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魂一致 再現漆風 臺中漆藝三大家族

王清霜(中)家族第二代的王賢民(左一)、王麗華(右二)、王賢志(右一)與第三代的王峻偉(左二)皆投入漆藝創作。 【圖‧蘇大衛】
王清霜(中)家族第二代的王賢民(左一)、王麗華(右二)、王賢志(右一)與第三代的王峻偉(左二)皆投入漆藝創作。 【圖‧蘇大衛】

【文‧蘇大衛】

  層層疊疊的漆,一道道枯燥繁雜的工序,甚至生漆引起令人極度不適的過敏反應……「漆藝」是人們公認,相當考驗創作者身心極限的一項藝術媒材,然而漆帶來的變化多端與無可取代的質感,依然吸引著藝術家前仆後繼,投入漆藝創作。

  臺中可說是臺灣漆藝的發源地,日治時期因為大雪山和八仙山兩座林場的開發,加上日本漆工藝師山中公先生開設「山中美術工藝漆器製造所」,隨後成立「臺中市立工藝傳習所」(後改名為臺中工藝專修學校),培養了不少臺灣漆藝人才,其中陳火慶、王清霜、賴高山三人,更成為影響臺灣漆藝發展的巨擘,以堅定的職人精神,加上家族後代的傳承,讓漆之美在這片土地上扎根茁壯。

漆即生活──王清霜家族

  現年101歲的王清霜,是名符其實的人間國寶,2016年由總統府頒授二等景星勳章,今年5月獲頒行政院文化獎,再再表彰王清霜在漆工藝上的貢獻。王清霜於1922年生於神岡,1941年在臺中工藝專修學校漆工科畢業後,以優異成績獲得山中公推薦至日本東京美術學校的體漆工坊。赴日期間王清霜努力學習繪畫、膠彩、雕塑等技法,奠定厚實的美學基礎,而蒔繪大師河面冬山等老師們擇一事、執一生的「職人精神」,更深植在王清霜心中。

與漆為伍80載

  回國後王清霜不只創立漆器公司,也持續進行漆藝教學,1954年,被譽為「臺灣工藝之父」的顏水龍,看上了王清霜豐富的實務及教學經驗,便邀他一起在南投成立手工藝研究班(今國立臺灣工藝研究發展中心),為臺灣漆藝的傳承展開新頁。70歲後王清霜專注於漆畫創作,將蒔繪技法展現地淋漓盡致,因為自身的高度要求,80歲才第一次舉辦個展,至今百歲高齡,依舊維持每日創作的習慣。與漆為伍80幾年,仍保有高度熱情,王清霜無疑將恩師們的職人態度發揮到了極致。

  「工藝走入生活」是王清霜的堅持,次子王賢民與三子王賢志回憶起從小在漆工廠裡幫忙,兄弟倆從逢甲大學企業管理系畢業時,正好是國內產業外銷的高峰,「那時1個月就能出1個貨櫃大概1萬個珠寶盒(餅乾盒)到美國,利潤大約有30幾萬元,在當年老師月薪大約1,000元的年代,可說十分可觀。且一開始只有我們家在做這個,所以幾乎不用招攬生意,貿易商和客戶就紛紛上門。」  談起家中的好生意,除了拔得先機外,還運用塑膠胎體和網版印刷加速產量,王清霜從日本友人獲得的最新技術與材料,讓王家打造出臺灣首創一條龍式的漆器產線。

漆藝終成顯學

  然而隨著產業外移影響,王家兄弟將重心轉向創作與傳習,本來就擔任王清霜助教的兩人,擔綱授課也得心應手,無論早期在豐原漆藝館,或高雄歷史博物館、宜蘭傳藝中心,甚至到已在玉山山腳下的信義鄉桐林社區,南征北討的教學都樂在其中。「20年前招生時,場地和材料都準備好了,但就是沒人來學,現在不一樣了,12人班竟然有100多人報名,爸爸說大家來學就要把最好的給他們,我們都很欣慰多年的堅持下,漆藝成了顯學!連日本的老師都很羨慕呢!」

