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下周討論戶外運動口罩鬆綁 流感疫苗有2例死亡個案通報

2張圖看懂!史上最複雜第12輪將開跑 3疫苗分2階段施打

主婦的哈雷南歐之旅

圖說:●哈雷征歐軍團全員拍攝於法國坎城蔚藍海岸旁(照片/藍星嫂提供)
圖說:●哈雷征歐軍團全員拍攝於法國坎城蔚藍海岸旁(照片/藍星嫂提供)

【文/藍星嫂、臺北聯合報】

十六臺重機、二十三位臺灣騎士,騎越「法、摩、義、瑞」四國一千六百公里

「我媽要去南歐騎哈雷了,」孩子們告訴導師,「這十天的聯絡簿都會是外公外婆代簽……」

嗯,是我,三個孩子的媽,一位即將邁入半百年歲的家庭主婦,平常不太出國,第一次踏上南歐四國,就要自己騎一臺哈雷巡禮致意。該從哪一段旅程說起呢?是騎過那一望無際的南法薰衣草原?騎進那高聳入雲的阿爾卑斯山脈?還是像重機嘉年華般地在人車鼎沸的米蘭街頭接受大家的注目禮?

先從「一起步就倒車」說起好了。車隊一行人經過十四小時飛行,抵達法國後,先至里昂哈雷車商取車。大夥兒正興致勃勃地準備異國重機之旅時,我這新手菜鳥的重機大媽一起步就「倒車」,嚇得帥氣的法國老闆在旁直冒冷汗。索性我氣定神閒地,再度發動起全隊最小臺的重穖(但也有一千兩百CC了),開始為期七天「臺灣大媽」騎哈雷征服歐洲的旅程。

這段七天的旅程,將經過「法、摩、義、瑞」四國,共騎乘一千六百公里,日騎約兩百五十公里的里程,對還是重機生手的我是一項巨大挑戰。其實大媽我在臺灣只有五百公里的騎乘經驗,真的只有對「檔位的順序」、「離合器的收放」稍有一點概念,至於「路感」和「車感」仍然十分陌生,騎乘時還要在隊長的「在三點鐘出口」、「在十一點鐘出口」指令中找出對的出入口,正確進出歐洲人習以為常的Roundabout(道路圓環),實在不是一般菜鳥能做到的事。

還好,車隊中有許多老手,其中騎乘總里程數達十萬公里的小洪哥和身經百戰的女騎士阿V,總不吝提供我建議:「進入圓環務必打到一檔」、「上一檔時務必催足油門」、「下匣道時務必降檔至二、三檔」、「女生騎車時兩腳不能開開」……經過半天的「暖身」,我這個臺灣大媽終於不再突然熄火、不再錯放檔位、不再起步倒車,開始有「人車合一」的感覺,享受騎乘了。

當大隊離開里昂前往亞維農、彎進了春末夏初的普羅旺斯薰衣草花園,雖然花季未到,但大夥兒的安全帽內彷彿自製香氛般地飄出陣陣花香味,技術熟練的老手們紛紛站起來向那片一望無際的薰衣草園致意,而新手菜鳥的大媽我,就只能緊抓龍頭的雙把,在自己的頭盔內大喊:「太感動了!太美麗了!」一直激動不已。

當車隊魚貫進入了重機朝聖路線「凡爾登大峽谷」時,十六臺重機以時速平均四十到五十公里的速度,在蜿蜒山路間行進,像一條搖擺著身體的巨龍,蟠柱直上聖瑪莉山城。當我要駛進第一個又大又斜的彎道時,緊跟在後的大隊長David屏息不敢出聲,待我以美麗姿態成功滑出彎道後,David忍不住透過無線電跟我說聲「GOOD」。我真想停下車來,像體操選手在完美落地後、舉高雙手致意。隊友笑稱我如得武功祕笈、打通任督二脈似地,成為一名重機高手。

第三天,當我們駛離法國,進入義大利那像鑲嵌在高山上的高速公路時,正逢道路整修工程,車隊頓時陷入塞車車陣中。美國籍領隊不諳義大利當地的重機習性,不敢貿然帶領全體重機穿越車道間,只能乖乖在車陣中龜速前進。怠速的重機,讓引擎發狂似地低吼著,騎士們緊含著離合器和剎車的雙手,早已疼痛發麻……就在此時,後面駛近另一行歐洲重機車隊,車道上的四輪大車、小車,竟像摩西過海般,讓出一個重機寬的車道,讓重機騎士得以較快速度先行通過。見此,我們就放心隨行跟上,同時結束我們跨下雙腿肉即將被烤熟的悲劇。當晚全隊成員,包括兩位法國司機,就在義大利蔚藍海岸旁,幽靜又夢幻的阿倫扎諾小鎮上,品著法國紅酒、嘗著義大利美食,慶祝大隊平安征服了一關。

