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MUZIK閱聽古典樂
聯合文學
亞洲藝術新聞
CANS藝術新聞
PAR表演藝術
寶瓶文化

認識自己的「不能」

2017-10-25 08:52寶瓶文化

分享
文/吳緯中(開平餐飲學校教師)


一天和同事聊到學生們的近況時,她一段妙絕的話,讓我思忖很久:

「從前的年代大家都苦,但從來也沒聽過玻璃心的孩子,也許當時的孩子不知道自己的心竟然『會受傷』,竟然有權利受傷;現在的孩子受家長呵護備至,卻反而動不動就喊受傷、心碎。我覺得啊,現在的孩子沒有公主命,就不該有公主病!」

孩子們這樣的趨勢早已不是新鮮的話題了:自我意識過剩、自我感覺良好,看了太多迪士尼與好萊塢電影所養成的極端樂觀——「只要夢想得到,就做得到」——的自大心理。他們的成長歷程就像音樂盒舞池裡的玩偶,無論如何地轉啊轉,時刻都活在讚美歌聲的圍繞中。

他們不太能接受自己失敗,面對困境時缺乏經驗,常感到無所適從。

總有一天,他們將從被保護的世界,走進「殘酷冷漠」——也許是學校、實習或職場——的真實世界。

在這個現實世界中,鳥事總是多於好事,不開心的事遠比開心的多,不公平的事會持續發生,滿滿希望將會幻滅成失望,甚而絕望。

此時,我們該如何為自己的心靈建立篩選器,不讓這個世界的黑暗將我們吞滅?

我頓時想到《小王子》裡的一句哀嘆:「我的玫瑰花的生命是脆弱易逝的,她只有四根刺可以保護自己,抵禦世界,我卻將她獨自留在我的星球上了。」

每個即將面對真實世界的孩子,就像嬌嫩初長成的玫瑰花,該如何溫柔呵護、細細照料,使之長出力量?

面對挫敗時,我們可以選擇讓自己的花朵遭受攀折,丟棄任她萎凋,也可以重新滋養、澆灌她。讓她雖然只有四根刺,卻能有抵禦全世界的力量。

從這幾年陪伴學生的經驗裡,我發現孩子們在面對困境、失敗時,若能擁有這四種思維,結果會很不同:


1 戒掉以完美為目標

因為不容許自己犯錯,許多孩子都抱持著必須完美的心態苦撐。

我總會提醒他們,完美並不存在,我們若已經完美,也不需再學習了。

我告訴孩子們:別將完美當目標,而該把學習當目標。

期末,一個學生出現在我面前,苦悶的愁容,讓我差點忘了她剛入學引人注目的笑容。

隨口問了最近的狀況,她三句不到,眼淚就開始奔流。

她說,愈來愈害怕與人合作的場合,因為不懂得拒絕。

她常自願當組長,承擔了同學們不願意做的事,令她常整夜趕報告,半夜在房間裡默默崩潰。

逼近能力極限的時候,她數度想放棄,休學的念頭揮舞不斷。

她沒有想到,自己的主動竟成了懲罰,而熱心也成了噩夢。

我靜靜地坐著,不停遞給她面紙。聽她說了近半個小時,讓她盡情發洩壓抑。

話語好不容易找到停頓的休止符,但眼淚仍繼續流著。

我用接近氣音地柔聲詢問:

「那,從這麼多痛苦、流淚、崩潰的過程中,妳有沒有學到些什麼呢?妳覺得這一個學期對妳而言值得嗎?」

大概沒有猜到我會這麼問,她停止了哭泣,陷入沉思。

我讓出一個自在的空間供她思考,並努力用最有支持性的眼神凝望著她。

她終於說話了:「雖然累,但是值得,因為真的學到了非常多!」

於是我又回歸寧靜,讓她找到說話的音符,繼續說、說、說。

這一次,談到在這段經驗中的學習,她愈說愈起勁,臉上慢慢綻開了笑容。

剛入學那種懷抱希望的眸子,又重新在她臉上出現。

等到她真的都說完了,最後,我又丟一個問題給她,說我發現她其實還學到了一個很珍貴、很珍貴的事。

她不明白,直問我是什麼。

我帶著淺笑告訴她:「經過了這一切,妳終於發現了自己的『不能』。」

她露出我意料之內的疑惑表情。

我心想,總算換她聽我說了。

「妳發現了妳『不能』管好妳的組員,帶動他們完成任務;

「『不能』把每件事做得完美無瑕,把自己搞得疲憊不堪;

「『不能』堅持自己當初進入學校時的夢想,過了一學期就想放棄;

「『不能』總是保持樂觀、正向、積極的態度,丟棄了笑容;

