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離譜!男童不聽話 公托老師竟扳頭、放烏龜全身爬

膠彩畫史的一抹光 曾得標

〈憩息〉獲第27屆全省美展第一名(曾得標〈憩息〉/1973年/膠彩) 【圖‧廖珮如】
〈憩息〉獲第27屆全省美展第一名(曾得標〈憩息〉/1973年/膠彩) 【圖‧廖珮如】

【文‧楊登淵】

  膠彩畫,常予人淡雅、柔美之感,緣於膠彩特性,要一層層抹上顏料,紙上耐心堆疊的過程,如同膠彩畫在臺灣扎根、動盪中定位的漫漫之路,由林之助教授畫下初筆後,續由門生傳承與發揚。今年甫逝世的曾得標老師,可謂承先啟後的關鍵人物,他一生致力畫「醜」的畫,體現生命實感,其推廣膠彩的熱切與率真,在許多人心中卻是最美的身影。

師事林之助 畫最醜的畫

  9 歲喪父的曾得標,自幼飽嚐風霜,賣油條不說,想讀書也只有巷口路燈陪伴至深夜。進入臺中師院美術科就讀後,他帶著勤加練習的畫作,前往柳川的竹籬笆畫室,拜訪仰慕已久的林之助教授。曾得標勤勉向學,林之助最後告訴他:「再這樣被你問下去, 好像不收你也不行。」兩人綿延「藝」生的師徒情誼於焉建立。

  雖師承傳統學院派,曾得標仍不斷突破自我,〈河邊〉便是在柳川的日常光景中,定格於非慣見的「石階水流」,突破傳統,注入新意而入選全省美展。畢業時,林之助的一席話成了他畢生窮究的「繪畫三寶」:一、要有畫最醜圖畫的勇氣; 二、尊重別人存在的氣度; 三、追求美的理想。

  「最醜的畫」絕非怪誕或不雅,而是藉由自我風格的樹立,走出有別於師長的嶄新路途。任教彰化三民國小時,曾得標前往鹿港龍山寺速寫,壁上歲月吹蝕的斑駁木雕,一躍為第17屆全省美展第2名的〈古壁〉,其作品展現古拙之美,畫「醜」就是觀照日常,展現林之助所說的:「俗俗仔水(臺語),也是美!」此後,他以寫實風格、厚塗技法,輔以裱褙技法的革新,在「講古訴樸、作氣調韻」之路探求善美。

曾得標(左)年輕時與林之助(中)、鄭善禧(右)2位老師留下的身影。 【圖‧廖珮如】
曾得標(左)年輕時與林之助(中)、鄭善禧(右)2位老師留下的身影。 【圖‧廖珮如】

正名膠彩畫 當仁不讓

  臺日斷交後,國族意識抬頭,1974年全省美展 廢止別具東洋色彩與當代精神的「國畫第二部」,改立水墨為主的單一國畫部,眾人無不愕然。環境的變動,讓曾得標與膠彩畫家們差點失去舞臺。對此,1977年林之助決意發起「膠彩畫」正名,以取代舊稱「東洋畫」。旗幟舉起後,曾得標便義不容辭,積極爭取創作的正當性,無懼威權氛圍。他與藝術家友人謝峰生踏遍各地,促成「臺灣省膠彩畫協會」的立案連署,終在1981年通過審核,讓協會能以立案團體之姿,參與全省美展的決策。於此期間他積極發言,2年後,全省美展劃時代地分別成立國畫部、膠彩畫部,膠彩之美因此得以延續。爾後,曾得標推廣的腳步仍未停歇,最具代表性的,便是出版臺灣第1本《膠彩畫藝術—入門與創作》專書。

熱忱推廣 最動人身影

  曾得標長期致力於藝術教育,廖珮如回憶起恩師身影,數不盡的笑中帶淚,也由衷感佩。時光倒轉30 多年前,美工科教室中的曾老師,總細心教導如何擺靜物寫生構圖,示範教導技法。「有一次老師和我說,今天不用畫了,旁邊沉澱吧!」讓臺下的廖珮如感到詫異,原來曾得標早已從紙上的用色,察覺出她鬱悶的心情,足見曾得標不僅認真教學,更關心學子。日後,曾得標於國立臺灣美術館研習班授課,廖珮如擔任班長,一做便是10 多年,而她也循著恩師腳步,繼續將膠彩藝術傳承給後代學子們。「顏料混和動物膠後,總要抹上許久,這時我會和學生說,就把它當作初戀情人。」廖珮如笑說,這是曾得標一直以來的叮嚀,如此一來便能耐心琢磨畫作,用心與顏料對話。這樣的心境,襯托出曾得標對膠彩的情感,就像是談一場美學戀愛。

