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講義雜誌
讀者雜誌
大家健康
康健
張老師月刊
媽媽寶寶
bobo小天才
嬰兒與母親
常春月刊
熟年誌 Life plus
未來Family

人在詩途

2017-07-27 10:16讀者雜誌

圖/讀者雜誌
圖/讀者雜誌
分享
【孟陶然/摘自《大學生》2017年第5期】

烏江太長,哪兒找項羽

迷了那麼多年的「虞兮虞兮奈若何」,我想去烏江邊兒祭一次項羽。一句「時不利兮騅不逝」的《垓下歌》,纏綿幻化了千年,化成詩人筆下的「至今思項羽,不肯過江東」,化成戲劇家喉嚨裡的《霸王別姬》,化成女人心中吼一聲山河色變的英雄。

烏江太長,去哪兒找項羽?於是我輾轉到項羽的戲馬台。戲馬台在徐州,依然有些許舊物,「唯將舊物表深情」。

清明時的徐州還很冷,一直在下雨。我想當然地以為,江蘇屬於南方,應該春暖花開了,於是穿了件早春的毛呢旗袍,配上厚絲襪就顛兒了來。結果在戲馬台被凍得牙齒打戰,差點被凍殘疾─蘇北的清明,兼具南方春雨的濕冷和北方低溫的陰寒。(後來聽在徐州上大學的朋友說,不要被「江蘇」兩個字騙了,在徐州,冬天是有暖氣的)我戴著耳機,一個人在戲馬台孤零零的,四周是陰冷的清明雨和三義廟舊物。歌詞裡唱著:「千載興亡莫浪愁,漢家功業亦荒丘。空餘原上虞姬草,舞盡春風未肯休。」

那首歌我先是聽哭,然後聽吐了。

從戲馬台出來,我去了附近的漢畫像石館。雨天只有我一個遊客,免費參觀。我說想聽講解,找了半天才找到工作人員,要買講解票,結果他跟我說:「你只有一百元的?哎呀,我找不開。」(那意思是這一天一張票都沒賣出去)然後說,「算了,我先給你講吧,我讓同事找零錢去。」

三進三出古色古香的院子,清明時本身就陰氣重,加上陰雨天光線很暗,院子裡樹又多,到處樹影重重。展廳裡外都是漢墓磚,有些還是完整移過來的。換句話說,牆上地下,都是兩千年前古人墓裡的東西。講解員講完走了,我就一個人在展廳裡接著看那些兩千年前的漢墓磚上的畫。

因為太冷,我穿上一件長到腳踝的黑風衣。突然聽見門口有動靜,我猛一回頭,一個小夥子被嚇得大叫一聲─把我當女鬼了。

「我是人…是人…真不是(墓)裡邊爬出來的…」

鹿門山還在,鹿門就在

讀了那麼多年「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想去襄陽找找孟浩然。孟浩然這個老頭兒很有意思,李白是他的超級粉絲,誰都不服的「謫仙人」李白偏偏就服孟浩然。《黃鶴樓送孟浩然之廣陵》是耳熟能詳了,《贈孟浩然》就更直白,上來就寫:「吾愛孟夫子,風流天下聞。」孟浩然出生於襄陽,一生大部分時間都在襄陽,所以也叫「孟襄陽」。

分享

孟浩然隱居在鹿門山,後來「鹿門」就成了文人歸隱的一個重要文化意象,亦如陶淵明的東籬。去年五一假期,我帶著一本《孟浩然集》去找孟浩然的墓。鹿門山真是算偏了,別人的五一假期,都是使勁躲人,抱怨人山人海;我的五一假期,是使勁找人─公車上除了我和司機,再沒有其他人!

大白天的,別嚇人。

我在公車上左等右等不見司機發車,於是下了公車,一咬牙,搭計程車去。

好不容易有計程車,結果計程車司機說:「小姐,不能跳表。你得多加錢。」

「為啥?」

「誰沒事兒去找孟浩然的墓啊?我一定得空車回來。您得補償我點兒空車費。」

「唉…走吧。」

正午的大太陽下,計程車司機把我放在鹿門山腳的牌坊前,一溜煙兒走了。

拿著手機定位找「孟浩然墓」,後來發現墓遷了,原物沒了。不過只要山不變,這就是曾經的鹿門,孟浩然的鹿門。

我拿著孟浩然的詩集,在荒草叢生的山腳下,自言自語地跟孟浩然說了說話。突然明白了他的那句「欲尋芳草去,惜與故人違」。

別說,還真碰到兩個男生,於是留下一張照片。

去時坐了計程車,回來可就不好回來了。哪兒找車去?別說「滴滴打車」了,在孟浩然墓就算是叫「滴滴打船」,也沒有司機接單啊。

我吭哧吭哧走到山下,發現只有一班公車能回市區,還不直達。一上車我跟司機說,我要去襄陽王府。幾站後,司機就在一個沒路牌、沒標誌、沒人的路口把我扔下來了,說:「你就站這兒別動,在這兒等公車,會有車到襄陽王府。」

我有點抓狂了。百度地圖在這種地方完全不管用,因為根本沒有公車站牌啊。好不容易,碰到一個清潔工大姐。

終於看見人了!遇見救星了!

