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貴畫作〈救世主〉如今神隱何處?爆發眾多羅生門

Antoine Vitkine歷經2年調查拍攝的紀錄片《救世主,最後達文西畫作的驚人事件》首次於4月13日在法國電視台直播 Image ©Zadig productions/FTV.
Antoine Vitkine歷經2年調查拍攝的紀錄片《救世主,最後達文西畫作的驚人事件》首次於4月13日在法國電視台直播 Image ©Zadig productions/FTV.

余小蕙/巴黎報導

法國第五電視台於4月中旬播放,由記者暨導演Antoine Vitkine歷經2年調查拍攝的紀錄片《救世主,最後達文西畫作的驚人事件》,再次引爆關於世界最貴畫作〈救世主〉的激烈爭議 ,各種不同假設、理論,以至光怪陸離的揣測也應運而生。

法國總統拍板的國政大事

這部95分鐘影片前3/4通過對當事人或熟知內情者的採訪,回溯了這張自2005年被紐約畫商Robert Simon和Alexander Parish以1175美元(含佣金)從美國新奧爾良一家小拍賣公司買下後到2017年11月於紐約佳士得締造4.5億美元(含佣金)天價的傳奇旅程──包括獲得劍橋達文西專家Martin Kemp和倫敦國家藝廊策展人Luke Syson背書,以「達文西之作」身分參加2011年倫敦國家藝廊達文西大展,向各大博物館私洽銷售未果,最後為俄羅斯富豪雷波諾列夫(Dmitri Rybolovlev) 斥資1.3億美元購買,再因紐約時報曝光實際售價約8千萬美元而牽扯出瑞士中間商Pierre Bouvier私下賺取4300萬美元暴利以及明拿2%「仲介費」的「醜聞」。俄羅斯富豪隨後將瑞士畫商告上法庭,並將〈救世主〉送交佳士得拍賣,經過獨特的宣傳和操作,最後在舉世關注和眾人熱烈掌聲中成為世界最貴畫作!

當然,眾人對這段峰迴路轉、高潮迭起的故事,在全球各大媒體報導下已相當熟悉。然而,這部紀錄片真正引起矚目和熱烈討論的關鍵,卻是在影片最後二十分鐘,關於為何這張畫未出現在2019年10月開幕的羅浮宮達文西世紀大展,從而揭露出〈救世主〉如何從純專業和學術的鑑定,成為國與國之間政治協商和經貿談判的籌碼。簡言之,〈救世主〉參加巴黎羅浮宮達文西世紀大展與否,已上綱為涉及文化部、外交部,甚至需要法國總統拍板的「國政大事」(affaire d'État)。

2017年11月15日,紐約市佳士得戰後與現代藝術專拍,達文西〈救世主〉最終以4.5億美元落槌,競標過程長達二十分鐘,最後由佳士得聯合主席羅特(Alex Rotter)為客戶以電話標得此作品 Photo by Eduardo Munoz Alvarez/Getty Images
2017年11月15日,紐約市佳士得戰後與現代藝術專拍,達文西〈救世主〉最終以4.5億美元落槌,競標過程長達二十分鐘,最後由佳士得聯合主席羅特(Alex Rotter)為客戶以電話標得此作品 Photo by Eduardo Munoz Alvarez/Getty Images

2018年6月在羅浮宮接受科技儀器檢測鑑定

影片透露〈救世主〉其實早於2018年6月即到過羅浮宮,接受羅浮宮專家的研究鑑定,以及在法國博物館研究和修復中心(C2RMF)的檢測分析。C2RMF隸屬法國文化部,擁有全球最尖端的X光螢光分析法(XRF)、紅外光掃描(IR)、X光照相、顯微照相等檢測儀器,其所在地一部分位於羅浮宮,另一部分設在凡爾賽宮。根據兩位匿名法國高級官員宣稱,在經過一系列檢測和鑑定後,羅浮宮十六世紀義大利繪畫主任暨達文西大展策展人Vincent Delieuvin 且邀集一批國際專家開會,最後的結論是:〈救世主〉並非出自達文西之手,而是其畫室學生所繪,達文西充其量不過是貢獻了幾筆。他們言之鑿鑿地說,「這點毫無疑問。因此,我們告知了沙方」。

