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足跡曝光!高雄大寮群聚再增3人 接觸確診者2分鐘就中鏢

桃園今新增20處確診足跡 好市多、遠百、寶雅、銀行都入列

一生懸命的漆彩人生 漆藝大師賴作明(1948-2021)

漆藝家賴作明用一生推廣摯愛的漆藝 【圖‧臺中市政府文化局】
漆藝家賴作明用一生推廣摯愛的漆藝 【圖‧臺中市政府文化局】

【文‧黃慧鳳】

漆世情緣

  賴作明為臺灣漆藝大師賴高山之子,一生承襲著父親對漆藝的熱愛,致力於尋找臺灣漆藝自成一格的特色與定位,終其一生投入研究、創作與教學,將世界漆藝帶進臺灣,也把臺灣推上世界舞臺,建立了臺灣漆工藝術的國際地位。

  臺灣漆藝史裡,「蓬萊塗」漆器曾大量產銷日本,是臺中產業與觀光的宣傳品。賴高山、王清霜與陳火慶3位漆藝巨擘,都是來自日本漆藝家山中公先生在臺中培育的人才。

  臺灣的漆工事業在賴高山等人手中傳承,1946年賴高山創立「光山行」,數百位員工賴以為生且為傲,賴高山的堆朱雕刻更是享譽臺日漆藝界,其漆畫以水果、原住民豐年祭、蘭嶼等臺灣意象為題,展現雕刻技法、在地特色與土地情懷,這份真切的用心,成為賴作明一生承襲的理念。

「漆」凌之苦

  賴作明年少時便跟隨父親學習漆藝技法,1984年更遠赴日本金澤美術工藝大學研究傳統古漆器製作的技巧,返臺後一心想提昇臺灣的漆藝文化,除了到明道中學教授學程,培育何榮亮、馮柏瑋、黃金梅等學生,更滿腔熱血的投入費工耗時的研究,累月經年的每日埋首工作10小時、僅睡4小時,力為臺灣漆文化立心立命,卻也一度忽略了家中妻小。

日治時期, 日人返國時必到店內採買蓬萊漆器當紀念品。 【圖‧史嘉祥提供】
日治時期, 日人返國時必到店內採買蓬萊漆器當紀念品。 【圖‧史嘉祥提供】

  漆器的原料來自樹漆,生漆汁液具毒性,徒手接觸或吸入漆氣都可能讓身體飽受「漆咬」之苦,防護措施沒做好,過敏者或生漆瘡、漆膿,奇癢難耐,大約要一、兩個月才會好。但這是學漆必須修煉的首道關卡,跨不過這個檻,就無法進入「漆」彩繽紛的世界。有一回賴作明半實驗性的吸入高溫揮發的漆氣,漆酸反應使他在過年團圓期間得睡在冰水中渡過,家人的不諒解,與世界的急遽改變,曾一度擊潰賴作明的信心,甚至有改行的念頭。

  1989年後,漆器大量代工製造的繁榮盛景,因工資上漲、木材保護禁伐,產業外移中國、越南而逐漸沒落。臺灣市場裡人們對「油漆」、「樹漆」常常混淆,不明白何以漆器有帝王御用的價值,甚至誤以為食用漆器有毒,這些對漆的錯誤認知,是臺灣漆市行情無法提振的一大原因,也是賴作明推廣以「樹漆」正名之用意。

漆藝傳承

  從「器以為用」到「藝術欣賞」,漆的迷人仍讓賴作明深陷,意外發現漆與陶等媒材結合的可能,可謂皇天不負苦心人。一生愛漆之情,讓賴作明擔憂漆藝文化的失傳與斷層,1996年賴作明一對一教導李幸龍,1997至1998年受到國立傳統藝術中心的邀請,辦理「賴高山」漆藝傳習計畫,當時的學生包括陳振芳、陳永興、陳文寬、史嘉祥、楊美玲、林宣宏、李幸龍、陳鏡、陳文濱、簡慶文、陳培澤、李本育、徐明豐、鐘盛樟、吳偉丞、楊國賓、李俊蘭等人。為了持續深度推廣漆文化,2000年賴作明與父親將自宅結合工作室,改建成「臺灣漆文化博物館」,免費讓民眾參觀漆器與漆藝。2005年賴高山逝世,為了紀念他一生的貢獻,遂更名為「賴高山藝術紀念館」。

賴作明(右二)年輕時曾到日本學習漆藝,活躍於臺日漆壇。 【圖‧李幸龍】
賴作明(右二)年輕時曾到日本學習漆藝,活躍於臺日漆壇。 【圖‧李幸龍】

  楊美玲指出:「賴老師讓漆藝走入民間、邁向國際,使世界漆藝文化得以交流,彼此壯大。」曾一郎也一直記得賴作明說過的話:「我的夢想與目標是原住民漆畫原住民,能以原住民身分漆畫原住民是最好的。」由此可見賴作明對臺灣漆藝文化主體性與獨特性的重視與期待。提及恩師,李幸龍說:「只要尊師重道,老師的教學相當無私。」一幀幀留下的照片,記錄著賴作明帶學生參加展覽、參與學術發表,與日、韓、中、越等國進行交流的種種,開拓學生的視野與格局,學生們都非常感念賴作明的栽培。

