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阿布達比藝術博覽會看蓬勃的中東藝術市場

阿布達比藝術博覽會總監迪亞拉·努塞貝 Dyala Nusseibeh
阿布達比藝術博覽會總監迪亞拉·努塞貝 Dyala Nusseibeh

疫情中向內鞏固當地藝術生態放眼國際

採訪 / 田可亮 圖片提供 / 阿布達比藝術博覽會、阿布達比文化與旅遊部

阿聯酋政府在控制新冠疫情大流行方面取得不錯的成果,更在研發疫苗方面與中國合作並投入大量心力。自去年疫情爆發以來,全球藝術市場萎縮了很大比例(約70%),導致藝術產業陷入困境。然而,去年11月19日成功開展的2020年第12屆阿布達比藝術博覽會(Abu Dhabi Art)很幸運,取得其贊助人謝赫·哈立德·本·穆罕默德·本·扎耶德·阿勒納哈揚殿下(His Highness Sheikh Khaled bin Mohamed bin Zayed Al Nahyan)的鼎力支持,傳達出了一個非常強烈的信息,即阿布達比將文化置於未來發展願景的核心位置。 「我想說的是,即使在這個充滿挑戰的時代,阿布達比卻還是有支持文化的意願和期望。全球大多數國家和地區都希望支持文化,但是面對健康危機,如果只剩下一筆錢,必定投入醫療保健方面。因此,阿聯酋很幸運,在這麼艱難的時期,政府還是設法為文化產業撥款。」

——阿布達比藝術博覽會總監迪亞拉·努塞貝 Dyala Nusseibeh

2020年阿布達比藝術博覽會參展商數量是有史以來最多的,共有68家畫廊參與,其中大多數是再次回歸的參展商。除了阿聯酋在地策展人外,還邀來Sung Woo Kim、Simon Njam、Ashwin Thadanii和Nada Raza等不同國際策展人,為策展人精選專區匯集了一系列著力於韓國、非洲、印度當代藝術的展售,其中有來13家韓國畫廊首次參與、7家非洲國家的畫廊,以及往年不缺席的6家印度畫廊。

迪亞拉·努塞貝(以下以「努塞貝」簡稱)自2016年以來,一直擔任阿布達比藝術博覽會總監。面對當前的全球新常態,她的團隊以及阿聯酋政府是如何成功地舉辦了2020年阿布達比藝術博覽會?努塞貝與《亞洲藝術新聞》娓娓道來她的想法、阿聯酋藝術圈以及中東藝術市場的發展。

藝術家Afra Al Dhaheri 2020年棉繩編製裝置作 〈Tasreeha〉Courtesy of Afra Al Dhaheri
藝術家Afra Al Dhaheri 2020年棉繩編製裝置作 〈Tasreeha〉Courtesy of Afra Al Dhaheri

印度藝術家Sumakshi Singh 2020年作〈無題〉
印度藝術家Sumakshi Singh 2020年作〈無題〉

阿聯酋政府視文化發展為國家發展的核心

自從努塞貝對阿聯酋的藝術界做出貢獻以來,特別是在阿布達比藝術博覽會推出後,當地的藝術界正迅速蓬勃發展。關於當地的藝術與文化發展,努塞貝表示:「這裡的藝術圈在我看來很棒,而它已經蓬勃發展了數十年,我們可以看到無論是來自Hassan Sharif(海灣地區當代藝術界的教父)、Mohammed Kazem、Abdullah Al Saadi和Mohamed Ahmed Ibrahim等先驅藝術家,還有近年崛起的新銳藝術家。我們每年都會委託新銳藝術家創作。今年,Maya El-Khalil是我們的客座策展人,與三位傑出的新銳藝術家合作。阿布達比藝術博覽會試圖成為新銳藝術家的平台。我們的主要目的是以有意義的方式為我們的文化生態做出貢獻,而藝術家是其中的核心。我們盡全力支持他們,更為他們所採取的新方向感到開心。我認為現在是在阿聯酋探索藝術的好時機。像幾年前開幕的阿布達比盧浮宮以及即將到來的阿布達比古根漢項目,再次說明我們政府確信將文化應置於國家發展願景的核心,這令人感到十分被鼓舞。」