「『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緒,反而常常崩潰,對同學發脾氣。

「以往的妳,都覺得自己很優秀,可以把許多事情做得很棒,也能討老師的歡喜。然而,經過了這些沉痛的經驗,至少妳認識了自己,認識了自己的限制,認識了自己的『不能』;在未來,也才知道可以如何針對這些狀況改進,讓自己再突破、再成長。

「而這些體會,都是妳在遇見這些困境之前所料想不到的,不是嗎?」

聽完我的長篇大論,她側著頭,若有所思,好像多了一點似懂非懂的啟示。

最後,帶著對自己的新認識,她開心地跟我說bye bye,並告訴我不會再想休學的事了,而會在下學期好好調整自己的腳步,讓自己穩穩地再向前走。


2 停下無限上綱的想像力

經過了一個寒假不見,因為掛心這位學生的狀況,開學時在走廊遇見時,我就率直、半開玩笑地問:「還記得放假前,妳哭嚷著想要休學,快活不下去的樣子嗎?現在呢?還會有這樣的念頭嗎?」

她略微害臊地回答:「早就沒有了,我現在過得很好,還很驚訝當時自己的反應會這麼激烈呢!」然後蹬了個腳,匆匆進班上課去了。

我愣了一下,想起了多年前曾因感情因素,有一段時間自暴自棄,彷彿覺得沒有明日的自己。

這件事在旁人眼中,是小菜一碟,但在我的心裡,卻是一整個世界。然後遇見了一些人,體會了一些事,那個絕望的自己如同蛇脫去了舊皮,振作起來,反倒嘲笑自己當初太小題大做,和這位學生同個模樣。

我突然升起一個古怪的念頭,覺得每個人的心裡,都埋伏著一頭自我腐蝕的小怪獸。

我們若常和內心裡的小怪獸建立感情,牠會不斷滋養、茁壯,成為難以擺脫的巨獸。

那些曾經受傷的畫面、失敗的經驗、遭拒絕的困窘,都能藉著記憶與想像力,被擴寫、渲染、詮釋,然後在自己無數次凶殘地按下重複播放鍵後,成為固著的傷痕,深深困住無法自由的靈魂。

不知不覺,我們成了一個終日忿忿不平的怨懟者、習慣性的受害者、希望的棄守者,舉起十指,哀聲指控全世界愧對自己。

恐怕,真正傷害我們的,就是我們自己。是我們賦予惡獸無限上綱的權力,吞吃大片美麗的江山。

在失敗後對你毫不留情痛批的、在犯錯後對你撂下狠話的、在面對好運時不斷吐槽你的、在開心時常提醒你舊瘡疤的、在失望時讓你陷入絕望的,這些死忠的反對者,不變的都是我們自己。

沒有真正的真相,只有我們所相信的真相。不要低估自己扭曲現實的能力。

然而,詮釋事情的選擇權,一直都在我們的手上。

在面臨困境時,若可以暫停思考一下,就知道我們永遠都還有機會,仍可以運用心靈轉化的潛力,看見烏黑山嶺另一頭的微光世界。


3 找到自我價值,培養不受傷的能力

開學兩個月後,很奇妙的,這位孩子帶著眼淚浸濕的花臉再度出現在我面前。這次,她說,是受不了某位老師始終沒看見她的努力。

在期中活動表現中,即使她全力以赴,老師也只看見了她沒做好的小瑕疵,而忽視她一次又一次的付出。

最讓她崩潰的,是老師甚至還在全班面前點了她的名字,說她不夠用心,讓她當眾受屈辱。

自此以後,她不喜歡每次老師看著她時,露出的一種微妙無奈的神情,彷彿覺得她在擺爛,而對她失望透頂。

她渴求被看見、被看重、被肯定。

我試著問她:「在這個辛苦、不容易的過程中,妳可以舉出三件自己做得好的地方嗎?

她揉揉眼,不猶疑地說了五點,並且作勢還要繼續說下去的樣子。

我趕緊微笑打斷她,接著問:「老師對妳這些努力的漠視,會讓妳的努力變為不存在嗎?

她說當然不會。

我接著說:「是的,老師一定有沒做好的地方,她不該對妳的認真視而不見。但妳從這樣的事件能帶走什麼學習,是帶走一肚子的怨氣?還是自憐又自艾?內心的受傷,是滋長憤怒最好的花園,看看妳現在有多麼的憤慨就曉得了。

「從對方的眼光中,妳一定找得到可參考的意見,並修正自己的行為,但絕不是無止境的迎合、無條件的接受。難道老師這麼說妳,妳就會成為她口中的那個人了嗎?

