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青澀到發光 柯佳嬿x曾之喬「你相信什麼 你的世界就是什麼」

曾之喬:Maison Margiela米色毛呢背心、Jonathan Simkhai綠色緊身上衣、Dion Lee米色綁帶長褲(ALL BY ONEFIFTEEN);abstract star 珍珠耳環、abstract star 鑽石珍珠項鍊(BOTH BY TASAKI)。柯佳嬿:紅色漸層針織上衣、紅色漸層針織裙(BOTH BY LORO PIANA);abstract star 鑽石項鍊、abstract star 鑽石戒指(BOTH BY TASAKI)。
曾之喬:Maison Margiela米色毛呢背心、Jonathan Simkhai綠色緊身上衣、Dion Lee米色綁帶長褲(ALL BY ONEFIFTEEN);abstract star 珍珠耳環、abstract star 鑽石珍珠項鍊(BOTH BY TASAKI)。柯佳嬿:紅色漸層針織上衣、紅色漸層針織裙(BOTH BY LORO PIANA);abstract star 鑽石項鍊、abstract star 鑽石戒指(BOTH BY TASAKI)。

【photos_HEDY CHANG;stylist_OR HUANG;styling assistant_PETER PAN, PRAIRIE HSU;make up_ 佳惠(柯佳嬿), 筱雯(曾之喬) hair_SYDNI(柯佳嬿), AMBER(曾之喬);text_YCY;special thanks_ 永康麗莊 招待中心】

柯佳嬿,慢慢打開

少女聽不見,她的名字叫蝴蝶,卻沒有人跟她相熟。但是,她每日清晨都會去中正機場,迎接陽光、迎接從東京來最早的班機,只是,從不曾有人見過她等待的彼人歸來。

那是柯佳嬿演的第一部電影《一年之初》。

當時,柯佳嬿不過剛從幼稚園老師轉成演員不久,在懵懵懂懂之中,《一年之初》就像是帶來一道光,帶給她很大的感動,讓她知道原來表演就像一場內在的旅行。

但是,《必娶女人》與《想見你》卻為她贏來兩座金鐘獎:內八走路、瀏海遮臉的陳韻如,個性大剌剌、直率活潑的黃雨萱,強勢且逞強的蔡環真。

Last Dance

《想見你》絕對是柯佳嬿很特別的一部作品,當劇組公開幕後花絮時,我們第一次看到她真的很放鬆、很搞笑的一面。她拿著香蕉對鏡頭,跟工作人員說:「快點,你不是要對蕉!」;在演最後一場與李子維的戲時,李子維在15年後終於與黃雨萱相認,柯佳嬿在還沒上戲前問光漢:「欸,這15年你都沒有交別的女友嗎?」光漢說:「當然沒有啊!」佳嬿接著開玩笑說:「15年沒見,今天晚上你只有講故事給我聽?」

「拍《想見你》的時候真的放得很開,有點鬆過頭,都會一直被提醒(笑)。在那部戲裡,我知道自己放鬆的狀態是如何,也覺得這個狀態很舒服、有記住這個感覺,期許自己在任何場合或是工作,都能處於這種放鬆自在的狀態。但,還是需要時間,有時候是因為劇組每天密集相處好幾個月,就越來越熟悉彼此,營造信任感,這個過程不只我放鬆,也是需要每個人都願意放鬆,讓彼此看到自己真實的一面。」佳嬿娓娓道來。

這讓佳嬿直到現在,一聽到伍佰的〈L a s t Dance〉就會想起當時演戲的場景。拍戲在台南的那兩個月,非常特別的時光,「那次是我第一次碰到需要到一個不同城市生活的戲,當時生活規律地很像在住宿舍,每天起來就是照表拍戲、回家吃飯、洗澡、保養、睡覺,但那時候的生活其實很單純,我也很享受其中,就是什麼都不用管,認真地做好一件事就好。我發現當你生活回歸最純樸簡單的時候,心靈很容易滿足,想要的也會相對變少,那段日子讓我特別想念」。

