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燁聯鋼鐵晚間火警已控制住 不影響產銷

日職/巨人隊坂本勇人右手指骨折 恐影響東奧參賽

當榮格分析師談到女力: 榮格論壇「安放時代的靈魂」報導

【撰文/黃曼茹 照片提供/心靈工坊】

  榮格對分析心理學派乃至心理學上皆影響廣大且深遠,其提出的眾多概念,不只是許多心理工作者的常識,也成為人文學科重要的養分,連大眾文化、流行娛樂都受到不少啟發:日本遊戲《女神異聞錄5》(Persona 5)、韓國偶像團體「防彈少年團」的專輯《Map of the Soul:Persona》都是近年的知名例子。然而在榮格誕生145年的今日,他的理論是否只能作為被廣泛引用的典故,還是依然能與當代社會對話呢?心靈工坊於今年九月舉辦的「榮格論壇:安放時代的靈魂」,便點出了「舊理論,新詮釋」的可能性。《張老師月刊》此次挑出論壇中與本期企畫密切相關的觀點,讓向隅的讀者也能跟著榮格分析師的解說,探索女性的深層自我。

感受妳的自我意象:Toni Wolff的女性四原型

  日本女星竹內結子疑似因產後憂鬱症自殺的消息,讓許多女性因而討論起社會對於母職的期許與壓力。為何社會上對母親的角色,普遍有種一定要溫暖關懷,甚至是必須犧牲奉獻的形象,因而造成許多母親的困境,乃至勾起很多女性十分負向的情緒呢?呂旭亞講解的Toni Wolff「女性四原型」概念,興許可以讓我們從內心意象,來解讀諸如此類的議題。

  Toni Wolff舉出女性有四種原型:母親、愛人、靈媒、戰士。這四種原型宛如四個座標點,可以拉出兩條軸線,呈現出女性兩種內在動力來源:母親與愛人期盼與人連結,靈媒與戰士則想參與世界。這四種原型基本上與字面意思相近:母親將人人都視作她的孩子,並推己及人照顧所有人;愛人則是追求一對一的深刻感情,不侷限在愛情,也可能是友情或其他緊密的關係;戰士會爭取權力,想得到發號施令的地位,在社會中有所作為;靈媒則探求神祕體驗、宇宙真理,詰問存在的最終意義。女性讀者不妨先感受一下自己比較接近哪個原型,即便是男性,也可以嘗試感覺自己陰性的面向。

  這些原型和個人的人格特質、價值信念較相關,不見得等同現實生活中的角色。就像一個有孩子的女性,她的原型不見得靠近母親,可能更偏向戰士,因此比起家庭,她也許更想專注在自己的事業。呂旭亞便從此延伸,討論到傳統肯定的原型母親與靈媒,已經反轉成為當今女性的陰影(榮格理論中的Shadow)。因為過往幾千年來,社會禁制女性愛人與戰士的面向,不允許女人探索情慾、追逐權位,長期下來的負面態度,時至今日偶爾還是會讓女人對此感到不安,比如大眾一提到女強人,好像就只會聯想到拋家棄子,讓女人找不到正面的形象來跟從、學習。所以,現在許多女性為了解放自己的內在能量,並為長期被壓抑住的面向發聲,勢必更加推舉愛人與戰士。今日我們也才能重新審視母職,讓女性不再被困於既定的社會角色,而有更大的空間發展自我。

  但呂旭亞也提醒女性:所有原型都有正反的意義,就像過往的人們過度放大了愛人與戰士的黑暗,當今女性對於母親原型潛藏的權威性、控制慾,有時過於敏感,乃至嫉惡如仇,就容易忘卻了這四種原型其實都存在我們的心中,都有施展出正向能量的潛力。

割裂自己的他者,也許在妳心中:阿尼姆斯的一體兩面

  鄧惠文便提出自己的觀察,認為「女性四原型」延續至今,似乎沒有因為更加平等、自由的社會環境,而讓每個原型都能充分發展,反而成了束縛女性的枷鎖。當我們愈發認同一個當代女性,應該在社會中施展自己的抱負、應該在關係裡勇敢袒露情慾、應該如男人般理性且培養智識、應該用不控制不權威的方式撫育下一代時──這些「應該」卻變為女人想認同自己時缺一不可的條件,只要少了哪部分,就會覺得自身不夠完整,還會用同樣的視角去放大檢視其他女性。

  而這就延伸成鄧惠文在分析工作中時常見到的情況:女性個案很容易遇到一種難題,好像只能在工作與家庭、自主與親密間做出選擇,個案自己與周遭的人都會覺得「女人無法兼顧如此多面向」,讓個案非常挫敗、無所適從。個案時常會表示伴侶沒有給予相應的支持、社會依然也有歧視的態度與不公的規則等,這些理由當然是鐵錚錚的現實,任何人都不能否認父權體制長此以往的影響,但鄧惠文表示,作為心理工作者,她更想探究如何幫助個案、幫助廣大的女性,去找回面對這一切的力量。