  雖住在南投草屯就近照顧父親,但兄弟倆認為臺中市政府文化局在活化古蹟與工藝家進駐方面的成果可說是領先全臺,「臺中擁有豐富資源和地利之便,豐原更是漆器重鎮,加上漆藝館的傳習,和大墩美展上年年增加的漆藝作品,只要持續推廣、加大格局,文化城的漆藝風華再現絕對指日可待!」如今王家第三代的王峻偉選擇走上傳承之路,已被登錄為漆工藝保存者的王賢民與王賢志也持續教學與創作,身體硬朗的王清霜則以百歲的職人精神,見證漆風再起!

磨顯傳心──陳火慶家族

  說到山中公,就一定會提到他的第一位徒弟陳火慶。不同於王清霜和賴高山赴日,陳火慶在山中公回日本前,始終跟在師父身邊,他出師時山中公甚至贈與自己使用的牛角工具,師徒情誼由此可見。戰後陳火慶為了維持家中生計,進入臺中「空軍第三飛機製造廠」(即後來的水湳機場),做了長達12年的飛機化學漆塗裝工作,不過陳火慶始終沒放棄所學,利用下班時間持續製作漆器。

陳火慶家族第二代陳清輝(前左)與女兒陳玉嘉(前右)、孫女張齊方(後右)致力於漆藝傳習(後左為妻子蔡娟嫣) 【圖‧蘇大衛】
陳火慶家族第二代陳清輝(前左)與女兒陳玉嘉(前右)、孫女張齊方(後右)致力於漆藝傳習(後左為妻子蔡娟嫣) 【圖‧蘇大衛】

創造豐原漆器巔峰

  接著因為日本工資提高與山林保護政策,日本漆器廠開始來臺尋求合作機會,陳火慶的好功夫馬上受到青睞,正式開啟了臺灣漆器外銷日本的時代。長子陳清輝回想起那時的情景還歷歷在目:「當時外銷漆器供不應求,父親索性就將技術傳授給製作胎體的技師或車床老闆等,創造了臺中漆器外銷的全盛時期,當時豐原至少有40幾間製作漆器的工廠,因此父親相當受眾人敬重。」

  隨後受到禁伐和相關產業移往中國、越南,陳火慶開始專注於藝術與技藝傳承,受邀到手工業研究所指導教學,並展開技藝傳習計畫,造就了廖勝文、劉清林、黃麗淑等漆藝家。2001年陳火慶與三子陳志銘相繼離世,陳家漆藝傳承的重擔,正式轉由在幕後的陳清輝接棒。「過去我總在家默默幫忙,對外社交由父親和三弟負責,他們過世後,我才開始跟大家有較多接觸。」

師承大師致力傳習

  陳清輝從小對繪畫深感興趣,因此初中選擇念夜間部,白天跟著有「廣告界祖師爺」稱號的王水河學習,出師後前往臺南從事電影看板繪製工作,婚後則落腳雲林斗六,開設廣告公司,製作圖表、壓克力廣告等,一做就是30年,直到電腦製圖取代手工廣告。陳清輝為了認識更多漆藝工作者,並精進實力,參與王清霜接手的技藝傳習計畫。「王清霜老師曾問我怎麼沒去找王水河老師,其實是因為每次去找王老師,都會挨他罵,說把我功夫教那麼好結果跑去鄉下做!」可見王水河對陳清輝的高度期待。

  師承陳火慶及王清霜、王水河等大師,陳清輝被臺中市政府文化局登錄為「漆工藝-漆器」保存者,並獲得第3屆臺中市工藝師殊榮,他認知到自己出師較晚,所以傳承使命更是刻不容緩,曾在高雄教學4年,也在臺中的后豐及五權社區大學開課,明年開始還將在臺中開設種子班,努力追趕傳承進度。