由於「法、摩、義、瑞」四國景點安排十分緊湊,這對安排路線的領隊亨利是一個大挑戰。就在領隊亨利透過無線耳麥下達各式指令,和其他十五位騎手的鼓勵和支援包容下,我們順利地騎越那蜿蜒的凡爾登大峽谷、奔馳在義大利高山中的高速公路上、攻頂那讓我「眼眶泛淚」的瑞士阿爾卑斯山山隘口。十六臺綁著國旗的重機、二十三位來自臺灣的騎士和「后座」們,不逾距、不超速、不搶道,安分地依循著Z字形車陣,出現在法國古城亞維農、義大利小鎮阿倫扎諾和繁華的米蘭大都市街道上,著實引來不少歐洲行人為我們駐足停留拍照和錄影。

大隊在第五天進入瑞士。領隊亨利一再提醒我們,瑞士是一個對重機騎乘要求極嚴格的國家,大夥兒聽命行事,一點兒都不敢輕忽。當進入時速限制只有三十公里的小鎮,不亂加油門或拉轉,浩浩蕩蕩的車隊竟然也安安靜靜地通過一座座像童話般的小鎮,繞過那一潭潭看不到邊際的內陸湖。當大隊還沉浸在如詩如畫的風景中,突然,空氣瞬間凝結,兩旁不再是月曆上美麗迷人的畫報,換上的是高聳入雲的山壁場景,前方黑壓壓的烏雲罩頂……是的,我們要攻頂阿爾卑斯山了。

領隊亨利馬上引導大隊在較寬路旁停車,請大家趕快換上防雨的衣褲,「后座」們紛紛「拋夫」座騎,改換坐上保母車。而我也是「第一次」穿上雨衣和皮衣騎重機,厚重裝備讓原本就已經因專注騎乘而僵硬的身體更不靈活。

再次上路,伴隨著騎乘的是不算小的雨勢和濕冷的空氣,車速保持在六十公里。山路依舊蜿蜒,安全帽裏只聽得到自己的呼吸聲,手套和騎靴也因為雨水浸濕而變硬……不過就在此時此刻,我的眼眶也濕了,因為映入眼簾的是積雪未化、皚皚白首的阿爾卑斯山頭,和自山壁兩側飛流而下的瀑布,此時任何文字的讚歎都嫌累贅。車行到瑞士最重要的交通樞軸─辛普朗山隘,大隊不管是不是還飄著雨,停妥重機後,全員歡呼,我直衝向老公緊抱著他,謝謝他帶我來這趟重機之旅,同時給予我十足的信任,讓我自己一個人獨立完成騎乘哈雷的壯舉。

這趟歐洲重機之旅對我來說,其實不是個「輕鬆愜意」的度假之旅,卻是「自我實現」的一種挑戰和肯定。

在我生了第三個孩子、回歸家庭後,成天就是在柴米油鹽醬醋茶的日子中翻騰,除了盡心盡力地侍候公婆、照顧陪伴孩子外,不曾為自己爭取過什麼。我相信有很多家庭主婦或年近半百的婦女,也就在這習以為常的日常生活後,不敢再有冒險的念頭、不敢再為自己做些什麼,而畫地自限終其一生。但,如果連自己都不相信「自己做得到」,還能指望別人相信你嗎?我很開心也很驕傲,為自己爭取並成功實現了「臺灣大媽自駕哈雷遊南歐」,就在完成這項壯舉後,我真的覺得沒有什麼事情會再讓我害怕了。

歐洲四國的重機之旅看似是段非常冒險又狂野的旅程,但其實是很嚴謹小心的策畫;看似中規中距的騎乘,其中卻充滿各式挑戰和創舉,每位騎士的技術熟稔度、精神專注度都在在影響旅遊的平安風險。我很感謝這次哈雷征歐軍團的每個夥伴,除了彼此默契超乎想像之外,每位騎士都展現超高的騎乘水準,給當地人留下美好的印象。欣喜的是,此行鼓勵不少「后座」晉升為「女騎士」,如今已能自在悠遊享受騎乘之樂。

當然最感謝的還是老公,因為他的支持和信任,我才能圓滿完攻這次南歐哈雷行。我已發下心願,下次的出國重機行一定很快地到來。

(照片/講義雜誌提供)
(照片/講義雜誌提供)

相關新聞

主婦的哈雷南歐之旅

十六臺重機、二十三位臺灣騎士,騎越「法、摩、義、瑞」四國一千六百公里

國家地理新鮮聞:土星的一天有多長?

解開天文謎團

國家地理新鮮聞:櫻花的美國之路

以植物建立的國際友誼

國家地理新鮮聞:人類直立行走的功臣 足弓

人類足部的歷史

當心打開的時候:空號

「嘟 ,嘟嘟嘟……您撥的這個號碼是空號,請查明後再撥。」

紐約時報新視界:化毒為藝術

醫院技師歐烏曼,以藝術「代謝」創傷和悲傷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