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新增1例境外移入病例 台女自菲律賓返國確診

愛的型塑──歷史經驗對伴侶關係的衝擊

【撰文/李島鳳】

  大陸劇《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描述了男女主角各自的成長史,以及結為夫妻後的生活。女主角是三太太的孩子,在嫡庶分明的社會文化裡,經歷生母的被害死亡之後,為了謹守母親遺言:好好活著,不要出頭,便從一個活潑開朗的小女孩長成一個小心謹慎、不多話的女人。男主角則是小時喪母,繼母表面上對他凡事包容,實則是激怒其生父更加責罰他,在生父臨終之時,繼母當著眾親族撒謊,陷其於不孝讓他錯愕,卻也因此清醒,看見自己過去如何被塗了糖衣的毒戕害。

  二人結婚之後,女主角面對丈夫百依百順,將丈夫當成老闆似地伺候著,小心謹慎地討丈夫歡心,不敢在丈夫面前流露真情。男主角因著曾受的傷害,知道表面的依順與討好並非是真心,因此常常會在語言上探測妻子的反應,發現妻子只是依循著該有的禮節,而非呈現一個女人對男人的愛戀,便會勃然大怒,讓女主角常常錯愕,不知如何是好,只覺得這個男人情緒不穩定。

  女主角自從母親過世之後,明白在大家族裡頭生存,只能察言觀色,符合他人期待地過日子,心裡頭覺得只能靠自己,靠別人是危險的,這導致她婚後依循著角色規範表現出妻子該有的行為舉止,幾乎不展現真實的情緒。偏偏她的丈夫過去被繼母與前妻的百依百順傷得澈底,想要確認身邊這個女人是打從心底愛著自己。二人為了克服過去的傷痛,而發展出來的生存反應,形成了衝突,製造關係中的緊張。

  其實二個人在關係裡都沒有安全與信任感,一個不敢依靠人,一個不相信自己會真的被愛。而這心境是源於過去的成長經驗帶進了現在的關係中。

  人生是豐富的,過去歷史如何衝擊現在的親密關係,也蘊含多元的可能,若試著整理,可從幾個面向來看:

  在原生家庭關係中扮演的角色,發展出我們的內在資源,也隱含我們的受傷,在親密關係中跳起傷之舞:Martin Rovers提出傷之舞的概念,認為我們在原生家庭裡未了情結帶來的傷,會隨著我們的人際互動起舞。一如Virginia Satir的概念,在原生家庭中未滿足的期待,可能會想透過親密伴侶來得到補償。就像《知否知否》描述的夫妻關係,女主角在原生家庭中經歷喪母之痛,為了生存,應用原有的聰明扮演乖順依從的性格,也將之應用在妻子角色上。乖巧順服是她在艱困家族環境下發展出來自保的樣貌,也隱含她內在的害怕、對人的不信任,以及堅強獨立的內在資源。自以為被繼母寵上天的男主角則是經歷被欺騙的傷害,為了確認自己是真心被喜愛,而發展出仔細觀察與探測確認的特質。男主角想要真心被疼惜,卻遇上女主角的失去信任,便形成了傷之舞。男主角想要被愛又怕不被愛,女主角想要依靠又不敢全然依靠,在經營伴侶關係中顯現了矛盾的心情。

  在伴侶關係中重演原生家庭父母的互動:Virginia Satir在她的臨床實務工作中發現人們面對壓力時,為了自我保護,會發展出四種應對情境的反應行為,分別是討好:都是自己的錯,想盡辦法讓所有人滿意;指責:都是你的錯,覺得自己是受害者、被欺負;超理智:一切都要講道理,情緒是沒用的,會表現的好像感受不存在似的;打岔:逃避當下的情境,顧左右而言他,逃之夭夭。通常人們會在類似的壓力情境下,使用某種習慣的反應,但在不同的壓力情境下,則會使用其他反應,例如面對爸爸的指責時會慣性地使用討好,或許面對其他權威人物指責時也會出現討好。但面對和爸爸指責不同的其他壓力情境時,便會出現不同的反應,例如有人討好你,你覺得自己好像在欺負他,便產生打岔反應。

  當伴侶互相衝突,其實他們是在談論他們自身的脆弱,但在現場的當事人感受到的卻是伴侶正在拒絕自己。因此,便出現了保護自己的生存反應,形成的關係互動可能是一方討好、另一方指責,也可能是一方打岔、另一方超理智,又或者是雙方相互指責等。伴侶很可能在親密關係中重演原生家庭父母的互動反應,如《知否知否》的女主角小時看見母親應對父親的反應是討好,而父親則是指責和打岔母親。她和丈夫在壓力情況下,也重演了討好和指責、打岔的互動。

  與原生家庭父母形成的原生三角關係,會決定伴侶關係型態:在薩提爾模式裡,每個人和自己的父母都是一個三角關係,這稱為我們的原生三角。每個人在原生三角裡都會有自己的位置,這個位置可能影響日後的伴侶關係型態。例如從小就成為母親的情緒支持者,站在母親這邊,從母親的角度看待父親,與母親一起指責或痛恨父親的女兒,長大之後,對於男人可能會形成不可信任與依靠的形象,抗拒進入伴侶關係或在伴侶關係中對男人充滿懷疑與指責。又或是身為兒子,對於父親未能滿足母親的期待,而為母親叫屈,成為母親貼心的兒子,長大後會期待伴侶和自己一起照顧母親,將母親的需求放在妻子之前,致使妻子受到委屈,長久以往形成妻子與婆婆爭奪丈夫的戲碼,衍生出婆媳問題。

