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趙旭:在我看來 2020年 又是一次千載難逢的機會

2019年,中美貿易戰開打,中國直接面對經濟的衝擊,藝術品拍賣行業無法迴避的受到衝擊,成交數據快速下滑,此現況完全可以從這期《CANS藝術新聞》和《拍賣年鑒》所整理出的2019年拍賣成交TOP10天價排行榜一目了然。就在市場信心力嚴重不足的環境下,行業裡大多數人都認為,這波市場危機將持續衰退個好幾年;不過趙旭卻這樣不認為。就在2019年歲末,趙旭發送一篇「我是如何做藝術交易」一文的同時,在微信圈說:『歷史就是這麼巧合,2009和2019的經驗有很多相似的地方。2009藝術品市場爆發,十年後,2019年藝術市場的精品,依然可以過億人民幣成交,藝術品自有它獨特的魅力』。或許趙旭看到的是「經濟越差,機會越多」。展望新的2020年,對於拍賣這行甚為熟悉的趙旭,所看到的千載難逢機會又是什麼?

本期以趙旭作為封面人物,《CANS藝術新聞》在北京特別專訪到他,由本刊社長劉太乃作為提問人,請趙旭分享他對2020年全球拍賣行業的看法,以下便是他的詳實答覆(其中部分內容摘錄自趙旭即將出版的《藝術的交易》一書)。

劉太乃:一如您在微信朋友圈所提到的,您認為2019年市場與2009年市場有許多相似的地方,您是怎麼看現在所謂經濟危機與轉機的關係?

趙旭:自90年代到今天,我經歷了三次金融危機,每次危機到來,都與藝術品拍賣業擦撞出火花,經濟危機對藝術品拍賣並不是危機,反而是機會。在我看來,中國藝術品行業起伏與金融市場息息相關,我與太乃兄是從95年認識的;您還記得嗎?我們認識時,我還是個藝術家,那時我懷抱著做個藝術家的理想,在中國美術館舉辦了個展後,又到新加坡辦了畫展;不過,那時候做藝術家實在太窮了!雖然至今我還是那麼熱愛創作,但從1995年左右,我便開始投入藝術品買賣。(為何看不到我1997-2000年間的作品,便是因為那幾年我在做藝術品買賣交易,停下創作)很遺憾的,1995年我進入這個行業就碰到亞洲金融危機,但因中國還未全面對外開放,亞洲金融危機對內地影響不是太大。兩岸當時還處於相對封閉的形勢,但是中國藝術品從85年逐漸在華僑圈內成為被追捧的文化熱點,美國、日本、台灣、香港、新加坡,成了中國藝術品熱的新試點。

1995年的亞洲金融危機是中國藝術品的第一個分水嶺。回頭看1979到1984這五年,這是中國藝術品熱的開端。從1985年開始狂熱起來,吳冠中作品在日本、美國、香港等地展出,奠定了廣泛的國際市場基礎。他是中西互融的當代美術開拓者,1980年代後期,吳冠中作品受到香港拍賣市場青睞。1991年11月,吳冠中的水墨畫〈交河故城〉在香港蘇富比以260萬港元成交。1992年3月,倫敦大英博物館首次為中國在世畫家辦展,推出【吳冠中:一個20世紀的中國畫家】。同年,吳冠中踏上去新加坡、印尼寫生之路。在同一時期,對藝術嚮往的人們從外地進入北京的圓明園畫家村,張曉剛、方力鈞等,開啟中國當代的鴻蒙之篇。1991年新加坡蔡斯民的「斯民藝苑」成立,他經營著吳冠中、曾梵志、方力鈞、張曉剛。曾梵志1997年在新加坡「斯民藝苑」做展時,一張畫都沒賣掉,包括王廣義等藝術家的作品,說明在那時,中國當代的市場在國外開始消失;這個節點正是來自亞洲金融危機。

而亞洲金融危機卻帶動了中國藝術品行業的崛起,市場從那時開始轉向國內,畢竟中國對於本國藝術品的市場容量是可怕的!經濟差時,藝術品反而成為避風港,當時中國嘉德已成立三年,中國藝術品在當時屢創新高,1995年10月,〈毛主席去安源〉已有605多萬人民幣的成交價,創下了當時華人油畫在國內拍賣的最高紀錄,而下一口來自印尼的郭先生,這也說明,在亞洲金融危機的陰影下,藏家對藝術的熱情並未受其影響,還在逐漸崛起,這一直影響到2003年。

劉太乃:剛剛談到1995年亞洲金融危機,帶動了東南亞中國藝術品回流熱潮,您也從一位藝術家身份,投筆從戎投入藝術品行業買賣。接下來第二次經濟危機,應該是2008年的雷曼兄弟破產,所衍生的國際金融危機影響不僅僅是亞洲,更是全球性的。您是怎麼經歷藝術品行業的第二次經濟危機?

