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Harper's BAZAAR
Living & Design 住宅美學
Fashion Queen 時尚女王
OPEN Design
Bella儂儂
ELLE
DECO
La Vie
Esquire君子
VoCE
醫美時尚
COOL流行酷報
魅麗
men's uno
Shopping Design
GQ
style master 型格
VOGUE
珠寶世界
整形達人

超薄製錶工藝

2017-03-21 14:10

圖/men's uno雜誌提供
圖/men's uno雜誌提供
分享
【文字╱Anson Tang 圖片提供╱各品牌】

從某程度上,超薄製錶技術看似只是鐘錶歷史上的一個小環節,但就見證了當時的製錶匠對厚度的追求,才建立出現代腕錶機芯設計的基礎,絕不只是「薄有名氣」這麼簡單。

定義……就是沒定義

先講定義,其實所謂薄、超薄、纖薄,原來一直以來都沒有一個統一的官方標準定義,就算在行內一致認可的《Illustrated Professional Dictionary of Horology》中,關於超薄腕錶(Ultra Thin)的定義是 Extra Flat,或Extremely Flat,講了等於沒講。不過根據資深鐘錶收藏家所講,如手上鏈機芯的厚度在2毫米左右、自動機芯在3毫米左右的話,那就可稱得上為超薄機芯。

圖/men's uno雜誌提供
圖/men's uno雜誌提供
分享

16世紀的所謂「錶」,其實是時鐘的縮型,機芯結構都是一樣,以機軸擒縱和均力圓錐輪運轉,非常笨重,當然也非常厚,所以有人稱那些早期錶為「便攜時鐘」(Portable Clock╱Clock Watch)。到了18世紀中葉,法國製錶師Jean-Antoine Lépine推動了機芯結構的變革,他大膽的棄置頂板,改用夾板固定輪系上樞軸位置,另一大改良就是棄用複雜的芝麻鏈,改用鐮鉤式和槓桿式擒縱,事實上,今日大部份機芯的設計也就是參考了Lépine當時的設計,這也是鐘錶業的第一個薄的突破。

圖/men's uno雜誌提供
圖/men's uno雜誌提供
分享

分享

超薄之競賽

20世紀初,製錶技術開始成熟,真正的超薄挑戰揭開戰幔,在這領域最先突出的製錶工房是Jaeger LeCoultre,工房錶匠生產出搭載厚度僅2毫米機芯的錶款。其中最有名的要算是Calibre 145,這款機芯厚僅1.38毫米,此機芯到60年代一直有生產。另外品牌的Calibre 849機芯,厚僅1.85毫米,是20世紀最經典的超薄機芯之一,而全錶僅厚3.6毫米的Master Ultra Thin Squelette,就是搭載此機芯,還結合了鏤通、鐫刻、珠寶鑲嵌與琺瑯等工藝,集齊了製錶工藝各大成,既薄而美。

說到超薄機芯,又怎能不說Piaget,品牌素以超薄聞名,對「薄」的鍾愛可在其35枚自家研發及製作的機芯中,至少23枚為超薄而可見一班,當中有11枚也是超薄紀錄保持者,當真超猛!早於1957年,就創造出僅2毫米的手上鏈機芯9P,1960年則有當時最薄的自動機芯12P,僅厚2.3毫米。配有複雜功能機芯也難得可以纖幼身軀示人,如3.5毫米厚的600P陀飛輪機芯,5.6毫米厚的萬年曆和雙時區顯示855P機芯,而在2010年又為紀念12P機芯主誕生50周年時,品牌就推出了只有2.35毫米的1200P機芯,配搭的齒輪厚度只有0.12mm,偏心式布局搭載的微型上鏈擺陀的設計就是複製當年經典,機芯搭載在Altiplano腕錶之中,全錶也只是僅厚5.25毫米,成為一時佳話。而耐用的430P機芯就是全球其中一枚最被廣泛使用的超薄手上鏈機芯。

而Piaget的Altiplano 38mm 900P把機芯及錶殻融為一體,而且零件外露於錶鏡之上,在此之前,過往少見有這種設計。145個零件全部尺寸縮減至最小,最小的零件僅僅厚於頭髮直徑,部分齒輪的厚度更削薄至僅0.12毫米,亦將整枚機芯及指針安裝系統盡量壓縮,厚度薄於平衡擺輪,令時、分針可作偏心式顯示,貫徹Altiplano系列的經典設計特色。腕錶雖薄,但動力儲存仍有48小時,絕不失禮。

分享

圖/men's uno雜誌提供
圖/men's uno雜誌提供
分享

相比一般腕錶,製作超薄腕錶,困難重重,首先是動力的問題,想要一枚錶精準運作,從輪系到擺輪,必須供有充足的動力,主發條的動力總量,取決於彈簧的高度;當然,超薄機芯的彈簧可用高度相當有限,這意味著機芯要精確地設計輪系布局,避免過度摩擦導致動力損失。再者,整個機芯架構也要作出重大改變。例如大多機芯的主發條盒都是以兩邊軸心固定,一端是主夾板,另一端是橋板,但超薄機芯通常搭載由Jean-Antoine Lépine發明的懸掛式發條盒(Hanging Barrel),沒有上橋板,僅以單邊固定在上夾板上,這個結構當然不及「上下夾到實」般穩妥,但就可以摒棄上橋板節省空間,在此來說也不失為一個良策。

另一個會增加機芯厚度的,是上鏈擺陀,當然最徹底的「根治」方法就是手上鏈,但凡事也不只一個解決方案,那就是採用微型擺陀(Mirco-Rotor),即是珍珠陀,珍珠陀的優點顯而易見,就是上鏈擺陀是在機芯之中,而不是在機芯之上。但由於珍珠陀的直徑遠小於全陀,槓桿作用不足,上鏈效果一定不及全陀,因此機芯設計及製作都需要精心計算,才可以運動正常,Piaget用珍珠陀的功力出神入化,一枚12P自動機芯,就是最佳例子。

【完整內容請見《men's uno》211期;訂閱men's uno電子雜誌

延伸閱讀

Garmin fenix 5系列腕表正式登台
經典腕錶的典範 Oyster Perpet...
最薄手上鍊腕表 來台展出
延續傳統 內外兼備 江詩丹頓Oversea...

men's uno

《men’s uno》於1997年7月創刊,並在香港、中國及馬來西亞4地同步發行,年輕的品牌形象,豐富的編輯內容,融入「流行」、「時尚」、「生活」,提供給時下男性們第一手的國內及國際情報。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