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重如仇

圖/連培偉
圖/連培偉

【陌上/摘自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仁慈江湖》一書】

中國人的辭彙中,「恩」是個意味深長的字眼。恩賜、恩澤、恩寵、恩惠…恩重如山,知恩圖報。

然而,唐朝有個「恩重如仇」的故事,頗可玩味。

唐肅宗時有個官員叫李勉,自幼勤讀經史,成年後沉靜文雅、清正嚴峻,素有德望,不威而治。李勉任開封縣尉時,有一次審問獄囚,注意到其中有個人神色自若,對答不俗。李勉突生感動,就釋放了他。

此後過了數年,李勉被罷官,閒遊來到河北地界,竟偶然碰見了那個被他釋放的囚犯。囚犯十分高興,把李勉帶回家裡,好生招待。

囚犯悄聲告訴妻子說:「這就是讓我活命的恩人,我們怎麼報答他呢?」妻子說:「給他一千匹上好的絹緞,夠嗎?」他說:「不夠。」妻子說:「兩千匹夠嗎?」他還是說:「不夠。」妻子說:「如果這樣還不夠報答,不如殺了他。」囚犯瞬間愣怔,但轉念一想,又覺得有道理。

囚犯的家僕在旁邊聽到這番話,心下同情李勉,就偷偷把囚犯夫妻密謀的事情告訴了李勉。李勉匆忙穿好衣服,上馬逃逸,連夜跑了一百多里,到了一家旅店。

店主人說:「這片區域晚上多有猛獸出沒,你怎麼敢獨自走夜路呢?」李勉猶豫一番後,把原因講給店主人聽。話還沒說完,忽然有個人從梁柱上跳下來,嗟歎道:「我差點誤殺了品行高尚的人。」話音未落,人就消失了。次日天還沒亮,那個「梁上君子」攜帶著囚犯夫婦的頭,來給李勉看。

我在李肇的《唐國史補》中讀到這個故事,到此處,才明白「梁上君子」應該是那囚犯夫婦雇用的刺客。

自幼習得的倫理教育,讓我們熟知太多「快意恩仇」的故事:春秋戰國的趙氏孤兒恩仇、大仲馬的基度山恩仇、金庸的書劍恩仇…白居易說過「何異浮生臨老日,一彈指頃報恩仇」,陸遊說過「恩仇快報復,禍福出笑顰」,龔自珍說過「吟到恩仇心事湧,江湖俠骨恐無多」,魯迅先生說過「度盡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

這些恩與仇,大都是功利糾結出來的累贅。

與人結識,我不想要恩重如山,更不想要恩重如仇,只想要一點不妨害公義的寡淡。

交朋友也一樣,先看這個人淡不淡,再看這個人有趣還是無趣。

日常寡淡從容,遇變崖岸不移,去看侯孝賢的《刺客聶隱娘》,再讀幾遍韓昌黎的《送李願歸盤谷序》,就會明白,氣韻恬淡的人,身上會散發出或隱或現的懾人光芒。

其實關於李勉,還有另外兩個小故事,值得寫在這裡:

李勉少年時家境貧寒,在梁宋地區(今河南開封商丘一帶)遊歷,與一個儒生同住一家客棧。儒生病重,臨死前將自己帶的銀子交給李勉道:「希望你用這些錢將我埋葬,多餘的銀子就送給你。」李勉答應了,卻在安葬儒生後,暗中將剩下的銀子放在棺材下面。後來,儒生的家屬前來道謝,李勉與他們一同挖開墳墓,拿出銀子交還他們。

李勉為江西觀察使時,部下有人因父親生病,按照迷信的方法,製作了一個木偶,寫上李勉的姓名和官位,埋在土中。後來,此事被人告發。李勉說他是為父親禳災,值得同情,沒有追究此事。

可見,恩德不作為恩怨的尺度,人情簡約作為情義的境界,古已有之。

【更多精采文章請見《讀者雜誌》2022年2月號】

圖/讀者雜誌
圖/讀者雜誌

相關新聞

只生歡喜不生愁

「只生歡喜不生愁」的境界,對追求者來說,確非易事,而「幾多歡喜幾多愁」大約是常態—如何面對生出來的憂愁,是一個很現實的問題。

雞蛋理論和宜室宜家

歐尼斯特提出,把蛋糕粉裡的蛋黃去掉。這個想法被稱作「雞蛋理論」。雖然這麼做為烘焙增加了難度,但家庭主婦們覺得,這樣做出來的蛋糕,才算是自己親手做出來的。之後,蛋糕粉的銷量快速增長。

「摸魚」理論

「摸魚」倒是以一種詼諧的方式,道出了人類需要從更積極的角度來看待自身懶惰的那一面。

降低「支付痛苦」

研究者發現,人們在付錢時會有即刻的痛苦感,這種痛苦被稱為「支付痛苦」。它會減少人們從消費中得來的喜悅感。

煤氣燈效應

「煤氣燈效應」這個詞來自1944年的老電影《煤氣燈下》。女主角寶拉繼承了姑媽的遺產,剛剛結婚,但她不知道,她心愛的丈夫一心要侵吞她的財產,想要把她逼瘋。

史上最危險的間諜

1945年8月6日,人類歷史上第一顆用於實戰的原子彈在日本廣島上空爆炸。 當美國成為全世界唯一一個擁有核武器的國家後,其他國家明顯感到不安,其中也包括美國的盟國英國。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