怕生的女孩,終於發光發熱 

會開玩笑說「對蕉」的佳嬿,其實私底下很怕生。她聊道:「我覺得我比較怕生,但年紀越年長,當然也越來越好,因為工作上接觸的人很多,也就越來越自在。」

「自在的狀態一直是我的人生課題,因為我一直很怕生、慢熱,但表演會讓我要不斷接觸不同人或碰到各種不同狀況,就讓我越來越習慣、越來越自在。我覺得在Action之後的開拍期間,其實很自由,因為做什麼都可以也不用怕做錯,可以很自由地發揮,也像是創作的時間,用什麼姿態、什麼表情都可以。」

但其實柯佳嬿對自己是嚴格的,對於一個角色的詮釋,會與導演一再討論,在開拍前就賦予角色一些特質,譬如設定香味、設定肢體語言。「我到現在都不覺得自己演戲游刃有餘,其實過程非常難。我覺得演戲跟煮菜一樣,同一道菜煮了很多次,你會有很多心得,也會去調整細節,嘗試將它越做越精緻,但是我從來沒有感受到游刃有餘的時刻。」那或許正是柯佳嬿成功的一點──永遠謙虛、永遠努力去嘗試演戲的可能性。

我們問起,她是否也曾經碰過低潮?她說:「我都認為是自己的事,就自己解決就好。可能你的命剛好就走到雨季,但是雨還是會停,太陽還是會出現,要記得幫自己撐傘,耐心等待晴天。我覺得人只要在低潮時,要時時告訴自己開心和不開心都是一個過程,開心時好好享受,不開心時也要告訴自己這會過去的,這會一直交替變換,我也會這樣告訴自己。

文字的世界裡無所不說

雖然佳嬿害羞、慢熱,但是在文字的領域裡,她彷彿什麼都不怕。今年她出了一本《再見少女》,裡頭收錄了她的散文、短篇小說等,不難看出,說不出口的話都在這裡了。

佳嬿對文字的啟蒙,來自於青黃不接的國中青春期。她形容了自己看書的開始,「國中喜歡寫家庭聯絡簿的週記。我以前覺得自己交朋友有障礙,所以很愛搭公車去家裡最近的圖書館看書。我那時候很喜歡漢聲系列寫給青少年的書籍,還有一本《討厭愛麗絲》,他就是在講青少年對於自己家庭和生活的感受,還有對於一位轉學生的嫉妒、羨慕,因為這位轉學生看似什麼都很在行也很完美,媽媽不但是護士,他用的東西也都整整齊齊,家境也很好,但是反觀自己的家庭卻很瘋狂。我很喜歡、印象很深刻的,是到最後,他產生一種對自己的接受和認同感,他也發現家人對他有很完整的愛,是這位轉學生一直沒有的,讓我感觸很深。」

長大以後的柯佳嬿,喜歡陳雪,喜歡李維菁的《老派約會》《我是許涼涼》《人魚祭》,偶爾也讀徐珮芬的詩,看她暗黑系的愛情,佳嬿也會時不時寫寫文章。

直到朋友把她的文章拿給出版社總編輯看,佳嬿寫作的才華遇到了伯樂。「我和總編輯見面後,才發現他是貝莉!她負責編輯出版的作品,我都看過好幾本,就覺得很巧,我也覺得如果可以做有關愛情的書,讓貝莉來出版好像很適合,很有緣分!我是到最後趕稿階段才真的有一種我真的要出書的感覺,一開始我都一如往常地拍戲、工作,沒有什麼壓力和真實感,甚至到過程的中間,我還懷疑自己寫得夠不夠多、能不能用,不過他們也會幫我分類,我也有把自己做過的夢下來,他們覺得很好玩,因為很少人會把自己的夢記得很清楚。但主題當然還是圍繞著愛情,演戲也有帶給我很多靈感,因為每個角色面對愛情、困難和傷痛都會有不同感受,我也會加入一些身邊朋友的故事,以不同角度去詮釋。」

