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MUZIK閱聽古典樂
聯合文學
亞洲藝術新聞
CANS藝術新聞
PAR表演藝術
寶瓶文化

要坐牢!新北市議員蘇有仁收賄2555萬 判刑14年定讞

投資人小心!接到這通電話可能讓你血本無歸

中國嘉德春拍鉅獻

2018-05-15 15:43CANS藝術新聞

分享

玉屏金粉歌三疊

長記江南帝王遊

文圖 / 中國嘉德

青白玉填金御筆香雪海御製詩插屏
青白玉填金御筆香雪海御製詩插屏
分享

這件〈清乾隆青白玉填金御筆香雪海御製詩插屏〉,用整塊青白玉片琢磨而成,質地細潤色若春冰,四面飾雲龍戲珠紋邊框,屏心鐫御製詩三首,紋飾刻字俱填金粉,金玉交輝華貴無匹。插屏形體方正如箋紙,雲龍戲珠紋飾刻畫精細入微,線條揮灑流暢,氣韻生動,宛若信筆白描勾勒而成,毫無刻鑿生硬之弊,神龍飛騰九霄,祥雲繚繞間張頜揚爪,鱗鬚歷歷可數。紋飾的圖案細節和格局佈置與清宮舊藏〈清中期粉蠟詩箋〉如出一轍。刻意模仿紙質書劄的樣式提示我們,插屏絕非單純用於硯前案上的文房點綴,它不僅僅是一件精美的宮廷工藝品,而是同乾隆時期大量製作的玉冊一樣,是一種以高貴不朽的玉石為載體的特殊「文獻」,彰顯著帝王至尊無上的權威,寄託著帝王昭告天地、傳諸子孫、萬世不滅的訴求。

分享
乾隆皇帝自幼受到良好的漢學教育,精通書史,琴棋書畫金石古玩無所不好,對在中國傳統文化中具有崇高地位的玉石,更是愛之成癖。古人認為「玉有五德」,君子要「比德於玉」,且玉石溫潤堅牢,被認為具有萬世不壞、通達神明的靈力,古制帝王祭天封禪、即位冊命都必用玉冊。所謂「窺玉冊於金縢,案圖於石室」玉冊還是皇家象徵法統傳承、「子孫永寶」的特殊文獻。乾隆帝受此啟發,在常規的禮儀玉冊外,特別偏好用玉材鐫刻自己的詩文以圖傳之不朽,如為養心殿三希堂所作的御筆《三希堂記》就被鐫刻成玉冊,寄望後人都可以由此瞭解「三希」之真意。作為陳設性文房用品,玉插屏較之玉冊,同樣材質高貴、可傳之不朽,且更富展示性。

分享

本件〈清乾隆青白玉填金御筆香雪海御製詩插屏〉背面光素,正面除鐫刻文字和仿詩箋的圖案外別無裝飾,故解讀此屏之要義,自然就全部著落在屏心的詩文上。這三首長歌,分別作於乾隆第二、第三、第四次南巡賞玩蘇州鄧尉香雪海時,並鈐有「所寶惟賢」、「乾隆御筆」、「惟精惟一」、「乾隆宸翰」御印。而要解讀這幾首長詩,就要先梳理乾隆帝與鄧尉香雪海的「梅花因緣」。

鄧尉位於蘇州城西五十里的太湖半島光福鄉,與玄墓山相連,相傳漢代有太尉鄧禹在此隱居,故此得名。相傳宋代高士查莘在此隱居種梅,村民紛紛仿效,蘇州人素愛梅花,冬春時節有賞梅、折梅之俗,到明清時光福鄉民十有七八植梅為業,日久蔚然成林,花開時一望如雪,數十里香風不絕,為吳中絕景。其中尤以吾家山最為幽麗奇絕,康熙年間巡撫宋犖遊歷此地,題刻「香雪海」三字於崖壁之上,此後「香雪海」遂名揚海內,成為江南第一賞梅勝地。

乾隆皇帝生平最仰慕祖父康熙帝,六次南巡亦是仿效康熙之作為。康熙帝生平頗愛梅花,南巡時,專程三次到鄧尉賞梅,流連忘返,並駐蹕光福講寺,特賜「松風水月」匾額。乾隆帝之愛梅,較其祖父有過之而無不及,他曾說「梅花品格最勝,冰姿玉骨,鐵幹古心,迥非凡卉之匹。」 他日常起居、讀書、召見群臣的養心殿也處處可見梅花蹤跡,西暖閣三希堂楹聯為 「梅報平安信,鳥傳如意春」,西耳殿更是直名「梅塢」。在宮廷畫師郎世寧的《平安春信圖》,少年乾隆手中所持的「春信」也正是一枝含芳吐蕊的梅花。各種行樂圖,也常見梅花相伴。乾隆帝愛梅至深,不僅吟梅、畫梅,還親自種梅,先是在建福宮的靜怡軒庭院內種梅花兩株,冬季以旃棚防護保暖;遊歷香山靜宜園時,發現香山得溫泉之利土脈溫和,遂「以盆梅移種庭中」七年後「高可八尺許,枝幹勁達」。但北地的「梅花三兩枝」顯然太過零落淡薄,乾隆帝早就對傳說中繁華數十里的香雪海心馳神往。

