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台電外包工人施工溺水 無生命跡象送醫搶救

19架共機今再擾台 空軍緊急起飛廣播驅離、防空飛彈追監

《水滸傳》中的《西遊記》

圖/宋曉軍
圖/宋曉軍

【林小菊/摘自學林出版社《江湖不遠》一書】

讀《水滸傳》,讀著讀著,會恍惚:以為自己在讀《西遊記》。

比如這樣的場景:

宋江深夜一人在清風山上走,被一條絆腳索絆倒,隨後走出十四五個伏路小嘍囉來,把宋江捉住,一條麻索縛了解上山來。

押到山寨裡,小嘍囉把宋江捆成粽子似的,綁在將軍柱上。小嘍囉說道:「等大王酒醒時,剖這牛子心肝做醒酒湯,我們大家吃塊新鮮肉。」

到二三更天氣,大王起來了,錦毛虎燕順。燕順一看綁著個人,道:「正好!快去與我請得二位大王來同吃。」

這裡的描寫,是不是很像《西遊記》中的場景?只不過《西遊記》寫的是妖,《水滸傳》寫的是人。

其實,《西遊記》中的妖怪,就是人;《水滸傳》中的人,往往也就是妖怪。

小嘍囉去不多時,只見廳側兩邊走上兩個好漢來:矮腳虎王英和白面郎君鄭天壽。

三個頭領坐下,王矮虎道:「孩兒們,正好做醒酒湯。快動手,取下這牛子心肝來,造三分醒酒酸辣湯來。」

這個王矮虎的口吻,是不是絕似《西遊記》中妖怪的口吻?口口聲聲「大王」,口口聲聲「孩兒們」,都與《西遊記》如出一轍。

一個小嘍囉掇一大銅盆水來,放在宋江面前;又一個小嘍囉卷起袖子,手中明晃晃拿著一把剜心尖刀。

那個掇水的小嘍囉,便用雙手潑起水來,澆那宋江心窩裡。宋江歎口氣道:「可惜宋江死在這裡!」

這種故弄的驚險,也正是《西遊記》中的套路。

這一場景中,又是錦毛虎,又是王矮虎,又是白面郎君,如同《西遊記》中山中妖怪的稱呼。而宋江,就像是唐僧。

還有更像的─武松像孫悟空。

武松被發配至孟州牢城營,差撥來點視,順便按照潛規則,要收取武松的「人情」。可是,他發現武松好像並未準備好送錢給他,便破口大罵。

武松道:「你倒來發話,指望老爺送人情與你,半文也沒!我精拳頭有一雙相送!」

下面話鋒一轉,銀子又有了:「金銀有些,留了自買酒吃!」

怎麼樣?老爺銀子有的是,就是不給你。

「看你怎地奈何我!沒地裡倒把我發回陽穀縣去不成?」

我們此前知道,武松拳頭厲害。但他此時給我們展示了他的另一個特長:他的嘴頭也厲害。

這樣的伶牙俐齒,邪中含正,潑中有義,處弱勢而嘴不軟,在險地而心不驚,端的就是一個潑皮猴頭做派!

那差撥大怒。差撥只有大怒─現場還真的占不了武松的便宜。我們想想,孫猴子武功極高,卻也常常敗陣。可是,他何曾讓別人在言語上占過什麼便宜?

猴頭的嘴頭功夫高過手頭功夫,武松現在也是這樣。

大怒了的差撥只好去了。不久,只見三四個人來單身房裡叫喚新到囚人武松,武松應道:「老爺在這裡,又不走了,大呼小喝做什麼!」

那來的人帶武松到點視廳前。管營喝叫除了行枷,下令開打一百殺威棒,一幫人便上來要按住武松。

武松道:「都不要你眾人鬧動。要打便打,我若是躲閃一棒的,不是好漢!從先打過的都不算,重新打起!我若叫一聲,也不是好男子!」

聲口越來越像那個西遊的猴頭了。以至於兩邊看的人都笑:「這癡漢弄死!且看他如何熬!」

可武松今天要把「猴頭」進行到底:「要打便打毒些,不要人情棒兒,打我不快活!」

誰都知道孫悟空是石頭裡蹦出來的,確實經打。武松可是爹娘生養的血肉之軀啊,他頂得住無情毒打奪命棒嗎?這武二,還確實「二」。猴頭不也常常「二勁兒」十足嗎?