  鄧惠文介紹了榮格理論中的「阿尼姆斯」(Animus),它是女性心中的男性意象跟男性原則,從個人經驗(比如遇過怎樣的男性),以及文化裡對男性的形象而來。用最簡單的方式來說,當女性想像男性怎麼看待自己時,其實就是在面對阿尼姆斯,並傾聽它的聲音。Emma Jung說過:「阿尼姆斯可以是增益的或貶損的。」意思是,每個女性的阿尼姆斯,既可以像個慈愛的父親一樣鼓勵妳前行,但也可能如同仇女分子一般瘋狂攻擊妳的作為。榮格或後世研究阿尼姆斯的學者,其實就此都想探討更進一步的議題:女性該如何覺察阿尼姆斯,並將它整合到意識中?尤其是與父權連結在一起的負向阿尼姆斯。

  負向阿尼姆斯所代表的恐懼、挫折、需求或慾望,因為與我們意識中秉持的態度、信念不相容,常常在感知的瞬間就被抹去了,而在無意識中施壓、對抗自我。因此,有些時候並非外在人事物阻礙了女性的自我實踐,而是內在的深層心理就先限制住自己。精神分析學家Juliet Mitchell便曾說:「在家庭中非物質的部分,它是由人類的深層心理決定的。除非深層心理改變,否則婦女追求社會上再多的平等,一樣無法改變婦女的處境。」這個非物質的部分指的是權力結構、性別關係,以及如今女性最難突破的關口:自己存在的方式。

完整自我認同之可能:整合陰影,邁向自性

  回到呂旭亞的說法,她表示自己比較樂觀,認為四種原型被重新認識後,就有機會喚醒心靈的動能。因此她鼓勵每個女人都去辨識自己比較活躍的原型,以及原型背後的陰影,然後開始發展會讓自己恐懼、感到無能、想要迴避的面向──不管從哪個原型出發,只要願意探索不同的面向,並接受相應的挑戰,終將能找到自性(Self)。鄧惠文基本上也認同呂旭亞的觀點,認為女性必須試著和內在不熟悉的部分──不論是其他原型,還是阿尼姆斯──對話,才能了解感到不完整的原因,知曉內心無法統整的事物究竟是什麼。

  不能否認要平衡發展所有原型,其實是非常困難的一件事。鄧惠文便舉例,就像女性拿回了自主權,卻也開始遭遇延伸而來的模糊地帶,新女性主義、後現代女性主義等,讓我們相信女人不一定要跟男人一模一樣,女性依然可以追求美貌、性感、男人的注目和愛慕,每個女人都有選擇要或不要的權利。所以現在我們面臨一種狀況:不知道要怎麼辨別出,哪種女性實現了自我整合,很舒服地做自己?但誰又屈從於父權的眼光之下,才能在人群裡覺得自信?女性真的能夠發掘所有原型的潛力,發揮人生所有的可能性嗎?呂旭亞的結論,或許能讓女性在什麼都不確定、無法全然信仰任何價值與準則的時代,至少有張在迷失時、跌倒時,也願意重新站起來,繼續前行的理想藍圖:「我們的世界,已經比起我們母親的、祖母的都要寬廣很多,不要忘了我們有機會讓自己心靈更豐富與開闊,最終完成我們內在的神話──那個神就是自己完整的面貌。」

本篇文章由《張老師月刊》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完整內容請見《張老師月刊》2020年12月號】

相關新聞

當榮格分析師談到女力: 榮格論壇「安放時代的靈魂」報導

心理工作者如何運用過往的理論,來觀察並介入當代的女性議題? 在榮格誕生145週年的此刻,由榮格分析師呂旭亞、鄧惠文, 藉集體無意識、原型以及阿尼姆斯等概念,剖析社會現象與深層心理。

物質的終點:追求經濟條件之後 女性不可忽視的價值

兩性擇偶難免在乎生活能否溫飽,但溫飽的後面又是什麼? 在關係中學會保守自己,讓浪漫永久不只是一起發財。

找回女性原廠設定:哪種美 最像你自己?

女性時常因外貌產生焦慮,甚至向內檢討自己造成傷害。 當美的定義開始鬆動,試著練習與身體對話,活出屬於自己的美。

吊橋效應實驗:像極了愛情……很難說

志明的個性、價值觀和春嬌完全不一樣,他們在公司一天到晚吵架,會議上吵,辦公室也吵,互看不順眼。志明和春嬌剛好都單身,同事起鬨說:「那你們乾脆在一起好了!」他們異口同聲回答:「我不可能愛上他!」

考公職壓力大 一直衝動購物怎麼辦?

原本想說辭職在家能好好準備考公職,可情緒總是起起伏伏,讀書計畫都沒辦法實行。有時候覺得好累讀不下半個字,一直會想自己根本考不上;有時候又突然覺得事情沒那麼難、考不上也沒什麼大不了,雖然精神很好,但靜不下來念書。本來覺得應該只是短暫的壓力,但自己越來越常衝動購物,看著積蓄越來越少,更感到壓力備增。現在每天都過得亂七八糟,腦袋也亂成一團,又不敢跟周遭人講。我是得了什麼病嗎?是不是只能去精神科拿藥才可以解決?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