乾隆十五年(1750年)十月,乾隆巡視河南回京,途中駐蹕直隸沙河縣的梅花亭,手書唐朝名相宋璟的《梅花賦》,並畫古梅一枝,命人摹刻鑲在梅花亭廊壁之上。《梅花賦》觸發了乾隆的思梅之情,兩個月後,乾隆帝在正月十三上元節還未過完的時候,就急不可待地啟程南下巡遊,途中作《良鄉行宮侍皇太后宴兼陳火戲》詩,有 「梅信催人未可遲」句,自註云「江南梅花春半即開,故早啟程。」可知乾隆帝之南巡,雖以監察河防、籠絡轄制江南臣民為根本要務,但賞梅也是極大的動力。

二月下旬,乾隆終於抵達他魂牽已久的姑蘇鄧尉山,而鄧尉的美景也沒有辜負他的期待,延綿數十里的冰花玉蕊匯成江河湖海之狀,映襯著湖光山色,令乾隆帝大飽眼福,他當即坐在樹下寫生畫梅,「記取會心枝」,又詩興大發,連篇累牘,一時感慨 「香雪舊曾聞,真逢意所欣。」乾隆帝還為香雪海附近的玄墓山聖恩寺和鄧尉山行宮題寫了匾額和楹聯,這些牌匾楹聯所言也無非梅花情態。「梅癡」乾隆帝此時的歡喜與迷狂,這種種喜悅,最後匯成了一首長詩,即《鄧尉香雪海歌》並令群臣唱和。

乾隆二十二年乾隆皇帝偕皇太后第二次南巡,或許是為了繼續賞玩梅花,出行時間再次定在了初春,乾隆再次駕臨鄧尉,且比初次更加深入,來到了梅花最盛的吾家山,看到了更加美妙的風光,和康熙年間宋犖(籍貫商丘)的「香雪海」摩崖石刻,於是依照第一次南巡時的舊韻再賦《鄧尉香雪海歌》,也就是插屏上的第一首詩,其全詩如下:

鄧尉香雪海歌疊舊作韻

鄧尉西北山名吾,昔遊未到茲到初。奇峰詭石更幽邃,商丘三字泐匪誣。虎山橋春水碧漲,光福塔舍利光舒。虎山表裡互映帶,都拱香雪為模範。循名討實何不可,無妨片刻鳴鸞紆。萬峰小別化人寺,至理緩問山村途。彌高亙下真創見,清芬冷韻非時趨。襄陵湠漫亦奚必,蔚雲浟則有餘。鮫人出珠珠不計,海童遨路路多娛。香雪非江亦非湖,天高地下物散殊。惟海為巨為委輸,揚華繁采無復需。笑我昔年略涉港,嘆觀止矣誠雲。由來於廓渺無跡,即今乃見三山孤。輿圖府志歌執異,袁墓光福寧非吳。袁墓光福寧非吳,墟拘辯枉費工夫。

(鈐印:所寶惟賢、乾隆御筆)

分享

此詩開篇陳述自己乾隆十五年巡遊時未能來到吾家山,此次才發現此處風光更佳,宋犖所題 「香雪海」三字絕非誣妄。他又歷數了虎山橋、光福寺、化人寺、至理村的沿途風光,中篇之後極力渲染香雪海之美景,清芬冷韻,花如鮫珠,自己昔年只是「略涉港」看到鄧尉前山的風光,就已經歎為觀止,卻不知吾家山才是真正獨絕之處,最後又考證了一番地名由來,顯示自己的淵博多識。

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二月,乾隆帝第三次南巡,在光福鄉御碼頭上岸後,立刻直奔香雪海,但這一年早春格外寒冷,梅花未能盛放,「十分花才兩分開」乾隆頗感遺憾,於是打算先去杭州,返程時再來觀賞,但仍循例步舊韻賦長歌,也就是插屏上的第二首詩,全文如下:

鄧尉香雪海歌再疊舊作韻

辛未香雪詩題吾,山陽韶秀驚識初。

丁丑乃至山陰境,翻覺前作鄰傳誣。

由來錦峰光福 ,諸岡連屬互卷舒。

圖經取此或失彼,率鮮考實多依模。

滕六一岡霏玉屑,豈以南北分縈紆。

三壺衹在巨瀛表,相隔萬里非通途。

彼雪仍雪海仍海,可以例此原同趨。

松風水月羯賡韻,行漏清暇還有餘。

辨疑求是則且止,過嶺適可尋幽娛。

且喜此海非臨湖,無相形益覺邈殊。

詎藉百川為灌翰,無為利涉雲天需。

眼界真色色寂寂,鼻觀淨芬芬。

大圓鏡中一合相,前茅後勁兩不孤。

依韻紀事聊得句,或者破訛志正吳。

亦弗更靳志正吳,吉人辭寡有以夫。

(鈐印:惟精惟一、乾隆宸翰)

