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體博覽會不會消失 品牌化更凸顯博覽會質量層次

2020年上海021博覽會現場
2020年上海021博覽會現場

專訪 上海ART021 包一峰

鄭乃銘/台北·上海連線專訪 上海021/圖版提供

曾幾何時一夜之間,整個世界都改變了。馬路變成了人行道、筆記型電腦成了工作與人際維繫的工具…。一場新冠疫情徹底打翻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模式,更改變世界眾多商業活動的慣性。藝術,無法取代疫苗,但藝術卻是足以療癒心靈的最佳處方箋。當許多的藝術行為被迫因疫情嘎然喊停、延緩之際,仍有許許多多的人,安靜沉著堅守岡位,準備下一波的轉折。這些藝術產業的守護者因為疫情看到了什麼?藝術產業將會起什麼樣的改變?產生什麼樣的新局?

《亞洲藝術新聞》邀請不同地區的藝術界菁英,來談談後疫情時代藝術產業的轉生術,本篇專訪為上海ART021博覽會共同創辦人包一峰。

上海ART021博覽會共同創辦人包一峰
上海ART021博覽會共同創辦人包一峰

亞洲藝術新聞:2020年疫情正飄飄盪盪的時候,上海021;最後還是決定按表操課如期推出。當初,您們是如何做出這個決定的?

包一峰:

最大的關鍵因素,當然還是取決在大陸的消費市場是很大。儘管因為疫情緊張,國外的畫廊無法前來,但內循環的市場還是一樣能夠運轉,這讓我們最後還是決定如期舉行。我記得那個時間點,在還沒有決定該如何走的時候,我們設想了二個方案,一個是如期舉行、另一個則是線上展廳的格式來進行。但我必須先提到,線上的這個方式是我們已經沒有辦法的辦法。也就是說,我們並不傾向選擇這第二個方案。

理由很簡單。假如採取線上來進行,這樣的方法對於比較高知名度的畫廊,固然比較不會有影響。可是,對於剛剛入場的畫廊,就會有點吃虧。一來,你的畫廊如果對多數藏家是比較陌生,更甚者所提出的藝術家對藏家也是不熟悉,那麼;線上的方式,就相對缺少與藏家直接面對面認識/溝通/了解的機會,這多少都會讓藏家難以一下就作出判斷。我個人覺得;線上的這種方式,相對於那些剛剛入場的畫廊也好、藏家也好,都會比較複雜些。這也是當時我們一致認為,如果非得必要選擇線上方案來進行,那一定是最沒有辦法的辦法。慶幸的是,最後我們研判的結果與更審慎的推演執行種種細節決定如期舉行,這證明實體性的藝術博覽會還是有它絕對存在的必要性。

亞洲藝術新聞:今年,JINGART再度回歸北京,您們有因為疫情依舊充滿變數情形下,做出不同的政策內容嗎?

包一峰:

JINGART已經舉辦過2次,2次都選擇不同的區域場館,當然也都得到不同評價,覺得在空間的距離無法照料得很周全。但你知道的,在北京做活動,一定都會有一種空間遼闊、距離遙遠的心理感覺。去年;主要是因為館場遲遲都難定奪,原因也是在當時北京疫情緊張,使得整個狀況並沒有想像中的樂觀與明朗,我們才會決定喊停。

今年JINGAR重新回歸北京,一方面我們相當重視北京藏家,更希望能夠在隔了一年之後,也能對北京藏家群有所反饋。但同樣我們也還是會有外籍畫廊能否順利參展的困擾,畢竟;疫情期間外國人進出國門都有相當難度。在去年上海021的時候,西方參展畫廊因為多數有在香港設立據點,工作人員也多數是中國人,他們願意遵照防疫規定進行隔離,使得去年上海021的活動能順利達成,同時活動效果也相當理想。

今年JINGART如果國外展商無法順利來北京,需要我們提供本地工作人員幫忙照應,這些我們都充分的幫忙。另外,從021開始創立以來,我們三位創始人就一直保持一個習慣,也就是平常就建立與畫廊、藏家保持密切問候與聯繫,並且也很願意把藏家在活動期間介紹給畫廊,希望能夠促成雙方更好的互動。這個習慣始終持續著。我想,這也許是我們與其他主辦藝術博覽會的單位很大的不同點。其他籌辦藝術博覽會的單位,可能只有一位主要管理者,能夠關照畫廊的種種事態會聚焦在活動期,活動結束;也許這層關係也就沒有持續。但我們則有三位創始人,我們希望每位參與上海021或JINGART的畫廊,無論是新來乍到或熟門熟路,都能夠與這個環境發生融入的關係,不要覺得自己沒有人照顧。因此,我們三個人平常就沒有放棄過任何與藝術活動接觸的關係,我們希望每一次我們所呈現的藝術博覽會都能為參展畫廊與收藏家增進彼此的認識/了解與互動。我們恪遵對自己的要求,從上海到北京。如果說我們能夠獲得活動預期的效果、獲得參與者熱情支持,平常的努力,應該是重要的關鍵因素之一。

2021年6月推出的JINGAR
2021年6月推出的JINGAR

亞洲藝術新聞:城市型的藝術博覽會在中國越來越多,但能夠駕馭博覽會的畫廊就是那些。在量的激增下,對於博覽會或這個市場又會造成怎樣的影響?