其中有一篇〈星期三的秘密戀人〉,宛如村上春樹《萊辛頓的幽靈》裡的篇幅,裡面的句子很美,「真希望這份愛凍結在此刻,所有狀態都被冰凍起來,交給宇宙保管。某天小心翼翼取出來,兩個人一起將愛解凍,或是聯手將愛打碎。」浪漫而奇幻。

佳嬿說:「我覺得書寫過程是一種自我整理和自我療癒,你有很多天馬行空或想像,換一個形式,它都有很多出口。不過有時候,我朋友也會問我你那一篇是不是在寫誰誰誰(我們的一個共同朋友),我就會說很明顯嗎?我都會祈禱拜託不要讓他看到(笑)」

歲月靜好

然而,過去三級、二級警戒期間,可能成了唯一柯佳嬿可以好好待在家裡的日子。她開始煮飯,上網查食譜,也買了一本Soaic索艾克的食譜書,拿手菜是麻婆豆腐,「疫情期間,我很密集地煮飯給老公吃(笑)。但是之前工作時間一直對不上,或是拍戲一忙起來,就沒有時間和心力準備晚餐,所以那陣子覺得很棒。」

現在的柯佳嬿,少了過去的不安,多了對自己的篤定,在歲月靜好裡,年年日日,在平實裡燦爛,在燦爛裡兢兢戰戰,倦時家裡有燈,在一個又一個故事裡,她有戲迷如我們。

曾之喬,相信自己的選擇

十四歲的那一年,她為自己做了人生第一個重大的決定──她要做個明星。

瞞著父母親投了履歷、自己安排試鏡,她做每一件事都是為自己做的決定,即便違背了父母的準則,她也寧可革命,為之堅持到底。等到已經快被唱片公司簽下,她才讓爸爸媽媽知道,是的我要去當明星了,但我會盡全力為這個選擇負責,無怨無悔。

曾之喬一直是如此相信自己選擇的人。

兔子的外表,烏龜的精神

但是,踏入演藝圈的第一天,當時不過是國中生的曾之喬,看得差點眼花撩亂了,「當時公司帶我去看周蕙姐姐的演唱會,那天備受打擊,那時認識了劉品言,她氣勢很強,超漂亮就像小仙女;阿爆&Brandy則是實力派的,很多還沒出道的新人就都很厲害了,我就懷疑我自己風格特色到底是什麼。」

「看到公司有那麼多厲害的人,我想著,可能第一步要爭的就是出道,比誰能發片。當時我的特點是網球選手出身,可能是很稀奇的,但同輩新人裡有一個是全台灣游泳冠軍,那我這樣算什麼?(笑)比什麼都不是最強的,所以接下來的日子就要皮繃緊才能被選上。」

後來很長一段時間,青春期的喬喬,面臨的是工作排山倒海地來,沒有辦法好好睡覺、休息,生活被上課跟工作佔據,也時不時就會有焦慮,該如何比其他人出眾?在這麼多優秀的人面前,要怎麼才能更突出?

一直到長大了,如今,喬喬偶爾還是有那樣的焦慮,只是已經能放輕鬆看待,把這樣的焦慮作為動力進步,「我小時候比較像兔子,但後來認清了兔子雖然要有兔子外表,但要有烏龜的精神,所以我決定當看起來像兔子的烏龜,因為烏龜才是王道。我現在都不求快,不求捷徑,看到也不急著做,我會把它放進我的口袋裡,累積成足夠養分後,才會把作品放出來。所以,我的IG或是手機資料夾就有很多格子,放著兔子發現的、可能會顯得我很有趣或特別的點子,等到某個年紀,看到哪一個點子會給我最大的創作靈感時,就會拿出來做。」