神秘官員透露,2018年4月法國和沙烏地阿拉伯進行雙邊會談,討論兩國在政治、情報、國防、經濟、文化等領域的共享利益。當時,〈救世主〉能否參加巴黎羅浮宮達文西大展即是討論內容之一,斥重金購買這張畫的沙烏地阿拉伯王儲Mohammed Bin Salman(MBS)除了堅持必須署名「百分之百達文西真跡」之外,並且要求〈救世主〉必須和〈蒙娜麗莎〉並列展出,與此同時提出各項經濟誘因,包括價值數千億歐元,由法國負責沙國Al-Ula綠洲成為文化中心、古蹟和觀光勝地的十年開發案。

羅浮宮認為這張〈救世主〉不是達文西個人真跡?除了兩位匿名官員的指證外,影片也採訪了法國國家博物館聯盟—大皇宮(Réunion des musées nationaux - Grand Palais )主席、同時也是沙烏地阿拉伯文化部藝術顧問德爾肯(Chris Dercon)。他宣稱:當沙方代表來羅浮宮館長辦公室聽取鑑定結果時,他人也在場。他讚揚羅浮宮的「勇氣」,能夠說,不論別人看法如何,「這,是我們根據科學分析後的看法」。德爾肯表示:「我對羅浮宮有信心,這是一個信任的問題,羅浮宮館長決定這張畫要在哪裡展出,和在什麼樣的脈絡中」。換言之,羅浮宮仍舊有意借這張畫參加達文西大展,但作者署名為「達文西和畫室」。

羅浮宮館長、法國文化部、外交部仍繼續與沙國代表來回磋商一直未果,法國總統馬克宏最後拍板,拒絕讓步(影片受訪官員直言不諱地說,「若遵照沙烏地阿拉伯的條件來展示〈救世主〉,簡直就是一筆價值4.5億美元的洗錢案」!)。MBS也因此不肯放行出借〈救世主〉。紀錄片同時揭露,羅浮宮為達文西逝世五百週年世紀大展特別準備了兩個不同版本的畫冊,一個以〈救世主〉為封面──如果能借到這幅畫的話;一個則是羅浮宮館藏〈美麗的費隆妮葉夫人〉為封面──萬一借不到〈救世主〉。當然,畫冊最後使用的封面是〈美麗的費隆妮葉夫人〉。

〈救世主〉修復前的的狀態 Image courtesy Christie’s.
〈救世主〉修復前的的狀態 Image courtesy Christie’s.

只存在一天的神秘小書

然而,英國《The Art Newspaper》於今年三月首先披露──四月紀錄片播放後,法國網路媒體《藝術論壇》(Art Tribune)和美國《紐約時報》以更長篇幅詳細介紹──一本由羅浮宮和巴黎Hazan出版社共同印製出版,曾於2019年12月,亦即達文西大展開幕兩個月後,(不小心)和展覽畫冊及其他相關書籍放在羅浮宮書店陳列,但僅一天即下架、至今不再公開的小書。這本書名為《達文西:救世主》、一共46頁的小書,由羅浮宮館長親自撰寫前言,包含兩篇文章,一篇由羅浮宮達文西大展策展人Vincent Delieuvin主筆;另一篇則是曾為〈救世主〉做全身掃描檢測的法國博物館研究和修復中心(C2RMF)兩位研究員Myriam Eveno與Elisabeth Ravaud根據科學檢測結果所撰寫的報告。

宣稱擁有並讀了這篇報告的《紐約時報》以及擁有這本小書的《藝術論壇》,卻反駁紀錄片匿名官員的說法,認為事實恰好相反:羅浮宮的檢測分析證實〈救世主〉是達文西的真跡(autograph)!

《藝術論壇》引述館長Jean-Luc Martinez在前言中「斬釘截鐵」寫道:「這件先前屬於庫克收藏,如今為沙烏地阿拉伯文化部所擁有的畫作,於2018年為(羅浮宮)博物館和C2RMF研究。根據歷史和科學的研究結果,我們得以確定這張畫屬於達文西之作,這個吸引人的假設首先於2010年出現,並時而引發爭議。將這張畫和其他羅浮宮收藏出自大師之手的作品並指展出,是達文西研究和羅浮宮歷史的一個大事件」。