除學術計劃支持 客觀的藝術評論有助於阿聯酋藝術家創作發展

針對阿聯酋在幫助當地藝術家方面所作出的努力,談到還有哪些可以提升的地方,努塞貝提到:「參與博覽會的藝術家們今年項目製作的時間變少了,以往他們都有6到8個月的時間從事創作,而今年,我們決定繼續進行時,他們只剩下3個月的創作時間。因此,他們必須很快適應。當中有位藝術家展示了她創作的過程。我們總是對於委託作品的最終成果給予很高的期待,把它當成是最完美的傑作。她選擇了摒除這種期望,而是向公眾展示了創作的過程,讓他們看到作品背後的研究和實驗,進而適應這種創作過程的透明化。這也向其他藝術家展示除了向觀眾展示創作成果外,也有將他們帶入製作過程的可能性。迄今為止,我們已經與9位藝術家合作開展了【新銳藝術家】計劃。我們期待與更多的藝術家合作。藝術家在阿聯酋還有許多其他計劃可以從中受益,例如:與羅得島設計學院合作推出的薩拉馬·賓特·哈姆丹新興藝術家獎學金(SEAF),紐約大學、沙迦大學和扎耶德大學等大學提供的非凡學位,亦或者阿布達比文化基金會的藝術家駐地計劃。本地藝術圈條件非常好,我認為年輕藝術家有很多學習和自我實踐的機會。」

努塞貝建議本地藝術圈可以改進的地方是藝評。由於中東地區的人們通常非常禮貌且含蓄,害怕冒犯他人,故不願給予藝術家建設性的批評。她認為,如果人們以建設性的方式提供更多的評論與反饋,從而可幫助藝術家更好地發展自己的創作。不過,當地確實對藝術家提供很多支持,絕對是阿聯酋藝術家發展的好時機。

與韓國、非洲、印度及阿聯酋當地不同策展人合作 推出豐富特展項目

每年,阿布達比藝術博覽會都會進行一些重點區域的研究,都是與阿聯酋之間有所聯繫的地區,與該國有商業或外交上的往來,對於當地藏家來說,更是展會上的有趣看點。努塞貝補充:「我們並不一定將策展與商展分開。例如:我們國家有龐大數量的印度裔居民,因此我們也將印度視為我們的策展專區之一。我們獲得很多韓國畫廊的支持前來參展,但之前我們從未想過要對當今韓國的當代藝術進行更深入的探討並與大家分享。我認為,韓國與阿布達比(甚至是整個阿聯酋)有很多相似之處,因為它們都在短時間內經歷了快速的轉型;不論是通過新經濟還是綠色科技等……年老的一代都經歷了與年輕一代截然不同的時代,而年輕一代則試圖思考繼承傳統意味著什麼,同時延續著不斷推動變革和轉型的動力。因此,我認為與不同的策展人合作,匯集對現今的韓國有著不同看法的藝術家,是很有趣的。與金聖雨(Sung Woo Kim)的合作過程很棒。他較常參與雙年展的策展,這是他第首度策劃商業特展,特別匯聚了許多新興乃至著名藝術家的有趣創作。」

「關於非洲大陸的當代藝術,緣起阿聯酋與非洲許多國家之間長期的經濟和文化聯繫。阿聯酋的沙迦非洲研究所(The Africa Institute of Sharjah)在非洲進行了大量學術研究,並研究了其中的一些聯繫。結果也讓許多非洲藝術家在阿聯酋得到肯定。同樣的,探索阿聯酋與這些國家之間的現有聯繫並在藝術上開啟新的對話也很有趣。我很享受與Simon Njami的過程。他是最傑出的策展人之一,一直致力於專研非洲當代藝術。非洲有很多國家,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景況,且非常範圍廣大。他出色地將新興藝術家和知名藝術家聚集在一起,為年輕藝術家提供了與知名藝術家一起展出的機會。他召集的藝術家們對政治、身份、國家與時代、歷史的層面以及其他觀念進行了反思。」