曾得標(左上)、林之助伉儷(右)與著有多部臺灣藝術書籍的謝里法(左下)合影 【圖‧廖珮如】
曾得標(左上)、林之助伉儷(右)與著有多部臺灣藝術書籍的謝里法(左下)合影 【圖‧廖珮如】

不辱師命 未竟之夢

  廖珮如含著淚光回憶道,老師晚年親近佛門, 揮筆畫下中臺禪寺的一片山巒,10 幅作品組合為氣韻生動的〈靈山傳奇〉,視覺頗為震撼。出乎意料地,當她從安置骨灰的塔中外望時,發現眼前所見之景,竟與〈靈山傳奇〉如出一轍,原來「藉由畫作,老師早選好長眠之地了。」曾得標曾言,林之助恩師傳授膠彩畫藝,呂佛庭教授要其立論,鄭善禧教授要他傳承,不辱師命,他都做到了。「其實,老師還有夢想。」廖珮如說,曾得標期盼能接著舉辦85、90歲個展,更對「臺灣膠彩畫年鑑」的編纂念茲在茲,惟要追蹤傳統的師徒派、創新的學院派的畫師現況,實屬不易。也許有一天,曾得標的未竟之夢,將由繁花盛開的後進們,在畫紙抹上、綻放。

只要廖珮如舉辦展覽,曾得標都會撥空出席,足見師徒感情深厚。 【圖‧廖珮如】
只要廖珮如舉辦展覽,曾得標都會撥空出席,足見師徒感情深厚。 【圖‧廖珮如】

【完整內容請見《文化臺中》第40期】

相關新聞

山河間的清涼幽靜 和平區雙崎部落、沙鹿區南勢溪

詩仙李白的作品《夏日山中》:「懶搖白羽扇,裸袒青林中。脫巾掛石壁,露頂灑松風。」可看到李白的瀟灑自若,更可感受夏季在山林裡避暑的快活。臺中也有許多兼具文化內涵的避暑秘境,值得我們前往探索。

在古蹟摘下青春之夢 弘文高中古蹟解說服務隊

也許,最勇敢無憾的方式之一,是選擇讓自己的青春,走入磚雕、書畫、交趾陶所堆砌的古樸建築中。 循著酒紅背心身影,步入素有「臺灣十大民宅之首」美名的摘星山莊,聆聽隊員有條不紊的解說後,方知正廳對聯「有打瞌睡神仙,無不讀書豪傑」,隱含著先祖對後代治學的期許。彷彿望見了清代的林其中將軍,在門扉旁頷首微笑,肯定弘文高中的學子們能熟通在地文化,積極分享。百年的建築生命,藉青春活力的注入,煥然一新。

消暑的臺中好滋味

炎炎夏日,室外36度的高溫,酷熱難耐,鹹鹹的汗水沿著鬢角滑落,此時此刻最好的選擇,便是挑選一家店,找個距離電風扇最近的位子坐下來,點上一道最消暑的夏日聖品,讓心平靜,感受城市午後的片刻安寧。

臺中市真人圖書館進駐 建築疑問迎刃而解

真人圖書館(The Human Library)運動源自於2000年的哥本哈根,目的在於促進人與人之間的互動,跨越族群所帶來的隔閡,運用圖書館借書的方法來「借出」真人,藉由「借入」人的提問來了解不同的文化、摒除偏見,此舉也漸漸在各國傳開,並朝面對面溝通交流的知識閱讀方式發展。

漫步於山與水之間 知高圳步道的小旅行

在臺中高鐵站附近,有一條行走於山腹、漫步水邊的步道,從成功嶺的大門前的小徑迆邐而行,沿途經過旭光國小舊址與善光寺,走到可以俯視國道1號中山高速公路的地點。這條步道雖鄰近繁華市區,卻是景色優美、平緩安全,近年來又經市府修整、改造,讓知高圳步道的美景廣為人知,成為熱門的「打卡」地點。

膠彩畫史的一抹光 曾得標

膠彩畫,常予人淡雅、柔美之感,緣於膠彩特性,要一層層抹上顏料,紙上耐心堆疊的過程,如同膠彩畫在臺灣扎根、動盪中定位的漫漫之路,由林之助教授畫下初筆後,續由門生傳承與發揚。今年甫逝世的曾得標老師,可謂承先啟後的關鍵人物

龍飛鳳舞的藺類人生 朱周貴春

「龍鳳蓆」是臺灣早年大戶人家嫁娶禮俗中的必備品。蓆面上1對活靈活現的龍鳳,寄喻著對新人龍鳳合鳴的祝福。然而,新婚禮俗隨著時代推演而有所變化,對於過去傳統的新婚禮俗,我們只能從泛黃斑駁的老照片中一窺當年的風華。不僅如此,那些曾擁有如魔術手法般,或壓、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