磨亮漆風4代傳心

  一樣也投入漆藝創作與傳習的陳家第三代陳玉嘉表示,疫情期間雖然許多課程改為線上,但漆藝容易有相當細節的誤差,難以視訊呈現。陳清輝也發現有些人只學一、兩種技法,取用現成材料,對於漆的基礎知識和細節的掌握明顯不足,這都讓父女倆更堅定一步一腳印推廣正確漆知識的決心。

  如今第四代的張齊方除了正職工作外,也開始為家族傳承近百年的漆藝貢獻心力,特別拍攝了紀錄片《磨顯傳心》,將家族漆工藝發展的故事傳播下去。陳清輝回憶陳火慶的工作態度:「父親對工作執著求好,他總是將作品做到滿意為止,且永遠準時交貨!這就是職人的工作精神吧!」陳清輝雖已高齡86歲,仍拿出無比的決心,與女兒、孫女攜手傳遞漆藝之美。

再現光山──賴高山家族

  「阿公帶給我的是做事方式,還有經營公司瞻前顧後的謹慎,工藝上更是在乎每個細節。我爸則將技巧傳授給我,也以生活中許多正、反面的教材,讓我知道除了工藝外還應該兼顧的事情。我想兩人的共同點,就是對職業的熱愛與執著,那是灌注所有精神和力氣去投入的!」傳承賴高山和賴作明兩代職人精神,賴信佑清開擺滿工具的桌面娓娓道來。

賴信佑再次擦亮光山行的招牌 【圖‧張晉豪】
賴信佑再次擦亮光山行的招牌 【圖‧張晉豪】

走出臺灣漆藝的路

  賴信佑的祖父賴高山,從臺中工藝專修學校畢業後,獲得山中公推薦進入東京美術大學,回臺後創立「光山行」,製作有著臺灣意象的蓬萊塗與堆朱雕刻,深獲日本人喜愛,可說是臺灣最早外銷的「文創」商品。賴高山事業得意,也一心栽培兒子賴作明,特別將他送往日本金澤美術工藝大學鑽研古漆器技法,回國後恰逢產業外移,光山行黯然卸下招牌,賴作明則往藝術創作領域發展。

  賴作明從推廣「樹漆」正名、將漆與陶等媒材結合為「臺灣漆陶」(TAIWAN WARE),多年來開班授課傳承漆藝,並持續舉辦國際交流活動,希望不只是漆藝家,甚至一般民眾都能了解到漆藝技法變化的無限可能。無私傳授所學給學徒,對自己的孩子更是求好心切,原本賴作明想要循著父親的模式,安排賴信佑到日本進修,但他不願走這條「被安排好」的路。

闖蕩後的滿滿收穫

  從小在阿公身邊擔任助手的賴信佑,希望自己能打好更深的基礎再進行藝術創作,所以將製作產品的時間加長,縮短創作時間,而父親賴作明卻希望他放下這些生活用品的製作、專心創作,理念上的不同讓兩人總有摩擦,於是賴信佑離開了家,自己創立漆藝工作室,卻碰了一鼻子灰,一下就把本錢燒光,他又轉戰知名伴手禮店的銷售工作,最後因為賴作明身體欠安才回到家。

  「其實我很慶幸自己在外頭工作過,因為這些經驗,讓我更了解消費市場的運作和需求。例如以前我爸的作品可能只用報紙包裝,雖然作品可能工藝層面近乎完美,但消費者的整體體驗,需要從進到店內的服務,到產品包裝,每個細節都要顧好,與其說我們是製造業,我覺得更像是服務業。」賴信佑幾年前重新啟動「光山行」的品牌,經驗內化出新樣貌的漆藝作品與企劃,也終於獲得父親的肯定。

讓漆器重新進入生活

  漆器和一般人的生活已產生距離,因此賴信佑積極透過各種體驗活動和異業合作企劃,讓人們了解漆器實際出現在生活中的樣貌,「像是之前很夯的電玩遊戲《動物森友會》一樣,要實際把物件放進生活,你才能夠想像。」他大膽在糕餅店、咖啡店策展,尋找不同客群間的共通點,將工藝的門打開。賴信佑也認為工藝必須與時俱進,不是完全顛覆傳統,而是讓漆藝符合現代生活場域,並從生活中找需求,有需求才能有市場。賴信佑這份務實,是自己、父親與阿公一路走來的經驗淬鍊而來,是職人義無反顧推廣工藝的熱忱。