「現在學會了『扎根』。以前是太容易看到捷徑,就覺得我不想等,我想要現在就被看到。可是後來發覺這樣一方面是曇花一現,一方面面對很強的對手時,是完全不夠看的。必須要能扎根。」喬喬很真誠地跟我們告白。

對演藝事業的轉念

不過,在喬喬能看開之前,也有很長一段糾結期。

在喬喬20歲時,曾經有一部很好的電影要找她演,但最後因為某些原因,最後整部片撤掉不拍了。這件事聽起來不嚴重,但對於當時剛滿20歲,急於表現、證明自己的曾之喬,難免有些失落。她提起這件事,侃侃而談:「我在19歲聽過一位前輩和我說一句話,當時我覺得他很有種,但是我領略得很粗淺,直到在25歲,才真正理解他所說的:『不要的最大』。他的意思是,不要這一切時就是海闊天空。當時不理解,可能只覺得很可惜;但是,後來我經過了四年的心靈課程,也開始會用不同角度看待一件事的成敗,能把這件事看做一份禮物。」

「之後,我去了英國,在那幾個月裡,體會到世界真的很大,雖然我的語言學校很小,但是全部都是歐洲人,我幾乎每天都和完全沒有接觸過的國家的人混在一起,我們很愛聊天也很常交換人生的意見,我發現世界很大也很有趣。那時候也覺得不當藝人真的也不會怎樣,有時候也會問我自己如果我做藝人做到今年結束會有遺憾嗎?其實沒有什麼遺憾,我覺得我很努力也問心無愧了,人生還有很多好玩、可以挑戰的事。」

「演藝圈有一種風險,他是一種受目光焦點的工作,經常處在聚光燈下,所以我們很容易以為大家都在看我,但事實上沒有人在看你,你只是他人生的過客,他的生活重心還是他自己和他的家人。從我可以什麼都不要的那一年,我開始可以很認真做我想做的事,慢慢變得不再害怕別人的眼光。」

互相信任,彼此惦記

也是如此,曾之喬才會選擇在去年一月公布婚訊,大大方方公開與辰亦儒的感情。她說:「我其實很不會說謊,所以每一次要和別人說我單身時,對我來說,真的很不容易。我之前和媒體說過:我不會公開我的戀情,因為會造成大家失焦;結果,公開後,人生簡單很多,因為我們也不是做壞事,只是我對我的家人比較抱歉,因為他們也必須跟我一起藏住這個秘密,對老人家來說,要隱藏媳婦這件事情真的非常困難。」

現在,曾之喬與辰亦儒仍然因為工作的關係,時常分隔兩地,但兩人很用心經營感情。喬喬說,訣竅就是有心和心存感激。「我們在一起很久,但我們還是會每天說話,這倒是他教我比較多,他和我說:『這不是要和我報告,但是我想知道你在做什麼』,比如說他在直播,碰到一隻很可愛的小狗,他就會有事沒事一直傳照片給我,這個點是我被他影響的,久了之後我也開始覺得真的不是一定要聊什麼,但就是時時知道彼此在做什麼,就不會覺得彼此離很遠。」

很多人都會問喬喬,什麼樣的人才值得信任,喬喬說:「我是直到最近才想通,因為我很專注在我自己的人生,所以我沒有時間管你這麼多(笑)。我花比較多時間在觀察自己,不太擔心另一半的狀況,所以信任非常重要。不就是這樣嗎?如果你每天都在抓老公在幹嘛,那代表你沒有很專心在做你眼前的事,或是你扎根沒扎穩,讓你覺得失去這個人,你人生好像就毀掉了,這樣子很可惜。每一個人本來就是獨立的個體,雖然他們是你們人生的一部份,但那也只是一部分,信任的關鍵並不是你要去信任你的另一半,而是要好好過自己的生活。」

現在的喬喬彷彿跟剛出道14歲的她和解了,不再為難自己夠不夠突出,不再擔憂有沒有人在看她,不再為失去與獲得有得失心。更多的是,要如何才能把生活過好。「強大處下,柔弱處上」,能柔軟者,必能顯生命之韌度,於光亮處爍爍有光。

