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台男確診Delta抵澳門瞞印度工作史 最高可判處8年徒刑

再爆7名派遣工染疫! 北農確診已26人 北市成立前進指揮所

佐藤誠高 Naritaka Satoh 在對立和混沌中才有真實

1980年出生於日本愛知縣,佐藤誠高(Naritaka Satoh)被譽為藝術的外科醫生,擅長表現物體的移植技術,將成人的臉部拼組至嬰兒或支解的填充玩具上,在天真無邪的樣貌中,流露人類本能的暴戾。去年於Hiro Hiro Art Space推出最新個展【表面、真實之離散】,新系列作品延續前作,藝術家在看似普通的人和光景之間,試圖挖掘對於「真實」感受的雙面性:一如人們都喜歡欣賞模特兒的亮麗外表,但同時也嗜愛窺探名人醜陋的隱私。他運用擅長的鉛筆及炭筆,細膩地掌握物件之實,反覆以壓克力顏料劇烈地塗抹堆疊,呈現人性表相下的矛盾和角力,讓隱藏的情緒油然而生。

亞洲藝術新聞:據說您從小到大,完全沒有接觸過漫畫、電影、卡通…能否分享您和藝術結緣的過程?您大學就讀設計系,是在什麼樣的契機下,決定投入藝術創作?

佐藤誠高:在孩童時代,我確實沒有閱讀漫畫或是觀看卡通、電影等習慣,甚至很不擅長閱讀小說;然而,由於身旁許多人對卡漫感到熱衷,久而久之,我覺得無法與人交流,變得格格不入。在這樣的成長環境下,我喜歡獨自一人進行創作,不只因為創作能激發我各種喜怒哀樂和愉悅的情緒,我還能從中得到釋放,心情感到舒暢。

申請美術大學時,我其實很想進入雕刻系,但最終只考進了設計系。大學時,我對設計的本業完全不感興趣,後來發現了幾個以日本為根據地持續活動的前衛藝術團體如「Hi-Red Center」和「物派」,便對當代藝術產生興趣,開始沉迷於藝術之中,並一直從事雕刻、繪畫、裝置等藝術創作。

亞洲藝術新聞:您有許多使用鉛筆和炭筆創作的作品,能分享您選用這兩個媒材的原因嗎?

佐藤誠高:炭筆我目前已不使用,主要以鉛筆為創作媒介。

選用鉛筆是因為渴望能畫出具有實體質感的畫像。對我來說,和雕刻家用鑿子削去團塊、形塑成雕像,是相同的創作感覺,只不過雕塑是負向操作,而鉛筆則是從零開始的正向操作,一筆一劃地堆疊。

亞洲藝術新聞:您於2009年在東京的瘋狂畫廊呈現個展【移植嬰兒─佐藤誠高的合成玩具】,在這系列的作品中,您將嬰兒的面孔植入各式被支解的絨毛玩偶中,從您的作品中能感受到對人體的敏銳觀察,這系列創作的靈感來源為何?

佐藤誠高:即使在今日,有許多人仍以「美麗、可愛、酷炫、純潔」等為中心思想的感受進行創作。我總想著,這麼美好的印象是從何而來?我認為理解事物時,不能從單一方向進行判斷和思考,而需要各個環節的剖析,才有真實感,不然就會變成虛構的存在。

因此想起以前小時候玩樂用的填充娃娃或玩具,一方面讓我覺得可愛而愛不釋手,但又讓我覺得毛骨悚然。因此我以人像和布偶的形式,將陰暗與美好的一面同時呈現。

亞洲藝術新聞:有人形容您是一位藝術家外科醫生,您怎麼看待這個稱號?據說您特別研究了人體移植的技術?

佐藤誠高:我從大學時期就對人體骨骼和體型很感興趣,並開始自學,至於移植技術還未研究過。以創作人物來說,將骨骼重組或恪守骨骼的架構,這些嘗試都很重要,你必須學習並理解後,才能自由地操作。

亞洲藝術新聞:您在去年個展【表面、真實之離散】加入了油彩的使用,並聚焦人物的臉部呈現,相對於前系列的玩偶作品呈現不一樣的風格,能請您說明這一新系列的籌備?