  王清霜帶領王賢民與王賢志兄弟,將漆器產業化,勇敢嘗試新材料,讓臺灣漆器外銷世界各國;陳火慶不吝傳授技術,讓豐原漆器加工業一時間風起雲湧,陳清輝則結合多年廣告繪畫功力,接下傳習工作;賴高山與賴作明父子從產品到藝術創作,讓臺灣漆藝走出自己的路,賴信佑舉辦體驗活動、推廣金繼修復,讓漆器融入現代生活。3個不同的家族,同樣對漆藝的真摯熱愛,在凡事求快的現代社會,依然層層疊疊,將漆堆積,耐心研磨,循序漸進,共同傳承那份無怨無悔、令人感佩的「職人精神」。

【完整內容請見《文化臺中》第48期】

延伸閱讀

新海誠新作《鈴芽的門鎖》新預告曝女主角歌聲 11/11日本院線上映

夏日消暑必喝!日本全家「皮卡丘鳳梨冰沙」新登場 還有機會獲得原創杯墊

高通旗艦5G晶片 郭明錤:台積電將是明後年獨家供應商

日相岸田文雄:將於秋季為故首相安倍晉三舉行國葬

相關新聞

楊夏蕙的傳奇人生

 設計界提起楊夏蕙,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而且敬重有加;他的人生故事,悲苦交加,曲折離奇,不輸八點檔。在美術設計界耕耘一甲子的楊夏蕙,雖已75歲了,仍在為業界盡心盡力,閒暇種田自娛,依舊活力十足充滿熱情,是設計界的不老頑童。

葛萊美得主李政瀚

走進堆滿紙箱、包材的工作室,李政瀚正坐在對他來說有點低矮的辦公椅上,與師父何泰億討論著手上設計案的裝幀細節。這畫面戳破一般人對於設計師工作室潔白、明亮、整潔的綺麗幻想,更何況這是剛獲得臺灣首座「葛萊美獎最佳唱片包裝設計獎」的設計師。

職魂一致 再現漆風 臺中漆藝三大家族

層層疊疊的漆,一道道枯燥繁雜的工序,甚至生漆引起令人極度不適的過敏反應……「漆藝」是人們公認,相當考驗創作者身心極限的一項藝術媒材,然而漆帶來的變化多端與無可取代的質感,依然吸引著藝術家前仆後繼,投入漆藝創作。

回家吧 朝一座生命的山 菩薩寺

沒有傳統的宮殿式歇山屋頂、雕梁畫棟、琉璃瓦,映入眼簾的只有沉穩、攀滿綠色植栽的清水模建築,位在大里區的菩薩寺,入圍2009年「臺灣建築獎」、榮獲2011年「臺中市都市空間設計大賞」,恬靜而富有禪意的空間,令人心靈平和,進而與內在對話,找出屬於自己的答案。

銘刻在歲月的名字 陳彫刻處

創始於日治時期的老字號木雕店陳彫刻處,走過將近一世紀的歲月,看盡木雕產業與舊城區的興盛到衰落,傳承到了第三代,透過新舊不同世代的相互激盪,將過去雕刻傳統的物件,刻劃出屬於現代的生活風格,讓雕刻在新世代得以再次綻放。

探索不一樣的大甲 微笑光之旅

學校除了是教育單位,有沒有可能成為串聯地方產業、社區發展甚至歷史文化的角色?大甲高中美工科師生團隊與轉型城鎮協會共同完成的「微笑光之旅」,就透過在地產業、店家或返鄉青年的串聯,打造一條深度且有意義的文化旅行,一起跟著他們的腳步,探索不一樣的大甲吧!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