可是,管營突然要將就他:「新到囚徒武松,你路上途中曾害甚病來?」

這是潛規則:大凡花了銀子或者有什麼人情的,推說在押解來牢城營的路上患病未愈,就可以先免了這一百殺威棒,稱之為「寄打」。管營此時的話,明顯是提醒武松,利用這個規定,免了這頓打。

但是,大出我們意料的是,武松並不領情。

武松道:「我於路不曾害!酒也吃得,肉也吃得,飯也吃得,路也走得。」

連續四個「也…得」,潑賴伶俐,典型的潑猴口吻。

但奇怪的是,今天管營好像鐵了心要周全他。

管營道:「這廝是途中得病到這裡,我看他面皮才好,且寄下他這頓殺威棒。」

兩邊行杖的軍漢也看出了管營的想法,便低低地對武松道:「你快說病。這是相公將就你,你快只推曾害便了。」

武松道:「不曾害!不曾害!打了倒乾淨。我不要留這一頓『寄庫棒』,寄下倒是腸債,幾時得了!」

連續兩個「不曾害」,何等不正經,何等調侃,何等撒潑!直讓我們懷疑:此刻的武松,怕是被潑猴附身了。

大概,《水滸傳》的作者被吳承恩附身了吧。

圖/讀者雜誌
圖/讀者雜誌

【更多精采文章請見《讀者雜誌》2020年8月號】

相關新聞

茜紗窗下

有一回,在江南鄉下,走過河邊埠頭,見一個年輕女子在刷洗幾幅木屏。走近一看,便看出這幾幅屏就是床欄上的圍屏,鏤空的花格子做底,鑲有人物、器皿、山水、花卉的浮雕。

289年的唐朝與六個少年

作為中國古代歷史中的青春盛世,289年的唐朝從某種程度上說,是靠著一波又一波「後浪」推動的。這些青年好學善思,對天下時局有著敏銳的判斷,對個人未來也有清晰規畫。

「坐班制」與莫札特悲劇

藝術是靠想像和「做夢」完成的,不能畫地為牢。作曲家會突發靈感,觸摸琴鍵,把腦海裡的音符變成動人的樂曲;畫家要把形象塗抹在畫布上,占的空間很大,別人也不願與音響和髒兮兮的顏料攪在一起。

好奇心旺盛的「女孩」

有句話,時至今日仍振聾發聵:「有的人25歲已死,75歲才埋。」這中間漫長的歲月,是多少人消亡的精神生命。浮生若夢,那些造夢者,將一生活出了別人幾輩子的容量。

《水滸傳》中的《西遊記》

讀《水滸傳》,讀著讀著,會恍惚:以為自己在讀《西遊記》。

魚頭湯和滷雞爪

每逢跟外公出去吃東西,他還是挺喜歡點魚頭湯(冬天就放一點辣子),點滷雞爪(還來點兒小酒)。那時候雞爪在我們那兒已經叫鳳爪了,很流行;魚頭湯也有館子專門做了。

獨步南極

2019年11月12日,中國探險家溫旭由智利出發,到達了南極洲的伯克納島海岸。他計畫用約80天的時間,拉著180多公斤重的雪橇,全程無助力、無補給,用越野滑雪的方式,單人穿越南極大陸。

她們怎樣把我逼成了藝術工作者

每次談到我的「文藝生涯」,開場都要提一下我的名字,這個和「神筆馬良」一樣的名字。最初的由來不過是我在家裡排行老二。上海話把「二」多讀成「兩」,「良」和「兩」諧音,所以我從事藝術工作的父母給我取了「馬良」這個名字。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