趙旭:2008和隔年的2009年,我毫不誇張的說,那是趴在地上喘氣的年頭!但機會往往就在這個時刻發生。沒錯,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影響到所有人,包括最有名的收藏家尤倫斯,那時尤倫斯在北京798已成立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他的收藏實力與知名度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在因緣際會下,那一年尤倫斯將整批作品託付保利拍賣,當時沒人敢接,我初生之犢不畏虎地接下這一單。2009年的秋季,是我從事拍賣行業以來,所經歷最為震撼的拍賣會,所以,您能說危機與機會不是並存的嗎?

中國藝術品由此奔向億元時代。2009年春拍,劉益謙在保利花了6000多萬買到了宋徽宗〈寫生珍禽圖〉,這個價格當時帶給市場的信心和影響,就同劉益謙在拍完〈寫生珍禽圖〉時跟我講的:「市場變了啊!趙旭,你小子要注意。這次的拍賣讓你搞成這樣,聚了這麼多人,全世界的人都來北京了啊!市場會在你想像不到中起來了,會有一個歷史性的變化。」由於春拍的成績,產生了蝴蝶效應,2009秋拍,很多重要拍品蜂擁而至,一些之前讓我們望塵莫及的大藏家,也都陸續和我們取得聯繫。保利秋拍推出尤倫斯男爵第二部分收藏的專場,有另外兩件最重要的古代書畫:明代吳彬的〈十八應真圖〉和宋代曾鞏的〈局事帖〉。曾鞏的〈局事帖〉,八百萬起拍後,價格一直飆升,誰都沒有想到,這一幅小小的書法作品,竟然成交了一億零八百萬。當時有些人覺得買家肯定買貴了,砸在手中了,沒想到六年後在嘉德被王中軍以兩個億買走,油畫夜場中吳冠中的〈坦尚尼亞大瀑布〉3080萬人民幣成交,成為2009年全球吳冠中作品最高紀錄。齊白石〈可惜無聲〉,沒想到在3000萬人民幣以後竟還有六塊牌子在舉,包銘山老師的牌子與其他兩塊牌子一直追到最後8600萬,加傭金近億元。哇!全場震驚了,新的紀錄誕生了,這成為了當時全球最貴的中國近現代書畫作品。吳彬的〈十八應真圖〉,當競拍價在9000萬人民幣的時候,幾個競標對手停了很久,全場像靜止了一樣,鴉雀無聲,然後價格開始以50萬為階梯緩慢攀升,當拍到1億的時候,全場又轟動了,中國藝術品的億元時代到了!全場掌聲持續了一分多鐘,現場非常火爆,但價格還在不斷攀升,在一億五的時候停住了,拍賣師都喊累了,正要落槌時,一直沒動靜的劉益謙突然對拍賣師講:「我加一百萬。」最後,這張畫以一億五千一百萬落槌,加傭金近一億七千萬成交!

劉太乃:所以您認為第三次經濟危機,就是從去年開始的中美貿易戰嗎?

趙旭:沒錯,從2008年雷曼兄弟所衍生出的全球經濟危機,現在正好十年。2019年開始的中美貿易戰,又是一個國際經濟下滑的年頭,嚴重的是它的的確確影響到中國,跟過去二次經濟危機都發生在海外有很大的不同,它直接衝鋒到中國內地經濟,是中國至今要面對的最嚴厲挑戰。

這像是一個迴圈,我們現在的狀況與1996年、2008年的情況非常像。當年的兩次金融危機,大陸力挺香港,頻出救市奇招,內地波及有限。這一次中國受到正面衝擊,但我相信,如前兩次一樣,商機也往往在危機中顯現。但我們也在這麼多年的藝術品交易當中領悟,藝術品非標且稀有,考驗人的膽識,買作品要以收藏喜好為出發點,不能夠以投資甚至投機為出發點。藝術品不算市場化的商品,買家對賣家,一對一。殘酷的兩極分化是藝術品市場的特性和本質。

劉太乃:去年拍賣市場真的有那麼糟糕嗎?現階段中國藝術品拍賣行業到底面臨什麼樣的困難?

