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MUZIK閱聽古典樂
聯合文學
亞洲藝術新聞
CANS藝術新聞
PAR表演藝術
寶瓶文化

扯!豐原軟埤仔溪溢出釀淹水 竟是廠商未及時開啟閘門

吳宗憲兒子 晚間8點到北市刑大接受偵訊

從故事裡體驗

2017-10-24 16:33寶瓶文化

分享
文/李崇建、甘耀明

十二歲的小宣甚可愛,心地非常善良,父母親都是法官,藉此教導小宣要誠實。

班上在進行閱讀課時,選了一個關於犯錯的故事。在進入故事之前,我帶領大家討論「犯錯經驗」,進行引導。理所當然,大家都曾經犯錯,但是犯錯了是否能誠實以對呢?學生們表達不同想法,會看場合迴避或面對。

只有小宣舉手,說自己都會誠實以對。

我很好奇她的誠實,是否與爸媽是法官有關。小宣卻頻頻說:「無關!因為犯錯不誠實,心裡會承受壓力,誠實會讓人輕鬆。」

我繼續問小宣:「所以妳如果犯錯了,會誠實以對,是嗎?」

小宣點點頭,表示自己確實如此。

我開始說故事了,故事的主角也是十二歲。主角有一次到朋友家,趁朋友臨時跑出去買東西時,發現他家有個咕咕鐘,心想怎麼會有一隻鳥報時,卻不小心將鳥拽下來了。當時的故事呈現很生動,孩子跌入情境裡了,獲得了臨場的體驗感。

咕咕鐘是個古董,價錢約有十萬元。我詢問班上的孩子,若主角是在座的「自己」,卻犯了無心的錯,會不會誠實說明呢?

所有的孩子都不想誠實。

我感謝他們誠實的回應之外,也請他們說說看法,為何不想誠實以對。

至於小宣呢?她剛剛說自己一定會誠實,當我蹲下身子,問小宣:「如果是妳呢?妳會誠實嗎?」

小宣臉上閃過一抹遲疑,呈現為難的表情。我感到她有一股焦慮感,似乎正猶豫著該怎麼辦。

課前的引導時,小宣說自己一定會誠實,但是此刻進入故事,她卻顯得焦慮晃動,此刻正是她體驗了「犯錯」,該如何應對才好。這說明了之前對「犯錯經驗」議題的回應時,小宣回答的「誠實以對」是停留在腦袋的思索層次,唯有進入體驗性時,她更深層的感受才被觸動。

小宣沒有回答我。我停頓十秒,和諧的等待,再次詢問她怎麼辦。小宣終於說話了:「我不會承認的。」

我問小宣:「那妳會拿咕咕鳥怎麼辦?」

小宣焦慮的說:「我會把咕咕鳥丟掉,當作沒這件事發生。」

我問小宣:「可是,妳不是說要誠實嗎?」

小宣很為難的說:「這件事太嚴重了。」

我繼續進逼小宣:「但是道德的良知,會讓妳喘不過氣來吧?」

小宣仍舊搖搖頭說,「這件事真的太嚴重了!我不能承認犯錯!」

小宣在課前引導時,回應我的誠實觀點,是透過「理性」回應。然而浸潤在故事的氣氛後,我透過故事的角色,讓小宣體驗了「犯錯」的處境,她對於文本的閱讀理解,就有更深刻的認識。

類似以故事帶入體驗,讓孩子感知自己,帶出更深刻的感受與認識,我稱之為閱讀的體驗。這樣的閱讀體驗,我在本書〈小偷〉一文,有完整的引導。將孩子引導進入故事,幫助他們體驗角色的處境,並且以停頓的方式,緩緩詢問孩子的選擇,會讓孩子深刻體驗。

類似的引導,我運用在各類型的故事,比如余華〈我沒有自己的名字〉、莫言〈懷抱鮮花的女孩〉、甘耀明《喪禮上的故事》等等。除此之外,我也運用在古典文學,比如歐陽修的〈賣油翁〉,我在課文辭意的討論上,除了釋放標準答案「技藝透過反覆練習,以臻至完美境界」以符合測驗要求,更花了不少時間在進行體驗性的對話,請學生扮演了射箭者與賣油翁,再藉由薩提爾的冰山模式分析,請同學分享類似的經驗,增加課程的深刻性與體驗性。