「很快這個活動就辦完了,到時候,所有他人的言語都不會在妳旁邊出現了,妳還會讓這些傷害的言語如影隨形嗎?到時候,只剩下妳自己,和妳對妳自己的評價。妳有否找到自己的價值?而不是照他人眼中的妳而活。

「妳真的不好嗎?就算所有人都看不見妳,沒有看見妳的好,沒有發現妳的不可或缺,那又如何?除非妳覺得如何,才會如何。不是嗎?

「別人的話就只是一個聲音,而聲音碰不著妳,除非妳允許它碰得著妳。妳無法控制別人的口,但妳只要夠有智慧,就可以決定自己的心情,培養出不受傷害的能力。」


4 適度負面思考,大肆慶祝失敗

當學生們在困境、焦慮中打轉、沒有方向時,我都會建議他們對失敗採取開放的態度,試著「負面思考」一下:「如果你選擇放棄,那又如何?假使真的說出那句話,會怎麼樣?若完完全全搞砸了,然後咧?」

雖然我們該拒絕成為想像力的奴隸,但大膽地設想自己「全面失敗」會面臨的最糟狀況,卻是個很有效的策略。

聽到這樣的問題,孩子們通常都會注意到潛在的威脅,並轉換思維回答:「若真的……大不了就是……」

設想過最擔憂的恐懼,才有機會面對它;知道黑暗存在,面對它時,才不會毫無防備;承認自己害怕,自己有可能會失敗,就能知道如果願意,便有機會擁有擊敗黑暗的力量。

即使失敗了,這樣的失敗也不是二流、毫無價值的失敗,而是努力嘗試後、值得紀念,甚至值得「慶祝」的失敗。

知名的手遊app「部落衝突」的遊戲公司Supercell成功的其中一個因素,就是一種奇特「慶祝失敗」的文化。

在「部落衝突」一炮而紅之前,他們歷經了十四次被迫終止開發的遊戲專案。但只要失敗一次,執行長就帶著員工們開香檳大肆「慶祝」一番,在輕鬆歡樂的氣氛下,回顧失敗的原因,也鼓勵大家繼續冒險,將失敗視為下次鋪往成功之路的機會。

有時候,失敗才是更好的。因為你跨出步伐,才會失敗;然後你正視失敗,向失敗學習;若再失敗,也就再有更多學習的可能。


受傷了,才懂得堅強

我們都不喜歡示弱,不喜歡讓自己脆弱的一面被看見。畢竟這常是周遭人們對我們的期待。

「開心一點」、「堅強一點」、「看開點」、「明天會更好」這些安慰人的言詞,彷彿在暗示現在的對方不夠好,是個該被矯正的狀態。

然而,露出脆弱的一面並不可恥,可恥的是不知道自己的脆弱,並對自己的問題渾然不知。沒有受過傷,就不懂得什麼叫做剛強。

如果我們可以學會在自己盡力之後,承認自己的不完美;遭遇失敗的時候,不做悲情主義者,反而平靜地挖找其中蘊藏的功課;不小心受傷時,不憐惜自己的苦痛,不責怪人、事、物,反而把傷痕看作力量的泉源,相信我們將成為更堅強、更勇敢的人。



(本文選自吳緯中《老師該教,卻沒教的事:那些在升學主義下,被逐漸遺忘的能力》https://goo.gl/mSw583,寶瓶文化)

寶瓶文化

寶瓶文化成立於2001年,以最旺盛的企圖心在出版市場出發,「把事情做大」是寶瓶創社的信念。十多年來,寶瓶用心深耕優質的華文創作作品,醞釀文學的夢想,堅持作夢的權利,尤其在自己的這片土地上。我們堅信,編輯最重要的工作是發掘好的創作人才, 是看到那些蠢蠢欲動正待琢磨的創作靈魂,把機會製造出來,讓新人可以伸手探出去----探觸那原以為觸及不到的未知美麗的境地。

熱門文章

鴻海為何現金減資?

2018-07-19 09:45

義美公主砸12億賣超跑:我可以省 但我不願意

2018-07-20 09:27

為何小英、新潮流都愛Kolas Yotaka?

2018-07-18 15:34

填息貼息都能賺 除權息行情輕鬆贏

2018-07-20 10:49

打選戰1500萬起跳 四年收入僅500多萬 議員怎麼「賺」回來?

2018-07-19 12:03

對中國失望 美國反中企業大起義

2018-07-18 15:32

三中案揭密/余建新逼馬英九賤賣中視內幕

2018-07-18 15:36

打下BMW汎德代理商 義美公主要憑什麼賣保時捷?

2018-07-19 10:42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