包一峰:

博覽會在目前的確是越來越多,也正如你講的,能參加博覽會的畫廊也就只有那些。但以亞洲的藝術博覽會來講,它大致可分成三個種類:第一是由當地的協會來籌辦,主要的參加對象自然是以協會的畫廊會員為優先,這可說是一種內部性質。台北藝博會、韓國的KIAF都屬於這一類型。第二是像大陸一些城市的藝術博覽會,它會比較屬於官方為了提振地方文化所鼓勵辦理的博覽會。第三則是像我們這種屬於私人來辦理的藝術博覽會,它會比較具有商業色彩,吸引的畫廊與藏家也比較不同,當然;這種由私人所主辦的博覽會在服務工作內容也會更方方面面有所顧及。

在我個人認為,現在一年有7、8個博覽會,似乎已經很平常。但是,一個具有20年基礎的藝術博覽會,它能夠存在,絕對是有它本身的道理。021明年就即將要過10歲生日,你試著想想;藝術博覽會一定會涉及到主辦單位本身所要表達的個性與希望能觸及的社會性格。一個以當代藝術為主訴求的博覽會,絕對不可能輕易改變策略去做別的。一個老資格走比較保守路線的藝術博覽會,也不敢貿然去嘗試前衛;也相對無法能產生誘因去吸引以經營當代藝術的畫廊去參加。各種類項的藝術博覽會都有自己生存空間,在我來看,這不是競爭的問題,而是一個共存的平行空間。

UCCA 商店聯合藝術家顏磊,共同於2021年JINGAR呈現「UCCA 商店 x 顏磊:軟著陸」
UCCA 商店聯合藝術家顏磊,共同於2021年JINGAR呈現「UCCA 商店 x 顏磊:軟著陸」

亞洲藝術新聞:現在有很多的年輕藏家對藝術有高度興趣,相對也對西洋當代藝術相當熱衷。021在中國藝術博覽會當中,也相當受到年輕族群的喜愛。您們有可能會針對這樣的社會趨勢,提出新的策略嗎?

包一峰:

對,我們現在面對畫廊也不再局限於那些所謂藍籌股,我們也希望能夠多引入一些年輕的畫廊,希望他們能夠介紹年輕的藝術家創作。你還記得021曾經嘗試過一個項目:Detour,這個項目就是委由策展人來統籌,讓策展人來挑選具備未來性、前衛性的畫廊入列。基本上這樣的畫廊也都不太可能會參加大型藝術博覽會,原因當然有可能是經費、畫廊資歷的關係。因此,我們採取的這個項目就是以邀請制,他們所提交的費用也相對是有優惠。我們嘗試在這個項目跳開我們自己的觀念、眼光,讓專業的策展人來帶我們看非我們經驗值的畫廊與藝術家。

另外,我們現在尋求的合作夥伴也會以網紅或具有高流量的對象為考量,在相互加值的品牌效益之下,我們希望營造更貼合年輕世代的生活思維。另外像David(021創始人之一周大為)本身就是富二代,他有自己的朋友圈、也有那個圈子喜歡的藝術類別,這些都會成為我們在想像一個能與更多人靠近的藝術博覽會時,可以豐富的內容。

永樂藝術在2021年JINGART現場設置空間
永樂藝術在2021年JINGART現場設置空間

亞洲藝術新聞:我知道您們今年9月30日至10月4日要在深圳推出新的藝術博覽會,這個博覽會的定位是在哪裡?它如何區隔現有的二個呢?

包一峰:

我們在一開始創設藝術博覽會的時候,就把上海021定位在當代藝術的性格,北京JINGART則因為北京人文底蘊比較深厚,因此我們將JINGART定位在經典與多元化的性格,至於,深圳則是定位在設計藝術博覽會,設計是放在藝術的前面。深圳是個設計之都,不管是平面設計或者建築設計、家具設計…等等方面,這個城市具備高度文化素質,再加上許多金融業、高端科技的公司都在這個地方,深圳本身的房產也絲毫不輸給上海,而在藝術收藏的這個領域,它本來就有相當基礎的收藏群體,這些都對我們具有相當高的吸引力。

我們將深圳的藝術博覽會與其他兩個藝術博覽會作了比較大的區隔,就是在於我們特別針對城市本身的個性來作為核心設想,它既能避開同質性的藝術博覽會過多情況,同時也能成為城市特質的一個部分,我想;在疫情後的藝術博覽會走勢,也許性格化、特色化、區隔化,都會是必須要受到考量與檢驗的。

JINGARTx上海021博覽會攜手全球時尚奢品平台NET-A-PORTER帶來「非凡女性藝術家主題論壇」
JINGARTx上海021博覽會攜手全球時尚奢品平台NET-A-PORTER帶來「非凡女性藝術家主題論壇」

亞洲藝術新聞:後疫情時代的藝術博覽會,您覺得會有怎樣的變化嗎?

