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MUZIK閱聽古典樂
聯合文學
亞洲藝術新聞
CANS藝術新聞
PAR表演藝術
寶瓶文化

柯P「換局長就像離婚」 4年走25人 誰敢再送履歷

中國嘉德二十五周年 展出「官鈞」鈞窯天青釉花盆

2018-10-09 09:07CANS藝術新聞

「官鈞」鈞窯天青釉花盆

2018年10月號,No.249
2018年10月號,No.249
分享
2018年秋天,適逢中國嘉德拍賣有限公司成立二十五周年。嘉德瓷器與古董珍玩部,將於本次秋拍呈現拍賣史上迄今為止最重要的「官鈞」,鈞窯天青釉花盆。

此件花盆通體呈現天藍色調,色澤瑩亮,唯器腹及內底暈出淡淡紫紅彩,宛如秋日細雨過後的天空,將近落日時,初泛起晚霞。花盆器底有兩種刻印,一為在入窯燒製前刻上的「六」字款,另一為乾隆時期後刻的「建福宮 凝暉堂用」殿閣款。這相距300餘年的兩個刻款,代表了這件花盆與明清兩代紫禁城不可分割的關係。

鈞窯瓷器產於現河南省禹州,其品種大體可以分為兩類。一種是以盤、碗、碟等為代表的實用鈞瓷,其燒製年代可以追溯至北宋時期。這類鈞瓷早期多呈天青色,後逐漸出現天青色帶紫斑或月白色帶紫斑的品種,是為窯工在施釉後,像書法家一樣用帶有銅元素的色料,或點或運筆塗抹於釉上,再入窯在1200度左右的還原氣氛下燒造後所得。

另一種則為鈞窯花器,一般稱為陳設類鈞瓷或「官鈞」,以表明其宮廷用器的身份,本次秋拍的這件天藍釉花盆即為此類。陳設類鈞瓷分為花盆和盆奩兩種,均為配套燒造,花盆的造型有海棠式、仰鐘式、渣斗式、四方或六方式等,盆奩的造型則與其配套花盆的式樣相匹配。

花盆及盆奩均內外滿施厚釉至底,裹足刮釉,極為規矩,外底上的釉為防止在燒造時流淌至匣缽上造成不必要的粘連,只留下了極薄的一層,呈淡淡的橄欖綠色。

陳設類鈞瓷的釉色較普通鈞瓷玻璃質感更重,更加瑩亮,紫紅彩與普通鈞瓷的塗抹式效果不同,呈現出大片潑彩狀。花盆及盆奩底面上均在入窯前刻有「一」至「十」的任一數位,配套花盆及盆奩所刻數字相同,一般認為「一」為相同器型裡尺寸最大者,依次至刻數字「十」的尺寸最小。還有一少部分底部在清代時有加刻殿閣名,表明其在清代宮廷中使用的位置,如本件花盆底刻的「建福宮 凝暉堂用」。

「官鈞」作為花器使用的例子在明代的宮廷及文人畫中時有所見。現藏於臺北故宮的〈明人十八學士圖〉為唐太宗時期十八學士故事類題材的衍變圖式。

此組〈明人十八學士圖〉四幅連作,分別為「琴」、「棋」、「書」、「畫」,展現出文士「四藝合一」的藝術修養與高雅志趣。畫家為雅集盛事鋪陳苑囿景致,挺拔高大的松、柳、梧、槐掩映,漢白石、斑竹欄杆曲護,文士悠閒從事撫琴、棋奕、展書、觀畫等賞玩活動。

庭園內湖石盆景縱橫錯陳,几榻、桌案、墩椅、畫屏、雕漆、瓷銅、文房等日常用物擺設,皆以工整寫實技法繪出,顯現典型明代宮廷畫風格。在「琴」、「棋」、「書」三組圖像中,均可見單獨使用的鈞窯長方形花盆,或配套使用的仰鐘式花盆及盆奩。這裡要特別提到的是「琴」圖像。

