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MUZIK閱聽古典樂
聯合文學
亞洲藝術新聞
CANS藝術新聞
PAR表演藝術
寶瓶文化

陸反對蔡總統過境夏威夷 美重申「一中政策」不變

我還踮著腳思念 關於烏龍畫派

2019-03-14 15:36亞洲藝術新聞

分享
…後來,我才恍然大悟,原來不是日子辜負了我,而是我辜負了一大段日子。那些臺灣藝術界最乾淨的年代,原來早就已經有那麼群藝術家;以自己的方式去貼近生活、去過日子,以最沉靜的方式來慢慢熬煮時代給予的藝術養分。然後,還有一些始終不在檯面上收藏家,在那個還談不上商業畫廊機制規格的前沿期,竟然能以一種極端爆破的力道一次又一次去買藝術家的作品,即便是到現在,這些作品都還沒有轉入市場出售。當我問著有點小中風的廖志祥先生「到底是怎樣的原因,讓您在那個時間想要去買藝術家的作品?而且,您還很固執堅持就是只要買臺灣藝術家作品」。因為中風影響到語言中樞,他口齒清晰不再卻聲音略顯激動地說「贊助藝術家」!瞬間,我覺得自己錯過了好多好多東西,不單單是那個時代,還有欠歷史一個交代。所以,我現在必須以加倍的心力來還原那個時代…。

9天的農曆春節年假,除了做菜、運動之外,幾乎沒有一天不是充充實實地在過。

充實,自然不是指食物的豐富餵養,而是那幾天我就像是在聽著黑膠唱片一樣,不斷又不斷聽著「前輩」在說著前塵往事。我是一位莫名傳統的人。我不聽錄音整理文字、我也不敢訪談結束;把筆記可以丟個5天半個月,得要選好時辰、擲茭杯、得到應杯…;才要動手整理。我的傳統與蠢鈍,總讓我養成聽完故事、理出段落重點,電腦的鍵盤就開始運動。這個習慣從當記者到現在,總還是積習難改。

烏龍茶,原生種應該是福建。明清移民時,茶種被帶到臺灣。日本殖民時期,處處都在搞建設、搞改革,即便是小小的茶種也在當時的改良內容裡。臺灣的氣候、土壤、地形…,這些往往都會讓茶種有了不同的可能性,自然也就不太可能是原來的模樣。海島特質,使得臺灣本來就擅長接收外來的文化與尊重外來的習俗。1949年,那應該是臺灣首度接受到大批「移民」的開端。隨著國民政府遷臺,這連動所來到臺灣的更有許許多多學有專精人士,與此同時;從北京故宮帶出來的文物也在臺灣有了落腳處。學者、教授、畫家…開始進入了不同的社會階層,教育;有了不一樣的機制,傳統文化有了可以參酌的「腳本」,文本因此有了足堪對應的實質物件,文化涵養在這個地方有了一個能夠滋長的空間。而在1949年之後,出生在臺灣的藝術家群,如果將之鎖定在50後出生的;更可以印證出這個世代因為政治因素、遷徙;在受到文化胎教的孕育過程中,這些人與其他更早或更晚世代的人,究竟在他們身上能夠看到怎樣的差異呢?

烏龍畫派的核心精神,就是建構在這個基礎上。先濾出第一代烏龍畫派成員有:周于棟(1950-)、許雨仁(1951-)、鄭在東(1953-)、蕭長正(1954-)、于彭(1955-2014)、王萬春(1956-),這幾位藝術家的成長階段都充份感受到臺灣體質從內到外的改變,1971年臺灣退出聯合國、1979年臺美正式斷交,鄉土主義的竄起、經濟起飛、政治解嚴、報禁開放…,這幾位藝術家除了于彭入陳亦耕畫室學畫;並沒有正式進入學院之外,其餘都是循正式美術教育訓練的。但是,巧合的也在於這個地方,這幾位藝術家儘管都有相當基礎的美術訓練,卻更多時間都花在親炙台北故宮文物當中。他們可以說是的第一批極端紮實體受到文化學養與新美術相互並重/夾擊的一代,但卻又是能夠把傳統放到一旁而自創自己藝術品格的一代。這些人裡面,就有二個人:周于棟、于彭;都當過街頭畫家。周于棟與王萬春、許雨仁還曾在夜市擺過地攤。王萬春還一度當過漁夫,也除了他之外,其他人都經歷過遷徙、都面對過異地創作的經驗。這幾個人從臺灣畫廊根本不具備時代規模到具有畫廊市場規格,都沒有真正待在主流市場一線裡面。但,這些人沒有一個搞過藝術的烏龍,這幾人一直沒有忘記自己選擇藝術的初衷。慶幸的是,早期的藝術家畫廊、沈尚賢、廖志祥,後來的漢雅軒…寥寥可數的畫廊、收藏家,皆能一路相隨提供實質的照應。

你其實很難去想像在70-80年代的臺灣,藝術;是一個最不足以拿來祭饗的「物件」或「象徵」。可是,藝術;卻能以另外一種靈魂入駐到某些人身底裡,而且就待了下來,也沒動念想要搬離。尤其是臺灣早期的收藏家,他們讓我想到巴黎LV基金會今年度大展;英國收藏家塞繆爾‧科陶德(Samuel Courtauld 1876-1947)印象派收藏展。科陶德藝術學院美術館長范克萊‧貝爾根在接受《亞洲藝術新聞》訪問時說「科陶德給我們的啟發是:買你喜歡的,不為投資,不炒作藝術,也不只為你個人,而是為一個更崇高、更長遠的理想」。藝術收藏,成為個人誠實的「心業」,這到底又幾人能夠呢?臺灣向來是個極度沒有安全感的海島國家,始終渴望別人的肯定來證明自己的存在,但卻又對這塊土地的人顯得漫不經心。我們的政府與美術館,一直怕圖利商人,但要經費時卻老是要跟商人伸手,這是何等矛盾的價值觀。這麼多年的美術館歷史走在臺灣這塊土地,為何都不見美術館從私人收藏來看這塊土地的時代更迭與歷史消長?我們總是怕,但又怕得沒目的、沒有尊嚴。如果是這樣,又幹嘛怕呢?對比過去那段乾乾淨淨的藝術歲月,現在的藝術生態則公開講求投資與投機、公開販售私心,以前的那段時間與走過那個時代的人,還真是令人踮著腳思念呢!

2019年3月號,No.170
2019年3月號,No.170
分享

亞洲藝術新聞

《當代藝術新聞》創立於2005年,以報導亞洲藝術為核心,及世界各地如倫敦、巴黎、紐約……等地區的當代藝術為主,針對各地當代藝術的展覽,及策展人所扮演的角色地位,對當代藝術的發展做最深入即時的剖析報導,我們將持續帶領讀者見證亞洲當代藝術的風起雲湧。

熱門文章

「極度乾燥」出走、永福樓收攤 東區商圈倒店潮不是你想的那樣

2019-03-18 10:57

把Dyson當iPhone賣 千元就買得到的吸塵器 何必花上萬元?

2019-03-19 11:19

大考數學0分 法官助理當10年 一關鍵讓她轉任律師

2019-03-19 10:36

換柱現世報?韓流罩頂 朱立倫恐被「換朱」

2019-03-21 08:36

眾叛親離!民投董座郭倍宏意外下馬:都是我的錯

2019-03-20 13:00

還在拿紙本發票?這樣做獎金可以自動入帳

2019-03-20 13:22

賠5千萬還翻倍賺回來!他用十年悟出選股三心法

2019-03-20 11:30

5天賣出17億票房 國片《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為何在中國爆紅?

2019-03-21 13:22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