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雲林2952戶停電預計中午才復電 事故原因待釐清

影/為了2萬債務?新莊火鍋店8砍2 7嫌狼狽被逮跪地求饒

新竹輪胎行惡火8死告別式 家屬哭斷腸「希望壞人得到懲罰」

從戲中戲之互文 共織表演的多重可能性:專訪《在車上》演員袁子芸

【採訪撰文.蔡曉松|攝影.YJ】

一位年輕的台灣女演員,來到廣島參加戲劇表演。在資深日本導演的指導下,與來自不同國家、使用不同語言的演員們擦出表演上的火花─這段敘述不僅可以用來介紹日本電影《在車上》(Drive My Car)當中的角色珍妮絲,若改為介紹飾演珍妮絲的台灣女演員袁子芸本人,也能命中要旨。在戲裡戲外相互輝映的趣味裡,袁子芸投入名導演濱口竜介享譽國際的最新作品,飾演舞台劇演員珍妮絲,接受主角家福悠介指導,演出俄國文豪契訶夫劇作《凡尼亞舅舅》的多語言改編版本。戲裡,珍妮絲在家福嚴厲的指導中,逐漸產生表演方式的變化;戲外,袁子芸也透過濱口竜介的獨門方法,發展對表演藝術的探索。

雙重角色詮釋與跨語言拍攝情境

提起進入《凡尼亞舅舅》與《在車上》的過程,袁子芸提到,一開始,濱口竜介會請演員書寫自己所飾演角色的背景小傳,做為功課。袁子芸以珍妮絲的角度出發,揣摩珍妮絲如何飾演葉蓮娜,卻被濱口竜介退回,請她改為直接思考如何飾演葉蓮娜。袁子芸事後回想,自己準備葉蓮娜的過程,也就直接進入珍妮絲在電影中的心境,以親身經驗的角度靠近角色。

閱讀契訶夫文本,袁子芸認為《凡尼亞舅舅》中的葉蓮娜對於如何「運用自己的魅力,去左右旁邊的人物」有相當程度的理解。瀏覽不同劇團對《凡尼亞舅舅》的演出之餘,袁子芸也參考法國名導演路易馬盧作品《42街的凡尼亞》(Vanya on 42nd Street, 1994),該片以當代紐約的表演方式詮釋《凡尼亞舅舅》,並由茱莉安摩爾詮釋葉蓮娜。

在跨越多種語言的拍攝現場,袁子芸也回憶,當時在廣島的拍攝期大約三個禮拜,劇組主要用英文溝通。因為翻譯不是隨身陪同,導演鼓勵她與主要對戲的演員岡田將生,以近似劇中狀況的方式溝通,彼此盡可能交換對方能聽懂的有限語彙,她的日語並不熟練,岡田將生的英語狀況也相似,只能盡力讓對方理解彼此的意思,卻也切合《在車上》的語言情境。

濱口導演的讀本指導

《在車上》的主角家福悠介,對於指導演員有自己篤信的方法。袁子芸回憶,在進入劇組的準備過程,濱口竜介對「讀本」的要求,比起劇中的家福有過之而無不及。「我們先是一對一讀本,再兩兩讀本、小組讀本,有非常多次的讀本,劇中角色的讀本狀態,一定程度上已經是演員先經歷過的環節。」在讀本過程中,濱口竜介會要求演員不帶情緒且緩慢地讀,讀本過程不僅會在準備階段反覆進行,在每一場戲拍攝之前,也都會再進行一次讀本。袁子芸表示,自己曾經請教過這個方法的由來,濱口竜介回答這是來自義大利劇場的排演方法,但原版是快速閱讀,現在的版本則經過濱口調整。

讀本階段,濱口竜介會仔細地調校演員的狀態。「舉例來說,濱口導演不懂中文,但他會透過語調來判斷,他如果聽到兩次讀本的語調有所不同,會詢問演員原因,並且進一步討論要怎麼呈現對白。」袁子芸笑說,與電影中的珍妮絲相同,她與其他演員在準備階段也對這個方法感到困惑,濱口導演不會直接與演員討論劇本或角色的內涵。「譬如,當我向濱口導演請教一場戲當下角色的狀態時,他會反問我的想法?等到我提出一些想法,他就告訴我,妳已經有想法了,那就由妳來決定即可。」提供開放式的空間。

在嚴格要求與自由發揮之間,袁子芸認為濱口竜介最大的特色是「對於文本的重視」,電影拍攝的過程,幾乎都照著最初劇本上呈現的方式進行,袁子芸也表示,觀眾最後看到的《在車上》成片,其實與原初劇本的樣貌相差不多,這也顯示濱口竜介以劇本為重心的電影風格。

發掘表演的「珍珠」

電影中後段,劇團導演家福將演員們帶出戶外,讓珍妮絲與同場演出的韓國演員李允兒在公園進行排演。回憶濱口竜介對於空間的調度,袁子芸提及,導演會先在排練室當中依照劇本節奏,安排演員走位的流動與靜止,實際到拍攝現場之後,濱口竜介還會再依據現場環境狀況進行微幅修正,比方說,兩位演員在樹下的互動,就是現場機動增加的元素。