「在印度特展區,我們與Ashwin Thadani合作。他在過去幾年中實際上匯集了來自印度的一批畫廊。比起策展導向,他更多地關注哪些畫廊在博覽會上的銷量會更好。畫廊合作更在今年顯得格外重要,當面臨共同的挑戰時,畫廊求存方式之一是互相支持並一起努力。我認為他的確深深地印證了這一點,因為他一直支持與他合作的畫廊,有著驚人的協作精神。我認為這是關鍵。」

「另外,我們也與阿聯酋的策展人Nada Raza合作,從阿聯酋畫廊中挑選作品進行重點介紹。人們常常在關注海外藝術的同時,卻忘記專注於自己的區域。反思並顧及本地的藝術圈生態同等重要。她選擇了一個非常有趣的概念,在藝術節期間每天展示一幅作品,探討人們在線上如何與作品互動。我們能否擺脫在線體驗帶來的圖像速食消費,是否有辦法在一段時間內建立有意義的參與度,吸引人們的回流量,願意花時間在每件作品上(包括那些音頻及文字創作)?我喜歡她這種關於人們如何吸收作品資訊並以不同的方式參與其中的做法。」

黎巴嫩藝術家Raed Yassin 2020年作表演藝術作品 〈Humming in Abandoned Places〉靜態影像
黎巴嫩藝術家Raed Yassin 2020年作表演藝術作品 〈Humming in Abandoned Places〉靜態影像

不干涉創作主題 支持藝術家作品產生對話

阿拉伯民風保守,關於宗教或地緣政治是否影響藝術節參展作品的篩選,努塞貝強調:「我們不想冒犯他人。我們希望藝術家提出重要的問題,讓他們的作品說話,並不會阻止他們任何創作。因此,當藝術家面對並提出較為棘手的議題時,他們必須在提問的方式上找到正確的界線,這樣就不會阻止想談論的議題,而是能夠使這些對話自然發生。」

印度當代藝術家Sachin George作品〈Sebastian Constructed Conversations〉
印度當代藝術家Sachin George作品〈Sebastian Constructed Conversations〉

阿聯酋房地產門檻較低有助於國際畫廊的駐點

有鑑於阿聯酋的藝術市場充滿著潛力,努塞貝表示:「我認為全球畫廊都在考慮房地產成本這塊,如何擁有空間及營運並可以基於經濟上的考量實現目標。對於畫廊來說,在這段非常時期考慮擴張設立新空間確實是非常困難,除非是超大型規模的畫廊才有可能。如今許多畫廊正在尋找新的運營模式。在阿布達比,我們提供了相對較低價的房地產,因此開設畫廊的成本並不會太高,再加上我們的藝術市場正不斷增長,是畫廊考慮投資入駐阿布達比的絕佳時機。我們還算年輕的藝術市場在建立市場方面發揮了關鍵的作用。在阿聯酋,我們現有的畫廊擁有優秀的藝術計劃,並且多年來建立了本地的藝術圈。確實有幾個營運不錯的單位正詢問關於在阿布達比開設畫廊的事情,但是我認為這些事最快也只會發生在明年或兩年後了,因為大家都在為這場新冠疫情大流行面臨許多挑戰。」

俄羅斯出生的當代藝術家Zoulikha Bouabdellah 2013年作 〈Trilobé, Plein Centre et Surhaussé〉Courtesy of Sabrina Amrani
俄羅斯出生的當代藝術家Zoulikha Bouabdellah 2013年作 〈Trilobé, Plein Centre et Surhaussé〉Courtesy of Sabrina Amrani

從購買國際藝術到支持在地創作 阿聯酋藏家喜好多元

努塞貝之前曾在倫敦Saatchi畫廊擔任教育主管多年,對於歐洲藏家市場非常了解,而關於阿聯酋收藏家的偏好,她透露:「我認為人們所收藏的藝術品總是充滿著驚喜。在阿聯酋,人們或許會購買那些入他們眼的藝術品,比較屬於是循著個人喜好,而非跟隨藝術品市場趨勢和投資技巧。他們也同時非常欣賞本地的現代藝術。不過,他們從國際畫廊購買的藝術品種類繁多,因此,我們本地藏家的喜好其實都是不盡相同的。」