  父母之間的相處與過去的情感經驗,型塑對於伴侶關係的信念:有些人因為小時候常常經歷父母親爭吵的痛苦,而在心裡默默立誓,長大之後絕對不和伴侶吵架,認為吵架會破壞關係,對維繫關係沒有好處。因此,在伴侶關係緊張時,會想盡辦法讓伴侶開心,試圖緩解氣氛,好處是擁有不爭吵的關係,壞處是雙方可能沒有機會好好地透過緊張,來更深地認識彼此的個性。又或是小時候親眼看見母親深受父親外遇所苦,找不到父親而癱在沙發上失魂落魄的景象,會在心裡留存男人是不忠誠的印象,所以長大後找不到伴侶時,這種「男人都不忠誠」的印象就引發對伴侶的強烈懷疑,因而焦躁不安。另外,有些人則是因為在過去的情感經驗中曾經被欺騙,而形成對於關係必須小心謹慎測試的信念,造成日後在伴侶關係中疑神疑鬼的狀態。

  我總是說人會長大是上帝給的禮物,這長大指的是伴隨著生理年齡的增長,我們得以脫離父母的供應而自給自足,因此,我們不再像孩子般,因為需要依靠父母而努力地適應父母。而是可以重新檢視在成長過程中,哪些是自己珍惜的部分,並為此感謝父母的培養;又有哪些是為了適應真實又不完美的父母互動而發展出來的部分,可以深呼吸,隨著吐氣在心理上將之還給父母。

  過去已經過去,我們可以選擇不讓過去汙染現在的生活。重新檢視成長過程對於伴侶關係的衝擊,可以幫忙我們活在此時此刻,開始看見自己擁有的內在資源,破除魔咒般的關係信念,與練習合宜的互動反應,來創造成熟和諧的伴侶關係。

李島鳳

薩提爾家族治療模式諮商師、督導。向薩提爾學愛的體會是:愛自己,才能同時也愛著伴侶,看見衝突背後相互的脆弱,進而連結彼此。

*本篇文章由《張老師月刊》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完整內容請見《張老師月刊》2020年4月號】

相關新聞

努力失效:自卑且無力的厭世代

「我的努力真的有用嗎?」 當代青年的問題不是不夠努力, 而是失去成功信仰的同時,也失去了向上的動機。

我就爛:是妄自菲薄 還是一種自我保護?

「其實我沒有那麼好。」 「如果不完美的話,是不是乾脆別嘗試了?」 「為什麼大家看起來都這麼厲害,而我就是做不好……」

視病如親 醫人醫心 專訪曹朝榮醫師

「醫病、醫人、醫心」是醫療工作者的使命與靈魂。 這是現任柳營奇美醫院特聘教授曹朝榮的專業自持, 更是他行醫一路以來秉持的信念和準則。

低自尊與好感的實驗:恩情 不是愛情

春嬌是能力卓越、性格強勢的女生,在情人節前見路人雙雙對對,突然心想「自己這些年都沒人追,是不是條件很差啊?」這讓她心情特別低落。 好巧不巧,兩天後春嬌出差居然遇見前同事,對方積極追求、溫柔以對,她很快答應交往。當這消息傳出,朋友們全都嚇一大跳,因為春嬌以前認為他不起眼、年紀又太輕,根本配不上她,怎麼這會兒演起偶像劇的「遇見愛」戲碼了?

內向者的職場生存術 如何安靜又被看見

「內向性格是一種氣質的典型。它與害羞和具有孤僻的性格特徵不同,與疾病無關,也不是你能改變的事物。但是你可以學著利用它,而不是對抗它。」──Marti Olsen Laney

給他人訴說一遍故事的溫柔 心理師黃龍杰 × 小說家郝譽翔

在愈加激情並分化的社會氛圍中, 我們越來越難同理表象下的真實人生。 就從世上最常聽故事的心理師與小說家身上, 找回聽他人訴說一遍故事的溫柔。

心理測驗從何而來 又往何處去?鮮為人知的心理測驗史

現今流行的心理測驗多看似有趣,偶爾成為大眾的話題, 但在過去,心理測驗對社會卻有巨大的實務應用潛力, 它最後該往何處去,或許該由其發展史進行說明。

心理衡鑑 以及思覺失調與惡的距離

每一個診斷皆事關重大, 需要心理衡鑑提供後續處遇的建議。 讓我們試著真正理解醫療實務, 才能知曉疾病與社會的距離。

強盜洞公園實驗:團體間的衝突與合作

小智高一暑假參加了父母幫他安排的特色夏令營,那是現下流行的戶外探索,學習當一個懂露營、釣魚、採菜、野炊和求生知識的「自然系」小孩。不過小智個性害羞,他擔心很難適應新的團體生活。 營隊第一天小智被分到飛鼠隊,他們一起取了隊呼,並和其他四隊比賽看誰能最快達標,第一名就能先挑選豐富食材當晚餐。戶外探索在設計下變成遊戲,小智與隊員緊密合作,在加油聲中產生友誼,壓根兒忘了自己很內向。營隊的最後一天,主辦單位讓所有小隊通力合作,將成果變成一場大型發表會,並邀請家長來參觀,孩子都玩得不亦樂乎,也都交到好朋友。

木修行

帶有歷史感的不完美物件總有獨特的美感,待修復的家具則提供了忘卻時間的機會,在細心打磨的過程中,找回能不在乎新舊的療癒。

與生命不可承受的失落同行──專訪哀傷治療專家吳嫣琳

疾病與傷痛永遠不請自來,沒有人的生命能避免失落,但失去並不是終點。 從吳嫣琳的回憶開始,想像和悲傷同行後的成長。

心理師手記:讓病患用自己的方式 感受與調適癌症失落

每個人失落的反應都非常獨特,因此作為陪伴癌症病友的心理師或重要他人,更要讓病患在漫漫的癌症路,找到與自我的連結。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