佐藤誠高:從早期作品的開始,我幾乎只用鉛筆創作,當時也嘗試過壓克力和油彩的作品,但從未發表過。我並不執著於鉛筆或單一媒材,而是根據自己的想法持續地尋找表現方法。

在我創作的作品中,最重要的仍是「真實或不真實」的概念,我想探討「現實」和「美」是否能畫上等號?為此需要將相互衝突的事情合二為一。舉例來說:「生與死」、「幸福與不幸」、「快樂與不快樂」、「愉悅與不適」、「美麗與恐怖」等等,萬事萬物皆存在這種相互對立的情況,我認為在這種緊張狀態的衝突中,才產生了真實。

回到作品的表現形式,我希望消除鉛筆的材質性,並使用壓克力顏料表現抽象大塊面筆觸,在同幅畫中產生兩種質感的表現形式。另外我認為,眼睛是靈魂之窗,透過眼睛可以打動人心。在古典繪畫時代,「眼睛」是最重要、讓人最印象深刻的部位,雖然當代的作品對此並未特別強調,但只要注視著眼睛的部位,便能看出創作者想要傳達的訊息。在展出的作品中,我刻意消除了象徵性的眉眼,分散關注,把焦點集中在人物整體的面容上。

亞洲藝術新聞:有些藝術家喜歡抽象的表達,你則試圖從極度的寫實中挖掘底層的情緒。您認為在影像技術已臻完美的當下,人們應該如何看待現今的寫實繪畫?您認為寫實繪畫與照相的分野為何?

佐藤誠高:不論是寫實還是抽象、具象還是抽象的爭論,我並未抱有太多的關注,也不太感興趣。

我認為寫實繪畫與照相的分野沒有太明確的界線,有時像照片一樣的繪製手法,讓人感受不到真實;相反地,抽象地繪製出來的作品卻可以感受到一股強烈的真實感受。我認為寫實只是一種表現的形式,並非「寫實」必然等於「現實主義」(Realism)。對我來說,不論是寫實還是抽象,最重要的是表現手法是否隱含真實性,將想法呈現。將眼見之物如攝像一般,擬真地描繪出來,那並不是寫實,而是臨摹。

亞洲藝術新聞:您未來有哪些新的創作計劃?

佐藤誠高:基本上,在創作層面我仍以「追求真實」的這個想法進行,將來也不會改變,我對風景和城市景觀等主題也感到興趣;去年在「Hiro Hiro Art Space」首次亮相的雕刻作品,將持續不懈地進行創作下去。

2020年4月號(合刊) No.183
2020年4月號(合刊) No.183

相關新聞

收藏 是件殘酷的事…

彬哥(陳世彬)即便是在說著他多年的畫廊經驗,都顯得一派的輕鬆與雲淡風輕,卻言簡意賅令人玩味。 他說「我們接觸的是視覺藝術,視覺;就是心胸,就是要能夠收納各種知識,然後;要自己去找出看法來」。

首展【Ouverture】(開幕/開場/開放) 昭示收藏家皮諾的眼光和立場

皮諾再次委託日本知名建築師安藤忠雄——原本瑟甘島美術館的建築師,並且擔綱威尼斯同樣具悠久歷史的古蹟建築「格拉西宮」和「海關大樓」的修復和改建——操刀設計,搭檔巴黎NeM建築事務所,2017年動工,原本預計2020年夏天開幕,但因新冠疫情緣故,開館日起一延再延,最後在原訂日期一年後,於2021年5月22日正式向公眾開放。

沒有譁眾的高調圖繪與豔俗色彩 展覽清新而更顯雋永

Paul Walch,中文可翻譯成勞爾.沃爾奇。這位1980年在德國法蘭克福出生的藝術家,始終以一種極為軟性的詩意精神放散結構在面對自己藝術創作,而在這樣的創作同時,他其實更通泛的關注著這個環境的生態。

光明的描繪與總合 ─【深描彌賽亞】

陳彥儒的創作底子並非科班養成。從小喜愛繪畫、高中就讀廣告設計的他,在畢業後由於信仰先踏入了神學院,又因為對於創作的熱情跟著美術系上課。

在自在無礙的筆觸與色調中 透過自然光線與迂迴空間的造景

台南藝非凡策劃的【逍遙天地遊-鄧卜君個展】,策展人王焜生直取藝術家的心境,在自在無礙的筆觸與色調中,透過展覽空間自然光線與迂迴空間的造景,顯現鄧卜君作品裡的時空交錯,帶領觀眾從展場到作品都能遊走其中,與藝術家心靈交會。

大遷徙裡的老式浪漫

整個展覽的結構無疑充分反映盧明德50多年來創作脈絡,每一個轉折不僅僅是環境的遷徙;也是他對於媒材轉換與選擇的遷徙。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