疫情爆發後 向內觀照同時建立外部聯繫

新冠肺炎爆發後,各地藝術品市場乃至收藏家的消費行為都發生了變化,努塞貝說:「我認為,大流行提升了本地圈在支持畫廊和藝術家方面的重視。回顧之前,大家都忙於到世界各地參加不同的藝術博覽會,考察不同的市場,甚至是有些瘋狂的程度,我認為人們開始忘了他們的根本,忽略了在地性。但是,我們大家在今年都重新發現在地社區的重要性,這也是每個國家的藝術博覽會和美術館存在的原因。同時,我認為人們在這段期間感到有些孤立,因為沒辦法正常旅行到他方,而這也讓我們可以專注於對話和思想交流,以及做跨地區的聯繫。至於我本身,有別以往,我有幸為紐約、倫敦的收藏家以及世界各地不同的人們進行線上虛擬導覽,這是之前沒辦法做到的。我們一方面與本地藝文圈建立了更多聯繫,另一方面又幫助我們的本地藝術家、策展人和畫廊與國際同行建立了合作的關係。我們實現了一種向內觀照,加強了內部不同單位間聯繫,並以不同的方式向外架起了橋樑。藝術節和博覽會實質的目的是聯繫人們並不斷發現。我希望藉助線上展會可以加強這一點。這絕對有助於我們踏上發現新藝術家的旅程。我們期待著2021年11月的實體藝術博覽會展會,但我們也還是將繼續推出線上版本,因為它已成為我們現在的新常態。」

2021年1月號 期數: No.192
2021年1月號 期數: No.192

相關新聞

從阿布達比藝術博覽會看蓬勃的中東藝術市場

阿聯酋政府在控制新冠疫情大流行方面取得不錯的成果,更在研發疫苗方面與中國合作並投入大量心力。自去年疫情爆發以來,全球藝術市場萎縮了很大比例(約70%),導致藝術產業陷入困境。

澳洲新南威爾士藝術博物館 喜迎150週年

作為全球文化熱點之一的澳大利亞,其四大美術館構築成當地的文化生態系統,即包括:悉尼的新南威爾士藝術博物館(Art Gallery of New South Wales,簡稱AGNSW)、墨爾本的維多利亞國家美術館、堪培拉的澳大利亞國家美術館和布里斯班的昆士蘭美術館。

專訪人物:巴塞爾藝術展亞洲總監 黃雅君

黃雅君畢業於倫敦中央聖馬丁(Central Saint Martin),為藝術策展與諮詢專家。2014年被指定為巴塞爾藝術展亞洲總監之前,她曾擔任兩年的巴塞爾東南亞地區VIP公關經理,業務涵蓋印尼、大馬、菲律賓、新加坡、泰國和越南。

2020 亞洲當代藝術之最 年度最佳展場設計 Best Exhibition Design

2019年我們嘗試推出「最佳展場設計」這個項目,進入提名只有6項。可是,2020年,進入這項榜單總計有22個單位,最後入圍的則有10個單位。由此可見,良性的競爭;不僅能激發各個單位對於展覽空間規劃的講求,同時也讓參與展覽的背後專業人士有個被重視的表現舞台。

2020 亞洲當代藝術之最 年度最佳展覽 Best Exhibition

回顧2020年於亞洲美術館、博物館機構所發生的大型展覽中,《亞洲藝術新聞》連同《罐新聞》從30多間舉薦的展覽中,挑選出了10間入圍名單:其中有7個展覽是以藝術家為專題的個展,兩個亞洲雙年展及一個專題群展。

2020亞洲當代藝術之最 年度最佳美術單位執行長

為了因應藝術生態組織與執行者的專業分類,「亞洲當代藝術之最」評委建議增列「年度最佳美術單位執行長」,主要圈選的對象是公私立美術館、基金會的館長/執行長,從她(他)們在一整年的工作表現上,讓大家更有機會認識/理解她(他)們如何塑造運營性格、超越常態藝術人與事的方向拿捏。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