot 2711 戰國〈紐絲紋龍形玉珮〉 16.8 cm 藍田山房舊藏 預估價 6-8萬港元

「秦式玉器」單元

秦與中原諸國相較,立國較晚,又長期處於西北一隅並與戎狄雜居,誠如《史記.秦本紀》所言:「秦僻在雍州,不與中國之會盟,夷翟遇之。」秦正是與東方諸國處在互相對立的半隔絕狀態下,經營陝西關中汧、渭、岐、豐之地,收周餘民,並在接受周文化的基礎上,逐步發展出一種地域性和民族性較強而獨具特色的「秦文化」,同時,秦文化本身就包含了許多夷狄文化的因素。

如果我們從器物學方面觀察,秦國的各類器物,其造型、紋樣及製作工藝與東方諸國不盡相同,有較為鮮明的特徵;其中,學術界便將具有上述特徵的秦國玉器,稱之為「秦式玉器」,迄今發現最多的是位於陝西鳳翔縣的秦都雍城遺址、鳳翔縣南指揮村秦景公大墓、寶雞市益門村二號春秋秦墓、秦都咸陽城遺址、西安市北交戰國晚期至秦代祭祀坑等,另外在西漢初年的墓葬中往往也有「秦式玉器」的發現。從目前已發現的玉器分析判斷,秦式玉器風格萌芽於春秋早期,成長於春秋中期,成熟於春秋晚期,戰國時期仍有延續。

「秦式玉器」是春秋戰國時期極為稀有的品種。秦國因地處西北偏隅,地理、人文、經濟各方面都與崤山以東諸侯國大不相同,自立國以來,即處於苦寒之地,資源匱乏,生活艱困,又須與戎狄游牧部族周旋,養成了刻苦圖存的強悍民風,這種地域性的陽剛特質,於「秦式玉器」的造型、紋飾中稜角分明、霸氣簡潔的幾何形狀裡展露無遺,因此孕育出獨特的「秦式」風格,此次上拍的數件玉瓗、玉珮、「亞」字形玉珮,皆屬罕見佳構。

其中,春秋晚期〈秦式龍紋「亞」字形玉珮〉兩件,兼具審美與歷史文獻價值。「亞」字形玉珮的形制,源自周人傳統,為流行於西周晚期至春秋早期的束帛形玉飾,而此兩件「亞」字形玉珮,由雕工技法與裝飾紋樣可確知為春秋晚期秦人承襲周文化而製作的秦式玉器。

圖右的「亞」字形玉珮,扁平體,腰部為三束突稜,上下以細線陰刻兩組對稱之龍紋,極為精緻;此器的形制與紋飾與2006年劉雲輝編著的《陝西出土東周玉器》104頁,圖FN69左一的〈秦式龍紋亞字形玉佩〉相類,亦可參閱2016年10月台北故宮【嬴秦溯源──秦文化特展】圖錄73頁,圖024陝西鳳翔縣南指揮村秦公一號大墓出土的春秋晚期〈束帛形玉飾〉。

Lot 2757 春秋晚期〈秦式龍紋「亞」字形玉珮〉 4 cm 養德堂舊藏 預估價 12-18萬港元
Lot 2757 春秋晚期〈秦式龍紋「亞」字形玉珮〉 4 cm 養德堂舊藏 預估價 12-18萬港元

圖左的「亞」字形玉珮,扁平體,腰部為三束突稜,上下兩側皆鏤雕出左右對稱的勾連雲紋狀透孔,中央上下則鏤雕出T字形透孔,在器孔邊緣隨形陰刻出方折的勾連雲紋,精工大器;此器的雕工、形制與紋飾,與2006年劉雲輝編著的《陝西出土東周玉器》105頁,圖FN72的〈秦式龍紋亞字形鏤空玉珮〉相類,亦可參閱2016年10月台北故宮【嬴秦溯源──秦文化特展】圖錄73頁,圖024陝西鳳翔縣南指揮村秦公一號大墓出土的春秋晚期〈束帛形玉飾〉。