曾之喬:黑色西裝外套、白色荷葉邊襯衫、黑色西裝短褲、銀頭高跟鞋、金銀腰鍊(ALL BY SAINT LAURENT)。柯佳嬿:金蔥緊身上衣、黃色毛呢短裙、金頭高跟鞋、鑽飾項鍊(ALL BY SAINT LAURENT)。
曾之喬:黑色西裝外套、白色荷葉邊襯衫、黑色西裝短褲、銀頭高跟鞋、金銀腰鍊(ALL BY SAINT LAURENT)。柯佳嬿:金蔥緊身上衣、黃色毛呢短裙、金頭高跟鞋、鑽飾項鍊(ALL BY SAINT LAURENT)。

無神之地不下雨

ELLE:這部戲在傳達什麼?

柯佳嬿:我覺得《無神之地不下雨》擁有一個很宏觀的宇宙世界觀,他是關於阿美族泛靈神話,但有經過改編,融入編劇新的想法,是有相扣著神、人和末日愛情的主題。我的角色是一位調皮又淘氣的神,比較不符合大家印象中神的樣子,我們穿的衣服也和我們的個性呼應,在造型上有許多細膩巧思。這是我第一次飾演神,還蠻有趣的(笑)。

曾之喬:我覺得就是「相信」這個概念,像是謝天娣這個女孩,你可以說他很迷信,你也可以說他對於所有事情都心懷感恩,他從來不覺得自己的幸運是理所當然,總覺得有人在幫助著他,所以他經常在謝天謝地。其實背後是有在傳達一個意思是,你相信什麼,你的世界就是什麼,如果你相信老天爺是愛你的、對你好的,你的世界就是那樣了,所以我覺得這部戲一直在探討相信與不相信之間,以及每個人核心思想的不同。最終還是希望傳達出我們和這個地球的關係是互相尊重、互相保護的,也同時在探討天地與萬物之間的連結到底是什麼。

ELLE:從《必娶女人》到現在的《無神之地不下雨》,這次合作過程中,有發現對方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曾之喬:演這部戲時,我就很有感,她碰到很難處理或比較複雜角色時,她也不會慌張,看到她這樣就覺得她是身經百戰又定得住的演員,她不會擔心說呈現不出角色的多元或複雜,就是穩穩地演出。說實在話,我們認識彼此的時候,大家應該都出道十年了,但我碰到她時,她就是一個好演員了。

柯佳嬿:我很欣賞喬喬的氣場,她不管什麼時候出現,或私底下大家聚會吃飯、拍戲現場時,永遠都很從容優雅,好像從來沒看過她慌張的時候,就是隨時都準備好的感覺,讓我很想問她:你是出門前有特別準備嗎?我都無法像她那樣(笑)。我還有幾次頭髮是濕的,一早起來來不及吹,就包著毛巾坐車到拍攝現場,而且還是自家的毛巾,感覺很像剛從海邊回來(笑)。我真的很佩服她,感覺是個無論多累都會好好打扮自己,讓自己維持美美的女生。

ELLE:拍戲過程中,最印象深刻的事?

曾之喬:應該就是常常會很冷,因為淋雨的戲很多,就會患難見真情,很像男女朋友這樣互相照顧,比如說她在拍戲時,比較看不到我,我就會把她下半身包起來,互相幫忙擋。有一次在天臺的對戲的時候,她已經冷到講話都講不清楚,我在旁邊把她抱住,就覺得我好像她老公喔(笑),蠻浪漫的。

柯佳嬿:印象最深刻就是一直離不開水,這部戲雨戲超級多,一直都有發水車,或是在海邊拍戲。雨有時候不小心下太大,會讓我話講不出來,還要重新調整再來一次,天氣很冷的時候,拍雨戲也很痛苦,但是劇組都有準備薑茶或保暖的用具,不過畫面都很美,是一部水氣很重的戲(笑)。

ELLE:是因為雨神的關係,所以雨戲特別多嗎?