西方文學也是我常使用的文本。我曾以希臘悲劇〈伊底帕斯王〉為例,引導學生討論與體驗:當你是國王,聽見準確的神諭,剛出生的小嬰兒將來會弒父娶母,也就是「會殺了你,娶了你的媽媽,你會怎麼辦?」或是換個性別角度對女孩子說:「會殺了妳,嫁給妳老公,妳會怎麼辦?」

從不同角色的位置思考也行,當伊底帕斯長大後,不知道自己被收養,因緣際會下得知神諭:「你將來會殺掉父親,娶自己的媽媽!」我藉此問學生:「你得知這樣的神諭,會怎麼做?」

孩子們的抉擇,除了充滿創意之外,也混合著他們的體驗。不少孩子的身體當場焦慮晃動,彷彿是他們親臨的處境。教師以故事為基礎的問話,需要更專注一致,使提問貼合故事情狀,孩子的體驗感有助於他們進入文本,帶出更多思維與同理,文本將交織自己的生命。

不只這種文學經典,連孩童喜歡的漫畫或流行小說,都能引導他們更深入體驗。我曾在《麥田裡的老師》一書,提及我以《死亡筆記本》為作文題目,以小說的重要橋段,帶領學生進入體驗性。

《死亡筆記本》是日本的流行電影與漫畫,橋段是「死亡筆記本」——這是有如死神般功能的筆記本,凡是持有者只要知道對方的姓名及長相,就能利用筆記本殺死對方。我在講課之前,詢問孩子們若擁有「死亡筆記本」,誰會想要使用它。大約八成的孩子都舉手回應。他們想殺的對象,排第一名是同學,第二名是老師。

我很好奇,他們殺同學的原因,為何這麼想除掉對方?孩子的理由不外乎同學很吵鬧、不守秩序。

也有孩子和好友反目,想要殺掉好友或兄弟的。

我借題發揮,詢問他們:假使跟親友吵架,有真想讓對方去死的經驗嗎?孩子紛紛表態說有。我再問他們,是否有吵架之後,過一陣子又和好的經驗呢?孩子也紛紛附和說有。

我追究下去,再問孩子,若是當時使用「死亡筆記本」,那和好的機會沒有了,他們怎麼看待趁情緒上身、立刻使用「死亡筆記本」的狀況呢?不少孩子有了深思,思慮在此徘徊甚久。

當課堂開放討論,孩子有權利大膽討論,也就釋放了自己真實的想法,以及更貼近擬真的處境狀況。鬆軟氣氛的討論,有助於大家丟出想法。但是,這樣的討論不是漫無目的,教師得導向更深刻的思索。美國作家蘇珊.桑塔格在《旁觀他人之痛苦》,就以氾濫的影像與照片所傳遞的死亡畫面,探討人們的感受,為何看了之後愈來愈麻木。想想看,我們觀看中東的汽車炸彈新聞,或地中海的難民翻船畫面,面對死亡數據,面對沙灘男孩的屍體,我們在心中留下瞬間的憐惜之後,過不久還留下什麼。更何況的是,孩子見到好萊塢電影的大量工具人死亡畫面,或網路電玩裡隨意的舉槍殺人,很容易將死亡流於娛樂趣味。

怎麼辦才能導正孩子呢?若只是跟孩子「曉以大義」,孩子聽多了這些道理,往往是不會改變的。尤其他們曾經體驗那份痛苦、困境與無助感,興起的念頭要人去死,大人說道理只是聊備一格,不能讓他們擁有更寬的視野,也沒有更細緻的人文思考。

體驗性可以啟動人的良善感知,比說教更容易打動人,因為深刻動人的事物,不是以道理打動人心。

我繼續跟孩子們討論,討論他們如何看待自己。我提問:「你們雖然會使用《死亡筆記本》,但你們是心地善良,還是心地邪惡呢?」

大多數的孩子都說,「我覺得自己心地善良!」

為什麼他們如此回應呢?因為他們自認在行使正義,讓那些「可恨」的角色消失,是理所當然的正義。

「其實你們心地善良,想要行使正義,讓世界更美好。」當我這樣說,好多孩子都同意地點點頭。

我喜歡說故事,以此為橋梁,帶領孩子過渡到故事中。《死亡筆記本》這一課,我即席編了一個故事,藉此衝撞他們行使正義的想法,加強體驗性。這故事是這樣的:

那是一個細雨的冬天,冬夜的雨下得無邊無際,你剛使用「死亡筆記本」,處死了班上最糟糕的一位同學。

但你的心靈有一種特殊的感覺,並不感到快樂,也不是悲傷,而是充滿一種奇怪的疏離感,很特別的一種感覺,你們能明白那種感覺嗎?