趙旭:正如北京保利秋拍李可染〈萬水千山〉和趙孟頫〈致郭右之二帖卷〉高價成交,這樣的精品並不會太受到市場影響,整體的藝術品市場永遠是呈兩極化的走勢。就我過去觀察,2019年即使經濟形勢比較差,但重要作品的價格始終還是堅挺,相對於書畫,骨董其實還是最堅挺的。反觀北京保利的常玉〈聚瑞盈香〉,原來3000萬成交,今年成交額7000萬人民幣,好的二十世紀華人西畫作品,還是能吸引到全球華人收藏家的支持。

劉太乃:是的,據瞭解北京保利拍賣現場,常玉拍賣現場的三支電話都是臺灣的客人。未來油畫市場是否會是下異軍突起的強項?

趙旭:那件作品是藝術家花系列的上乘作品,好作品無論在哪裡都可以賣到好價格。又比如古代書畫,都說古代書畫的客人少,但您看中國嘉德趙孟頫的拍賣現場滿滿都是人,所以好作品在經濟不景氣時不但可以賣掉,而且還可以賣到高價的真實成交。展望2020年,我相信每個板塊都會有難忘的事情發生。比如古藉善本,以前保利和嘉德的古藉善本成交額都在2千萬到4千萬人民幣之間;但現在古藉已有過億的拍品出現。除非像郵票這種標準化的拍品,其它拍品的價格即使是在經濟疲弱的情況下,也將有上不封頂的奇品和成交額。對聰明的拍賣公司而言,2020年將是練內功的大好機會;此外金融對藝術品拍賣的支持會起更大的作用。我所知道的是,今年已經有很重要的拍品將在2020年嶄露頭角,各類別的單件拍品都會出現與表現嶄露頭角的機會。

劉太乃:就我看來,中國藝術品市場發展,或是改革開放後一路奔跑的拍賣行業,是否都已面臨買家資源枯竭,拍賣行業難以再向前邁進的窘境?

趙旭:並不能說沒有新買家入場,亞洲及中國的商業資本鉅子在近年都在藝術品市場頻頻出手。臺灣和大陸的藏家結構不太一樣,臺灣和香港有「清翫雅集」和「敏求精舍」能夠彙集臺灣香港一線的企業家,多年來,買高端拍品的藏家幾乎在這兩個團體裡,但大陸的客人群體層出不窮,已經龐大到無法組織像清翫和敏求這樣的小眾收藏團體。而現在的拍賣市場核心已轉戰內地,如果說上海的拍賣公司還以書畫拍賣為主,那麼北京目前已成為各門類,全板塊的拍賣交易中心。

劉太乃:目前在市場還處於比較混沌的時候,看不出是危機亦或是有轉機;尤其現在中國收藏家還熱衷於買畢卡索等西方大師作品。關於這個收藏風向,您怎麼看?

趙旭:中國拍賣業與國外拍賣業的最大不同在於體量。中國拍賣公司的數量總和也是海外拍賣行的總和,拍賣品種也五花八門。中國是拍賣業的超級大國,中國藏家買歐洲印象派只是偶然的新聞,他們的重點仍然是在全球購買中國藝術品,而中國藝術品最終也只有回到中國才能拍得掉。

劉太乃:最近聽說您要出版一本書《藝術的交易》,分享多年在拍賣行業的親身經歷,我看到您說,藝術家如明星一般,這話題從何講起?