這類春秋晚期秦式「亞」字形玉珮,主要是用於何處?目前最著名的用途出現在徐州博物館所藏的西漢早期〈「食官監」玉枕〉。此玉枕1995年出土於江蘇徐州獅子山西漢早期楚王墓,呈板凳狀,由枕足、枕板、獸頭飾三部分構成,枕板內為一長方形木枕芯,枕芯上鑲飾有35片雕琢精美的龍形、長方形及「亞」字形玉片,枕芯中央與獸頭飾後方所鑲的「亞」字形玉片,即與此次兩件秦式「亞」字形玉珮極為相似。

由於西漢承襲了秦代政治、經濟制度乃至於宗教信仰、文化藝術,進一步發展得更為成熟,即歷史上所謂的「漢承秦制」,此件西漢楚王墓玉枕鑲有前朝的秦式「亞」字形玉片,就是「漢承秦制」最好的明證。

「戰國帶鈎」單元

帶鈎,古稱「犀毗」,《漢書·匈奴傳》顏師古註:「犀毗,胡帶之鈎也,亦曰鮮卑,亦謂師比,總一物也,語有輕重耳。」又引《史記索隱》張宴所說:「鮮卑,郭落帶瑞獸名也,東胡好服之。」郭落帶,即突厥的革帶,鮮卑,即蒙古語的五爪虎,因鮮卑人崇拜它,就把鮮卑用為本部族的名稱,並鑄其形於革帶上作為裝飾。近現代歷史考古學家王國維(1877~1927 ) 與專研北方民族、西域史、中國神話研究的近現代日本歷史學家白鳥庫吉(1865~1942 ) 也都持此論點,均認為鮮卑即「犀毗」,亦稱「師比」,指胡人的帶鈎。

雖然在良渚文化遺址中,發現過類似於帶鈎的長型玉片,但並無成型的出土實物,大家所熟悉的帶鈎,大約在春秋晚期開始出現,到戰國中晚期,帶鈎的使用已相當普遍,出土物及傳世品皆多,多用青銅鑄造,也有金、銀、鐵、玉…等材質,以及複合式工藝。此時,帶鈎不僅為日常服飾所需,也成為身份地位的象徵,尤其王公貴族、社會名流所用的帶鈎都極為精美考究,鑲金嵌玉,精緻華麗,以彰顯其身份地位的高貴,也體現了鮮明的時代風尚。成書於西漢初的《淮南子》,在談及帶鈎時寫到:「滿堂之座,視鈎各異,於環、帶一也。」意思是說,放眼看去,滿堂賓客的腰間環帶上,都露出奢華的帶鈎,裝飾各展其能,藉以突顯個人的身份地位。

帶鈎究竟如何使用呢?據學者考究,帶鈎入孔的方向是由右至左,左手執帶,右手執鈎,將鈎首掛入帶孔,繫扣皮革或布帛絲綢所製之腰帶,井然束扎於腰腹之際,令衣衫袍服得以妥貼裹身。1998年3月,「養德堂」楊俊雄先生將珍藏的一組二件〈戰國銅帶鈎暨原附絲條腰帶〉(此絲條腰帶經紐西蘭「Rafter Radiocarbon Laboratory」碳14測試,年代吻合)捐贈予台北故宮,給學術界提供了研究早期帶鈎使用的實物證據,極為難得而重要。後來,帶鈎演變為裝飾之用,除束帶外,亦可佩掛,成為身份地位象徵,故製作工藝愈趨精巧,美玉所製之帶鈎也成為藏家追逐的標的,「帶鈎」這項收藏品類,可說是一種多元文化與藝術的融合,具有活潑奔放、瑰麗多姿的吸引力。