包一峰:

我認為;藝術博覽會的實體性是不會消失的。因為,藝術人或社會人;確實對這份儀式性是熱衷的,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因為疫情的隔離與封境,造成旅行的不易,連帶也會產生許多替代性輔助方式。比如說,在我們與藝術之間的關係上,因為無法與作品面對面,因此多數會採取Zoom 雲端視訊來協助,這個習慣確實會影響到人與藝術活動、藝術品之間的互動行為。當一個畫廊因為無法自由移動而不得不採取雲端視訊來處理業務推展時,一旦也能從這樣的取代性行為獲得績效,那對於考量實際去參與異地藝術活動,就會與疫情之前有不同的考慮。如果說,過去畫廊或藏家一年會安排8次出國機會,也許未來一年會減成只有5次。因為,這5次絕對是挑精準的內容、有品牌的藝術活動來參與。後疫情時代藝術博覽會的生態,會更朝向品牌化的尖端來前進。

第三點,後疫情時代會愈加強化大家更關注自家門口的藝術活動。既然旅行本身習慣改變了,既然能夠展現實體性藝術博覽會的尖端精準品牌是被被信任的,那麼,也就等於當畫廊好不容易能夠進入所謂具有品牌效益的博覽會時,勢必就會更準確要求自己所帶的作品不是跑碼頭剩下的東西;反而更會自我要求能夠獲得效益的展覽成果。我認為,這會是一個很良性、正面的寧靜運動開始。在畫廊無法像疫情之前疲於奔命勤跑碼頭爭取效益之餘,藝術家更能耽靜完成好的創作,藏家自然也能有機會欣賞/購藏好的藝術品。

2021年JINGART現場
2021年JINGART現場

2021年7月號,No.198
2021年7月號,No.198

延伸閱讀

繼布氏鯨、海市蜃樓後 深圳海域首次出現大量銀幣水母

暴雨襲北京 多處山體坍方、多趟列車停運

66台青 暑期赴深圳38企業實習

微解封廟口藝術被邊緣化? 不平之鳴轉貼蔡英文臉書

相關新聞

全球當代藝術市場正面臨五個改變

雖然全球藝術市場身處疫情困擾,但當代藝術市場卻絲毫不受影響,個人藝術家作品拍賣成交則屢創新高,尤其是新生代藝術家群已成為當代藝術市場的主力;因此,全球當代藝術市場正面臨五個改變。

香港蘇富比秋季現代藝術拍賣 大師鉅作重磅預告

2021年上半年,蘇富比亞洲區現代藝術拍賣雄取13億港幣,締造歷來現代藝術半年度最高成交額;同年六月公佈將與殿堂級國際導演王家衛譜寫傳奇聯乘,讓全球藏家翹首以待!

殿堂級國際導演王家衛傳奇聯乘 破天荒三重鉅獻

本年六月,蘇富比在倫敦現當代藝術晚拍完結後隆重宣布:殿堂級國際名導王家衛將於十月份與香港蘇富比現代藝術拍賣重磅聯乘,並率先放映由王導製作的預告短片,消息一出,旋即引來藏家與影迷轟動,盛夏以來更成為藝術界乃至全球熱話!踏入秋拍倒數階段,此次「王家衛蘇富比」的跨界詳情正式揭曉,其將以三重鉅獻之形式亮相秋拍,成就史無前例的傳奇聯乘,定教全球藏家屏息以待!

凝聚台灣畫廊產業向心力的靈魂人物 陸潔民

被譽為台灣畫廊協會永遠秘書長的陸潔民,自從1989年,在加州矽谷巧遇北京畫院畫家趙秀煥老師後,便開啟了他優游藝術之路。1990年赴荷蘭阿姆斯特丹梵谷美術館觀賞梵谷逝世一百週年紀念大展,更調動他心中對藝術有興趣的老靈魂,毅然決然從科技領域跨域到藝術界,開始了他的藝術跳Tone人生。

【我 在──閆博個展】新奇感受 似幻實真

由永樂文化攜手安居客藝術中心推出的【我 在──閆博個展】於昨(8/29)日開啟,展期至9月21日。本次展覽共有五十餘件作品、創作時間橫跨八年,呈現藝術家具物質玩味的作品,閆博將材料與顏色和諧的運用於作品中,豐富了視覺享受,帶給觀眾似幻實真、新奇的真實感受。

「中華民族油畫民族化」第一人吳冠中 拍賣最高價風景油畫有哪些?

20世紀一代繪畫巨匠吳冠中,與朱德群、趙無極同被譽為「留法三劍客」,加上留美的趙春翔四人,同是杭州美院林風眠的學生。有別趙、朱二人的抽象畫,吳冠中「水陸兼程」的寫實風格別樹一幟,成為中國兼擅西畫、國畫而皆成大家的第一人。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