趙旭:中國當代藝術從2006年開始風靡全球,2007年達到鼎盛,光印尼一地我就隨著大部隊去了四次,參加很多活動,比如周春芽個展,方力鈞個展,余德耀先生開館展,還有俸正傑的畫展,梅加瓦蒂總統出席現場並和我們共進晚宴,熱浪到了極點!當時有些很好的藝術家,可是同等風格的作品從2004年幾萬元到2007年二、三百萬人民幣的成交,到現在十幾萬流標……市場真的把他們幾個給毀了。

正如我的書中所提,當代藝術家就像歌星一樣,有的歌星像劉歡會屹立不倒成為大樹,有的歌星隨風而過。2007年在當代藝術圈真是全民皆兵,很多美院畢業從事其它工作的人都回來當藝術家了,北京突然出現十幾片超大的藝術區,光宋莊就來了幾萬名藝術家,當代藝術沸騰的激情燃遍各個角落,大家都忙於參加世界各地的大小活動聚會,認識各種藝術家,進工作室、畫廊、美術館、博物館、生活、藝術,充滿陽光。

到了2008年中國當代藝術遭遇了滑鐵盧,它與「經典藝術」的區別在哪裡呢?當代藝術是在馬路上跑的各種汽車,而經典藝術就像旁邊的大樹小樹。車子很好看,樹也慢慢在生長中變化,最後一些車子會變成樹,但絕大部分會被淘汰。2007年我一直是中國當代藝術的追隨者,建立了藝·凱旋空間,這家畫廊對我的幫助功不可沒。等到危機來襲的時候,從2008年開始,藝·凱旋的銷售直線滑坡。藝術的交易都是微妙而殘酷,當然也有很多藝術家2007年沒有參與市場成功,而現在成功了。藏家倒可以關注現在辦展並有市場和影響力的藝術家作品。

此外,「當代藝術夜場」的概念源自保利拍賣。2007年我們引入當代藝術夜場的概念,因為「夜場這名字好聽、好叫、好記住」。保利夜場的成功,帶動了此後中國拍賣公司做夜場的潮流,影響至今。

劉太乃:貨幣超發、放寬信貸仍然會是2020年中國金融政策,這些超發後的貨幣會流動到股市、房地產、藝術品。就藝術品這塊,身為拍賣行業的資深人員,您怎麼面對中國藝術品市場的未來發展?

趙旭:我們有很多海外客戶住在溫哥華,溫哥華那邊經常會做古董展、珠寶展,以及各種畫展。這些有實力的新移民藏家有幾個特點:他們現金流充足,除了置業投資,更希望擁有動產。他們對中國傳統文化和精神理解力夠深,印尼、新加坡、菲律賓的華人藏家群體龐大,資金實力雄厚,紐澳的新移民,有一部分在互相影響的情況下,增加購買中國藝術品的興趣和願望,這就是為什麼近年蘇富比佳士得海外的華人客戶在增加的原因。

2012年上海「第一財經」把我評為十大商業領袖,中國藝術品首次進入被關注的商業行業當中,從2009年全球金融危機到2012年中國藝術品得到社會的廣泛認可,再到2017年有10億的作品出現,這都說明了什麼呢?

現如今我們又摸不透這個市場到底會往哪裡走,但這個時間點與2009年卻非常類似。2009年是一個開天闢地的市場,沒人想到在金融危機後還有過億的拍品出現。

但我相信2020年一定會是拍賣業非常難忘的一年。

2020年2月號(合刊) No.265
2020年2月號(合刊) No.265

在家安心學 📝 影片教學x線上測驗x線上發問 學習課程免費領取

延伸閱讀

灌溉偏鄉童文化素養 表演團體、場館出力

偏鄉小校難聘專任老師 到美術館體驗美術課

《讀者》二月號 「家教是一生的底色」

專訪東京中央拍賣 安藤湘桂 Ando Shokei 一期一會 從日本到國際

相關新聞

專訪 趙旭:在我看來 2020年 又是一次千載難逢的機會

2019年,中美貿易戰開打,中國直接面對經濟的衝擊,藝術品拍賣行業無法迴避的受到衝擊,成交數據快速下滑,此現況完全可以從這期《CANS藝術新聞》和《拍賣年鑒》所整理出的2019年拍賣成交TOP10天價排行榜一目了然。

專訪東京中央拍賣 安藤湘桂 Ando Shokei 一期一會 從日本到國際

90年代初,我開始了自己的貿易公司,那個時候,很多日本古董商從中國以工藝品貿易方式輸入古董,我當時的足跡已遍及香港澳門日本三地,工作模式主要是在香港買古董,然後在日本賣出去,有時亦會受日本古董商或客戶的委託前往香港買東西。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