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講義雜誌
讀者雜誌
大家健康
康健
張老師月刊
媽媽寶寶
bobo小天才
嬰兒與母親
常春月刊
熟年誌 Life plus
未來Family

影/上海客來台自由行 集體一氧化碳中毒

電影片長vs.膀胱容量:談超長片《復仇者聯盟4》

我的工作不好懂 誰能為我加油?

2019-01-29 09:21張老師月刊

攝影/編輯部
攝影/編輯部
分享
【文/黃曼茹】

除夕夜前,坐在回家的車上,看著窗前自己的倒影和飛逝而過的窗景,你會想到什麼呢?對許多逐夢的年輕人來說,大抵是一年結束,最後不得不回頭面對家庭的時候。大家都期待家庭是能好好接住我們悲傷與辛勞的地方,但踏入家門的那刻,很多人都不太確定家人是否能如預期地迎接自己。父母的關心與擔憂,往往成為最直接的壓力;已經夾在自我期許與現實環境之間的你,也不見得能好好地向他們訴說,過往這一年所有歡笑與淚水,以及在夢想實現過程中的光與影。

此次我們請到小朋友文化執行總監蕭上晏,以及獨立樂團的吉他手張育中,透過他們的對談,來照見創業者、非主流工作者與家庭間最幽微的互動與心情,並且探看其中互相理解與支持的可能。

蕭上晏

一九九〇年生,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語文與創作學系碩士。現為「小朋友文化有限公司」執行總監,中國科技大學兼任講師。

致力於文學出版、推廣與教學、以及亞斯伯格症患者的特教倡議與顧問諮詢。於創作者/倡議者/教育者的三條斜槓中尋求非典型工作者的平衡之道。

連絡信箱:xiaopengyoculture@gmail.com

張育中

一九九五年生,八歲學習薩克斯風,十四歲玩吉他,曲風涉略極廣,基本上什麼音樂都聽,尤其喜歡速度很快的連奏、速彈。用「不喜歡某種風格的音樂代表自己不夠了解」的精神在鑽研音樂,音樂世界廣大而自己很渺小,所以要更努力。

逐夢是不得不的開端

張育中(以下簡稱育):

我出生在苗栗,我家又很符合典型的鄉下印象,方圓百里望過去全都是田,沒有路,沒有街,在地址上找不到我家。因為沒有人會經過那裡,號誌燈九點就沒有再亮了。要說這地方會有藝文環境嗎?當然是缺乏的。所以只好上臺北來發展。

但臺灣跟國外比起來,還是比較糟糕,在現實面,沒有讓音樂工作者發展的環境。音樂界是一個贏者全拿的世界,實力只是基礎,需要更多的是人脈。

我們不講發專輯、做自己的歌,樂手最高境界,是比如說去江蕙的演唱會、中國好聲音的錄影現場演奏,但能接到這種Case的人,三十年前是某些前輩,三十年後還是那些前輩,那你怎麼可能進得去?年輕人怎麼辦?

蕭上晏(以下簡稱晏):

和育中相似,在我初入文學界時,所面臨的是一種與現實的隔閡感,以我的年紀而言,要打破它,往往必須要做出更大膽的選擇,你必須要走進文學人會覺得太過世俗、太過商業的地方。要花很長的時間,為那個可以在同溫層裡廣為傳播的觀念,把它降維、分段、切碎,全都調理成一般人會覺得賞心悅目的商品。

那為什麼不找一個普通一點的工作?身為一個亞斯伯格患者,我面臨的是「 I have no choice」的處境,別人能朝九晚五上班,而我就學時哪怕在學校只有很輕的課,可能都會因為生理、精神的狀況,沒辦法進入固定的學習/工作模式。面對這些固有的限制,我會往另一個方向去思考:既然無法用生物或醫藥手段根治這些障礙,那就要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去找出新的可能性。

內在而言,這支持著我去選擇創業的道路,我想創造自己的容身之處;外在而言,我希望能讓和我相似的人,可以提起勇氣,並找到自己的定位。

父母原本所在的世界

育:

我理解上晏所說,因為熱愛一項事物,想要創造一個環境的心情。但不在這個圈內的人,很難理解在圈內的感受。那又要怎麼跟家人說,他才能諒解?其實家人大多沒辦法感同身受:原來你做這些事很有意義,他應該全力支持你。

我們家是農業世家,教養方式著重在實際面。耕田是耕著耕著,就有食物可以吃。我要做樂手,他們就想到那卡西,想到彈再多的音樂,還是沒有實際的東西出來,他們想像不到樂手可以去哪賺錢,也不覺得是有頭有臉的工作。

不論是半開玩笑地問:「什麼時候,自助餐你要從夾五十塊變夾五百塊?」還是直接了當地質疑:「你這樣一個月是賺多少?」他們終究希望,我能去從事一些他們覺得好,但其實自己也不太了解的產業,比如:公務人員、老師、律師。可能因為有退休金、前途穩定,或是:「我們親戚都沒有一個懂法律的,這麼體面的工作,你要不要考慮?」

晏:

我爸應該也能說是一個保守的人,他的世界觀很單純:「只要我努力,我就會成功。」他是從全班倒數第一名,變成科大副教授的人,屬於階級流動的成功案例。他的生命經驗給他這種觀念,但他現在的家庭經驗卻使他必須修正這件事。在我的成長過程裡,我爸必須不斷地接受「不行」這個事實,比如說我有數學的學習障礙,這導致我在升學體系中沒辦法選擇理工科,連經濟、法律,甚至好一點的社會學系也不行。他已經習慣很多要求跟期許,都是我生理上沒辦法克服的事。然而我和他的關係,反而因此有了緩衝的空間:當他有不得不接受我去發展文學、文化——這些在他的經驗裡屬於「危險」、「不實際」工作——的理由後,這件事情也就不是那麼全然不可接受了。

從無解到產生交集

育:

我想我們這種人,家人會支持自己,往往都是因為親情。我不是一個很會念書的人,中學時校排總是倒數的。我還記得有一次樂團要做一首歌,我媽偏偏又看到成績單,因此就吵了起來。我對她說:「我總得當個負責任的人。」沒想到她回我一句:「那你對我們負責了嗎?對自己負責了嗎?」我頓時說不出話來。

我後來就在想,到底要怎麼回應父母的期許?我確實被他們養育,也受他們栽培,因此要嘗試說服他們,而這同時也在說服自己,比如多接一點Case,把收入拿出來,想辦法居中協調。

晏:

就像育中所說的,我認為對家庭是有需要去償還的部分,但有些事我償還不了。我媽希望我這輩子絕對不要做兩件事:一件是接觸政治,另一件是從商。我兩件事都沒有遵守,就可以想像這過程裡有多少衝突。

其實我媽在家裡是比較開明的那方。她知道亞斯是一種障礙,不像疾病,還可能有痊癒的一天,所以她在我的成長過程裡付出非常大的努力。但她很害怕我一旦到了政治或商業的領域,她會沒辦法收拾我惹出來的麻煩。尤其從小在茶行長大的她,更理解在這些領域裡會遇到的險惡。當初我告訴她為什麼要創業時,她甚至非常憤怒,但我理解她不是為了自身,而是怕我會在這過程裡對人性失望。

所以,我聽到最安慰的一句話,就是最近在一次吃飯時,我媽突然很淡定地說了一句:「現在想想,如果那時候沒有讓你去創業,好像事情也不會比現在更好。」我知道她在未來必定會再次感到恐懼,但至少經過這些時日,她已經能認同我當初的選擇。

還在進行式的鼓勵

育:

我想我們需要的是一種表態吧,爸媽會對我做的這件事感到驕傲。

晏:

剛好在幾個禮拜前,我的公司處在一個很混亂的狀態,我和我爸吃飯時提到這件事,當時他說了一段話:「我沒有期待你做這些事在一段時間內就要成功,我只希望你會慢慢地往理想的目標靠近。」雖然我知道很多實際的問題不會因此解決,但我聽了很感動。

育:

平常我跟我爸的互動不會講這種話,我想,如果有一天他可以跟我說「Nice Job」、「Great Job」,我覺得這樣就好了。雖然聽起來很普通,但能夠給他們一個交代,對我來說就是最大的鼓勵。

晏:

我覺得最困難的是,我們都在家庭的朝夕相處中累積太多不滿,與自己想要做出一些成就的焦慮當中。我們都必須對自己的人生做出選擇,但這些選擇的成本,往往先被父母支付了。身為非典型工作者,挑戰自我的動機裡,心裡多少也有一部分的期待,想讓家人在未來,能為我們的選擇感到驕傲。所以怎麼償還這些,也許是我們作為創業者也好、非主流工作者也好,必須問心的事。問心無愧後,不管自己的理想最終有沒有成果,才能回到自身,擁有繼續堅持下去的動力。

*本篇文章由《張老師月刊》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完整內容請見《張老師月刊》2019年2月號】

圖片/雙魚文化
圖片/雙魚文化
分享

張老師月刊

張老師月刊,是學校老師的「急診處方」;是父母家長們的「使用指南」;是諮商人士的「Google」;更是社會大眾的「心靈維他命」。走過三十六年歲月的張老師月刊,堅持成為現代人的身心靈守護者,期許專業性和生活性並重,以「人文情懷.心靈品味」為訴求,強調大眾化的人文心理學,以及身心靈的全方位健康成長之刊物。

相關新聞

我要你每天告訴自己 創作女歌手江松霖

2019-01-29 09:23

舞動立春

2019-01-29 09:23

點滴雨水 浸潤大地

2019-01-29 09:23

婆媳說好話甭過招 看見「努力」來「鼓勵」

2019-01-29 09:23

熱門文章

車險隨便買就好?少保這3種險 小心賠償壓垮你!

2019-04-08 13:27

記者實地演練 瞎掰的論文6天直送國際會議發表

2019-04-08 14:07

一入宮門深似海 雅子妃的美麗與哀愁

2019-04-08 14:49

調查報導/只要付錢 假論文也能登國際期刊?

2019-04-08 08:49

過度醫療:執行手術淪為醫師的高收入來源?

2019-04-09 14:35

各行「薪情」大公開 想拿高薪鎖定這些熱區

2019-04-09 15:59

一路摸索日皇定位 明仁追求和平貼近人民

2019-04-08 15:20

小學堂/日本買房超好賺?投資客全員逃走中

2019-04-08 12:14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