策展人Vincent Delieuvin的文章標題為「救世主。重新發現」,他對截至目前為止專業和學術界對〈救世主〉是否為達文西親筆的不同理論做出檢視和分析後指出,畫繪於胡桃木面板上,此木材是達文西和其圈子,尤其在倫巴特地區所經常使用;紅外線反射照射呈現許多修改處,而摹本很少出現這麼多的修改;顏料底層下方藏有細微、不易見到的素描,這點類似羅浮宮典藏的〈蒙娜麗莎〉和〈施洗者聖約翰〉,並且和其他畫室版本的救世主完全不同。他也表示,儘管保存狀況不佳,但在一些未受損的部分(尤其是雙手、髮絲、部分的嘴部和眼睛)則繪畫質量精湛:細膩的明暗處理,繪畫技法和風格都近似已知真跡;作品用色非常豐富,尤其是袍子和外套使用的青金石藍色,和其他版本的紅色袍子不同; 一縷縷髮絲的畫法精緻細膩,可比擬施洗者聖約翰那幅畫。他最後總結:「 (種種因素)邀請我們認為這件作品完全由達文西創作,但可惜被惡劣的保存以及過於殘暴的傳統修復法所嚴重破壞」。

C2RMF研究團隊的報告「〈救世主〉。科學研究」鉅細靡遺地提出了科學佐證,包括許多紅外線、X光拍攝的圖片。她們在對羅浮宮典藏、被確認為達文西真跡的三幅畫作〈蒙娜麗莎〉〈聖母、耶穌和聖安妮〉〈施洗者聖約翰〉做了深入研究,並和〈救世主〉做了比較後,寫道「在〈救世主〉觀察到的幾個技法似乎來自達文西:獨創性的準備, 在塗料層使用玻璃粉,以及在陰影和髮絲中對朱紅色的精湛使用。此外,後面這些訊息支持這是一件晚期作品,在〈施洗者聖約翰〉之後,可能自第二個米蘭時期(1506-1513)起。她們也寫道,「許多物質特點和達文西和其畫室其他作品中的特點相符合,比方說核桃木板,切割的方式,畫作嵌入帶凹槽的木框中,鉛白塗料直接塗在木板上」;「陰影的晦暗不是透過擁有大量黑色粒狀的顏料層,而同時也有賴於愈來愈多的朱紅色的聚集,其效果是讓陰影更加深邃,而不至於變得不透明」。達文西展覽畫冊中也提到這個愈來愈顯著的特點。

戴著口罩的遊客在羅浮宮與〈蒙娜麗莎〉合影 Photo by Chesnot/Getty Images.
戴著口罩的遊客在羅浮宮與〈蒙娜麗莎〉合影 Photo by Chesnot/Getty Images.

更多的疑問

《救世主,最後達文西畫作的驚人事件》播放後,法國各大媒體熱烈討論,西方媒體和網路上也爭議不斷。為何政府官員的證言和羅浮宮(在報告和小書上提出)的結論南轅北轍,這之間的差距,如何解釋?法國總統馬克宏是否在對羅浮宮的學術結論不知情情況下做出決定?

儘管如此,在羅浮宮至今未做任何公開回應,沙烏地阿拉伯也緘默不語下,這幅世界最貴畫作似乎仍是謎團重重。長期以來,除了作者究竟是達文西或是其學生,不同專家各持所見之外,環繞〈救世主〉一堆疑問和謠傳之所以繪聲繪影,還與真正買家、目前去向皆撲朔迷離有關。〈救世主〉的幕後真實買家究竟是誰,長期以來引發諸多揣測和謠傳──美國《紐約時報》早於拍賣一個月後揭露買家是位沙烏地阿拉伯王子,稍後更多線索指向沙國王儲MBS──但始終未獲買家證實。然而,根據這部紀錄片和那本官方論述中不曾存在的神秘小書,至少〈救世主〉的所有者可確定是沙烏地阿拉伯文化部(也就是,的確是王儲Mohammed Bin Salman花了4.5億美元)。

不過,2017年11月紐約佳士得拍賣以及──這部影片所揭露──2018年6月到過巴黎羅浮宮後,這幅畫即不知去向。曾經,阿布達比文化部於2017年底透露以某種方式獲得了〈救世主〉(當時傳聞為沙國王儲送給阿布達比文化部的禮物),並將在羅浮宮阿布達比分館展出(筆者當時恰好造訪阿布達比羅浮宮,也獲得羅浮宮策展人和阿布達比文化部媒體部人士「默認」和宣稱〈救世主〉確實將於2018年展出 ),但後來不了了之。2019年巴黎羅浮宮舉辦達文西世紀大展,館長和策展人都明確表示希望借到作品,但終究還是落空。〈救世主〉在哪兒?何時、在何種情況下、在何處將會首度公開展出?