戰國晚期至西漢早期 〈龍首鳳紋玉帶鈎〉即屬精緻而大器的傑作。此器為青黃玉,玉質溫潤,局部有白沁斑,側邊及鈎柱上有鐵鏽。鈎首雕一龍首,二龍角短而扶貼,鼻吻方平,兩側有髭;鈎面至鈎尾雕一側身鳳鳥,彎喙甚厚,羽冠後方羽鳥足前方,各有一刻繪斜線扭絲紋的長條羽束,軀體微微扭轉,以細陰線刻繪圓弧紋、S紋等,尾羽蓬鬆;鈎柱上則雕飾圓弧紋與斜格菱形紋。洛陽金村戰國中晚期墓、安徽長豐戰國晚期墓的玉器,以及廣州南越王墓的西漢早期玉器,都見鏤雕鳳鳥紋,但鮮有如此件玉帶鈎上的鳳鳥紋如此端莊秀麗,生動自然。此件〈龍首鳳紋玉帶鈎〉為「金華堂舊藏」,1999年參加台北故宮「群玉別藏續集」展覽,著錄於該展覽圖錄267頁,圖版138號。

Lot 2770 戰國晚期至西漢早期〈龍首鳳紋玉帶鉤〉 11 cm 金華堂舊藏 預估價 250-400萬港元
Lot 2770 戰國晚期至西漢早期〈龍首鳳紋玉帶鉤〉 11 cm 金華堂舊藏 預估價 250-400萬港元

2021年11月號 期數:No.286
2021年11月號 期數:No.286

延伸閱讀

Beeple動態雕塑拍出8億天價 包辦NFT拍賣史上前兩名

進博會 首設文物藝術品專區

班克斯又來了!「加油站的向日葵」惡搞梵谷估價5億

北京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最新發現 蚩尤竟是黃帝兒子

相關新聞

明朝也有阿拉丁神燈?

台北故宮於10月26日推出了名為【航向天方:十五世紀的伊斯蘭印象】的特展,主旨在探討西元15世紀明代中國和伊斯蘭世界雙向的藝術影響。本展覽為一次難得的跨單位聯合策展,並由6位專家擔任策展人,包括:余佩瑾副院長;器物處黃蘭茵助理研究員、胡櫨文助理研究員;書畫文獻處邱士華副研究員、許媛婷副研究員以及南院處朱龍興助理研究員。【航向天方】展期將持續至1月26日。

互聯網紅利下的八〇後 將是未來古董市場的頂流

北京鴻盛祥拍賣自2018年首場拍賣至今已有三年,在北京百餘家拍賣公司中,鴻盛祥的名號在玉器拍賣領域風生水起、口碑日盛。令人想不到的是,這家拍賣行的推手竟是一位80後的女生。

中貿聖佳 薛世清:2021上海歲末拍賣 掐絲琺瑯器成績不俗

薛世清先生是中國骨董市場上中生代的領軍人物,有著超強的行動力並跑遍全世界,無論在歐美、中港臺,都能見得到他勤奮的身影。他同時對複雜的拍賣市場瞭解透徹,具備深厚的專業功底和豐富的實戰經驗,尤其對器物雜項目類研究頗深。

佳士得 游世勳:2010年曾提醒收藏大千就在這時間點

游先生認為:好的潑彩,能夠潑出如同珠寶一樣顏色濃度與厚度帶有透明的光澤,而大千先生之作確實集這些優點於一身。游先生不但暢談為什麼會將中國近現代書畫納入現當代晚拍,另外更分析了張大千潑墨市場與發展又是如何?

M+ 將開啟華人及亞洲觀點的藝術全球化

位於香港西九文化區、亞洲首間國際級當代視覺文化博物館M+,已於11月12日開幕並向公眾免費開放。它的出現是華人、亞洲觀點看待全球藝術發展的里程碑,相信不久的將來會有台北、新加坡、首爾、東京、曼谷、雅加達等亞洲城市跟進加入這個新戰局。

疫情後—中國藝術品市場走向

藝術品市場是與國力息息相關,所謂「盛世興收藏」。但疫情這段期間,中國藝術品市場正處於低谷盤整,且大環境和收藏核心都面臨前所未有的巨變。大環境指的是中美博弈、整體經濟形勢的衝擊;收藏核心則是中國藝術復興、民族文化議題是否持續被國人認同。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