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的重量

圖/黎青
圖/黎青

語言是有重量的。

或重或輕,不一而足。

有成語為證:

一言九鼎,一言千鈞,金玉良言,

語重心長,人微言輕,等等。

【余娟/摘自《雜文月刊》2021年第3期】

當然,語言是看不見摸不著的。但實實在在地,不同的人每天說的話有明顯的分量差別。

最重的話當然是「一言九鼎」,形容說的話特別有分量,對事物的發展起決定性作用。九鼎是指夏、商、周三代被奉為國家政權象徵的傳國之寶,東周時曾放置在洛陽天子宮殿,一尊鼎重幾千斤,九鼎就是好幾萬斤。好勇鬥狠、野心勃勃的秦武王試圖問鼎中原,後來就是被其中一尊鼎壓死的。《史記‧平原君列傳》記載,西元前257年,平原君趙勝的門客毛遂,自薦出使楚國,僅靠口舌之辯,就促成楚、趙合縱共同抗秦,因此聲威大振,獲得了「三寸之舌,強於百萬之師」的美譽。平原君十分感慨地說:「毛先生一至楚,而使趙重於九鼎大呂。」

佛家語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如果一句話可以救命,那麼一句話也可以要命,這分量也夠重的。白門樓上,曹操想釋放呂布,劉備慢悠悠地說了一句話:「公不見丁建陽、董卓之事乎?」提醒曹操,這呂布可是個反覆無常的小人,千萬留他不得,免得養虎遺患。烏台詩案發,宋神宗在如何給蘇軾定罪的問題上猶豫不決,王安石說了一句話:「安有聖世而殺才士乎?」這句話讓東坡得脫牢籠。元帝有釋放文天祥的念頭,漢奸留夢炎堅決反對,說:「天祥出,復為號召江南,置吾十人於何地?」他的話促使元帝下了殺文天祥的決心。這樣的例子並不鮮見,生死存亡都可能是一句話的事。

人微言輕,那就要少說為佳,如不自知,多嘴多舌,只會自取其辱。有一回,紀曉嵐很熱心地為朝廷提了一點建議,沒想到乾隆當場翻臉,惡毒地羞辱他說:「朕以汝文學尚優,故使領四庫書館,實不過以倡優蓄之,汝何敢妄談國事?」言外之意,別自作多情了,我養你不過是當一個能逗樂的戲子、小丑罷了,你還真把自己當根蔥了,醒醒吧,別做春秋大夢了。其實,紀曉嵐是有不小的官帽的,他自以為早已高於「人微」境地,但這番訓斥讓他徹底寒了心,他終於明白自己在主子心目中到底有多少分量了。

語重心長,是長者對晚輩的諄諄教誨,暖心而厚重,因為他有幾十年的歲月長河做後盾,有風風雨雨、起起落落的人生經歷為積澱。《曾國藩家書》《傅雷家書》就是此類良言,字字多情,句句深意,讀起來沉甸甸的,認真學習必會受益無窮。

圖/讀者雜誌
圖/讀者雜誌

【更多精采文章請見《讀者雜誌》2021年8月號】

相關新聞

古典的風骨

20世紀70年代,高倉健成了男性荷爾蒙的代名詞─硬漢、酷、沉默寡言。 他是我的偶像,我有幸在他生前能與他合作一次。

細節中的細節

老導演胡金銓跟我講過關於著名演員石揮的一則逸聞。據說,石揮演技極佳且很能搶戲,常使許多與他同台的演員倍感壓力而嘖有煩言。

黛玉物哀

黛玉的審美情趣,很有日本「物哀」的味道。

劉邦的神奇團隊

劉邦的「狐朋狗友」,這些秦朝「和平年代」裡的草根,為何突然就有了「治國平天下」的本事?首先一個原因,是劉邦識人的能力強。

當我們說流行語時 我們在想什麼

語言不僅是交流的工具,也是一種思維工具。

「微倘青年」的自洽人生

人們使用「職場PUA」「逃避性沮喪」「雞娃」等網路新詞誇張地形容社會現象,渲染或消極或焦慮的心態,讓人時刻感受到生活的痛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