「琴」圖畫面的正中心為一張長方形琴桌,桌子四周圍坐著四名文士,他們的目光都聚焦在對面站立的小童正在拆開的古琴上。圖像正中偏上的位置繪製了一座巨大的假山,或者可稱為大型盆景。盆景內除主體的山石外,還間有顏色各異的牡丹,及置於插瓶內的紅珊瑚,頗為華貴。

在明代宮廷畫中,這類大型盆景也充當了屏風的作用,用以標明畫面中的主位元。本幅畫中的主位—也是稍後的撫琴者—自然就為盆景前方正襟危坐的淺褐色長袍文士,他也是整個畫面中唯一一個用全正面面對畫外觀者的畫中人物。

褐袍文士手指面前空著的桌子,似是在指引對面的小童將即將拆開的古琴置於其上。

可以想像,在這幅圖像記錄的時刻的少頃之後,褐袍文士將伴隨著面前香爐的嫋嫋煙霧,與友人共用琴音繞梁。而在他眼前的,則是似是提前布好的最精妙奢華的景致:兩隻孔雀在種於天藍釉花盆的松柏間踱步,旁邊則是另一個由山石和牡丹組成的盆景,以及植有菖蒲的鈞窯玫瑰紫釉花盆。

現藏於故宮博物院(北京故宮)的呂紀、呂文英繪〈竹園壽集圖〉中,也可見到種植著菖蒲的鈞窯花盆的例子。呂文英為明孝宗弘治年間人,官指揮同知值仁智殿。

以善畫人物,頗得恩寵,與呂紀同時,人稱「小呂」。據此畫序文及題詩可知,時吏部尚書屠滽、戶部尚書周經、御史侶鐘三人同值六十壽辰,諸僚於周經宅院置酒慶賀,繪此圖以記其事,作圖者是呂紀、呂文英二人,繪於明弘治己未(1499年)。

「雅集圖」的形式源自北宋李公麟所作〈西園雅集圖〉,明宣德時宮廷畫家謝環曾為眾閣臣作〈杏園雅集圖〉,突出人物的刻畫,容貌寫實,帶有一定的肖像畫特徵,這種形式在明朝前期流行一時。此圖亦仿其體例。畫面中以三位元壽老為主像,周圍賓客、僕童相伴。

畫中諸人(童僕除外)均標注姓名,有的在庭院中觀賞仙鶴起舞,有的在竹林間提筆弄墨,有的在石桌上作詩撰文。賓主皆穿官袍,按明制官階一品至四品為緋袍,五品至七品為青袍,八品、九品為綠袍。長卷開篇處即可見兩隻鈞窯天青釉花盆,與本此拍賣的花盆的器型相同,內植有山石和菖蒲,組成兩個小型盆景。

菖蒲最遲至宋時,因其「不假日色,不資寸土」的特性,已經成為文人雅士心中「書齋左右一有此君,便覺清趣瀟灑」的植物。本次拍賣的這種渣斗式鈞窯花盆,在明清兩代宮廷及文人繪畫中,內種植物均為菖蒲。

再加之花盆體積較為小巧,想來與置於庭院中相比, 此種花盆更應為文房室內用。正如上述兩幅畫作中描繪的一樣,只有在特別的文士庭院集會時,這類花盆才會搬至室外,增添情趣。

花盆底部的兩行後刻款——「建福宮 凝暉堂用」——闡明了他與清代宮廷的關係。建福宮西花園是古代漢族園林建築之精華。花園建於清乾隆五年(1740年),位於故宮內廷西六宮的西北側,東為重華宮,南為建福宮,西、北兩面鄰接宮牆,其原址為明代的乾西四所、五所。

因其主體建築為建福宮,故稱其為建福宮花園。又因該花園地處內廷西側,亦稱西花園,為帝后休憩、娛樂的場所。建福宮西花園的建築形式深得乾隆皇帝的喜愛,不僅為其作了大量詩賦,並將眾多自己喜愛的珍寶玩物存放此處,後來在決定興建甯壽宮乾隆花園時,還下令以建福宮花園作為藍本加以仿製。