  李幸龍也從未忘記賴作明語重心長的話語:「期待有朝一日臺灣特色「漆陶」能稱為TAIWANWARE,與中國的CHINA(瓷器)、日本的JAPAN(漆器),並立為代表國家的器物。」李幸龍感慨又感佩的說:「一個文化的形成至少要50年,臺灣漆藝文化的推展有七成可說是賴作明老師所推動成就,他以個人經濟能力與人脈,舉辦多次文化交流,將臺灣漆藝推向國際,在生前就應該受到大眾的重視與肯定。」回首過去,賴作明舉辦與媒合了數場國內外展覽,與弟子們成功將臺灣漆陶藝術推向國際,出版了《萬世絕學裡的臺灣漆藝》、《天工開物 樹漆造蘊》、《本土樹漆文化研究推動與發展》等書,已在漆藝文化史上刻下永垂不朽的印記。

「漆」劃新局

  多年來賴作明陸續引薦李本育、陳永興、陳俊傑等學生去日本富士原文隆漆工房學習,李本育取得東京藝術大學工藝所漆工系博士,如今在臺中科技大學任教;陳永興回臺後研修有成,也在臺灣藝術大學及人才培訓班等教授漆藝。而史嘉祥、楊美玲夫妻則在臺中監獄擔任志工,以慢工出細活的漆藝教學,陶冶磨練更生人的心性,學員屢傳佳績,找回自信與尊嚴,這些都是漆藝傳承所創造的不凡人生。

  生命總有陰晴圓缺,師徒間或有齟齬之時,父子間亦然,賴作明、賴信佑父子在漆藝路上曾有多次的裂痕,賴信佑出走後的回歸,看似宿命也是使命,2016年光山行重新開業,身為漆藝世家的第三代傳人,賴信佑讓漆器工藝重返日常實用與時尚之路,生產筷子、東京奧運鈕扣、項鍊、戒指等飾品,也愛物惜情地以日本金繼(Kintsugi)技法修補漆器與情感,彷彿同時為家傳的漆藝產業說了一個隱喻的故事,以溫暖的心呵護每個期待修補的裂痕、每道層層堆疊的用心,在漆的世界裡默默串起一則則動人故事,為漆藝文創之路開闢一條新世代的道路。

  2021年3月31日賴作明與父親賴高山一樣,鞠躬盡瘁、一生懸命地走完「從漆而來,從漆而去」的漆彩人生。功成身退地走下人生的舞臺,第三代傳人與弟子們在臺灣漆藝界開枝散葉、各自成就,賴作明心心念念「省視自己的文化根源,又兼具國際視野」的漆藝理想,已深植在弟子的心中,漆藝的薪火相傳,在古典與現代設計的交織下百花齊放,不管是在漆陶或是生活美學的漆器改造上,都為臺灣漆藝展現了新的風景,也將持續地走向民間生活與國際舞臺,讓臺灣漆藝文化得以發揚光大。

【完整內容請見《文化臺中》第44期】

相關新聞

用正氣教化人間的飛天鍾馗 臺中鴻興館

跳鍾馗,是項既神秘又令人心生畏懼的傳統表演藝術,看著鬼王鍾馗降世降妖伏魔,為人間除去煞氣,威風凜凜,但老一輩總是耳提面命,煞氣重生人勿近,充滿了無形的禁忌。但對臺中鴻興館來說,跳鍾馗不僅是充滿正氣與祝福,更是給地方孩子們一個不一樣的人生舞臺。

續航未來 藝同綻放

藝術,是一種群體的記憶與表象,展演現場所累積出的感染力,來自眾人由衷的即時互動,是一股無與倫比的強大能量。因此藝術可被視為文化社會的觀察指標,是一個民族與世代的品牌與品味。撫今追昔,每當國泰民安、百業興旺,人人富而好禮,則藝文興,反之,則藝文衰。綜觀歐洲令人欽慕的文化向度與精神高度,就足以證實;在3000年前的中國,周公能在「成康之治」時推行「制禮作樂」,就更可知悉。

山景伴讀 閱讀好風景

歷經3年擴建工程的外埔圖書館在今年7月29日正式開館啟用,外觀是以白色為主體的建築,採垂直分割錯落設計,近觀立面整排窗景,就像書架中擺放的叢書,有「閱讀小白宮」美譽。

他的藝術追求和生活故事 鐘俊雄(1939-2021)

臺灣現代藝術的重要瑰寶鐘俊雄老師,於9月7日因病離世,享壽83歲。鐘老師1939年出生於臺中,為李仲生老師自1995年南下彰化後的第一批門生,於1961、1964年先後加入現代版畫會及東方畫會,推動戰後現代繪畫運動。1980年後,他與多位藝術家成立現代眼畫會,也是繼陳庭詩之後的第二任會長。他於1994年與夫人經營兒童畫室,希望透過藝術創作療癒自閉兒童,將創作的熱情延續給下一代。

東西之美在此相逢 文化景觀 東海大學早期校園

東海大學座落於大肚山坡上,傍著山勢興建,是臺灣高等教育發展史上第二所大學,由著名建築師貝聿銘、陳其寬以及張肇康所規畫設計的校園及建築,於今年1月通過臺中市第2屆古蹟歷史建築紀念建築聚落建築群史蹟及文化景觀審議會,列入臺中市文化景觀,成為全國首處登錄的校園地景。

殘荷秋枯蘊生機 順應因緣釀臻美 林智斌

海風習習,吹得荷花隨風擺盪,順應著生命的安排,「新生、盛開、枯萎」荷花演示著命運的循環;海風陣陣,吹拂著藝術家林智斌,跟隨因緣的推波助瀾,他用陶藝雕塑作品,訴說生命中的種種體悟。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