(大部分的孩子,竟然點頭同意那種感覺。這真是個特別的體驗,因為沒有人曾有這種經驗,而這樣的經驗竟能想像出來。)

你還是善良的,即使用了《死亡筆記本》,你只是行使正義而已。

那天同學都走了,只剩下你最後離開教室,在校園晃蕩到夜色低垂,晃蕩到冷雨逼人,你才想要回家了。

夜雨漸次下大了,淋溼你的衣衫,淋溼你的心靈,這無邊的雨夜呀!將你淋溼了。你腋下夾著「死亡筆記本」,深怕被雨水浸溼,於是你走入廊簷下避雨,看著無邊的雨落下來。

雨穿越了夜的路燈,落在潮溼的地面,有一種淒迷縹緲的迷離感,你卻發現一個缺了手、斷了腳的老伯伯,正在雨夜的路燈下拾荒。

善良的你興起了感嘆,因為你能處罰壞人,卻不能幫助這些貧苦的人們,而你是善良的,心裡的感想特別深。

那個老伯伯拾起寶特瓶,卻一個不小心掉了,空洞的聲音迴盪在巷弄,迴盪在你的耳際,眼見老人又彎下腰,艱難地想撿拾……

請問各位同學,你們會幫助這老伯伯嗎?幫助他撿起寶特瓶?

(當我一個一個問孩子,幾乎每一位孩子都點頭,表示自己會幫助殘疾老人。)

謝謝你們的善良,因為你有惻隱之心,被這個老人打動了,不顧冷冷的夜雨,走到燈下幫老人拾起瓶子。當你面對老伯伯時,才發現他顏面傷殘。雨水順著老人的皺紋滑落,讓你心靈震顫,為何這老人會如此可憐?

老伯伯在雨夜中,不停地向你點頭道謝。你不禁問老人,「你沒有家人嗎?怎麼在冰冷的雨夜拾荒?」

老人眼神感激,嘴角困難的抖動著,艱難地告訴你,「有,我有家人,我老婆在後面!」

你回頭往後看,看見一個坐著輪椅的老婆婆,也是缺了手,斷了腳,顏面傷殘,拚命向你點頭道謝。

你看見此情此景,感覺更難過了,「難道你們都沒有親人了嗎?在這樣的雨夜還要工作?」

老人眼眶紅了,和老婆婆相視,更艱難地吐露,「我們唯一的兒子,只有十二歲而已,昨天竟然死了……」

這時你才發現,他們的兒子,正是被你處死的同學。

我的故事說到這兒,可能是我語言的文學氛圍,或者語調深沉真摯,不少孩子都深深動容,沉浸在意料之外的震撼中。

我問班上的孩子們,如果你想殺的同學,他的雙親就是那對老伯伯與老婆婆,你還會堅持用「死亡筆記本」殺死這位同學嗎?當我把孩子一個一個的問過去,誰仍舊要殺同學的,僅剩下原來的三分之一。

什麼樣的要素,讓孩子改變了呢?孩子「體驗」了同學家庭的艱難,這是透過故事去體驗生命處境。

(本文選自李崇建、甘耀明《閱讀深動力:從「對話」開啟閱讀,激發出孩子的不凡人生》https://goo.gl/5OezqS,寶瓶文化

寶瓶文化

寶瓶文化成立於2001年,以最旺盛的企圖心在出版市場出發,「把事情做大」是寶瓶創社的信念。十多年來,寶瓶用心深耕優質的華文創作作品,醞釀文學的夢想,堅持作夢的權利,尤其在自己的這片土地上。我們堅信,編輯最重要的工作是發掘好的創作人才, 是看到那些蠢蠢欲動正待琢磨的創作靈魂,把機會製造出來,讓新人可以伸手探出去----探觸那原以為觸及不到的未知美麗的境地。

熱門文章

國巨狂跌 都是前妻惹的禍?

2018-08-15 16:01

直擊華為帝國 內有高速公路、四星飯店

2018-08-17 09:24

不再是鐵桶 柯P讓民進黨變龜裂花瓶

2018-08-15 16:04

中國限汙令贏家!小台廠變「汙水醫生」

2018-08-17 09:10

謝金河:半年報的揭露 看到新端倪

2018-08-16 12:54

虛擬貨幣直銷化?三大手法揭密

2018-08-16 10:34

投信大買下半年作帳股

2018-08-17 08:41

全球股災再擴散?土耳其風暴關鍵3問

2018-08-17 09:08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