這首詩裡,乾隆帝首先追憶了前兩次遊覽的經歷,第一次只是看到山前的梅花,就已經「韶秀驚識初」,第二次南巡來到山陰的香雪海,才知道之前的謬誤。借此又抨擊了前人輿圖之誤,然後鋪陳梅花勝景,用典極多,還提到了他在光福講寺膜拜祖父的 「松風水月」題字並再次為之賦詩。又參用佛典作「眼界真色色寂寂,鼻觀淨芬芬」之句,將賞玩梅花上升到身心修行、得自在圓滿的境界。

乾隆三十年(1765年)二月,乾隆皇帝第四次南巡到鄧尉,這次運氣較佳,梅花正是半開半放,風韻最佳之態,乾隆歡喜賦詩云「鄧尉村前萬樹梅,半猶含朵半嫣開。問他底事不全放,應為今朝待我來。」 盡情遊覽後,又疊舊韻寫下了玉屏所刻的第三首香雪海歌:

鄧尉香雪海歌三疊舊作韻

吾家山信誰家吾,輿圖府志難考初。安名立字各阿好,咄哉史氏多傳誣。姑胥省方已三度,春風又拂鑾旂舒。尋山問水乃餘事,觀民設教正有模。雖然詎可負清暇,鄧尉一帶旄騎紆。訂訛甄異弗重藉,昔詩屢具茲遵途。化人寺亦仍小憩,至理村旋發前趨。不舟二泛香雪海,較之牙檣樂有餘。其色真色目止觀,其香真香鼻靜娛。以置滕六於太湖,配藜旁魄無同殊。筆規墨寫勢欲翰,蘭蒸檀爇庸更需。清淺水複黃昏月,於何浮動致影疏。那更遠憶大庾大,了知近勝孤山孤。前三後三薈光福,千秋萬歲薌句吳。千秋萬歲薌句吳,笑我疊韻無已夫。(鈐印:乾隆宸翰、惟精惟一)

分享

詩中再次討論了吾家山的定名問題,感歎已經是第三次來到姑蘇,並指出自己南巡以國事為首要目的「尋山問水乃餘事,觀民設教正有模」,但是巡查理政之餘,也不可辜負清暇,要來鄧尉賞玩一番。此後再度讚美香雪海花木之盛,令人雅興大發,想要 「筆規墨寫」,香氣襲人更勝蘭草旃檀,江西的大庾嶺和杭州的孤山雖然也以梅花著稱,但是都不及香雪海,令人一詠三歎,留戀不已。此後乾隆帝在第四、第五、第六次南巡時,也都必到香雪海賞梅,並繼續疊韻題寫「鄧尉香雪海歌」,這六首長詩,原本都曾刻有御碑,矗立在香雪海梅花亭旁,但世殊時異,如今只有第三次南巡所題的《鄧尉香雪海歌三疊舊作韻》尚存故地。

鄧尉香雪海乾隆御碑現狀
鄧尉香雪海乾隆御碑現狀
分享

從玉屏上的三首鄧尉香雪海歌可知,這件插屏製作於乾隆三十年(1765年)以後,也正是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平定西北之後,清廷才能獲得大量穩定的玉料輸入,以優質的青白玉製作大型的禮儀陳設器物。如此枚清宮舊藏的〈乾隆碧玉描金雲龍特磬〉,玉材質地和陰刻填金的風格技法,都與青白玉填金御筆香雪海御製詩插屏頗為相似。

乾隆皇帝在這三首長歌中,充分展示了他為梅癡狂的雅好,對聖祖康熙的仰慕,引經據典、考訂輿圖的淵博,以及天子富有四海、巡行萬里的豪情,自然希望後人能夠觀摩銘記這些詩篇,故而鐫玉塗金,遺之子孫。此插屏雖形為屏障,實為傳心寄意的高文典冊,乾隆皇帝想要留給後世子孫的形象,除了十全武功的雄才大略,還有壯遊訪幽的文采風流。

CANS藝術新聞

《CANS藝術新聞》創刊於1997年,是以古美術為定調的專業藝術月刊,嘗試用新聞速度的節奏、深入淺出的文字來剖析藝術產業種種現況,豐富多元的資訊;廣闊的視角,充份、及時地提供給世界各地關心華人藝術的每位讀者。

熱門文章

大賺小賠真贏家 對的時間買對的股 緊咬不放

2018-09-24 09:36

特色台式早餐攻略 最熟悉的好味道

2018-09-25 08:51

四十年GDP上翻八千倍:地表上的經濟奇蹟

2018-09-26 09:31

揭祕全球富豪5%藏富股 跟著大咖一起買

2018-09-24 08:39

豪宅市場點火回暖 營建全部完工認列透玄機

2018-09-24 08:51

城市夜探險 外國人也吃驚的深夜體驗

2018-09-25 08:56

金融併購風雲再起 金金併綜效股浮上檯面

2018-09-24 09:42

人氣美式早餐攻略 享受道地美式風情

2018-09-25 08:50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