如果羅浮宮真認為〈救世主〉是達文西真跡,為何沙國仍拒絕出借?《紐約時報》以「意志的衝突」來形容。換言之,因為羅浮宮基於安全理由,拒絕將〈蒙娜麗莎〉和〈救世主〉一起展出,無法滿足沙國的要求,或者說(MBS)的「自我」。〈救世主〉究竟是達文西真跡(目前在世被確定為達文西個人之作的僅有不到15幅作品)或是畫室學生模仿之作?這個問題遠已超越純粹學術討論和鑑定的範疇,牽涉到一筆龐大的金額,兩者的價格在今天藝術市場的推波助瀾下可謂天壤之別。〈救世主〉甚至還影響到法國在沙烏地阿拉伯的經濟利益!可見羅浮宮所承受的龐大政治壓力。

同樣地,羅浮宮試圖遮掩這本書的真相,也令人費解。為何出版這本神秘小書?又為何僅陳列一天就消聲匿跡?羅浮宮曾經表示,向來秉持的政策是:不對不在展覽之列的私人藏品做出評論。然而,根據《藝術論壇》,這項研究鑑定和出版由沙烏地阿拉伯委託和買單,事前雙方應該簽署了保密協定。因此,沙國拒絕出借畫作,也拒絕公開研究和鑑定結果。事實上,羅浮宮在達文西大展開幕後、甚至到十二月都還抱著隨時迎接和展出〈救世主〉的打算,因此「預作準備」,出版該書作為彌補畫冊未收錄研究結論的缺失,公佈羅浮宮館方對這張畫和作者的分析鑑定,最後又因確定無法展出而緊急「滅跡」。

〈救世主〉在佳士得拍賣之前  Photo by Carl Court/Getty Images.
〈救世主〉在佳士得拍賣之前 Photo by Carl Court/Getty Images.

一張文藝復興時期66 x 45公分的小畫竟然在二十一世紀折射出如此錯綜複雜的稜面,交織出藝術、市場、政治、外交等不同層面的利益和盤算。無怪乎法國《世界報》要問:達文西,藝術市場的拯救者或掘墓人?

2021年7月號 ,No.198
2021年7月號 ,No.198

延伸閱讀

專訪法國紀錄片導演Jacques Loeuille 以繪畫為本,用電影守護環境

微解封 南美館容留人數待中央地方確認

文化部「藝文紓困4.0」自然人申請 延長至7月26日

足球/法國球星嘲笑日本人惹怒贊助商 巴塞隆納終於道歉了

相關新聞

在疫情未歇之際 2021年台北藝博揮棒擊出…

根據主辦方社團法人中華民國畫廊協會的官宣,2021年的ART TAIPEI總計有124個展覽單位,這些來自於不同區域的展覽單位;畫協理事長張逸羣特別強調,之所以是以展覽單位來做計算而不是以傳統「家」數來算,主要是這當中不僅僅只是畫廊;也將幾項特展都含列在參展單位裡面。

鹽 放在杯裡與湖裡的啟發

生活中,怎會沒有不順的時候呢?就如同怎不會有痛苦的時候呢!問題是,面對如此的錯逆,每個人處置的方式,確實是牽扯著個人的覺知深淺。

從東京奧運看藝術收藏

因為COVID-19疫情延期一年的2020東京奧運,終於在今年(2021)7月23日開幕,本屆是史上首屆延期舉行的奧運,更是首次幾乎沒有觀眾的奧運。全球只能依賴轉播透過電視、電腦、手機等媒介觀看比賽;如果沒有網路媒介,這次的奧運會舉辦彷彿不存在,這說明「轉播權」對於所有運動賽事的重要。

正修文物修護中心—修復與維護藝術品 放諸國際的新藍海產業

位於高雄正修科技大學藝文處的「正修文物修護中心」,正扮演有如產品售後服務部門的角色,將藝術品分門別類送到每位藝術品醫師的修復師手上。

大稻埕國際藝術節「再現代化」 跨世代新文化運動的發生地

台北大稻埕,這座擁有近150年歷史的街區,當我們來到此地,總不免懷舊地遙想,這裡曾是蔣渭水的台灣文化協會基地,有著人聲鼎沸的永樂座戲院,觥籌交錯的江山樓,也是郭雪湖筆下〈南街殷賑〉的一景。

全球當代藝術市場正面臨五個改變

雖然全球藝術市場身處疫情困擾,但當代藝術市場卻絲毫不受影響,個人藝術家作品拍賣成交則屢創新高,尤其是新生代藝術家群已成為當代藝術市場的主力;因此,全球當代藝術市場正面臨五個改變。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