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獨腳爸抱起沒有四肢的兒子 奪國際攝影大賽最佳照片

黛玉物哀

圖/劉璇
圖/劉璇

【月照林/摘自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紅樓未完,人間有戲》一書】

黛玉的審美情趣,很有日本「物哀」的味道。

日本境內美景眾多,常常讓人感受到詩情畫意。但日本又深受各種自然災害侵襲,所以日本人有一種深深的「物哀」意識,這是一種生死觀,也是一種審美意識,講究瞬間美,悲與美相通。

畫家畫黛玉時,往往選擇她行為藝術式的葬花場景。愛花惜花之人不罕見,但一般人也不過如寶玉一般要把落花撒在水裡,但黛玉怕流出大觀園的落花匯入汙水,花魂被糟蹋了,所以她做了一個花塚,把落花掃了,裝在絹袋裡,拿土葬了,任其隨土自化。

黛玉和湘雲中秋夜聯詩,湘雲由眼前所見而靈感一現,說出「寒塘渡鶴影」的佳句,黛玉就有「冷月葬花魂」的絕句等著她。如果說湘雲的佳句是偶得,那麼黛玉的則是渾然天成,是她的心聲。

日本人也愛殘冷之月、愛落花,因為他們認為殘月、落花潛藏著一種能增加美感的哀愁,這種生命無常的悲哀帶來的是強烈的美感,這是「物哀美」的一種表現形式。

在去蘅蕪苑的路上,寶玉嫌敗落的破荷葉可恨,問怎麼還不讓人拔去。林黛玉卻說喜歡李商隱的「留得殘荷聽雨聲」。

日本物學研究會會長黑川雅之認為,日本物質文化裡的「假」字,也有「借」的意思,是指不去抗拒、順勢而為的美。體現在生活用品上就是,當茶室的土牆上出現裂痕,人們絕對不會把它修葺一新,而是盡量保留修復後的痕跡,因為修復後的色差有一種特別的美感。留有茶垢的茶碗,會被人們適度地清潔,但不能徹底地清洗乾淨。庭院裡的落葉不會被打掃得乾乾淨淨,而是要讓人靜靜享受落葉點綴在青苔上的樂趣。

黛玉就深諳這種順勢而為的美。她自己選定的住處是瀟湘館,因「愛那幾竿竹子,隱著一道曲欄,比別處更覺幽靜」。「鳳尾森森,龍吟細細」,一片翠竹環繞,她在瀟湘館裡讀書、彈琴、沉思、流淚。

日本文化裡還有一種理念,那就是保持樸實的本色之美,面對自然時應保持謙卑的心態。沒有刻意的人工干涉,才是與自然之美相協調的真正創造,也是人類對大自然無條件的樸實的信賴。在這一點上,寶釵的蘅蕪苑就很有日式老房子的風格。

寶釵正是以「無為」來最大限度地讓蘅蕪苑保持自然狀態。蘅蕪苑外觀「清廈曠朗」,院內布滿異香撲鼻的奇草仙藤,寶釵讓房間「雪洞一般,一色玩器全無」,來呼應那些奇草仙藤的異香和獨特韻味。

回到自然,回到質樸的生活本身,才能發現美和樂趣。

圖/讀者雜誌
圖/讀者雜誌

【更多精采文章請見《讀者雜誌》2021年9月號】)

相關新聞

故事力

沒人喜歡赤裸裸的事實,人們更願意接受故事。比起直接的說教,透過講故事透露出的資訊和價值觀,更容易被人接受。

青春時代的「聖經」

我17歲的時候,在圖書館裡翻到一本薄薄的小書。它一下子就讓我著了迷,我反反覆覆讀了好多遍。它成了我青春時代的「聖經」。

反對的話術

麥肯錫公司有一條鐵律─Obligation to dissent,就是你有反對的責任。

求助的藝術

明末清初的文學批評家金聖歎對悟空有一個評論:「《西遊記》每到弄不來時,便是南海觀音救了。」語氣中的不以為然,隔著三百多年的時間,我們依然感受得到。

古典的風骨

20世紀70年代,高倉健成了男性荷爾蒙的代名詞─硬漢、酷、沉默寡言。 他是我的偶像,我有幸在他生前能與他合作一次。

細節中的細節

老導演胡金銓跟我講過關於著名演員石揮的一則逸聞。據說,石揮演技極佳且很能搶戲,常使許多與他同台的演員倍感壓力而嘖有煩言。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