清潔工大姐還挺熱情,跟我說公車就在這兒等,然後拉著我死命聊天(我覺得這個清潔工大姐真是太寂寞了…在這根本不見人影的地方掃落葉,估計一天能遇到的路人數會是個位數)。

終於等到公車。公車司機竟然認出了我:「你是不是中午等車的那個?嘿,我還找你呢。」

這城市有多小啊,我嚴重懷疑這條線路就一輛公車…終於回到市區。我沒事兒人似的把剛才在荒郊野嶺「尋訪孟浩然墓之旅」發到朋友圈,然後沒事兒人似的在襄陽王府附近找到一家小麵館,吃了一碗牛肉麵。

結果接到某人擔心的電話:「袁小姐!你一個姑娘,不怕碰到色狼嗎…」

後來這個人,便成了我的男朋友。

這裡要提醒獨身女性,做文化旅行一定要注意安全。別看我天天瑟各種「說走就走的囧途」,其實背後做了超詳細的攻略。對於「荒山野嶺」「古人墓」這樣的地方,我提前都會反覆查路線、看地圖,並詢問當地朋友,甚至細緻到對「從合作汽車南站換到合作汽車北站可以搭計程車去,兩塊錢就夠了」這樣的細節都是反覆確認過的。

鍾離國免簽

一個本碩七年讀外交學的學長打電話給我:「人呢?」

「我在鍾離國呢。」

「鍾離國?」

「對啊,現在對中國免簽了。」

「哦…我…我都沒聽過…」

「哈哈哈哈,我逗你的!你帶一本《莊子》,免簽!」

我就這麼欠打地把一個讀外交學的學長給蒙了。

鍾離國還真是個「國」─春秋戰國時的諸侯國之一,就在現在的安徽鳳陽。聽過莊子和惠子的「濠梁觀魚」吧?特有名的那段「子非魚,安知魚之樂?」「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魚之樂?」就發生在鍾離國。

讀了這麼久的《莊子‧秋水》,總得看看莊子他老人家的魚啊。

鳳陽很小,先要坐火車到安徽滁州,然後從滁州坐大巴到鳳陽。在鳳陽鐘鼓樓附近,找了個茶鋪。這裡茶葉倒是真便宜,因為安徽產茶。

我和茶鋪老闆娘聊著天,聊著這個當年莊子和惠子「子非魚」「子非我」吵架的地方。

直到兩年後,我特別偶然地給小表妹講起陶潛詩:「少時壯且厲,撫劍獨行遊…路邊兩高墳,伯牙與莊周。」

「伯牙與莊周是什麼意思,姐?」

「伯牙的墳,說的是俞伯牙摔琴謝子期─子期死了,伯牙就不再彈琴了。莊周的墳,說的是莊子和惠子─惠子死了,莊子感嘆說,『世無可語者』,也就是感嘆再沒人能跟自己吵架了。陶淵明未必真見過這兩座墳,只是就此感慨:知音死了,再沒人能聽懂自己說話了。後來孟浩然有一首詩說的也是這個意思─『欲尋芳草去,惜與故人違。當路誰相假,知音世所稀。』對了,『高山流水』的典故,就發生在現在的湖北武漢,龜山腳下有古琴台…」

講著講著,越講腦子越亂,蒙太奇一樣閃過莊子和惠子的「濠梁觀魚」,閃過「鍾離國」破破爛爛的計程車,閃過在孟浩然墓前看一件旗袍時的心情,閃過拜訪古琴台時的五味雜陳…

【更多精采文章請見《讀者雜誌》2017年8月號】

讀者雜誌

《讀者》雜誌主要訴求發掘人性中的真善美,深刻體驗人文與關懷;融合了文化、知識與趣味,雜誌內容廣泛彙集了兩岸三地及各地華人區域知名作家作品以共賞,遠離腥羶色,閱讀人性真善美,體驗人文關懷。另外也有來自不同領域的藝文讀者投稿,分享不同生活下的點點滴滴,小故事裡有著令人深深感動的人性光輝。

相關新聞

做公益就是經營自己的人性

2017-07-27 10:16

朗讀的童年記憶

2017-07-27 10:16

很會撒嬌的李逵

2017-07-27 10:16

熱門文章

7%以上好誘人! 高股息殖利率攻守兼備

2019-01-18 10:48

獨家黑幕》中油陷治理危機  3人把持董事會、董事長權力被架空

2019-01-17 07:53

隧道撞鬼? 風水命理大師教你如何化解

2019-01-14 15:36

國安會秘書長虛位以待 蔡英文要把賴清德「攬牢牢」

2019-01-16 16:00

陸企裁員凶猛 失業海嘯來襲

2019-01-16 08:59

林依晨:我已經準備好了 要當一個媽媽

2019-01-14 09:10

過年大掃除自製「泡沫炸彈」 輕鬆清潔馬桶!

2019-01-14 10:09

醫美讓我瞎了眼 「冒牌生」手術失敗背後真相

2019-01-14 15:31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