可惜在宣統皇帝溥儀搬出紫禁城的前夕,花園遭焚,僅剩下了蕙風亭和一片山石瓦礫。凝暉堂為建福宮西花園建築群中的一座,周圍有敬勝齋、碧琳館、延春閣等建築。凝暉堂面東三間,以南室「三友軒」稱著。

乾隆皇帝酷愛收藏,其一生收藏的書畫作品數不勝數。在其執政的六十年中,他曾為了自己的古代書畫收藏變更了三座紫禁城的殿閣名稱。其一為養心殿的三希堂。「三希」的含義有兩重,一為「士希賢,賢希聖,聖希天」,士人希望成為賢人,賢人希望成為聖人,聖人希望成為知天之人,也就是鼓勵自己不懈追求,勤奮自勉;二為「希」同「稀」,意指乾隆皇帝收藏於此的三幅珍稀書法作品:王羲之的〈快雪時晴帖〉、王獻之的〈中秋帖〉和王珣的〈伯遠帖〉。

其二則為同為建福宮宮殿的靜怡軒「四美具」,意指的是的東晉顧愷之的〈女史箴圖〉、南宋畫家的〈瀟湘臥遊圖〉、傳北宋李公麟的〈蜀川勝概圖〉和元代張渥的〈九歌圖〉。

其三就是凝暉堂中的「三友軒」。乾隆十二年(1747年),乾隆皇帝將宋元〈梅花合卷〉、元人〈君子林圖〉及傳曹知自〈十八公圖〉三幅畫作置於凝暉堂南室,並將此室更名為「三友軒」,且御製三友軒長詩,書以巨幅懸於軒內。除藏「三友」珍品外,皇帝另在「三友軒」窗外種植松竹梅,以期內外相呼應。以上十幅即為乾隆皇帝書畫收藏中最重要的十幅。作為除皇帝日常居所的養心殿外,獨存六幅畫作的建福宮花園在他心中的地位,自然舉足輕重。如果說甯壽宮花園是乾隆皇帝退位之後遺世獨立的世外桃源,那麼建福宮花園可以被稱為其盛年主政時的休憩悅心之所。

查閱全世界公私收藏,紫禁城內放置陳設類鈞瓷的地點有三:建福宮、養心殿、重華宮。重華宮原為明代乾西五所之二所。弘曆為皇子時,初居毓慶宮,雍正五年(1727年)成婚後移居乾西二所,雍正十一年(1733年),弘曆被封為「和碩寶親王」,住地賜名「樂善堂」。

弘曆登基後,此處作為肇祥之地升為宮,名重華。陳設類鈞瓷在紫禁城內的指定擺放地點,分別為乾隆皇帝為皇子時的舊居,登基後的住所,及為帝時的私人花園,這些花器在乾隆皇帝心中的地位,不言而喻。

圖文/嘉德拍賣 提供

分享

CANS藝術新聞

《CANS藝術新聞》創刊於1997年,是以古美術為定調的專業藝術月刊,嘗試用新聞速度的節奏、深入淺出的文字來剖析藝術產業種種現況,豐富多元的資訊;廣闊的視角,充份、及時地提供給世界各地關心華人藝術的每位讀者。

熱門文章

詹婷怡兩年半政績 遭批荒腔走板

2018-12-14 13:13

豬瘟、禽流感肆虐 中國引爆糧安危機

2018-12-17 10:13

揭密蔡英文的財經決策「四人幫」

2018-12-14 13:12

全面搶救台灣資本市場

2018-12-14 13:13

全球股市裸泳 加碼?逃命?最強操盤策略

2018-12-14 13:05

專訪和碩童子賢:AI與5G無所不在 站穩產業浪頭等待豐收

2018-12-14 13:05

台中7期整地高手 從幕後走上台前

2018-12-14 13:08

「凶宅資訊」是不是營業秘密法所保護的標的?

2018-12-17 11:19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