柯佳嬿:對,因為是《無神之地不下雨》。預告中有說到如果有一天眾神要離開,不再給這片土地祝福會如何,我記得他的意境很美,他寫:風不再吹、雨不再下,海洋也不再流動,時間再也沒有任何轉動,我當時看就覺得這寫得好美。

【完整內容請見 ELLE國際中文版 2021年9月號】

延伸閱讀

「想見你」前進韓國電視節 許光漢秀韓文為柯佳嬿告白孔劉

曾之喬「老公視角」入鏡放送雪白美腿兼帶貨、歌王許富凱下鄉當農夫爽穿萬元潮鞋

這「胸」猛程度也太過分了!曾之喬辣眼睛穿搭 街拍成了行走的美人魚

「聊姊」曾之喬改行當吃播主又洩床照 小可愛穿搭辣秀雪白豪乳 粉絲直呼「太犯規了!」

相關新聞

讓海流入室內 用住宅設計找回海洋

將波浪流線延續入室,呼應鄰海而居的環境優勢。開揚純淨的背景納入萬變不息的海天光色,蜿蜒動線巧心編入藝術選品,步步賞藝,處處皆景,空間是滋養精神的豐泉,也是詠讚自然的樂章。

優美編織的進行曲

透過和諧舒適的溫潤調性,賦予入內後的人們釋壓放鬆的舒坦氛圍。跳脫傳統醫療診所冰冷生澀的印象,設計師多方採用圓曲線條與拱型柱、弧面櫃體等,並在溫潤的木質調性與灰白調基底間相互調配下,形塑溫和恬靜的空間氛圍,設計師連結色調與圓弧工法,和諧切換空間如同回到了熟悉的自家,使就診的民眾能放下心中的壓力,享受舒坦安心的診療過程。

環繞通透美景 傾聽海濱之聲的淡水朗澈之宅

原先就居住於淡水區的業主,在有了換屋需求後選定了依傍海景的三房空間,沿著紅樹林海濱景觀的住宅,不僅能一睹遼闊的沿海風景、更有環貫通透的陽光環抱。整體空間規劃由基地選定到內部設計,全然地滿足了屋主內心期許已久的渡假風貌,每每回到家中,身心靈便得到釋放、彷彿日常的忙碌與繁瑣皆化作了手裡一杯濃郁香醇的重焙拿鐵。而本次空間設計特地與具有獨到專業見解的歐德系統傢俱張家寧設計師合作,透過多方洽談與考量,精心為屋主打造唯美而愜意的沿海居所。

2021 韓國K-DESIGN AWARD 吳君星、黃惠婷絕美辦公空間抱得雙奬

「亞洲三大設計獎」之一的韓國K-DESIGN AWARD,以「美感、獨創、實際性」三大端點,長期以來繼承全球設計者的高度評價,每年更在「產品工業」、「空間/建築」及「傳達設計」三項領域,遴選出頂尖超絕的卓越設計,讓賽事中強調的「創新能量」為當代設計帶來雋永的價值!2021年K-Design Award設計大獎,共收到來自全球21個國家、3087份的參賽作品,約11%的參賽作品(315個設計)被選為獲勝者。

二酉書店

不僅販售靜態的書籍與文創產品,更是推廣生活方式的新平台。

內化情緒載體 包容夢境放下心防

著名心理學家卡爾‧榮格「往外張望的人在作夢,向內審視的人才是清醒的。」張祥鎬設計總監設置了如夢境的高端診間規劃,利用曲線及交錯的樓梯模糊現實與潛意識的界線,在四維的立體空間中營造包容沉靜的氛圍,除去冷調的大理石等質材,放入較多軟性的幾何、曲線元素,降低尖銳面給人的壓迫感,動線的設計具現意識的反應,以及夢境中依戀的安全感。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