「在排練的當下,導演對於走位安排非常嚴格。但是,一旦到了演出現場,他又會提供自由度,讓我們自由運用空間。」袁子芸提到,當時的對手演員拿起一片楓葉與她進行互動,這是原本在排練室裡沒有的環節,基於對方以環境中的物件自由發揮,她當下也以有機的方式做出互動與回應,而這些過程,最後都被保留在電影的呈現中。

電影中,當珍妮絲與對手演員李允兒完成表演,劇團導演家福評價兩位演員之間已經發生變化。談起這場戲,袁子芸也表示,對演員來說,這就像是在表演裡發現「珍珠」的過程。「珍珠沒辦法主動尋找,只能透過活在當下去發現。」袁子芸說,她無法直接解釋劇中角色家福的意見,但這是她對當時兩個角色發生「變化」的理解。

表演與真實:難解的流動與分野

實際參與演出之外,袁子芸亦透過許多表演課程充實對表演方法多層面的理解。她提到美國表演指導巨擎桑佛德邁斯納(Sanford Meisner)影響她甚鉅。「表演是在想像的情境下產生真實的反應。」對於表演如何與真實的生活互相組織與影響,袁子芸也仍在尋找屬於自己的表演方法。

在探索表演的過程中,無可避免地需要把一部分的自己投入角色的心智狀態。閱讀契訶夫文本的過程,袁子芸也體察到劇中角色的精神狀態,有時候會讓自己產生抗拒。演員畢竟不是完人,也會有情緒與狀態的好壞差異。「表演與許多創作藝術是一樣的,需要投入想像力與情感,有時候很療癒、有時候很消耗。」袁子芸自承,自己的角色在《在車上》雖沒有經歷太大的情緒轉折,但在拍攝完畢的幾個月後,卻也被旁人點醒自己並沒有好好地放下角色。

「有時候,反而是我們實際的生活沒辦法像角色那樣完整、那樣美好,它可能會影響你,讓你捨不得與它分開。」袁子芸笑說,自己偶爾也會好奇,是否有可能在學習到厲害的方法之後,就可以不需要「每一次都拿出自己」,去承受可能的傷害,但回首自己目前的表演體悟,仍然覺得拿出真心的表演,效果會比較好。

演出之中、演出之外,不僅要把自己放入角色,也需要接受角色的經驗影響自己往後的真實人生。如何在結束之後,重新面對與角色產生連結的自己,也是表演之路未來的長遠課題。


更多「濱口竜介,以及《在車上》」 精彩文章,都在《聯合文學》雜誌2022年3月號(NO.449期)

最新文學線上消息:《聯合文學》雜誌 官網

跟大家一起討論文學:《聯合文學》雜誌 粉絲團


延伸閱讀

奧斯卡/袁子芸紅禮服驚喜現身 「在車上」得獎與有榮焉

奧斯卡/「在車上」奪獎 導演凝望小金人:你就是那個奧斯卡

奧斯卡最佳國際影片《在車上》短評:人生最大的救贖,是在放下和原諒中,堅強的活下去

台灣電影「恐怖元年」來襲?回顧台灣鬼片的發展簡史

相關新聞

福爾摩斯宇宙的源起 六大必追案件

今日已成偵探代名詞的福爾摩斯,首次登場即是在《血字的研究》中。本篇亦引介了福爾摩斯助手兼傳記作家約翰.華生、兩人的住居「貝克街 221B」與蘇格蘭場警探雷斯垂德與葛雷格森等固定班底。

作家的自殺之謎 從自死的謎團出發

在日本語文中,「自死」比「自殺」一詞,獲得更多同情的話語空間,因為人們不予非道德的和反社會行為的責難。從這個角度來看,三島由紀夫慷慨激昂演說後,旋即以切腹方式結束生命,的確震撼著日本社會。然而,較為同情三島的新聞媒體及其朋友們,依然選用自決、自害、自死等動詞來表達三島的驚駭暴力的內涵。

從戲中戲之互文 共織表演的多重可能性:專訪《在車上》演員袁子芸

一位年輕的台灣女演員,來到廣島參加戲劇表演。在資深日本導演的指導下,與來自不同國家、使用不同語言的演員們擦出表演上的火花─這段敘述不僅可以用來介紹日本電影《在車上》(Drive My Car)當中的角色珍妮絲,若改為介紹飾演珍妮絲的台灣女演員袁子芸本人,也能命中要旨。在戲裡戲外相互輝映的趣味裡,袁子芸投入名導演濱口竜介享譽國際的最新作品,飾演舞台劇演員珍妮絲,接受主角家福悠介指導,演出俄國文豪契訶夫劇作《凡尼亞舅舅》的多語言改編版本。戲裡,珍妮絲在家福嚴厲的指導中,逐漸產生表演方式的變化;戲外,袁子芸也透過濱口竜介的獨門方法,發展對表演藝術的探索。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